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一六章 灾变(四)
    小瀛洲头生的一场群殴,持续的时间,其实算不得长。

    当这sāo乱的消息传到主船之上,陆知府还在与一众学子友人谈论有关杭州附近的局势。他今年四十七岁,正是年富力强,官场之上的黄金年龄,如今又是在杭州这等富庶之地当知府,这一任只要不出大的岔子,此后前途便是不可限量。

    如今的杭州府西南一带有方腊为祸,但对于陆推之来说,问题并不大。杭州是商贸重地,水运端,有武德军专门镇守,便是匪患再盛也是被拒之于门户之外。

    但当然,对于那些许久未出杭州府,不曾涉及险地的众人来说,方腊之祸,也并非像他们想象的那般平静。如今杭州西南的众多州县都已经被席卷进去,匀富分地,杀官造反,连带着因一系列秩序崩溃而引起的饥荒,饿殍满地,这些事情,都是在杭州偏安的众人难以想象的,陆推之与坐中数人固然有些消息,但自然无需跟众人说得太多。

    这时针对方腊的起义,江南一带,南有陈士胜统领的武威军,北有康芳亭的武骤军,而武德军在杭州截其东路,至少在绝大部分人看来,匪患的扩散,都已经得到控制。而今最重要的还是针对金辽两国开战,国内蓄势yù的请战情绪,只要七月之后,陆推之这边守住水运粮道,保证国内后顾无忧,异日一战而定燕云,这千古功业,便少不了他陆推之的一份。

    “……………,故此康芳亭年初用兵,方腊之流遇之,无不望风而逃。

    此患虽非纤介,但可虑者确实不多。倒是秋收前后那等大事,还需诸位助我一臂之力才好……”陆推之说到这里时,便有兵丁进来,朝众人报告了下面生的sāo乱。这第一轮消息自是简单,一入赘夫婿,与丫鬟勾勾搭搭,被人撞破之后,竟然行凶伤人,如今已连伤十余儒生,而最重要的消息还是楼家的次子楼书恒也被殴打,摔入湖中。

    “竟有此等狂徒?”陆推之乃个xìng沉稳之人,手在身边的茶几上拍了一下,拧起眉头“是哪家的来人?”

    “不知似乎并非我杭州人,乃是自江宁过来的商户。”

    那报信者说完这些,厅内众人一时间都已愤然起身:“竟有此事?”

    “欺我杭州无人么!”

    “一入赘之人也敢撤野,陆大人,我出去看看!”

    这些人义愤填膺,陆推之也已经皱着眉头起身:“此人现在何处?

    出了这等事情莫非安排在下方的军士竟不能制止?”

    到得他这等地位凡事已极少听信一时jī愤的片面言语。那报信的军士是见了出事、情况不妙便过来对于下一步的展并不知情,只好说“已有人前去制止”。这时厅内已经有人愤然出去,查看究竟,陆推之大步而行也yù出去看看,便有另一中年男子进来对他行了礼,这人乃是他身边的幕僚,名叫卓庆然,大抵也在外面看了事情经过,陆推之询问一句:“庆然,那狂徒如何了?可曾拿下?”

    卓庆然将方才有人拔刀随后被制住的事情说了,随后微微压低了声音:“…其后袁副将赶到,与其交手,双方拼杀一记,此后对峙片刻那人方才……”

    “那人竟与袁定奇拼杀对峙?”陆推之皱着眉头打断了对方的说话,那袁定奇乃是武德军中一名副将,据说武艺高强,陆推之也是认识。卓庆然愣了愣,随后点头。

    “只是一刀,未分胜负。对峙片刻后那书生方才弃刀,也是因其妻子赶到,而且人群之中楼舒婉也出来制止双方动手,似乎与这对夫妻认识。学生见此事或有蹊跷,因此来报告大人,不可轻忽。而且那人所持的乃是钱公所请柬。”

    “钱公还是钱率”

    “钱公。”

    “知道了,且去看看。”

    陆推之点了点头,如今杭州几家,钱穆汤常,数钱家声名最盛。

    但钱希文养望,平日走访讲学,平易近人,于各种牵涉利益的琐事却并不插手。数年前杭州大旱,立秋的那场聚会乃是钱希文主导起,那是因为大局。也是因为他、穆伯长、常余安等人的名望,时任知府的熊汝明才能将那聚会办好,也成为熊汝明日后升迁的最大政绩。

    而当年大事过后,钱希文便不再为第二年的各种琐碎操心,钱府的利益,自然有钱氏宗族的众人为之维持。

    这样的情况下,由钱希文亲自出的帖子与钱府出的帖子,当然是有着不同的意义。

    这边还未过去,大厅当中,已经是一片吵嚷之声,众人都已经在涌上主船了。若还是在船下,陆推之倒是可以下去,这时候却不必忙着现身了,他在侧面厅堂里等候了片刻,听着那边局势的展。

    这时候众人愤怒的似乎都是江宁人来杭州撤野之类的事情,但想来行凶者受伤者都已经上了船,又有方才的打斗事件,这时倒没什么人再冲动。而人群之中,似乎也不是一面倒的倾向这地域之争,犹有几名年轻人在与众人争吵,似乎是试图为那行凶者辩解。陆推之知道这几人都是钱家后辈,想来那人拿出请柬之后,钱家这几人虽然不知道内情,却也已经开始主动站队。

    钱希文在杭州或是钱家声望都极高,但在陆推之看来,这一次钱家几名年轻人的站队恐怕没什么用。地域之别,那人毕竟是犯了众怒,自己只能偏袒杭州一方,而就算拥有钱希文的请柬,也不见得双方真有多深厚的关系,以钱希文的名士xìng格,他在乡下讲学遇上悟xìng稍高之人,一时兴之所致张名刺、请柬也不是难以想象要说真有多大的利害关系,可能xìng却是不大。

    他现在一来疑huò钱希文的态,二来对于这事情也是感到稀奇的。打了十多人,能与袁定奇对峙的想来该是三大五粗的汉子,但听说却只是一名书生,说是赘婿,随后传来的信息却道他可能是江宁有名的才子。一时间,他倒也有些好奇,想看看外面那人到底是怎样一副样子了。

    有热闹可看,众人往船上聚集的速也是极快,不多时,卓庆然进来说局面已经差不多了。陆推之起身出去,经过船舷时倒看见了钱家的大管家钱愈,正被人引着往这边来,对这位老人,陆推之并不怠慢:“老先生可是听说了方时生的事情?不知钱公的意思如何?”

    “主人待会便来,老朽怕府尊大人心有疑虑。因此先一步赶来。

    那宁立恒,便是…”

    他与陆推之小声说了几句,陆推之此时才深深地皱了眉:“此事……倒是有些难办了“……府尊大人秉公而行便是。老朽见过那宁立恒一次,此人颇有气,并非鲁莽冲动之人,或许其中还有内情。当然,若他真是恃强行凶。犯了众怒,主人那边,也绝不会姑息于他……”

    陆推之点点头,对于钱家的态心中稍稍有数,但对于事态拿捏,倒觉得更加难办了些。他一路出去,到得大厅,众人稍稍安静下来,而也有几人陡然冲上来,要求他作为府尊严惩凶手的,期间便有明显挨了打的伤者。

    目光扫过一遍,陆推之将大厅内的局势看在眼里。

    这时候,厅堂内摆放六列七行的数十张圆桌,大抵都已经坐满了人。原本这边有安排的座次,但眼下自然都是随意了,前排的几张圆桌附近便是当事的众人,受了伤的书生、参与了事情并且明显站在楼家一方的书生足足站了四桌有余,大夫们正在为他们上药医治,一片shēn吟之声,但看见知府到了,强自忍住。

    行凶者应该是坐在第三列前排圆桌边的一家人,只有四人,那气势沉稳站着的书生年轻,很难想象这样年轻的人会有这种气质。他脸上应该中了几拳,嘴角稍显乌青,破了皮,该有血渍溢出,但是揩掉了。

    一袭青衫已经有些乱了,但比之挨打的那些人,受的伤却是轻得多。

    他身边的椅子上,一名表情沉静的女子正坐在那儿,牵着他的手,一只手上拿着手帕,在为他擦拭打人时拳上破皮的伤口。

    相对于那边一名名的大夫拿着药箱绷带的情景,这边桌子上只放了一盆清水想来也知道,生了这种事情之后,不可能再有大夫再敢给这边的书生医治,他的妻子想来也是拿不到药物和绷带的,只得以手巾沾了清水先擦拭一下。

    旁边是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哭过,该是事件当中的那名丫鬟了。

    而另一名男子也是二十岁左右,并未被打,该是随这家人来的亲戚,似乎说那作为妻子的女人有两名堂弟跟来,这该是其中一位。大厅桌子六列,他们只有四人,却坐在第三列的前方,并不是低调地缩到一边,这等气势倒是有些耐人寻味。

    大厅前方,汤家的汤修玄已经到了,陆推之过去与他打招呼,这位老人道:“府尊大人尽管秉公审理此事,此人若真的行止不端,相信钱公绝不会包庇狂徒。”

    “自是如此。”

    楼近临这时也已经到了,对于次子脸上如猪头一般的伤势,楼家的这位家主明显极为愤怒,目光也显得yīn沉。这时在大厅前方,他竟然在与那伤人的赘婿对峙,情况……极为诡异。

    双方的气势,看起来竟有些不相上下。

    楼近临是杭州出了名的狠辣之人,并非是小混混的狠辣,但楼家并没有钱穆汤常几家的身后底蕴,他的家族能到这一步,楼近临这人的手段在外界看来颇具霸气,若评价起来,给他一个枭雄的定位绝不为过。他有时喜怒不形于sè,但若要动手,便极少给人后路。如今五十来岁须半白的这名男子,一旦怒,一般人很难受得了那种压力。

    而在此时,几乎整个大厅的人都站在他的背后,当他这时yīn沉着脸过来,就连钱家的几名年轻子弟,一时间都已经住了……

    名叫宁立恒的年轻人正站在那儿,微笑地看着他。他的妻子则站起来,依旧安静地朝楼近临行了一礼,或许打了招呼,随后不再开口,她站在夫君身侧稍微后方一点的位置,握住了夫君破皮的手背,这对夫妻的气质,看起来却没有丝毫后退。

    所谓对峙这种东西,谁占上风谁占下风向来难说,一般的年轻人会说自己即便面对着谁谁谁也不会退后,但那不过咬牙硬撑,〖真〗实的气势之上,从来不是后不后退低不低头决定的胜负。以楼近临如今掌握的力量,在大厅内这种千夫所指的情况下,就算是年龄名望相似之人都难免气弱,年轻人更是不可避免的心虚,或是歇斯底里,或是强自昂着头,哪怕是敢在楼近临面前骂脏话,看在旁人眼中也不过如同小具,神为之夺。但眼下并没有这样的事情,书生的态自然,微笑也看不出半分硬撑来。

    老实说,当楼近临开口,落在众人眼中,另一边还是有些势弱的,不过是一对二十出头的小夫妻,再怎么样今天的形势都很难办。陆推之还没过去,那边楼近临隐约是说了一句:“……我与伯庸相交,你与书恒本该是兄妹之情。而立恒,你们之间也该以兄弟相称,我不知书恒做了何等事情,你竟对他下如此重手……”

    他这话指责严厉,先是对着那名叫苏檀儿的女子所,对入赘的书生,自也有几分轻视和怒意。苏檀儿抬起眼帘要说话,旁边那书生举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一下举动轻描淡写,毫不刻意,但也是在这一下之后,那书生几乎是自然而然地接下了整个由楼近临而来的压力,似乎将因楼近临怒而引起的整股yīn沉气息都化作了儿戏。

    他的回应简单诚恳:“有关此事,还是去问问楼家世兄,不光是世伯,我也有些奇怪。”

    楼书恒变成了那个样子,他觉得奇怪,偏偏他整个人都显得理所当然,楼近临盯着他,宁毅回望过去,目光渐变,好半响,楼近临怒极地笑起来,lù出两排牙责:“你,很好。”

    宁毅仍旧只是看着他,楼近临方才是对待小辈的狠辣目光,宁毅却也像是看着小辈的眼神,微微皱着眉头,沉稳当中也有着几分无聊,楼临近从未在面对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时遇到过这种应对,心间满满的都是怒气。

    也在这时,陆推之也已经朝这边过来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