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百〇二章 流光飞舞
    河水悠悠,运河上的bō光漾起来时,河道两侧响着夏日的虫鸣,黄绿sè的流萤就像是浮动在河道两侧的雾气,船只经过时,青méngméng的被冲散,旋又聚合起来。

    画舫停在了河岸边,船里船头都亮着灯光,并不明亮,但也在河道间围起一片小小的天地来。这自是宁毅、苏檀儿一路南下所乘的那艘船,此时船上留下的人不多,因为包括宁毅、苏檀儿、一帮丫鬟、管事在内,都已经被邀请去了另一艘画舫上吃饭。

    傍晚时分两船相遇,对面一干才子言语热情,众人眼中的主角算得上是那上船后便不怎么受瞩目的林庭知。招呼打过之后,对面邀请这边船上的众人在嘉兴盘桓游玩数日。

    楼舒婉那边货物等待交付,要盘桓自然是不可能了,但也不知走出于什么考虑,楼舒婉倒也提出了可以在这边停留一晚的意见。原因在于那边的邀请倒也不是不靠谱,他们今日乘的是芳晴苑的画舫,而芳晴苑虽为青楼,其中厨师所烹饪的菜肴,特别是全鱼宴却称得上是嘉兴一绝,于是便邀了大家去那船上吃鱼。

    宁毅与苏檀儿本是为游玩而来,嘉兴距离杭州不算远,两地联桑密切,楼舒婉在这里也算得上是半个地主。她既然说了,这边自然欣然应诺,叫了文定文方、账房管事等人一块去吃,这边画舫上留下的人便不多,船老大、各家的家属、几名下人在这等聚会里自然上不了台面,便留在这边待草草地吃些东西,在船上各处聊天纳凉。

    大人们去吃宴席,几个孩子自然也被留下了,不免问起大人们的去向来特别是那喜欢讲故事的东家姑爷。账房、管事家的fù人无事,大概解释一番是被一些很厉害的人邀请过去。

    忆起方才的阵仗,那边船上又是才子又是学人,介绍之中都是大有来头,说不定还有秀才老爷举人老爷,在这些商户家的fù人眼中,自然便是极厉害的,又不免拿出来教导孩子若有机会便要好好上进。她们以往在苏家,虽然知道东家姑爷也是厉害人物,但自然没办法与这些正统的读书人比较。

    嘉兴这边的事情江宁来的众人没什么概念,那帮学人到底有多少地位倒也不知道,只是那等阵仗,看来不差。船上倒有几个跟着楼舒婉一路过来的伙计,了解一些在船尾说起,便道那文笃清诗文如何,杜若涵在嘉兴、杭州一带有怎样怎样的名声,也不免说起自家小姐,还有那林庭知的事情,他们往日对那林庭知倒也有几分不以为然但这时说起众人才发现这人倒也是个大才子。倒有名叫东柱的苏家伙计在旁边听了不以为然。

    “那又怎样,我们东家姑爷可不是这些人可以比的,他的才名,整个江宁何人不知。便是有宰相老爷华样大的官最近邀他上京他都没去呢。”

    蝙人。”

    “宰相老爷?”

    “呃,反正是跟宰相差不多大的大官。”

    这些事情东柱说起来其实也有些没底他早几日是听着婵儿娟儿这些丫鬟咕哝了几句,说是宰相老爷还是什么大官邀姑爷进京姑爷却没去。他本身也是难以想象宰相这样的大官的,这时候旁人细问,便没了多少底气,但嘴上自是硬撑。

    实际上对这些事情婵儿娟儿也不是非常清楚,谈论之中哪里能说明白,秦嗣源此时才要上京,官职未定,宁毅只是所以提起,也只说个大概,六部尚书、左相右相之类的位置,婵儿娟儿虽然于大多数事情都清楚,但商户人家的丫头,于这些东西,终究也是难以弄清的。

    楼舒婉的丈夫也是入赘的姑爷,几个伙计平日里也看得清楚,上船之后,见双方情况差不多,心中对于宁毅的位置自然也有一番计较,这时候被东柱口中的〖言〗论一阵冲击,但心中终究难以相信。你一言我一语说得一阵,只知道自家姑爷很厉害的东柱说了几件具体事例,但说服力总是不够,旁人倒是受到jī发,也说起以往听说的苏家姑爷的事情来。

    夹杂在fù孺伙计口中的一言一语虽然没办法将宁毅说到“当大官”那么威风,但总算勾勒出一个简单的厉害轮廓来。

    夏日的夜晚,远处点点灯火汇出嘉兴城得轮廓,一旁林间的驿道偶有行人车马驶过,灯火织出简单的路径来。船上的众人,也在这闲聊之中消磨着时间,孩子问起那些离开的大人们大概要多久归来时,fù孺倒是说得确定,这等聚会,多半是得到深夜才能散了。不过,这等言语说了不久,便有几盏灯笼自远处的驿道间过来,灯火亮起在河堤边的杨柳间,正朝这边过来的人,依稀便是宁毅、苏檀儿这些,前方是杏儿提了好笼,婵儿拿了团扇,偶尔沿河堤小跑几步,驱赶飞舞的萤火,随后,便有隐隐的笑语声。

    宁毅等人倒是在吃完饭后,便一路散步回来了,登船之后便是一阵热闹,娟儿等人甚至提了几分打包的菜肴,拿上船来给众人尝鲜。

    “鱼的味道倒真是不错,与江宁的口味不同,待会弄点饭菜,大家可以尝一尝。”

    回来的只是宁毅、苏檀儿、三个丫鬟、账房、掌柜这些人,苏文定苏文方倒是留在了那边的画舫上,他们一贯是喜欢这些文会的,宁毅与苏檀儿也是让他们在那边坐会儿,因为楼舒婉与林庭知这时也正留在那边。老实说,当宁毅、苏檀儿等人吃完饭便打包告辞时,楼舒婉的神情倒真是tǐng意外的。

    实际上,这次被邀请过去,虽然说是招待原来的朋友一顿酒饭,但座上众人,委实也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味道。在那帮江南才子的眼中林庭知走出了名的风流人,虽然诗才也是颇佳,但风流更甚。于楼舒婉,他们了解终究不多但林庭知一番介绍,知情人的吞吞吐吐,众人便多少了解了这女人的背景。

    个xìng强,入赘的夫婿,家财万贯人又美丽如斯,说不定林庭知已然成了她的入幕之宾,而外地来的那位苏檀儿,也是同样的背景,总之,对她那丈夫该是不用太过介意的了。

    苏杭一带本也是风流之地,这帮人心中倒不是存着刻意的龌龊心思,只是在八股理学的框架下交流男女之事本是浪漫,楼船画舫上、灯火烛影间诗词挑逗、眉目传情原是风流的一部分。对方既是商家fù人,自也无需太过介怀于是以邀请林庭知为理由将大家聚起来,章法其实倒也是普通而守礼的宾朋宴客。

    当然,若是被邀请者真动了某些心思,此后你情我愿了,那自然也只得佩服这人手段,在众人眼中便又多了一件可供书写谈论的风流逸事了。

    他们邀在青楼的画舫中请客饮宴本就有些孟浪但一来邀的主要是林庭知,二来这里的宴席也真是不错。苏檀儿已为人fù,原也可以直接拒绝不去,但楼舒婉既然开了。,宁毅也不愿顾忌太多扫了兴,去到那画舫上,与众人聊得几句,便大概看清情况,于是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宴席,吃完之后在这帮才子诗兴大发前便起身告辞,顺便打了个包。

    楼舒婉有几分错愕,她这次邀了宁毅苏檀儿过来,心思其实颇为复杂,一来想要展lù一下楼家的交游广阔,二来自觉与苏檀儿遭遇相同,但她与林庭知的事情却不可能直接说出来。这次林庭知大出风头,她便也想让苏檀儿看看林庭知与这些书生的文采风流,在她看来,苏檀儿嫁了个不靠谱的书生,对这些为人称道的文采风流之人就算不说,也必定会心生向往,只要她多少有些向往,以后若是知道了她的事,首先也是羡慕与蠢蠢yù动,而不可能瞧不起她了。

    她劝得几句,但苏檀儿这时也拿出了简单的谈判态度,三言两语间柔和地拒绝掉。楼舒婉本也想跟着回去算了,但看看宁毅与苏檀儿这般洒脱地走掉,她若跟过去,反倒显得有几分孤单。

    心中又想或许檀儿也想留下的,只是那赘婿既然在,她便也习惯了掌握分寸其实她在早几年也是这样的心思,想要与夫婿间维持一个过得去的局面,自己简简单单他也简简单单,就这样过一辈子,后来对夫婿的各种废物行径愈发瞧不起,心中才渐渐倦了这时候便道那些人中有几名与楼家有旧,借口留下了,苏文定苏文方也留下,倒是多少让她觉得全了几分面子。

    这边宁毅与苏檀儿等人回到船上,便在船头亮起灯火,摆上桌椅说话纳凉,这边距离嘉兴尚有一段路,只是宁毅倒也不打算去嘉兴闹市游玩了,吩咐了让账房、管事等人自便,若想要带家人去玩也可以去。

    与苏檀儿坐在船头,待小婵等人捧上瓜果,看流萤飞舞,倒也颇有种小

    时候在老家农村里的味道,只是蚊虫甚多,不一会儿又拿盆子点了艾草等物驱蚊,几个人拿了扇子坐在那儿扇。

    “会不会有些无聊?你们想去逛集市吗?”

    宁毅偏过头问问,苏檀儿便也笑着摇头:“不会。”三个丫鬟并肩坐在船头看萤火虫飞,娟儿回头道:“这里风景很好呢。”

    过得一阵,苏檀儿轻声道:“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sè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倒是有些相似呢。”其实这诗作说的是七夕,此时只是四月底的夏初,自不能说成严格井应景,但既然其中一两句应了景,宁毅自也欣然点头。苏檀儿以往喜欢诗词,无事之时倒也喜欢看看念念,但自从知道夫君是“大才子”之后反倒是念得不多了,大概诗词的神秘与崇高在她心中已经稍稍降了降。

    远远的,可以看见些画舫船只的光,不一会儿,也有一条货船jī起浪huā,沿着夜sè北上。苏檀儿大概想起了楼舒婉等人说在的画舫,想了想,轻声笑道:“其实楼舒婉有些看不起相公。”

    宁毅不置可否地笑笑:“她家夫君也是入赘的。”

    “怕是相处得不好。”

    “似我们这般相处得好的,怕也是不多了。”

    宁毅这话有几分自夸,但苏檀儿只觉得事实如此,笑道:“大概因为相公是个怪人吧,便是……一般的夫妻,怕也难有这样的了。”她想了想,又道,“想要在杭州把生意弄好,楼家总是个助力,所以”

    “你在意这些,以后怕是做不好生意了。”

    “倒是有几分在意的,不过……想想她们若真正知道相公身份后的那种感觉,我便……呵,妾身便,有几分坏心眼呢。还有方才的那些人”她挥了挥手中的扇子扇走身前的烟雾,伸手捋了捋发鬓,“倒是觉得奇怪,相公的诗词明明苏杭这边也传过来了,为何介绍之后,那些人竟反应不过来呢?”

    宁毅笑起来:“诗词太少了,另外……隔了这么远,消息传播毕竟不发达,他们或者某日听了宁立恒这个名字,至于他家境如何,有几个妻妾家人、兄弟姐妹,长得如何,是不是个瘸子,又有谁能知道,便有说起的,或许也有说宁立恒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总之到了这里,难说他们心中的宁立恒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上次那帮京城学子去江宁,也有传我浪迹青楼,到处采huā留情的,或者传我四五十岁,稳重端庄的。在他们心中,似乎这等形象更加可信些。”

    “呵,便是那青梅竹马的李姑娘吧。”苏檀儿打趣一句,随后又用扇子遮住下巴,更正道,“哦,是王姑娘。”

    “你倒记得清楚。”

    “既然她与相公你青梅竹马,若真如外界说的那样青睐相公,有机会进我家门的话。我这当姐姐的,自然得好好记住她姓什么。”

    “真贤惠……”

    宁毅喃喃说着,两人随后又聊起画舫上那鱼的味道,对于那帮人不识自家夫君大名,一昏天之骄子的模样,苏檀儿在sī下里其实多少有几分耿耿于怀,楼舒婉也不知道,林庭知也不知道或许不是不知道,而是没想到或者没敢想。正说话间,又有人说说笑笑地上了船来,却是已然回来的苏文定与苏文方,两人也不知遇上了什么好事,笑得极为开心,上船问了姐姐姐夫的位置,直奔船头。

    “什么事这么开心?”苏檀儿瞥着他们,又看看后面,“舒婉她们呢?”

    宁毅笑道:“准是作了首好诗词,大杀四方了。这不行啊,你们一来嘉兴就诗兴大发,这是砸场子啊。”

    两人拼命摆手摇头,笑得开心:“没有、没作诗,楼家那女人跟她姘头还在后面呢,但估计也快回来了。”

    “别这样说人!”苏檀儿瞪了他们一眼,苏文定吐了吐舌头,伸手捂嘴,倒是还在笑,苏文方笑道:“我们没作诗,没来得及,他们倒是作了几首,后来在一起商量事情,又跑过来问我们,然后他们就知道姐夫的〖真〗实身份了。你们没看到他们那种尴尬的样子,那个晴儿姑娘……哈哈,反正我们的诗才是不行啦,就为了在那里交代姐夫的身份的,交代完了,我们就告辞走了,呵呵,不知道他们待会会不会追过来跟姐夫你挑战,反正楼舒婉跟林庭知应该是快了……”

    苏文定苏文方笑个不停,宁毅听了也是没好气地笑,苏檀儿倒是赶了兴趣,眨眨眼睛:“怎么了怎么了?快说来听听……”另一边,婵儿娟儿杏儿三个丫鬟也侧耳听着,此时感兴趣地靠了过来,甚至为苏文定苏文方搬来椅子,让他们能坐下舒舒服服地说话。

    莹光飞舞,夜sè渐深,不久之后,楼舒婉与林庭知等人也赶回来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