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二百〇一章 扮猪吃虎
    清晨起chuáng,稍作锻炼,打上一套太极奉。甲板上清风吹来时,运河沿岸也在晨曦之中勾勒出了漂亮的轮廓,青蓝sè的天云,白黄sè的晨曦。水道两旁的村庄里渐有鸡鸣狗吠之声,提着木桶的农fù在河边的青石上汲了水,抬头看看河面上经过的船只,倒也是司空见惯,随后转身返回了。

    画舫上也已经亮起了灯光,其中的人们陆续起来。1卜婵抱了个水盆走过,觉得穿一身白衣的姑爷打拳真是打得飘逸好看,当然,对此也会有持不同看法的。

    “苏家姑爷这是在打拳?”

    拱了拱手,自一旁走过来的,是与楼舒婉随行的杭州才子林庭知。

    他一身儒衣纶巾,在此时的朝阳下,倒也是显得俊逸儒雅。宁毅看他一眼,笑了笑:“强身健体的huā架子。”自一式海底针转往闪通臂。

    林庭知便也笑,见他专心打拳,不再开口说话。转过身时,却见画舫二层的一扇窗户后楼舒婉正朝下方看过来,大概是刚刚起chuáng,薄施脂粉,正偏着头将一簪珠huā插在绾起的发髻上,林庭知向她lù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她脸上倒没有什么笑容回应,只是脸sè变得稍稍温和,随后便又消失在窗口的视野中了。

    知道她的xìng格,林庭知倒也不觉得无趣,集开扇子挥了挥,回头望望仍在打拳的宁毅,朝船舱之中走去。这时见漂亮的娟儿走出来,便又笑着拱了拱手,娟儿躬了躬身做行礼随后面sè平淡地出去做自己的事情。

    “妹夫似乎在下面打拳。”

    二楼房间里,楼舒婉一面在梳妆台前俯下身子,拨弄着头发,一面与chuáng边起身的苏檀儿说话苏檀儿看看那窗口,随后倒也笑了笑:“他便是喜欢那些事情。”

    画舫是昨天早上自常州码头启程的,逆了风,行得稍慢一些,但昨天也已经过了无锡,今天凌晨过的苏州,此时正在苏州往嘉兴的水路上。按照宁毅与苏檀儿原本的计划,该是在无锡或者苏州逗留一番,随后去太湖游玩几日,此时这行程自然是改了主要还是为了替楼舒婉送些货物。

    苏檀儿与楼舒婉原本没有太深的交情,只是少女时期相识,双方又都是女强人xìng格,印象还算深刻。这时他乡遇故知,便有了些姐妹情深的感觉。这两天来两人基本是撇弃了其他人在一起说话,晚上自然也住在一起,聊这聊那,无话不谈。

    事实上,到了这船上,楼舒婉可以聊天的对象大抵也只有苏檀儿一人。两人的身份类似宁毅又是入赘的夫婿楼舒婉自然也不可能高看他太多,这时有外人在,她也不好与那林庭知表现得亲热。而对于宁毅,她这时也已经知道了大概的情况:书生、入赘、无功名一虽然苏檀儿说起他没什么考功名的打算但在楼舒婉这边,自然是心领袖会哪有不想考功名的书生,无非是才学不佳,加上入赘身份,没办法再去走这条路而已。

    楼舒婉本身也已经成亲,与苏檀儿说起来时,苏檀儿才知道她的大婿也是入赘,才学倒还不错,但只是稍稍谈起,那说话中的印象便也导宁毅的属xìng差不多。楼舒婉偶尔提及自家夫君,虽然说的也是好话,但苏檀儿自然能听出她其实有些不以为然,俨然将自己当成有共同遭遇的姐妹一般,偶尔叹息一句,表现出“都一样,你懂的”的态度,便不再多说。

    其实与当初的苏檀儿一般,选了男子入赘,原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会来当赘婿的男子,无非是那个样子,以时代的价值观来说,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够气节。楼舒婉自然也是清楚的,可是成亲之后,当然又免不了想想自己的夫君若是最出sè的有多好。

    而且她那夫婿平日热衷文会诗会,宁毅在船上或者说在船上众人表现出来的态度里只是平易近人,却喜欢说些游侠仙人的传说故事,喜欢打拳练武,似是更加的不上进。楼舒婉表示了解苏檀儿的苦衷,不多谈这方面的事情。江宁与杭州毕竟相隔千里,楼舒婉对诗文毕竟也没有非常热衷,她不知道宁毅的名气,苏檀儿也就不好多讲自家相公有多厉害,否则便显得像是在炫耀,她想要从楼舒婉这边了解更多杭州一带的情况,对于这方面的事情,自也不好多提了。

    提了提宁毅打拳的事情,苏檀儿笑得开心有趣,毫无芥蒂,楼舒婉想想多半是强颜欢笑。毕竟自己家中那丈夫若还喜欢起打拳来,她也只得强颜欢笑了。倒也不去戳破。

    之后起chuáng,苏檀儿先去宁毅房间里看了看,然后到下面与大伙一块吃了早点,这时候自也与宁毅坐到一起,聊些散散碎碎的闲话。

    早餐过后,楼舒婉拉了苏檀儿去船头晒太阳,中途楼舒婉与一名家中管事商量事情,苏檀儿便拉着小婵说些什么,1卜婵红着脸摇头,做了回答,便又去忙自己的事了。

    过得片刻,楼舒婉还没来,有人自后方靠过来。苏檀儿只觉得身上一暖,那人抱着她俯下身子,脸上在笑,正是宁毅。

    “1卜心眼。”他说道。

    苏檀儿也笑得温暖:“没有。”

    “有。”

    两人如此打趣,却是因为小婵昨晚是在宁毅房间里睡的。

    这两天苏檀儿与楼舒婉在一块,昨天傍晚楼舒婉走开时,宁毅与妻子聊天说笑,倒是开了句自己竟然要“独守空闺”的玩笑。苏檀儿知道他并不在意,但到得晚上,倒是将小婵叫来,推进了宁毅的房间,笑道:“夫君与小婵睡吧,我不在意。”

    她嘴上虽这样说,实际上在随后经过宁毅房间时,忍不住竖起耳朵听了好几次今天早上又忍不住去看看宁毅的被窝,待到吃过早点将小

    婵叫来含蓄地一问,才知道宁毅昨晚与小婵虽然睡在一起,却只是抱在一起聊天没有做更多的事情。

    将小婵许给宁毅做妾室,这是早已决定好的事情,迟早都是要发生的。苏檀儿早已在心中做好了建设,但今早听得小婵说了,她心中还是没来由的一暖。这时候宁毅抱着她,虽然后面或许有人看到,但她心中只是觉得更加温暖起来。

    “小心眼是七出之一呢,莫非妾身有哪里做得不好,相公想要休掉我么?”

    赘婿身份想要休妻,实在难于登天只是两人感情加深之后,苏檀儿习惯在他面前表现出这等乖巧的样子。当然,有关于身份的这些玩笑,没必要开得太多,宁毅并不接话笑了一会儿。

    “这样子对小婵不好,昨晚我也跟她说了,待我们到了杭州稍微安定下来,再正式娶她,到时候嗯,这事情也有些时间了你心中有些在意是正常的倒是我有些对不起她。”

    苏檀儿握着他的手摇了摇头,沉默片刻之后,大笑起来了:……相公禽兽不如。”

    禽兽与禽兽不如的故事是以前宁毅开玩笑时说的,这时候让苏檀儿拿来打趣宁毅,“嘁”的一声放开她,随后伸手揉了揉苏檀儿的头发似是有些不爽地走开了,苏檀儿双手捂着自己被弄乱的刘海,只是笑。

    这倒只是旅途之中的小小插曲。此后画舫一路南下,按照预定的计划,将在明日清晨抵达杭州,不过,随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倒是使得众人在嘉兴停留了一晚。

    那倒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傍晚,嘉兴西驿亭附近。

    古木青葱,杨柳低垂,运河水道上,一艘华丽的画舫缓缓而行,金芒洒下时,便有笙歌渺渺,自画舫间传出来。

    自古以来,江南一带水路纵横,嘉兴也是沿水而生的城市,其中南湖与杭州西湖、绍兴东湖并称天下三大名湖。既是依水而生,期间青楼拥有画舫的自然不少,这便是本地一所青楼的舫船。今天倒是不游南湖,一帮才子聚会,让画舫沿运河而行,期间笙歌曼舞,吟诗作赋。

    踏青游船一般是在上午,逛青楼一般来说则是在晚上,这聚会下午开始,算不得做这等事情的黄金时段。但此时夕阳西下,运河一带的风景也是满目金黄,入眼怡人,几名才子在窗口处朝外看着,偶尔便有诗作的灵感被jī发起来,指点江山,伤古怀今。船行一阵,与几艘货运航船交错而过,随后也有一艘画舫自上游而来,渐渐的靠近。陡然间,一侧有人低呼起来。

    ,“哎,快来看快来看……”……”

    ,“井么?”

    ,“你们看那。”

    陡然间如同发现宝物一般的自然是其中一名才子,扇子挥了挥,面lù憧憬之sè。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驶来的画舫上也有数人行动的景象,船只前方的甲板上,一名手持团扇的白裙女子正站在那儿,看着附近的风景,风从前方吹过去,鼓舞着那莲荷般的裙摆,女子伸手抚动耳机的发丝,阳光浇灌下来,将这身影洒上一圈壮丽的金边。

    那女子身边,还有一名丫鬟打扮的女子在说着什么,两人交谈着便笑起来。两船渐近,女子的样貌便也渐渐看得清楚,窃窃sī语的声音响起来。

    ,“哇,这是弊家的小姐?”

    ,“那船看起来不是咱们这的,恐怕是自苏州一带过来。”

    ,“是哪位官宦人家的家眷吧?”

    ,“喂喂喂,你们这样看,丰免失礼。”

    众人指指点点,隔得近了,那女子也能看见这边画舫上的众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与一般人家的女子不同,这女子长得美丽,但眉头拧起来,配合着站立的身姿,自有一股泠然的气场在。再看了几眼风景,女子转身朝船舱走去,丫鬟也在旁边看了一眼,在后方跟着。那边画舫之上,有人mō了mō鼻子,有人又是笑闹。

    ,“唐突佳人。”

    ,“你们这样看算什么,别忘了晴儿姑娘还在这。”

    ,“看来奴家可井不上那位姑娘呢。

    ,“哪里的话,在在下眼里,还是晴儿姑娘漂亮得多”

    这样的说话中,陡然有人说起来:,“啊,林庭知。”

    ,“谁?”

    ,“你们看,那不是林庭知么,林庸林庭知啊”

    嘉兴与杭州相隔不远,水路相连,朝发夕至,于是文人间的联系倒也算得上密切,其中一两个人,便认出了从那边窗口lù出身影的林庭知,那晴儿姑娘也认了出来:,“呀,果然是林公子。”

    ,“这林庭知可走出了名的huā蝴蝶,他怎会在那艘船上?”

    ,“有这回事?听说他颇有诗才……”

    ,“以讹传讹吧,江南才子,岂有不谈风月者,那林庭知看来英俊,与我一般……”

    ,“他不是在杭州么?”

    ,“那位姑娘看来是已婚fù人,莫非是被林庭知搭上的女子?”

    又是一阵议论,两艘画舫此时已经错了过去,众人说着那林庭知,陡然间,又有人低声道:,“啊,楼舒婉……”

    此时又有一道倩影出现在那画舫后方的甲板上,众人看了过去,说出这名字的本是一名杭州来的学子,神sè似乎有些复杂,旁边有人听了,便问起来:,“陈兄莫非也认识那边的人?”

    ,“陈兄原是杭州人,倒也难怪。”

    周围几人说着,那陈姓男子看着楼舒婉,随后又看看林庭知方才所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那女子倒是认识,叫做楼舒婉,乃是杭州……楼家楼近临的掌上明教……,

    ……””

    如此说着,一名才子自窗口探出头去:,“船家,快跟上去,跟上那艘船!”

    ,“哈哈,正是,如此有缘,倒要打个招呼。”

    陈姓男子说着:,“不过那楼舒婉也已成亲了”但众人此时倒已起起哄来,他声音也小,旁人哪里听得清。陈姓男子神sè也有些复杂,似乎有些想要众人不要喊,但终究还是没有太多表示。

    ,“林庭知!林兄!”

    ,“林兄。”

    夕阳的光彩里,随着前前后后的呼喝之声,两艘画舫渐渐的靠在了一起,那边船上的一干才子拱手打着招呼:,“林兄,好久不见。”

    ,“林兄,当初南湖的诗会之上我们曾有一面之缘,不知可曾记得。”

    ,“林兄这是从哪里来?若有闲暇,不妨过来一晤。”

    呼朋唤友,俨然热络无比。

    那林庭知自船里出来,原本倒是有些错愕,但这时在一干招呼声中,他偏过头看了看宁毅、苏檀儿、楼舒婉等人,片刻之后,便也自然地拱了拱手:,“文兄、杜兄,真是好久不见了”

    阳光之中,儒衫纶巾,长身拱手,一时间,倒也确有几分,“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的气魄在了。

    在这一路上,楼舒婉都跟他不怎么热络,自遇上苏檀儿与宁毅这对夫妻后,便更加不怎么搭理他,他心有所图,原本倒也觉得事情正常,不至于有多介意。事实上,若非有这等洒脱的心境,他也不可能游走于huā丛之间,不过,旁人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被重视的感觉终究还是让人不喜欢的。到得此时,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便委实成为了他最为扬眉吐气的一刻。

    ,“抱歉抱歉,在下与几位朋友尚有要事,正要回去杭州,今日恐怕没有时间了……”

    一面拱手微笑,他一面如此说着,极有分寸地,做出了推辞好吧,这就是主角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