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九九章 常州码头
    第一九九章常州码头

    大雨滂沱,夹杂在暴雨之中的,是时而划过的电光,雷声阵阵而来,震动着黑暗中的城市。

    常州是江南河航线上的一处大城,唐朝之时,曾有天下州府十望的美誉,但纵然因为航线而繁荣起来,自然也比不得汴京、江宁、苏州杭州这类的大城市。这样的大暴雨里,城市当中只隐隐有些灯柱闪动,稀稀疏疏,只在闪电偶尔划过时,才在视野里勾勒出城市建筑重叠巍峨延展开去的景观。

    忽如其来的大雨在下午便将众人杀了个措手不及,到得此时,常州的码头附近,仍有人影在大雨之中奔忙。实际上真正混乱的状况在傍晚的大雨中便已经结束了,那时诸多航船靠岸,赶着上货下货,将船只固定,此时仍在大雨当中忙碌的,基本是一部分出了意外又担不起损失的商户,花大钱雇了不怎么怕死的船工,在这里冒雨搬运着货物。

    整个码头上风雨怒号,偶尔闪电亮起时,显出仍有活动的大概是两到三处,位于码头东侧一处地方的人显然是最多的,眼见那bō浪推了河里密密麻麻的船只起伏涌动,一艘货船附近仍有许多人在搬了东西上下,在风雨声中,这些人犹如蝼蚁,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大声呼喝。货船当中有着火把的光芒,不远处属于码头的房子里也在亮着光,他们此时,便是在试图将货船上的一些东西搬进房间里去。

    这货船属于江浙一地的一家大商行所有,东家姓楼,这次货船运了一船货物南下,到常州附近时船身出了些问题,正好又遇上大雨,仓促靠岸。原本以为停在码头之中避过这场大风雨再说,但入夜之中才发现货船的问题更加严重,船上又有许多货物,为避免出现更大的问题,只好雇了舍命的工人,先抢下一些,减了船身的重量。

    当然,虽然说这样的大风大雨天气里,又没有足够的光照,工人们随时可能被风吹倒或是掉下水中,但河水毕竟不深,这些船工们多半颇通水xìng,又是夏天,掉下去也未必会有事,若非如此,恐怕再了花大价钱也不会有人来的。

    这时候,满天满地的都是大雨中呼啸的风声,距离码头近些,便能隐约听见成百船只在水面上摇晃的吱呀混乱声,船工们搬运着货物在雨中摇摇晃晃地穿行,去往码头便那亮着火光的房间,那房间此时看来也有些简陋空旷,全身湿透的船工们搬了货物进来,码在中间,便有商户家的伙计忙忙碌碌地清点记录着。

    房间一侧的窗口前,几个人正在朝外面的黑暗中投去目光,看着那在雨中隐约沉浮的船身。为首的是一名衣着明艳的女子,头发也已经湿了,后方的婢女递来毛巾,她便拿着顺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其实窗户外也一直有雨飘进来,不过另有一名做书生打扮的男子站在她身侧,为她挡去了一部分。

    “船怎么样了?能修好吗?不会沉吧?”

    问话的便是那明艳女子,问完之后,旁边一位从外面跑进来的男子一边擦着脸上的水珠一边答道:“回小姐的话,已经进了码头,应当是沉不了,不过这等天气实在太坏了,修补也难,船上的货还是得搬下来一些才行。”

    “那就继续搬。”

    “知道。”

    那男子点头应是。这话说完,女子又朝窗外望去,面sè有些yīn沉。这一船的货物中有不少是瓷器这类易碎品,经过眼下的事情,必然损耗不少,她的心情不好。旁边为她挡去半身雨的男子便回头道:“舒婉,大家都在搬了,你也没必要一直站在这边看着,让雨淋了也不好,不如进去一些吧。”

    这对男女大概是一对夫妻,女子瞥了他一眼,目光仍有些yīn沉,随后才豁然一笑,扭头走开了,书生打扮的男子便又笑着走过去,两人在墙边说着些什么,男子显然在努力说些有趣的话逗那女子笑,旁人——包括丫鬟在内——则都知情识趣的走开。那女子与男子说得几句,就又朝窗外看一眼,显然仍在担心货船的问题。

    如此又过得一阵,码头一侧,便又有一艘航船在这暴雨之中朝岸边驶过来了。那是一艘两层的画舫,看来也是有些家底的人出游,遇了这风雨,才朝常州这边过来。暴风雨中,行驶得算是相对平稳,船舱中火光晃动,该是点了火把在照明,在黑暗中映出人影来。

    这时候过来码头靠岸倒也不是什么非常奇怪的事情,毕竟偶尔也会有落单的。那画舫停靠的位置距离这边并不远,于是倒也引起了些许的注意,这样的天气里船只靠岸并不容易,那船上的伙计们拿竹竿撑着岸边,全力调整了许久,才艰难地将画舫停稳。随后从上面下来的人也极为费力,由于风雨太大,伸下来的板子搭不稳,摇摇晃晃的基本只能跳下来,那帮人披了蓑衣,当中有女子、小孩,便由先下去的男子扶住或接住,好一阵子几十人方才下完,到不远处的屋檐下躲着,点起火把。

    虽然风雨颇大,但当中的几个孩子还是比较开心的,口中叫着什么“大威天龙”的古怪话语在屋檐下乱窜,也有探头朝这边看的,随后便又被他们的家长叫了回去,大概是清点了人数,随后商量着自码头离开。

    这等天气,谁都是无暇他顾,这边房间里的人也只是朝那边看看,终究关心的还是自己的货船问题。那名叫楼舒婉的女子与书生聊了一阵,随后便又开始皱着眉头询问船只与货物的事情,只是在某一刻朝门外那边的屋檐下投过目光时,恰巧闪电划过去,她也微微愣了愣。

    那屋檐下三只火把在众人的手中亮着,被风鼓舞得jī烈摆动,光芒原是没有多少的。一些人正笑着说话,将身上的蓑衣解开,随后却又收紧,闪电划过时隐约可以看见他们或她们脸上的笑容。在这等天气也能说说笑笑的,足见心情不错。倒是其中一张面貌,似乎微微勾起了这边女子的记忆。

    “嗯?舒婉,在看什么?”

    楼舒婉张了张嘴,随后,目光转过旁边男子的身上,却是变得淡然与不耐起来:“没什么。”

    这种天气,终究是看不清楚,那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记忆,她摇了摇头,将心思回到自家的生意上来,这次耽搁一下真是不爽,该死的雨天,随后又觉得旁边的男子实在是啰嗦了,有些不喜欢起来。

    心情虽然不好,但眼下事情着急也是无用,不久之后确定货物搬得差不多,船只的情况也稍稍稳定,她们便离开码头,一路冒雨回去了客栈。楼家的生意主要是在杭州,常州只是路过,住的倒是这边数一数二的客栈,这天气突如其来,投宿的人倒是不多,她们晚上出门,这时候回来,倒也显得冷清。

    吩咐丫鬟打来热水简单洗了个澡,楼舒婉叫来一名随行的管事,商量了一下货船的问题。夏日的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可能持续好几天,但船坏了走不了,上面大部分货物并无问题,只有其中一小部分,因为答应了别人的,经不起耽搁,于是便得考虑租船的问题。这事情稍作商议,待那管事的离开,在另一间房里同样做了梳洗的书生也就过来了,想来知道她在安排生意上的事,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她心中有事,那书生关了门,说笑几句,便来抱她,yù行欢好。她心中不豫,微微皱眉,只是也不做推拒。不过,才被脱了外衣,便听得下面大堂有人敲门,随后似是进来了不少人,她心中好奇,将书生推开,又披起外衣,启窗望去,大概有二十余人正在大堂中脱去蓑衣,两个孩子跑来跑去,便是在码头上见到的那些人。

    “怎么了?”

    书生靠近过来,也透过了窗户朝外看,女子微微皱起眉头,目光在大堂众人间巡弋着,好半晌,方才推开那书生:“你且去睡吧,今夜我不想……那里面有个人我认得。”

    “嗯?”书生感兴趣起来,探头朝下面望,“看起来,倒像是官宦人家的出游呢。”

    这等天气,雨伞根本没有用,这帮人虽然穿了蓑衣,但找到这里,全身上下其实也已经湿透了。当中几名女子一时间不好换衣服,便找来了薄披风披上,只从几名女子的衣服上看来,这帮人家境还是颇为殷实的。

    这时候大厅内场面混乱,掌柜、小二忙着安排房间,进来的众人忙着吩咐烧水、提行李,一时间显得极为热闹。当然,当中的丫鬟、主人在片刻间倒也分得清楚,其中一名女子手拢着湿发,侧着头朝周围的人说话,似乎也是在安排事情,倒有几分楼舒婉平日里的神sè,这女子身材高挑,样貌也是极美的。书生看了几眼,楼舒婉便指了指她。

    “这女子姓苏,我以前见过,倒是认识的。她家在江宁,好几年了,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

    “要出去相见吗?”

    “倒是不急……”楼舒婉说着,又想了想,“不过……她有船,似乎也是南下,若是这样……”想到这里,又朝下方望去,眼见着小二似乎安排好了房间,领着人上来,她关了窗,微微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后,推门而出……

    晚上还有章。R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