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九八章 旅途
    尽道隋亡为此河,系今千里赖通bō。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作为世界上最长的一条人工运河,京杭大运河北起涿郡,南至杭州,贯穿了长江与黄河,长江往南,以镇江为发端的运河一段,便称为江南河。

    江南富庶,自镇江往南,一路水道上船只来来去去,令得江南河也不负这名字的成为京杭运河最为繁忙的河道之一。这一条河道水流平缓,周围的山势倒也没有长江沿岸的那般瑰丽,起伏之间,山水翠绿倒并不显得深邃,偶有破旧的码头、1卜小的村落、田地,或是与河道并行的道路,路上偶尔能见到行人,偶尔见驶过的牛车,衬着河道间来去的船只,倒也的的确确的给人一种江南的安然气息。

    江南河宽度大约二十余米,但水并不见得深,通常只是两米左右,河道两旁偶有低洼之处,形成重重叠叠的芦苇丛,附近渔翁撑船驶过,也有坞鹘之类的水鸟起落,嘎嘎嘎的叉起了水中的鱼儿,日光之中,水上的一幕一幕,安静却又怡人,便是山水画儿的意境了。

    这长长的水道承载了太湖与长江一带的漕运,也承载了绵绵近千里间依水而生的人家的生活。时间正值下午,一艘画舫行驶在常州附近的水道间,说是画舫,但装潢自比不得秦淮河一带船只的华美,船分两层,比起一般行走于这条水路的商船客船来说要显得舒适得多,一看便是必是家境殷实的人家才能租用得起,此时这船在河面上缓缓而行”

    夏日的阳光里,说话的声音正响起在二楼的房间里。

    “……,乌云密布,大水滔天,只见那法海飞起在天空中”大喝一声:1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叭嘛件”身上的袈裟遮天蔽日地展开,把整个金山寺托上了天当!yù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从船舱里的声音听来,想是有人在说故事,这故事正到jī烈紧张处,陡然响起这句话,一帮人大概是愣了半晌,随后便是抗议声迭起。

    “不要下同分解啦……”

    “姑爷姑爷……”

    “姐夫,你不能这样。”

    “那个法海跟白素贞怎么了嘛……”

    “金山寺那么大,怎么飞到天上去啊,怎么飞的怎么飞的……”

    说话的声音有男有女,一时间混乱不堪,讲故事那人大概是喝了。水:,“喂”称们过分了哦,都说了一个下午……金山寺怎么飞起来的,你们昨天也看过金山寺了,想怎么飞就怎么飞嘛,要有想象力”

    “可是“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叭嘛件,又算是什么佛号”姑爷姑爷”佛门没有这样说的啊,“……”

    ,“听起来很厉害啊,何况你个丫头又知道这个了”

    ,“娟儿看过佛经的,娟儿你来说”

    ,“法海大师好厉害。”

    ,“啧,完了,娟儿huā痴了,谁去打她一下……”

    ,“没有啊”姑爷。”

    ,“姐夫,那佛门真有这等神遵吗?”

    ,“你信了?”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的吵嚷,一层甲板侧舷的过道上,却也有一名女子,正倚在那儿,一脸闲适地望着流淌的河水,她一身鹅黄与月白相间的衣裙,披了白sè的坎肩,手中拿了一把小扇子,年纪仍青,头上倒是绾了fù人髻,年轻的纯真与成熟的安闲气质混在一起,让人一眼便能看出,这是已然嫁人的大家小姐。

    这一船人,自然便是一路南行的宁毅等人了。

    这次去往杭州,旅游的成分固然占了一半,另外,苏檀儿其实也打算在杭州一带将生意的重心铺开,以在大〖房〗中将自己与父亲的影响力稍作区分。于是除了她、宁毅、婵儿等三个丫鬟,一路同行的也有家中一名信得过的账房,两名掌柜以及他们的家人、丫鬟、伙计、护院,另外还有之前比较亲近大房的两名堂兄弟苏文定苏文方,也是一路跟了,随着苏檀儿这堂姐过来杭州历练。

    如此一来,零零总总也有三十人左右的规模,苏檀儿便租了这艘相对舒适的双层画舫。他们之前在镇江停留游玩了几日,自然也去了镇江的金山寺。其实此时的镇江金山寺已经改了两次名,先是改为龙游寺,目前叫做神霄玉清万寿宫,但之前的名字自然还是记得的,大家说起来时,宁毅便将白蛇传的故事说出来唬人,用的却是徐克《青蛇》的版本,故事没说完,婵儿等人似乎便mí上了那被宁毅渲染得很帅的法海,至于文定文方等人,则不免对两名妩媚的蛇妖想入非非一番。

    午饭过后聚在上面听故事的除了三个丫鬟两名堂弟,连几名账房、

    掌柜的家人也聚了过来,另外还有随行的伙计、护卫,例如东柱、耿护院等人,也在二楼走廊间听得津津有味。这几日在镇江的游玩间,众人早清楚了这东家姑爷的风趣随和,也就没了太多的拘束。苏檀儿原本也对这些故事感兴趣的,但众人聚集起来之后,她下来了一趟,看上方拥挤,也就没有再上去,画舫的两层并不高,船舷之上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她站在这里吹吹风看看风景,竟也把故事听到了这里。

    若说是以前,虽然成亲之后苏檀儿便是fù人的打扮,生意场上的成熟还是一直有的,但真要说是嫁了人的气质,其实还有些生硬。到得此时那生硬便全然没了,此时她站在这里不上去,听的却是其中那热闹的气氛,是夫君坐镇全场被人喜欢时与有荣焉的感觉。

    成亲之前她是绝没想过这类事情的,生意场上要长袖善舞要成为众人中心点的气场她也有,若是大家坐在一起,她也能三言两语引起他人注意,不致冷场,但要说亲切幽默,却并不是她所擅长的了。

    作为女子”自然得要矜持,要与他人保持距离,她虽然一贯柔和雍容以待人,但偶尔也会被人说成是武则天的做派,这事情自然无可避免若说曾经有什么期待,不过是盼着这夫君成亲之后不至于真的太过木讷,总得会打些招呼,不过分得罪人,那也就行了。何曾想过这夫君无论怎样的场合都能掌控得服服帖帖,例如宁毅与乌启隆摊牌的事情她也曾问过,乌家能那般迅速的认了命,恐怕也是因为夫君三言两语间将那乌启隆的自信扫得彻彻底底。而在此时,又能将文定文方他们全弄得如普通家人般的和睦,自己可以做到前者但在家人一项上,恐怕是做不到的。

    她感受着这其中的幸福,笑容之中,自然而然的,其实也有着几分妩媚在其中,倒像是《青蛇》里那白素贞一般的柔媚甜美了。

    上方虽是吵吵嚷嚷但宁毅既然说了告一段落旁人自然也不可能真缠着他非让他讲不可对于婵儿娟儿杏儿来说,他纵然亲切也总是主人,对于文定文方等人来说,宁毅纵然亲切一贯保持的气场也是强大的,在某种程度上苏家或许仅是苏老太公能够拥有更强大的压迫感,旁人便更加不可能非要让宁毅将故事说完,虽有几句说笑,随后大家还是更热衷于谈论故事里的情节,猜测起后续来。

    不一会儿,宁毅与苏文定苏文方说说笑笑的下到甲板上,见了苏檀儿,文定文方又说了几句方才离开。宁毅拿这一只茶杯,看着那边轻摇团扇的妻子,笑着走过去,苏檀儿也眯了眯眼睛:,“太可恶了,我也还想听…”

    “方才又不说。”

    “那白蛇为了报恩,喜欢了人间的男子,本着好心,法海降妖除魔,也是尽其本分,相公你说到底是谁错了?”

    ,“我若是许仙,错的自然是法海,我若是法海,那错的当然便是那许仙了。”

    “呃?怎会是许仙?”

    “我若是法海,竟然又成了亲,当然是看许仙不爽,所蜒拆散他们,至于为什么要拆散他们,当然是看上了白素贞……”

    ,“嘻”檀儿忍不住笑出来,随后微微板起脸”“相公别开这种玩笑,故事里有佛理呢。”

    宁毅耸了耸肩,不做辩驳。此时船行至一出芦苇茂密处,微微转了转弯,日光随着画舫的转向将船舷的yīn影也微微转了转,目光之中,河岸边是低缓起伏的山势,树林被暖风卷动,千万叶片晃动着,几只鸟儿与卷起的尘埃一同飞上天空。夫妻俩站在那儿看着这景sè,宁毅喝了。茶,檀儿大概也有些渴了,拿过宁毅手中的杯子也喝了一口,随后捧在手里。后责的船舱里,大概是两名掌柜的孩子自走道跑过去,口中大喊着:“大威天龙,世尊嗯藏啦啦啦啦啦”许是记不住那话,令人听了不由得发笑。

    江南河虽是人工运河,河chuáng不深,但开凿这么多年,水质其实是tǐng好的,从船上看去,河上碧bō徜徉,苏文定与苏文方两人也不知在船头看着下方的河水说笑些什么,朝这边望过来时,宁毅笑道:,“怎么?

    想清楚了?”

    苏文定撇了撇嘴:“姐夫,有辱斯文哪。”宁毅便笑起来。

    苏檀儿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问了一句,听得宁毅解释,才知道方才苏文定苏文方缠着宁毅说故事,宁毅便道到河里游泳游过他再说。

    其实他水xìng虽然还有,但来到这边之后极少有下水的机会,想来游得也不怎么样了,只是文定文方以书生自诩,自是不肯做这种不顾仪表的事情。

    苏檀儿听了,也是笑着白了宁毅一眼,随后说他有辱斯文。她探头朝水里看看,其实江南河水深平均只是两米,眼下是汛期,也涨不了许多,只要会水的,下去总是淹不死。宁毅与她一同看那水面,问道:,“你会水不?”

    苏檀儿笑了笑:,“会一些,许久没游了。”

    “有机会倒是可以下去试试……”

    宁毅喃喃自语,苏檀儿这才微微扁嘴,做出生气的样子,白了他一眼:,“相公总是胡说,妾身下去了,让人看见,相公又能光荣到哪里……”

    “咳,随便说说,以后可以自己建个池子……”

    两人为此说笑一阵,江南河由丹阳到无锡的这段航程近两百里水路都是笔直一线,除了有泥沙淤积的沼泽处,几乎完全不用转弯,都是顺水而行。不过又过了一阵,风倒是逆向吹了起来,宁毅与苏檀儿朝着东南方向望去,只见河道那边的天空中,厚厚的积雨云已经垒了起来,云的边缘犹如在天空中划出了一条黑线,那边的天空,都被云给压沉了。

    这时候船上众人都已经注意到了那雨云,苏檀儿仰着头看了一阵,婵儿也端了个盆,自船舱跑出来了,到苏檀儿身边道:“姑爷,这不会是天兵天将来捉白娘娘了吧?”

    苏檀儿揽住丫鬟的肩膀,笑着将她拥在身前:,“可能是的。”

    那掌船的老船主这时也已经到了甲板上,皱着眉仰望那片云,这老船主姓古,宁毅笑着说道:,“古叔,这看云识天气我也学会一些了,看今天这云,许是要下一场大雨了。”却是早几天那船主给众人说了些看云识天气的诀窍,这时候宁毅便拿出来活学活用。

    那老船主也哈哈笑起来:,“东家说得是,看这云势,该是有一场大雷雨了,不过这边无妨的,这等风雨中行船,其实也别有一番滋味。”

    苏檀儿道:“这江南河不会有大风浪吧?”

    ,“风浪有些,大的没有,咱们这船大,长江那段若是这等天气算是有大风浪的,也行得,海上才是真正的大风浪,这边山低些,刮得起大风,可水不深,怎样都不会有大浪的,有的人呐,便喜欢在起大风时到船上来玩,说是刺jī。哦,这边那有首诗怎么说的来着?平河七百里,沃壤二三州。坐有湖山趣,行无风浪忧。便是说这江南河呐。”

    这老人家还会吟诗,众人一时间惊奇不已,宁毅笑道:“古叔还是个雅人。文定文方,考考你们,这诗谁作的?”

    苏文定想了想,苏文方倒是立即笑着挥了挥手:,“姐夫也忒地小瞧我们了,唐朝白乐天的诗嘛。”

    白乐天,便是白居易,宁毅点头笑起来:“我坦白,其实是我忘了。”他说的是实话,这首诗从没见过。其余人也都大笑起来,没人相信。

    老船主指挥了两名船工正在降帆,视野那头,狂风卷着雨云,朝这边压过来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