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九五章 话别(上)
    从林子里出来,由于时间已是中午,大家便在陈洛元的带领下去往山麓间另一处庭院里用膳。

    看得出来,陈洛元也是酷爱美景之人,这片山林就个人产业来说占地广大,但其中美景所在也已经开发了几处。这庭院位于山林的另一侧,藏于林间,西临幽涧,正直山huā繁茂之时,周围景色怡人,宁毅看了,又不免一阵羡慕。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说的,文明越往前,财富的金字塔结构越是惊人。陈家底蕴雄厚,但比起康贤来说,仍旧不算什么,见宁毅喜欢,老人家倒是不以为然:“人不多,周围也没连起来,而且偏僻了些,不是很方便,这附近地价便宜,你若喜欢,喏,那边那片林子好像是我的,”

    “哪一片啊?,

    “那两座山都是吧,也没什么人住。没种地的,地就没用,我也不知道是哪几座,总之不少,你喜欢?送给你如何?,

    这年头,若是真正的大地主,有官场关系的,手下土地以数万亩甚至十几万亩计,这甚至还是能产生经济效益的耕地的面积。康贤手底下的产业到底有多少,宁毅自然不清楚,这东西没法打听甚至没法猜,可能他自己都不会很清楚。

    两人说上几句,宁毅自是没必要要他的土地。其实他也就是突发奇想觉得可以弄个漂亮的避暑山庄而已,不过仔细想想,这等生意在眼下倒也不算是什么稳赚的产业。皆因伺候人、让人放松的地方在江宁城中比比皆是,这世界又没什么工业污染、没什么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人们根本就没必要刻意去找什么逃避的地方,真要弄出来,认真一点不是赚不了钱,但基本上纯属折腾,宁毅心中想想,也就罢了。

    由于时间是寒食,中午大家所吃的,倒也是陈家精心准备的许多寒食节特有的点心,味道不错。下午在陈洛元拿出几样彩头的情况下十又是诗词歌赋,这时文会便变得比较正规了。宁毅未曾参与,只是在一旁看着众位青楼姑娘的表演,这比试还是颇见功底的,也算是让人饱了眼福耳福。

    一帮才子挥洒文采,没人理他,他与云竹在一旁也乐得清闲,其实宁毅原本也是做好了在必要时候写上一两首诗的准备的。曹冠这人爱惜羽毛,不轻易启衅,可以理解,柳青秋虽然看来对他颇为不爽,但其实锐气不足,会不会挑衅在两可之间,若他真要把自己拉下水,自己这边也没打算给他好脸色看了。倒是周邦彦那边,宁毅原本以为这些京师学子应该会以切磋为理由拉自己下场,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反而是猜错了,周邦彦态度和善,李师师在面对自己时表情有些复杂,但显得安静。

    于走到得最后,柳青秋也没有开口理自己,京师学子串边也没有说什么话,反倒让做好了准备的他显得有些无聊。他倒是不知道,方文扬等人原本是做好了准备要跟他切磋一番的,结果却是被李师师给暗中压住了。

    若是一般的文会也就罢了,可这次聚会原本就被濮阳逸这等有心人炒得剑拔弩张,文会之前李师师觉得比一比也无妨,但在林子里听了那两并半词作之后,心情难言,只觉得横竖比不过,哪怕仅存了以文会友之心,这等情况下,若能不比,还是不比为好了。期间再加上周邦彦的沉默,到得最后,也就成了这等局面。宁毅被晾在一边,遭了冷落,后来倒是被康贤等人唠叨一通。

    除了江宁、京师这两帮才子的比斗,整个下午的过程里,锦儿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早上的时候柳青秋挑衅于她,这时候她倒像是已经忘记。下午陪在云竹身边谈论旁人的诗作或是表演,虽然说起话来还是无拘无束,但竟让宁毅感到她似乎变得有些文静起来。

    其实宁毅在树林中与云竹聊天时,李师师与周邦彦在一边,元锦儿却也是在另一边听到了的,那时躲在草丛里听完,爬出来时也只得在心中承认:“这家伙泡妞真有一套,自己怕是要输掉了。,她知道云竹姐听了那些词作必定也是心中高兴,倒也不想出去打扰了,便让他们开开心心过一天,反正云竹姐开心才最重要。

    一天的砷间下来,写了首歪诗,名气不曾出,但心情还是挺舒畅。宁毅本是陪着云竹出来散散心,目的已经达到,其余的也就皆是浮云了。这天踏着夕阳回家,途中被李师师的马车赶上,说了几句择日一聚之类的话。

    又过得几天,直到李师师离开江宁,两人倒也没有再一次的碰头。其实李师师说那话倒是真心的,只是宁毅当成客套话,此后就算收到什么文会宴席邀请,也只做惯例当成没看到,李师师自也不可能到他家中来找他。直到李师师离开,倒也不免在惦记着“老翅几回寒暑,后的句子到底是什么。

    清明节前一天,苏檀儿陪着宁毅回老宅住了一晚,祭拜了宁家先祖,此后苏家为着清明忙忙碌碌,宁毅倒是闲了下来。待清明过后,与秦家的两兄弟也碰了一两次面,甚至与那胥小虎对打了一次,自是一败涂地。两人随后又交流切磋了一些关节技知识,这个对方倒是很感兴趣,相谈甚欢。

    胥小虎也教了他巴子拳基础的金刚八式,随后倒是说若真到临敌,不必用巴子拳或是什么其它不熟悉的拳法,他熟悉关节技,那种直接的格斗技,便用这些,其余的东西当套路学着也无所谓,从最熟悉的入手,打得多了,便什么都会了。这个与陆红提离开时说的倒也类似,只是宁毅想想自己怕也没有太多“打,的机会,虽然也学了内功,这辈子怕是终究与一流高手无缘了。

    当然,如今这副身体不过二十出头,将来舟事情,又有谁能说清楚呢。清明过后,李师师与一干京城学子离开了,秦绍和秦绍谦也先后离开江宁,日子又回到原本的节奏上,白日里讲课,看小说,做实验,与云竹聊聊天,调戏一下元锦儿,与小婵下五子棋,或是听苏檀儿说些布行中的事,道道家长里短,偶尔跟周佩周君武这两个弟子吹牛,说说科学前景“如此过了三月,进入夏天,这大概是每年里天气最为怡人的一段时间,气温适宜,不冷不热,江宁也是一片祥和,每次走在街头之上,便不由得生出所有人都找到了幸福的满足感。

    本以为四月里会动身,不过苏檀儿方才掌了大房,一时间想要放下大半到父亲那边也不容易,行程倒是耽搁了一段。宁毅能够多留一段时间,云竹自然也是高兴的,她如今与秦老一家人关系很好,两人偶尔会在秦府遇见。

    宁毅回头想想,过来这边刚刚是两年的时间。曾经的生活给他打上的某些烙印还未褪去,不过这段时日,倒真的是最为悠闲的两年了,只是前两年的这个时候秦老在秦谁河边摆棋摊,他便常常去看,河边那小茶摊如今还在,棋摊倒是摆不成了,秦老如今也在被某些人关注着,倒不禁让人心中生出山雨欲来,某些事情正要发生之感。

    关于秦老的事情,去年年底大家怕是关注得最深的,原本已经沉寂数年,由于金、辽两国之间的那些谣言,拜访者忽然便多起来。然而年关前后,金辽两国和谈的消息传来,看不清状况,关注的人便又渐渐开始少起来。大家不至于将这位老人的影响抛诸脑后,而是都选择静静观望,等待变化了。

    金辽两国,短期内或许又打不起来了。不少人都在这样想着。

    对于这些事情,老人并不开口谈论,宁毅过来几次,也只是聊天下棋,不谈局势,有时候被老人拿着他与云竹之间的关系开开玩笑,如此直到四月底的一天,天气凉爽,两人在秦家院子里下了一盘棋,云竹也来了,她从竹记提了些酒菜过来,在后院与芸娘聊天。

    “说起来,再过不久,立恒你也要去杭州了吧?,

    “嗯力,

    “五集动身有些热了。,

    “坐船过去,先到扬州,然后再下苏杭。,

    “不致晕船,倒是不错。,老人笑了笑,随后落下一子,“说起来,待立恒你回到江宁,我怕是也不住这边了,这宅子“估计是要闲置。,

    宁毅愣了愣,随后笑起来:“终究羊非久留之处,秦老在京师的府邸,该比这边更好吧?,

    “哈哈。”大概是被一句话说到了心事上,老人大笑起来,随后,倒也有几分怅然,“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八年的时间,原本也做好了在此终老的准备了。,

    “还早呢。,宁毅笑着,拈起一颗棋子在手上,过得片刻,方才抬头道:“打仗了?,

    老人家点了点头。

    “打仗了。,

    四月的下午,天云和煦,夏日的凉风拂过城市内外的树林,那叶子便簌簌而动了,声音犹如飞快翻动的书卷,然而看不到翻书人。平和的对话中,北方的天际,已经隐隐传来了血腥的气息“(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