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九一章 怪诗
    上午,春光明媚,有琵琶的声音传出来。

    踏青不算是正式的文会,因此并不存在大家端坐整场,然后组织者在台上主持,一帮文人大儒坐在前方当裁判的情况。当然,此时在这片草地间,坐席也是安排了不少的,此时在草地一旁,一位姑娘便在众人的注视中悠然起舞,舞蹈完后,一帮才子鼓掌叫好,随后大家说些话,讨论诗词方面的问题。

    “…………陈公找的真是好地方,今日天朗气清,自此远眺,可收长江胜景于眼底,我看,大家不妨以长江为题,作出几首诗词来,让状元公代为品鉴一番,如何……”

    “如此正好……”

    要在松散的条件下,维持下文会的气氛,其实倒也简单,在场一帮学子,有事没事便会写两句,此时聚集在一起,更是难掩诗xìng。当然,破题需平,一开始不用提议什么生僻的题目,以长江为题,大伙儿多少都能写出一两首诗词来。这话一出,众人便都说甚好,也有一位美人抱起乐器笑道:“小余愿为薛公子唱。”那薛公子便觉得甚有面子,赶快忙着写诗。诗词好,若对方能唱得好,自然又能增sè不少,众人的笑语之中,过不多时,便有琴声与歌声响起来。

    此时在草地间,大家倒是并未全都聚集在一起,除了这边声势比较大的一拨人外,李师师、周邦彦等人也聚集在不远处,陈洛元也在这边招呼着,笑吟吟的朝这边看,听他们唱出来的诗词,其余也有人三三两两分布在各处聊天说话的,但大都也在注视着这边的情况。

    秦绍和是混在最大的那批人当中的,他是状元公”被注意上了便跑不掉,何况对于江宁这帮才子们的学问,他也是感兴趣的,此时不妨过来凑个热闹。只是满足了鉴赏诗词的雅兴之余,偶尔到是会往一个方向望过去,自今天过来,倒是没与宁毅他们打招呼,这时候宁毅整个两个扮了男装的女孩子蹲在草地的一侧,往下面看着。

    “喔,草地有些陡啊”坡度够长,看起来很爽的样子“…”

    这是草地一侧视野最为开阔的方向,远远可以望见长江与石头城,而沿着山体往下,是一片长长的草坡,看起来稍显陡峭,超过了四十五度,属于人能够一次滚下去的那种,下方还有一片树林,看来青葱茂密,宁毅在那边听人唱了首歌”知道正戏还没开锣”于是跑过来打这片草坡的主意”反正他最主要的,还是带着云竹过来玩的。

    一名家丁见他们在这边沿,赶快出来提醒这里危险,宁毅倒是挥了挥手,让那家丁去找些工具来。随后驸马康贤也走了过来:“你这小

    子,又在干嘛了?”

    “陈公找的好地方啊”他当初当了个什么官,能够买下这么好的一片山头?”

    宁毅看弄周围,笑着问道。

    “陈洛元只是当了知县,后来皆是闲差,不过他本是以学问好而闻名的,办事上其实并不算出sè,当什么官也都差不多。”

    毅压低了声音,“三年清知府,十万雪huā银啊。”

    “哈哈,你这小子,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陈家本就是江宁的大地主,你苏家如今虽然家产丰厚,但商人之家,终究如无根之木,跟他可是比不得的。”

    宁毅耸了耸肩,随后朝一边抬了抬下巴:“我准备从这里滑下去。”

    “呃?”康贤愣了愣。

    “中间有几颗石头,不过路线我已经选好了,不会有问题,但这种〖运〗动可不适合老年人,康驸马爷,您就只能看看了。”

    “哈哈…………”康贤笑起来,“胡闹,你倒还是这般胡闹,今日群贤毕集,也不多想些风雅之事,竟要在这里校那顽童游戏,你好歹也被人称为江宁第一才子,今日人家尊师学子在这,你也不怕被人笑。”

    “有什么好笑的,踏青嘛,本身就是来玩的,若是在江边,我还想带个风筝提些烤肉来呢。”

    “倒也是。”康贤想想,“不过,你们这〖运〗动太危险,你们既然要过来玩,我可告诉你们,待会可以往山上走走,那上面有个温泉,你这游戏这么危险,人家聂姑娘怎么跟你滑下去。”

    老人说完,满脸笑容,云竹的脸sè倒是微微红了红。宁毅想想倒也是,不一会儿,家丁拿了两块木板与两根铁条来,宁毅看看那铁条,才发现不能用,这东西太硬,万一脱手插在地里,撞上去会直接把人撞个对穿,不过他在这方面倒是玩过不少次了,当下只将木板绑在了鞋上,做雪橇用。

    他在这边忙碌,那边的许多人也忍不住朝这边望了过来,李师师、

    绮兰、周邦彦、曹冠、柳青狄,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注意宁毅的状况,但大部分人多少也知道他对这些文事向来有些疏离。这种感觉其实很奇怪,江宁诸人其实有些希望看到惊世骇俗的诗词,但又有些不希望宁毅出手,这种感觉尤以曹冠、柳青狄等顶尖文人为甚,他们之中无论是谁,或许都得承认,对于宁立恒这三个字,眼下有些忌惮。

    一般的就如同曹冠这些人,诗词写得多,有佳句也有劣句,有时妙手偶尔,有时则诗作平平,他们的名气,是在一场场的文会与讨论中渐渐传开的,当然,若论代表作,最顶尖的也不过是那么几首。而宁毅平日不参与文会,他只是以几首诗词便有了名气,这固然有些剑走偏锋,可不得不承认,宁毅拿出来的那三首词,不是拿来讨论的,根本是拿来砸场子的。

    巧夺天工,摆明的传世佳作,无论是明月几时有还是青玉案还是定风bō,这种词写出来”让人看了心潮澎湃,若有文会比试,一词便定了江山。可是这种词若写了出来,旁人便没得写了”他们还怎么下笔。

    先前曾听说绮兰姑娘邀请了宁毅作诗的消息,曹冠等人其实都有些警惕,心下告诉自己要拿出最好的状态来,他与这宁立恒的水准也不见得差了太多,何况对方也不可能每次都能写出好的词作来。可是这次过来,看对方有些打算置身事外的样子,便不免舒了一口气,随后又有些恼火起来。

    而在周邦彦等人那边,则在疑huò着宁毅在干嘛,眼见他将鞋上绑上木板,随后自草坡滑了下去,那边:“哇哇哇……哇……”的声音传来,才知道他竟然在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过了好一阵,宁毅才爬了上来”他在草坡上方坐了一会儿,众人看见绮兰抱着琴过去,蹲下与他说了些话,说完之后,宁毅大概是又来了兴致,又自草坡上滑下去。

    众人顿时有些无奈”陡然听得那边传来“啊”的一声叫”绮兰抱着琴站在草坡便huā容失sè的样子,旁边两名书生打扮的男子则已经打算自草坡上爬下去,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随后听得下方喊道:“没事、没事,木板真不结实一一一,一一“许多人关心地围了过去”宁毅正从那下面上来,大概是在草坡上打了几个滚”长袍上微微有些乱,倒是没有受伤,他一只脚上的长木板却已然断了。

    这时候上来,众人笑着问他有没有事,陈洛元也已经过来,知道他身份,关心地要让他去下面庄子里换身衣衫,其实那袍子倒还干净,也就婉拒了。这时候那群人原在请秦绍和作诗,秦绍和愿以写了一首,这时候笑道:“要说诗词,倒并非我之强项了,诸位当中,比我写得好的,比比皆是,譬如立恒,便很厉害嘛。咱们在那边作诗,他倒是在这边翻跟斗,真是大煞风景,不妨罚诗三首,如何?”

    宁毅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笑道:“我才摔了一跤,你就要我写诗,打油诗要不要?”一旁云竹眼尖,看着宁毅的衣服上脱了些线,衣角上倒是破了个小口子,连忙指了出来,宁毅皱眉整理一番。秦绍和见他真是有事,便哈哈一笑,放过了他。过得片刻,忽然听得有人说道:“听说,立恒与师师姑娘,乃是童年旧识?”

    方才要看宁毅有没有出事,周围的众人已经聚集过来,李师师、周邦彦等人也与大家混在了一起,此时说说笑笑,那人说出这句话,师师微微一怔,随后笑着望了宁毅一眼,宁毅也微微皱了皱眉吗,只听又有人说道:“竟有此事?”

    这道消息大出众人意料,人群之中微微哗然,有不爽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其实方才苒片刻间,江宁的学子之中,未必没有人对李师师产生了好感,毕竟huā魁这光环实在是吸引人的,李师师样貌既好,人也亲切,先前众人写诗,她也在旁边,虽然没有亲自为谁弹唱,但在别人写出来之后,点评一番,好话却是说了的。这些人在江宁多半都有心仪的姑娘,但今日来的可是京城的第一名huā,若能得对方青睐,那实在是再有面子不过的一件事了。

    没有人有兴趣听自己喜欢的姑娘与他人多么多么有渊源,周邦彦等人,此时心底也微微有些不爽。这事情其实是于和中散播出去的,他看着周邦彦等人不爽,也知道自己诗词功底有限,而这次关系到师师的名誉,他也不希望搞砸掉,听说了小宁便是宁立恒的消息之后,他也懵了一阵子,随后却是计上心来。

    不让周邦彦他们为了师师出风头,倒不如让立恒把他们的风头全盖掉,反正大家是旧识,在他想来,立恒是肯定要帮忙的。

    于是方才一过来,于和中便与人打听宁立恒的消息,随后又故作无意地说起师师与对方的旧事来,一番炒作之后,这时便令得宁、李二人成了人群中的焦点。

    \\1\\……”,李师师想了想,低头笑道,“与妾身确是旧识没错,当初师师随着李妈妈在江宁这边学习琴曲,正好住在三莲巷口,而立恒一家人也住在三莲巷,于是那时候倒是认识了的,只是想不到当初的小

    宁成了如今的宁公子而已,也是今日相见才能确认。”

    “真有此事?怕是有好些年了吧?”感兴趣的人问道。

    宁毅点点头:“确实……是这样没错。”

    人群中又是一片哗然,柳青狄站在众人当中,原本很是不爽,但此时却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看李师师,再看看另一边的元锦儿,想到一件事,随后笑着走了出来。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当日的立恒,怕是不曾想过那时的小姑娘会变成如今的师师姑娘,名满京城吧,当初的师师姑娘,恐怕也想不到宁兄今日会誉满江宁,成为得众人称道的第一才子。宁兄与师师姑娘才貌此时俱为一时之选,如佛门所说,这便是缘分哪,依在下看来,两位此时也必定多有感慨,今日文会若要成就一段佳话,不妨便让立恒为师师姑娘赋诗一首,由师师姑娘为之唱和,不知大家觉得如何啊?”

    他早上才与云竹、锦儿吵了架,这时候算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摆明了没怀什么好意。

    宁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柳青狄也是针锋相对地望过来。锦儿则在后方不屑地撇撇嘴,这柳青狄太幼稚了,若自己真是喜欢宁毅,看见他的文采轻轻松松便能折服众人,令huā魁倾心,难免会有芥蒂,这时候,恐怕却只是让云竹姐心中不舒服而已,不过也罢,自己正好趁虚而入,抢了云竹姐的心。

    这时候若宁毅真拿出什么传世佳作来,当场折服李师师,风头便让他一个人给出来,曹冠不会爽,周邦彦等人也不会开心。但人群中更多的倒是无关切身利益的,恨不得这事情越大越好,自己做不了主角,作为参与者也沾光,柳青狄的话说完,顿时便有人应和起来,康贤也插了一脚:“老朽觉得,此事有趣。”而秦绍谦那边更是忙不迭地开始起哄了:“小两口,青梅竹马,要写,一定要写!”便连那腼腆的胥小虎也一直点头:“没错,没错。”他是武人,对这等文人聚会,还是蛮向往的,巴不得见证一次文采风流的情事。

    李师师目光晃动着,脸sè微红,并不说话,恰到好处地扮演着她的角sè,宁毅的目光在众人当中扫了几圈,云竹在他身后,却是看不到样子了,一直沉默子好半晌,他终于点点头,开\\1……

    “……好吧。”宁毅想了想,随后直接举步,朝着不远处摆放的一张书桌走了过去,抽纸,纸笔,沾了墨汁,“打油诗一首,大家别芜”

    看他此时表情,写的自然不会是打油诗,众人围在这张书桌前,有人在笑,有人则开始变得安静,草地周围,落单的人们也零零散散地围了过来,都有些在意。曹冠、周邦彦等人皱着眉头,目光安静,这场踏青会才刚刚开始,可若现在就出了什么传世佳作,接下来,恐怕也就索然无味了,所有人的光彩都会被这首诗给盖住。而李师师,则在旁边微微笑着,只是目光之中,也有些期待,这诗作与她有关,她倒也真想看看,这位已经被称为了江宁第一次才子的旧友,能写出什么诗词来。

    笔锋落下了,字还是很好的,而“…那也并非是打油诗。

    只是,众人的表情渐渐从微笑变得沉默,似乎有些难以理解,变得疑huò,再接着,逐渐变得古怪起来………,

    那纸上,一共是八年……

    “有人在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世人千万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这个……“……算是什么诗?

    …………,

    探出头来:现代诗……

    嗯,两章该有九千字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