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八六章 再会(中)
    凭心而论,今天再见宁毅,于和中还是蛮高兴的。

    前次与师师一同找到这童年旧友,他心中还有些芥蒂,主要是因为他知道师师这姑娘好心,若是见了个陌生人”也如对待他一般亲切对待,难免就有些吃味。但后来了解了小宁如今的身份与师师的态度之后,这一点点的担心自然便没了,对于这小宁的观感,也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情况。

    这次他从汴京回来江宁,表面上自然不会说是追着师师过来”只当回到幼时长大的地方来走一走。不过说实在的,他的老家也并非是在江宁”父亲为官,各处奔走”他那时候年纪不大,于江宁住的也不算太久”其实也没有什么交情深厚的朋友在这里。这次回来,除了陪着师师回忆一下过往,找找以前住过的巷子,其余的,便没有多少的事情可做”只能当成孤身来江宁游历而已,毕竟师师如今也是身不由己的状况,就算对自己亲切,实际上也不可能抽出太多时间来陪着自己,若是在京中,便是这样的偶尔陪同,也是多少达官贵人求不来的荣耀了。

    这次随着矾楼的队伍一路南下的,除了他,另外其实还有几个闲到蛋疼的公子,那追求师师追求得最为殷勤的大才子周邦彦自不待说”其余的诸如唐维延、徐东墨等三四人,要么也颇有才学,要么则是家底丰厚,有做官的亲族,因此能够一直以二世祖的态度跟来,这些人也都是最近无事”考虑到师师出了汴京,便没了那么多争风吃醋的对手,若能抓住机会将这京城第一名huā搞定了,此后回去”自然大有面子。

    手和中顶看不起这些人。周邦彦才名满京城,但其实已经三十多岁快四十了,缠着师师不放,老不修,他也已经是有官身的人,早几年任的是国子监主簿,去年犯了些事,被罢了”但据说不严重,了解内情的人说他还能被升上去的”京城晋官就是这样,起起落落。他有了些空,这次便也说要来江宁访友”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要脸。

    其余的”唐维延是如今户部shì郎唐恪唐钦叟的族侄,那徐东墨的家庭也是汴京有名的世家,这帮人要么有权有势,要么文采斐然,于和中比诗文和钱财都比不过。但他与师师的来往是旧日情谊,不用huā钱”如家人一般”这是不同的”于是觉得那帮人真像是狗,围着师师这根骨头没形象地流口水,太可耻了。

    腹诽归腹诽,大多数情况他也无法改变”师师还是要陪着那帮人虚与委蛇”她如今有了这样的名声、地位”要陪着这人、陪着那人的状况就是必然的。于和中知道师师也不想这样”因为有的时候他们在一起,他也看见师师落寞地笑着叹气:“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于大哥”师师如今这等状况,说风光或许也算,好多青楼女子,羡慕也羡慕不来,可到了往后,便是喜欢上了谁”赎身嫁人的〖自〗由恐怕也已经没了,倒还不如往年未受注意时来得自在些呢……”

    师师在京城其实少有未受注意的时候”她十四岁便被捧成了矾楼的头牌,此后的名声也是一直往上。可她话中的无奈,于和中是明白的,到了她这种身份,被京城各方势力看着”虽说青楼女子也无非是这么个无奈的身份,但许多勾心斗角、争风吃醋都围着她来,大家追求她,为名气为面子,到后来,成了执念,荣王府便有位世子说了:“李师师,我要定了。”说这类话的”讲道理的不讲道理的还有不少,她若一直在青楼,大家都捧场也就罢了”如果真喜欢上什么人”想要赎身走人,没什么地位的家伙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这类话语师师也只是说了区区一次,却是看着他说的,于和中觉得自己能明白其中的辛酸,他sī下里觉得这是他们之间独有的默契,师师那样柔弱的女子,背着那么多的心事,每天却仍然强作欢笑,即便与他在一起的时候,也只说些开心的事。她是京师第一名huā,xìng情高洁心向〖自〗由却身不由己:而他如今只是二十出头的生员,与这旧时相识间有着纯真的感情,一时间却没有办法帮她脱离苦海。瞧瞧,多像传奇话本里的那些故事,他们都在小心翼翼地努力着,总有一天会有好的结局的。

    师师的压力比自己这边要重得多”如此一想,他便愈发觉得:师师真是个好姑娘。

    这些想法只能默默地收在心底,没有人可以叙说,今次回来,他也没有什么可以拜访的人,没有人可以知道他与师师之间的亲密关系”这令得他的心事渐渐有些改变。今天这踏青会他一早过来”没什么可以打招呼的人,只是看着一拨一拨往这边赶的书生,许多还根本没有请柬,觉得他们都像是狗,不过”待见到小宁的那一瞬间,忽然觉得心头有些温暖。

    他也来了,太棒了,看他孤零零的,应该也是没有请柬过来凑热闹的一份子,没关系啊,大家是往日旧友,自己带他进去就走了,怎么能让好朋友进不去呢。

    于是他兴冲冲地就过来打招呼了。

    “几日未见,想不到宁兄也出来踏青,呃,未带家人一同过来吗?

    于和中态度热络,笑着往周围看,宁毅则在注意着那边树下吵架的事情,笑着拱了拱手:“未有家人过来,只是约了两个朋友,于兄也过来了”真是巧。”锦儿在那边看来脸sè不善,只是倒不像是落了什么下风,只是柳青秋身旁的青楼女子拧起了眉头,方才大概是这女人首先寻衅”看来是踢到铁板了。而云竹只是站在那儿,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三男一女。

    是自己人被挑衅,宁毅准备过去帮忙吵架”说几句风凉话气死柳青秋,对身边的于和中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于和中也朝那边望去之时倒是来了兴趣:“啊,那个是……叫做柳青秋的?”

    “于兄认识?”

    “呵”早几日得人介绍过,据说如今在江宁这片倒是首屈一棒的年轻文人”宁兄居然认识他?”作为京师过来的人,对于柳青秋这江宁首屈一指的身份,于和中倒也不是很在意,只是这柳青狄多半是得到了陈洛元的邀请的,若身边的小宁是与柳青秋有约,或许也有邀请,于和中便不免多看了宁毅几眼。

    宁毅摇摇头:“不是很熟。”

    他们在说话间”已经朝着那边过去。那大树下的争吵似乎也已经告一段落,柳青秋似乎还看到了走过来的宁毅”脸sè沉了沉,随后说了两句话,与几名同伴转身离开,树下的锦儿与云竹也交谈了两句”转身朝另一边走”随后,锦儿扭过头来,也就看到了宁毅,头一偏”眨了眨眼睛。

    宁毅正要打个招呼,只见锦儿腮帮一鼓,随后双手往脸上一压,舌头吐出来朝他做了个鬼脸,接着扭头与云竹说话,笑着推了云竹便走。

    另一边的树林间,柳青狄回头应该是看到了锦儿的动作,虽然隔得远了看不清表情”但仍旧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的不爽,随后停下脚步”朝着宁毅这边望过去,头一抬,远远的拱了拱手。虽是行礼”其中倨傲与挑衅的意味却是无比明显”这基本上也就是明说:“我看你不爽了。”拱完手”转身又走了。

    宁毅对这些幼稚的行径有些无奈,锦儿那边个柳青狄这边都差不多,他走到那已经没有人聚集的树下,有些无聊地一耸肩,舒了口气。于和中跟在旁边,却有些不明白方才这一幕到底怎么回事,他的注意力放在柳青秋身上,看见了柳青秋的动作,倒是没看见锦儿的鬼脸,待看到宁毅那副“全都走掉了”的无奈表情,才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小宁入赘了商贾之家,就算有些学识,这类人也是没什么人搭理的T他方才说约了柳青秋,多半是一厢情愿或者往自己脸上贴金”现在可不”人家走掉了,什么面子都不给你。不过没关系,此时此刻的于和中不会看不起他,商贾之家,又是赘婿”这身份已经很可怜了”想要往高处走的心情可以理解”不被接纳也很值得同情,作为故交,他不会看不起人的。

    于和中笑了笑:“呵呵,其实照我说,那柳青狄,其实也不怎么样,小宁,他日你去了汴京,才知道什么叫做人才济济,天下英豪聚京师,方才看起来很嚣张,可见气量、为人也不过如此……哦,对了,小宁今日,也是为着那边陈洛元所举办的聚会过来的吧?”

    远远的,被锦儿推到了视野那边的云竹也发现了他,挥了挥手”随后大概又是被锦儿缠着走人,她有些无奈地笑着做了几个手势,随后被拉得没影。宁毅笑起来:“于兄也是吧?”

    “正是,小宁可有请柬?”

    “有。”

    宁毅点点头,于和中倒是有些错愕,他原本以为这小宁是没有请柬的,随即笑道:“这请柬可不好拿。宁兄倒也有关系。”

    “呵,跟一个叫濮阳逸的认识,拿来一张。”

    “莫非是号称江宁首富濮阳家?”

    宁毅点点头,于和中也就“哦”了一声”他看宁毅一眼,神sè有些古怪”但终于没有说什么。实际上心中却是在想,小宁入赘的是商人家,因此也只能通过这种途径来拿到邀请了”商人这种事情毕竟是不太好的”自己没必要多提,免得伤了他的心。

    于是于和中很体贴地笑起来:“不过,我倒是没有请柬。”

    “嗯?”

    “便是没有请柬,今日你我同样可以进去,小宁随我来,哈哈……待会给你一个惊喜。”

    他挥挥手,转身朝前方走去,神秘而亲切地笑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