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八一章 喜欢
    清晨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还黑着,一艘画舫从小楼外的河面上驶过去,隐约的灯光。这个时候,画舫上的人应该也都已经睡了”但仔细听着,那边却还传来了轻微的乐声,也不知道是谁,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弹琴。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是更漏子的调呢,哪家的船?”

    房间里没什么灯光,自窗棂间望见浮动的光芒,聂云竹已经醒来了,穿着月白小衣打算坐起来”随后又被旁边的床伴搂住了身子,砰的躺回去”锦儿在她的肩膀上拱啊拱的,像只嗜睡的小猪。

    “唔”三更半夜不睡觉,扰人清梦……”

    “天快亮啦。”

    “天亮了都不睡,所以白天肯定会打瞌睡的。”,锦儿打了个大呵欠,闭着的眼睛没有睁开,片刻之后才咕哝道:“梧桐树,三更雨,明明是说秋天”为赋新词强说愁……”,云竹在被褥中笑起来:“人家说的是离情,称却要说时节……,或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人离开了吧。”

    “云竹姐你最近就在乎离情吧……”

    “所以才要抓住机会与他相聚啊。”

    “还真不害臊”,”锦儿咕哝着,“云竹姐你真想清楚了?人家都已经有妻子了,真的……不行的。”

    类似的话语几个月前其实就兑过不少次”云竹态度坚定,这些时日里锦儿不说,但只在行动上一直将自己隔在云竹与宁毅之间,让他们没什么进展。但老实说来就算没什么进展”两人偏也能随遇而安”弹弹琴唱唱歌聚一聚便也觉得满足了。

    云竹姐有这样的心性她是明白的,不过在以往再风流豁达的男子得了女子欢心之后,所想的不过都是登堂入室,得了女人的清白身子,在金风楼中这么多年,锦儿也是明明白白。宁毅对此能够不为所动”却也实在令锦儿有些佩服。

    最近这些天来”据说宁毅到了夏天之后将与他那妻子往苏杭一行,估计还会住上几个月的时间。察觉到能够相聚的日子不多,云竹便也更加珍惜着能与对方相会的机会。锦儿看在眼里,便也愈发觉得烦恼。她们这种身份的女子当不了有身份的男子的正妻,姑且说是命,那也认了,可在宁毅这边,却是连妾室也难当的这也就,太过分了。

    为朋为友”为冤家对头,又或者哪怕是当初在金风楼时能够为捧场的恩客,平心而论她都会欣赏宁毅这种男子。但只是在这件事上,理智告诉她云竹姐与宁毅还不如分掉呢,否则以后肯定会有很多伤心的。于走到得这个凌晨时分她还是忍不住将问题又问了出来。

    云竹笑了笑:,“人生在世能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的男子已经很不错了啊。”

    “一直都嫁不了怎么托付啊?就当今外室一样的被养着?”

    “……,锦儿,我跟你说。”,云竹想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随后又补了一每“你别笑我啊。”

    “嗯。”

    “我先前也想过一段时间”可后来有一天就觉得等到我六十岁的时候了”成了个老婆婆,我也能早早的起床”然后天还没亮,他从那边散步过来了,我还在这里等着他。那也是很好的事情啊。”

    “……”锦儿沉默下来。

    “我知道锦儿你要笑我,所以我一直没说……我有时候也觉得”也许他现在每天过来跟我说话,是因为我还长得漂亮的原因他心中未必有去这样想,可难免有这样的原因吧,有些文人才子,倒也不是全为了在女人面前出风头才写诗词,可是在漂亮的女人面前写写诗词总比在个老婆婆面前写诗词有趣。”

    云竹笑道:“也许到几十年后,他就不爱听我说话了,因为我也说不出什么有趣的事情来,可是大多数的时间里,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他愿意跟我说话,不只是因为我长得漂亮而已。锦儿,我总觉得,若生为女子,只是因为长得漂亮而得了人的喜欢,那么到你不漂亮的时候,被人厌恶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总得有其它的东西呢,就好像立恒跟你吵嘴,未必是觉得锦儿你漂亮,而是觉得锦儿你有趣啊,我大概也有其它能被喜欢的地方吧。”

    “当然有!”锦儿说道,“不过云竹姐你不用把我也说进来,我反倒觉得他一点也不有趣。臭男人!”

    “若能有十年,积累的感情自然也能到二十年,然后三十年、四十年,也许他每天从这里过去,跟我说说话就也会变成丢不掉的事情。锦儿”我觉得既然自己能有些自信,也知道立恒跟其他人不太一样”接下来大概也就能有些信心了,若是这样还不行……那时候便也只能说自己命苦了吧,不过我只想过要把自己给他这一个人,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锦儿沉默半晌,随后将云竹抱得更紧了些,两人反正都是女子”平日里睡在一起,搂搂抱抱也是常事了,只是这一下拥抱却稍稍感觉有些不同,但云竹倒也感觉不出那不同到底是什么。只是片刻之后锦儿嘟囔道:“那就给我吧,“……”

    “呵,锦儿你将来也会遇上自己想要托付的男人的。”

    “不要,我要陪着云竹姐”等到将来那个宁毅成了负心人,我们就在一起变成两个老婆婆好了。”

    “我可不想被负心呢。而且锦儿你只是没遇上喜欢的人”

    “我有啊。”

    “嗯?”

    “以前跟云竹姐你说过了啊,早几年的时候有个从汴京来的男孩子,长得好漂亮,看起来简直跟女孩子一样,不过我确定他不是女孩子啊嗯,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上了啊……不过我还是愿意陪着云竹姐你。”

    云竹将眼睛没好气地眯了起来:“,我很感动。”

    “唔,云竹姐你现在说话的样子真像那个可恶的宁毅,不过我是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如同以往的那些日子,在床上聊了一会儿云竹还是先起床了。此时客厅里其实已经亮起了灯光,锦儿的丫鬟扣儿适应了两位主人的作息,起得比她们更早一些,烧好了洗脸的热水,等着云竹起来用。

    穿好一贯朴素的衣裙,稍作打扮,云竹吹熄了灯光,随后出去了客厅那边。等待宁毅过来的时间里,她会好好的泡上一壶茶,这期间或是看看一些书揣摩一番乐谱。如同她所说的,她令人喜欢的地方,不仅是长得美丽而已。

    以往在青楼之中,揣摩与涉猎各种东西”是为了让各种各样的人喜欢上自己此时她的涉猎,目的却是从许多人变成了一个人。虽然说那个宁毅未出现之时,云竹姐也有着这些一个人独处时的爱好,但这时候,爱好之余她肯定也在更多的揣摩着宁毅到底会喜欢些什么,不能说功利但锦儿知道云竹姐就是这样在乎那个家伙。

    少女躺在被子里被温暖裹挟着觉得暖洋洋的。

    这温暖有来自于被褥,来自于云竹姐留下的体温,但也有着情绪上的,来自于方才云竹姐的说话。她觉得身体与心神都很放松可就是无法睡着。

    她觉得自己是喜欢上云竹姐了。

    以往她也是喜欢的,云竹姐很厉害当初她在金风楼中,云竹姐还未开店时她便觉得云竹姐很厉害。可以毫不犹豫地给自己脱籍,断了以往的联系,这样的云竹姐,真的是很厉害。后来她跟着云竹姐跑去卖皮蛋”当然也有着卖皮蛋很赚钱的理由。她没有那么强,凡事总还得考虑现实层面的东西。可云竹姐很厉害”虽然杨妈妈和其他人都说她很怪”但锦儿却觉得她就像太阳一样,如果自己能跟着她,也许就能变得差不多厉害,到达很了不起的地方。

    她一直喜欢云竹姐,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是在云竹姐说了这些话之后,她觉得自己更喜欢了,跟以前的喜欢有些不一样,这是更私人也更靠近的喜欢。听着她在这里说着对另一个男人的喜欢,自己竟也会觉得暖洋洋的,原本自己该为了她的“不自爱”而生气才对,可是这时候,只是觉得更喜欢了。

    现在还无法很好地分辨这种感情,可是在这温暖当中,她已经决定了。云竹姐跟宁毅那个坏蛋之间是注定没有结果的,可就算是这样也没关系,自己便把自己的感情给她吧。

    此时身在屋外的云竹并不知道房间里锦儿所下的决定,估摸着时间已经差不多,宁毅或许也起来了。她在台阶上坐了一会儿,月白的衣裙在馨黄的灯光中显得清丽,长长的裙摆罩住足上的绣鞋,时而会朝着道路的一头望一望,远远看来”犹如谪落凡尘的仙子。自与宁毅认识,每日见面之后,她的衣着依旧是往日的风格”但在打扮上,其实是要比以前更huā心思的,变得不多,只是比以往更上心了而已。

    无意之间,有什么东西滴在了手背上,凉沁沁的,她举起手背看了看,随后抬起头来。

    “下雨了……”飘落的雨丝从天而降,清明前后,本就是阴雨靠靠的季节,原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距离夏日仅有一个月的时间,雨下一个早晨,她便少了与宁毅碰面的一次机会,如此想来,不免有些失落……

    不一会儿锦儿也起来了,看看门外飘落的雨丝,竟也有些遗憾的样子:“嗯?那家伙今天没法来了么……本来还有些话要跟他说的。”

    春雨时节,往往一下便是很长一段时间”好在这次的雨到得下午便停了,第二天清晨,锦儿也随着云竹一块起了床,等到宁毅过来时”准备要跟他说些话。当然,在她看来,这个应该叫谈判。!~!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