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六九章 圆锦儿
    第一六九章圆锦儿第一更

    河漾起稀薄的雾气,天才蒙蒙亮,抵达那有着暖黄灯火的小楼时,只见两道身影正在那门口说着话,云竹转身的姿势像是要关门,随后隐约听得锦儿的声音传来:“啊,他来了来了……”

    以往就算两人斗嘴也算是斗出了一番革命谊,但往往宁毅过来,锦儿都是一脸不爽的样子,这次难得她会这么兴奋,俨然是想要炫耀些什么东西。

    方才两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在门口干嘛,此时看着云竹的样子,却似乎有些为难,她伸手哭笑不得地将锦儿往房门里推,目光朝宁毅这边望望,原本打算关门的动作也有些停了。宁毅走到近处,才闻到厨房那边一阵药味传出来,大概不是云竹的,因为此时站在门里的锦儿穿得严严实实,两层风衣将自己裹得像只熊猫,大有恨不得将被子都裹身的架势,半个身体倚在云竹肩膀,目光里有着短暂的得意,光荣地向宁毅宣布:“我生病了。”

    “呃……”宁毅愣了愣,“那干嘛站在这里……”

    “才不站在这里,我就是来拉云竹姐进去的。”裹在棉衣里的小手拉住云竹的衣服。

    过得片刻,宁毅才弄清楚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往云竹每天早都在门外等着宁毅过来,这事情让锦儿觉得颇为不爽,觉得美丽大方高雅的云竹姐像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她也抗议过几次,但是毫无效果。

    今天早云竹照顾一会儿锦儿的病情,估摸着昨天发生了那样重大的事情,宁毅今早肯定会过来,于是出来看了看,谁知道病中的锦儿便穿了衣服像个不倒翁一般摇摇晃晃地走出来。此时晨风寒冷,锦儿这样本身就已经感冒的人那里还能受得了寒,云竹一见,便推了她准备回去。

    锦儿道:“那云竹姐也要进去陪我。”她此时本身怕冷,穿着衣服将自己裹得几乎肥大了一倍,苗条的身躯就快变成圆形,但口头却自然是一副你不答应我就让自己在外面生生冻死的气势,云竹哭笑不得地点头应承,两人正回头走,却见宁毅从那边过来了,锦儿便在门口停下来,要跟宁毅炫耀一番。

    经过了长期的抗战之后,到了这次,云竹姐终于是我的了哦!

    以往两人趁着云竹不在的时候彼此斗嘴,向来都是情敌一般的立场,此时宁毅哪里会看不出对方的意思,一时间倒也有些哭笑不得。锦儿今天是从床直接起来,未有丝毫打扮,虽然平日里就算未曾打扮也是青春靓丽的美女,但这次毕竟还要加生病的因素,面容中还是有着掩不住的憔悴,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恶形恶状地向宁毅表现着自己的得意,疯婆子也似。

    云竹也是起床不久,一身朴素修长的衣裙,一头长发还未有挽起来,就那样在脑后流泻而下。她这时主要还是担心锦儿,推了她试图往里走,口中哭笑不得地说道:“好啦好啦,回去啦。”锦儿摇摇晃晃几下,终于也开始转身往里走,但她发着烧,脚下平衡能力不足,这一转身,左脚往右脚一绊,仰面朝天地摔倒在地。

    “锦儿里没事!”

    云竹被这番状况吓了一跳,宁毅也有些被吓到,但随即只见锦儿躺在地挥起手来:“没、没事……”厚厚的棉袄与一层层的衣物看起来像是粗大的炮管,里面伸出两只小手,看起来简直像是摇篮里的婴儿。

    云竹俯去试图扶她,锦儿也在地扭动几下,将身体往左边侧了侧,随后又往右边侧了侧,短手短脚在地晃动着简直像是一只肚皮朝天的乌龟。挣扎一番,竟然爬不起来。

    事实,也是因为她身在病中根本没什么力气,云竹昨天肩膀受了些伤,这时候也使不多少劲。此时在这小楼中的还有云竹与锦儿的两名丫鬟——胡桃在年前已经成了亲,但因为昨天的事情,晚还是赶了回来照顾小姐——只是通常宁毅过来与云竹碰面的时候两名丫鬟都不怎么出现几乎成了惯例,一时间她们也没能赶过来帮忙。待到锦儿如乌龟一般的在地挣扎了几次没能爬起来,她与云竹一时间都变得有些尴尬,宁毅则是愕然半晌,随后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云竹没好气地白他一眼:“笑什么呢,还不来帮忙。”

    “这个,男女授受不亲……”

    “不要他帮,死也不要他帮!”锦儿此时看来短短的四肢在地一摊,脑袋一偏,气愤地说道。她的脑袋也是裹在斗篷里,此时露出一张气愤的小脸,看来像个赌气的小女孩。

    宁毅笑着将话语继续下去:“不过,看她这么抗拒的样子,我忽然就觉得有了帮的价值了……”

    “少瞎说了,快点来帮忙啦,我没什么力气。”

    “不许碰我、不许碰我,我就不起来,我就喜欢躺着……”

    “别胡闹,地凉,快点起来回房。”

    “不要他碰,我元锦儿清白之躯……”

    “清白你妹啊,你现在就是个圆的,这么厚的衣服,什么都碰不到,都不知道你到底穿了多少……”

    宁毅笑着试图将她从地扶起来,若在平素,元锦儿与宁毅之间其实也比较懂得点到为止,大概也就顺着起来了。这时候人在病中,心情自是不同,想着方才像是乌龟一样倒在地起不来被他看到,这时候堵着气挣扎一番,就是不肯站直,宁毅肩一耸,顺手将她打横了抱起来。

    以锦儿如今的装扮,抱得比较困难,原因在于对方不怎么配合,不过宁毅此时力气大,倒也是一力降十会,无论如何总不至于让对方摔下去。锦儿衣服穿得这么厚,腰啊屁股啊大腿啊基本都没什么分别,宁毅基本感受不出来,锦儿自己估计也感受不到,她伸手往宁毅脸挥了一下,最终那只显得很笨拙又很短的手只碰到了宁毅的肩膀。

    “再不放开我我抓瞎你的眼睛哦。”

    “有种就抓过来啊。”

    “锦儿你别闹了。”

    如此折腾一番,一路将锦儿送回卧室——原本锦儿是与云竹同床睡的,但昨天感冒,此时便被安排在了客房里。进门之后,云竹回头去拿热水,宁毅将她放在床,顺手拉张被子将她盖住,虽然脚还穿着鞋子,但宁毅终究是不方便替她脱掉了。躺在那里的锦儿俨然被过了一遍,目光不爽:“我穿这么多你还给我盖被子,你想要热死我啊!我动不了你就想谋杀我对不对?”

    “刚盖有什么热的,懒得理你,云竹马就过来,到时候让她帮你脱掉衣服。真不知道你干嘛要穿这么多……”

    “那要是风寒加重怎么办……”

    锦儿嘟囔一声,此时医疗条件比较也是有限,虽然风寒感冒这些病还算是有了比较靠谱的治疗方法,但往往因为这种病情死掉的人也不是没有,她的心中毕竟还是害怕的。

    这片刻间,云竹还在外面没有进来,却见锦儿说完话,脸色微微变了变,臃肿的身体又开始试图往旁边翻滚,只是侧一子又倒回去。宁毅皱起眉头,走过去将她的半身往床沿拉出来:“怎么了?”

    锦儿“唔”的伸手捂住了嘴,宁毅这才明白,将放在一旁应该是用作痰盂的陶罐拿了过来,让她哇啦哇啦地往里吐,大概因为昨天已经吐过,此时能吐出来的东西倒也不多了。宁毅伸手在她背后拍了拍,此时为了让她趴在床沿,宁毅也是侧身坐在了那儿,笑道:“几个月了?”

    锦儿这才稍稍吐完缓过神来,听他这样说,脸一翻:“走开,不许碰我!”

    “不拉着你你就直接栽下去了。”宁毅没好气地将她拉回床,随后去一旁脸盆架边拧了脸帕替她擦了擦嘴角,待到云竹过来,才将锦儿交给了她,转身出门。关门时看见锦儿对这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大抵又是在云竹面前告他的黑状。

    过了许久,云竹方才从房间里出来,打开门时,只见锦儿躺在床让被褥蒙得严严实实的,云竹替她脱了衣服,那身体便褪去了方才的臃肿,小脸自被褥里露出来,云竹应该是方才替她擦洗过,红扑扑的,看来已经睡着了。

    “每次过来,就知道跟锦儿斗嘴,她像个孩子,你也像啊……”此时天色已然大亮,云竹端了茶水过来,语气微嗔。

    宁毅笑道:“有童心是好事……对了,你的肩膀怎么样了?”

    “使不大力,不过没事了,你呢?”

    “都好。对了,你跟锦儿,最近一段时间,最好还是不要出门去竹记,那几个跑掉的刺客会回来找你们的可能性不大,但终究还是小心些才好,或者今天下午我与陆阿贵他们商量一下,另外给你们找个地方住住。”

    云竹喝一口茶,望着他点了点头:“嗯。”

    大概又聊了一阵昨天的事情,聊了聊秦老,宁毅方才从小楼离开,东方天际,阳光已经出来了,晨曦万丈。

    宁毅没有注意到的是,自他从小楼进去、出来的这个过程里,一直有两双眼睛,在朝着小楼的方向望过来。不远处的树林里,一辆马车静静地停在那里,有两名捕头一直在这里守着,两人一人姓陈、一人姓徐,他们是衙门里的正副捕头,这次正好碰了辽人刺杀的案子,任务压下来,几个班子如今都在江宁城里忙碌。

    这里不算是他们重点蹲守的地区,毕竟辽人会报复这两个据说参与到了昨天打斗中的姑娘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但她们应该也有些背景,面安排下来任务,要求一定保护她们周全。昨晚这里原本是由陈、徐二人的手下在守着,他们到了早才过来算是替手下稍微代个班,不过,在这片刻的时间里,倒也是发现了这等有意思的事情。R

    【……第一六九章圆锦儿第一……】!!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