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六四章 意外之事
    “……平日里在王府,早听说立恒才名,可惜上次聚会立恒未曾参加,一直无缘得见,在下甚为遗憾今日一见,才知立恒少年俊才,果真名不虚传。我与张老本欲去东集看一方上好端砚,不知立恒与小郡主欲去往何处……”

    “只是郡主年将及笄,如此在外走动,总是有些不妥的……”

    此时才是二月初,锦儿店开了没几天,生意颇为火爆。但总算已是午饭过后的时间,二楼的包间还有剩余,宁毅与周佩、宋千,张、李二人一同过来时,下方大堂显得颇为热闹,倒不知云竹与锦儿在不在,由于领了外人,宁毅自也没必要找她们,在二楼之上弄个房间坐下,喝茶交谈。

    这房间布置精美,原本所占位置也不错,推开后方窗户便能饱览秦淮美景,只是此时天气尚寒,窗户却不能开了。几棵盆栽摆放在周围,墙上几幅墨画诗稿,极有书香氛围。待到几人在房中坐下,店铺中的女侍奉上茶点,张李二人也就开了口。

    那身材微胖的李桐笑容和睦,两人之中,基本是扮个红脸,态度热络地稳住宁毅。张瑞的身份地位则摆在那里,他年纪也大,直接皱着眉头对宁毅提出了质疑。实际上这两人心中对此未必没有羡慕嫉妒恨,那李桐虽有才名,但进王府几年间,与周佩、周君武并没有太多交集,张瑞在王府之中却教过两姐弟一些东西,有着师徒名分,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宁毅这样让两姐弟去某某书院听课,据说时常还带着他们这里走那里走,这种关系,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周佩是思想独立的姑娘,若在往日,多半得对张瑞那“郡主年将及笄,如此在外走动有些不妥”的言论生些闷气,但今天这事有些不同。

    上午才与宁毅较过劲,自己在旁边哭的事情还被看到,这时候两位夫子摆明是要来砸师父的场子的,小周佩心中暗爽不已,对于老夫子说自己没有出门自由的事情也毫不介怀。她肚子本就有些饿,这时候更是食欲大增,拿了糕点坐在旁边啃,做尊师重道听从教诲的乖宝宝状,恨不能用力点头一番,另一方面,心中又在期待着宁毅拿些什么歪理来驳倒两位夫子。当然,这时候彼此的话题还在酝酿,宁毅也就笑着回答是要去一趟驸马府送些东西,因此带着周佩顺道过去。

    李桐笑着点头:“驸马府……可是明公府上么?听说立恒与明公颇有交情?”

    “算是棋友。”

    “想必立恒棋力颇高,正好在下也有些心得,他日有瑕,倒可约个时间,手谈一局。”

    李桐这边说着客套话,张瑞却朝着房间一角看了几眼:“立恒要送去明公府上的,莫非便是那些东西?”

    宁毅看他一眼:“张老认识?”

    “这怕是军中的突火枪吧,不知立恒是从何处得来?”

    张瑞皱着眉头,宁毅大概解释一番。这几把突火枪本就是他找康贤弄来研究的,突火枪技术含量并不高,如今大都已经弄懂,留在小院子里太多也没什么用,其中还有两把已经坏掉的1751)康贤在暗地里的势力虽然也大,但这突火枪毕竟是军中之物,宁毅觉得还是还些回去让6阿贵报备一番比较好,于是拿了准备送去。

    此时大家已经说了些话,话题忽然转到枪上去,周佩嚼着糕点,左顾右盼有些迷惑。原本话题该往文采诗词上引才对,三个人在这里比斗一番,先挑衅,然后两夫子文斗宁立恒,行酒令、写诗歌、做文章,之后引为佳话才是她心中期待的展。

    这时候听得张、李二人说了些有关康贤的琐碎事情,那张瑞道:“那突火枪我也曾见过几次,此等物件,实是令人生厌,置于军中,也有如鸡肋,奇巧淫技,有害无益。立恒对这些事情感兴趣,老朽也曾听过几次,这等事情,实在不妥。立恒当专心学问,将心思放在有益之事上才是,否则,怕是难免自误。”

    仿佛咚的一下,周佩的眼睛睁成了圆形,她将糕饼双手拿着,屁股往后挪了挪,正籍危坐,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注意宁毅与对方的神情。抿着嘴唇,看起来像只兔子,等待着宁毅这边的反驳,却见宁毅笑了笑,一拱手:“张老说的是。”

    没点起火来,兔子的耳朵耷拉了下来。她以往也听康贤说过宁毅的性子,自己这师父从来就是那种可以为一件事情彬彬有礼地道一百次歉、点一千次头,行动上却绝对不改的人。今天若是秦爷爷或者驸马爷爷在这,他或许会拿出诚意来与人议论一番,但眼前两人显然引不起他的战斗欲,竟然就这样顺水推舟地点了头。

    不过,宁毅肯退让,那边却未必肯放,张瑞摇了摇头:“立恒年轻气盛,对老朽所言,或许有些不以为然。但老朽所指,实际却不在这火器本身之上。如今这火器,在老朽看来,不过射时声音甚大,可以吓人而已,它射程不及弓箭,准头也是极低,每次射之间,装填极其麻烦,每放得几,便可能爆炸伤及自己,又不能在雨天使用。唯一的好处,不过因为它是火药射,即便是孩童老叟,对准了方向,便也能用上一用罢了,但……这也是最大的坏处。”

    这老人虽然摆明了踢馆的态度,但也并非草包,对这火枪,竟是十分了解:“将一孩童便能用的武器置于军中,有何益处?如今我武朝军士所缺的,从来便不是这些稀奇古怪的物件,而是军心士气,想那女真一族以少胜多也能将辽军打得大败,我武朝军士见了辽人,却是望风而溃,人与人,莫非真差了这么多?我也见过女真人,也不是什么三头六臂,如今我武朝军人,贪生怕死,只知享乐,只能苛责严训,唤醒其骨气血气方有制胜之望。他们如今便训练懒散,刀不能挥,弓不能开,非是没有力气,而是没有胆量血性,若将这些东西置于军中,只能令军队更加无用,便是这火器威力增加一倍,也是有害无益!”

    “是这个道理。”宁毅点了点头,这次倒并非敷衍,对方说的一些话,他确实也是赞成的。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些奇巧淫技,只能让人懒散堕落,先贤所言,皆是至理。听闻立恒对这些事情感兴趣,本是年少之人,原也无碍但如今立恒为人师表,听闻竟让小王爷也去学习这些,这未免便有些过了……”

    张瑞与周佩周君武有师徒名分,虽然不是非常亲近,但也知道最近小王爷忽然喜欢什么格物之学,这说法骗一般人或许可以,在这些老人家眼里,却是实实在在的奇巧淫技,工匠之学老人将话锋一转,终于转到了这件事上,那李桐却不清楚,皱着眉头:“以立恒才学,当不致如此吧,不知张老到底是指……”

    房间里的气氛,此时终于变得古怪起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却称得上是终于进入了正题。周佩将糕点放在嘴边咬一口,皱着眉头望望宁毅,觉得这事情棘手了。若过段时间王府真传出张老头训斥宁立恒的段子,她也会觉得没有面子,这时候担忧着宁毅该用怎样的言语来辩驳。

    那边张瑞、李桐正你一眼我一语地说着,忽然有人敲起门来,片刻,一名围了面纱的女子托了茶盘进来,却并非是酒楼中的下人,女子身形极美,面纱后目光灵动,看来至少是酒楼中的管事之类的人物,笑着说了几句客套话,又添了茶水糕点,方才转身出去。李桐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这女子的身形了呆,一时间忘了批判宁毅,周佩却是认了出来,在竹记总点她是见过的,这是名叫元锦儿的花魁,她已经脱了籍,与师父是认识的。

    果然,女子出去之后,宁毅也笑着站了起来:“两位先聊,我出去一下。”

    打过这个招呼,宁毅离开房间,果然,不远处的廊道边,元锦儿便在鬼鬼祟祟地朝这边看着。她以往来这边指挥工人做事什么的,不介意自己的容貌被人看去,此时把自己当成锦儿店的老板,倒变得矜持起来,将脸蒙在纱巾后面维持神秘感。宁毅过去时,她道:“最近可忙呢,你怎么过来了?”

    “路过,云竹呢?”

    “云竹姐方才在上面,现在我可也找不到了,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被人叫了出去。我听小敏说你好像过来了,所以来看看,跟你来的,除了那个小姑娘,其他的是什么人啊?”

    “抬杠的大才子。”

    “才子?”锦儿眨了眨眼睛。宁毅点头:“很有名气的。”

    “难怪……那个胖子我好像见过……”

    说话之间,从一楼大厅里传来嘈杂的声音,也有表演的琴音混杂在这声音里。锦儿大概也有些什么事,自二楼朝街道开的窗户往外看了好几次,宁毅便也探头看了一眼,无非是行人来往的街道:“看什么呢?”

    “呃……没事,不关你事,你去跟那两个才子抬杠吧。”她想了想,轻哼一声,“老实说,你们这些臭男人比斗的时候没有女人在就不好玩,终究是在女人面前显摆。要不然待会叫个人进去看你们唇枪舌剑?燕翠楼的两个姐姐今天在这里,是美人哦。你总不会希望云竹姐去作陪,虽然她一定顾着偏袒你……”

    男人就为了在女人面前显摆,元锦儿这随口的几句话还真是一针见血。其实今天这事没什么可辩的,张瑞这些人有着自己的逻辑体系,千锤百炼无懈可击。要说在技术上产生质变后的影响什么的,如果是秦老这种人,大家认识得也有些久了,或许会认真思考一番,这些人却不会。

    即便双方再诚恳,都毫无说服彼此的可能,这种事情,就没什么诚恳的意义了。宁毅倒是打算回去之后罗列一番有关奇巧淫技的翔实数据把那两人忽悠一番,横竖也是闲着无聊。

    他下楼上了个茅房洗手再上来,数据也已经在脑海里罗列完毕,才刚刚进入二楼的走廊,无意间,却生了一件事情。

    后方喧闹的声音混杂着音乐传来,宁毅正朝房间那边走着,脚步声从后方奔来,然后将他的肩膀推了一下。

    竹记二店的店面宽敞,走廊也并不狭窄,那人要将宁毅推一下,显然因为心情很急,宁毅对这事倒是并不介意。那人是一名身材魁梧高大的汉子,看装扮该是来自北方,直接进了侧前方开着门的一间房间。

    “就是那人了……”

    那汉子是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宁毅走过去时,有人也正关上了房门,里面几句交谈声隐约传出来,宁毅倒并未非常在意,他看着前方廊道的转角,此时已经没有了元锦儿的身影,看她今天似乎有心情的样子,倒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正如此想着,他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片刻,手指在身侧敲打了两下。

    自学了6红提教的那二流内功之后,身体素质毕竟增强许多,耳力也好了些,方才走过时,似乎隐约听见了“那秦嗣源身边……护卫……”之类的句子,却是无法确定,这时候退后两步,凝神听去,隐隐约约听见些残句。

    “……确定要做?”

    “……正好有机会……”

    “……太仓促……”

    “先看好,做完之后,立刻出城……”

    怎么回事?

    那房间里有人嗓门大些,倒也听得清些,但一时间尚无法勾勒出全貌来,里面的人又交谈了几句,宁毅举步朝前走,随后那门也打开了,里面出来的人应该是朝他看了一眼,然后才朝廊道出口过去,宁毅回头看时,却见一人身材高瘦,穿一身动物绒毛的大衣,另一人看来却像是一名贵公子,两人的步伐都相当稳健。

    宁毅想想,也回头走了过去。

    出了廊道,是一排接着楼梯的平台,便能看见大厅中的情况,房间里走出来的两人便站在这里往下看。大厅之中这时候热闹稍减,从燕翠楼请来的姑娘正在舞台上表演。宁毅站到那两人旁边,朝下方看了一眼,随后向旁边招招手,叫来一名小二,问过了舞台上表演的姑娘名字,再不多看,转身离开。

    大厅一侧的一张桌前,聂云竹陪着秦老正在那儿与店小二说话,桌上还没有东西,显是秦老才刚刚过来,坐下不久。早几天在秦老那边便听老人家说过,竹记二店开张之后,有空了他是要过来看看的。

    旁边那两人方才注视的,也正是这个方向。

    房间里张瑞正在与周佩说着话。对于方才宁毅的离开,张瑞与李桐的解释该是宁毅落荒而逃了,周佩心中却知道不是这样,宁毅与元锦儿离开,让她心中的八卦欲熊熊燃烧起来,恨不能追出去偷看一下。毕竟一个是第一才子,一个人曾经的青楼四大行,说不定真有什么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只是她一方面不太喜欢宁毅丢面子,另一方面对于早上的事情还有些赌气,也就没有跟着出去,只等着宁毅回来扳回一城——对于师父能扳回一城这个没什么可怀疑的,只是不知道用什么理论而已。

    张瑞对于方才针对宁毅说的一些言论讲得正开心,也便对周佩做出谆谆教导的样子,主要是为了让这聪明的小郡主能迷途知返,认识到谁才是更好的师父,李桐则在想着待会宁毅过来,该是无话可说了。只是这事情也有些奇怪,一向才子之间互争一口气,旁人若说自己错了,这边是决不能承认的,但今天那宁毅没火气,就笑着几句“你说的有道理”,实在也让人难受,待会他来了,得说得再严重些才行。往后传出去,必定要让人认识到这宁立恒丢了面子。他随后又想起这店铺名叫锦儿店,以及那看来很像元锦儿的女人,一时间,将心思放在了上面。

    不久,房门终于打开,宁毅走了回来,先却是向坐在一旁俨然隐身人的王府侍卫宋千轻声说了几句话,那宋千皱起眉头,神情严肃地出去了,宁毅朝这边过来。李桐笑道:“立恒,方才我与张老又聊了一阵,有些想法……”

    那张瑞皱着眉头:“倒也不止是想法了,立恒,我确是觉得,此事颇为严重,事关小王爷将来,不可轻忽。你这几日,终究要有个说法才好。否则不仅将在王府之中传开,老朽也将向王爷谏言,此事倒并非针对于你,然则……然则……”

    老人话没说完,眨了眨眼睛,李桐也将眼睛瞪圆了,一旁的周佩正缩着脑袋啃糕点,嘴巴张着一时间没能咬下去。宁毅此时并没有回答两人的说话,他回头望了望房门,却从房间角落拿起了那包了五把突火枪的长包袱。他将包袱放在桌上,解开看了看,抄起一把枪,解开一只小小的火药包,将火药往枪管里倒,拿根长铁钎捅了捅,开始填弹。

    此时宁毅站在那儿进行手上的工作,于那无聊的辩论已然没了兴趣,圆桌对面张瑞跟李桐都在坐着,不知道这家伙要干嘛。宁毅装填了一把枪,想想又去装填另一把,目光扫过两人面上时,还冲着他们善意地笑了笑,眼角却是往门口那边瞥过去。当然,眼下的张瑞与李桐两人,是没办法注意到这样的动作了。

    “你……你……”李桐咽了一口口水,“君、君子动口不动手……”结结巴巴地说完这句,也没办法再说下去了,哪有这样辩论的,因为说他奇巧淫技没用就要把自己两个人给崩掉……

    宁毅取出了身上的一根火折子,打开在手上晃动几下,吹燃了,随后再盖上收起来,然后将两把装填好的突火枪包好,以随时可以抽出来的姿态背起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外面有些事情,你们在里面坐会儿……也许是搞错了……”他想了想,又道,“希望是搞错了……”

    感觉总之是通了,希望能越来越快……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