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六〇章 清晨
    第一六〇章清晨

    天尚未亮,灯光之中,感觉闹哄哄的卧室。

    “……那消息传过来后,这几日里到处都是吵吵嚷嚷的,特别是那些读书的学子啊,闹得厉害呢……”

    裹着被子,苏檀儿自床上支起身子,伸出手来为相公整理一下衣衫。时间还未出正月,外面犹然天寒地冻,房间在昨晚虽然烧得暖和,此时毕竟降了些温度,苏檀儿只是穿了件小衣,露出被子一阵,便又钻了回去,只露出头来与宁毅说些话。

    她虽然已经是大商铺的掌舵人,在各种生意之中经营数年,但到去年年尾方才与夫君同房,平日里固然落落大方,在家中裹着被子与相公说话的此刻倒是犹显青涩可人,也是这个时代如此,纵然苏檀儿已经在商场经历许多的事情,但在闺房之中,犹然显得与少女一般。

    此时宁毅起床,婵儿与娟儿也端了水盆脸帕进来,苏檀儿的闺房本来不是挺大,年前宁毅的东西全搬了进来,后来虽然整理一番,这时候四个人在其中的感觉还是有些挤了,只是苏檀儿于这些事情并不讲究,新房建好之前只说这样反倒温暖。温暖倒的确是挺温暖的,宁毅接过小婵递来的脸帕,坐在床沿说几句闲话。

    “书院那边这几天也在讨论这些事,大家觉得有些慌而已,生怕金国跟辽国打不起来,也有些人说,是金国力小势薄,虽胜了几仗,但终究还是怕了辽国,也说我们武朝不够主动,若能更主动一些,估计金国也会坚决起来了……呵,这些人倒也是蛮有想法的……”

    “昨天在布庄里听齐家的夫子说起来,庆园的仲衡公他们想要号召一批名士上书官府呢,还来向我打听相公的意思……”

    “昨天倒是有两个老夫子来书院找我……我又算是什么名士了。”

    “相公可是江宁的第一才子,他们来找相公也是正常。相公答应了吗?”

    “崇华叔帮着说话,想出风头,我答应到时候签个名,反正也是个噱头,没什么用的。”

    “众志成城呢。”

    “呵,倒也未必真有多众……”

    几人在卧室里走动着,宁毅拿着脸帕去洗,小婵想要伸手接过,被宁毅挥挥手拒绝了,小丫头便扁了扁嘴,俨然被宁毅抢去了自己的工作一般。

    由于前一年金国与辽国剑拔弩张的信息在武朝已经酝酿许久,这时候两国和谈的消息传来,民间顿时一阵失落,不少学人士子都觉得可惜。有的人觉得武朝应当主动出兵,抓住时机联合金国,总之是讨论得挺热烈的,宁毅、苏檀儿这边也受到些波及,拿回来当起床时的谈资。

    “妾身倒觉得晚点打起来也好。”

    “家里跟辽国也有生意?”

    “嗯,总有一些的,不过倒也不是为这个了……”苏檀儿在被褥中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只是乌家那边的生意刚刚接手,还没定下来呢,若是现在就打起仗来,恐怕容易出变故……当然,我也就是说说……”

    她说着这个,房间那边整理着衣柜的娟儿忽然笑了出来:“说到乌家,姑爷,小姐,乌家现在,估计要被气死了吧?”

    这丫头平日乖巧安静,偶尔有些腹黑,这时候说了这话,忽然间整个房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宁毅、苏檀儿、婵儿……宁毅当初威胁乌家,原本就是借着要打仗了的大势,最后把乌家吓得不敢拿全家性命来冒险。此时才出年关不久,乌、苏两家也已经交接完毕,旁人只以为乌家壮士断腕、弃车保帅,若是知道具体内情,怕是真得笑死。

    正是清晨,油灯在房间里渲染出暖黄的光,一屋子人笑得倒也不甚大声,却也真是暖洋洋的,不一会儿,苏檀儿倒是提起了其它事情:“相公若是无事,今年夏天咱们一家人到处走走如何?”

    “夏天?”

    “嗯,过几个月,春季蚕丝收完之后,往苏州、杭州那边走一趟,一路游览。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家中在这几个地方也有些产业,到天热的时候,也正好可以过去避暑。”

    “也好。”

    “那妾身便开始安排了。”

    宁毅点头答应,苏檀儿也就高兴起来。实际上此时才一月末,若是夏季出游,原不必此时就开始打算,不过苏檀儿其实也有些自己的事情,以往她掌管大房产业,每年都会出去一趟,初时是随着父亲,后来便是自己带上家丁护卫,这也是为了熟悉各地产业的具体情况,免得到时候真接手生意时,还只是呆在家里闭门造车。

    当初她与宁毅成亲时离家,也是因为之前就有了出门远行的经验。此时自然与那时不同,今年她已经接了整个大房,原本不该到处乱跑,但是与宁毅的关系已经有了如今这样的进展,苏檀儿的心中,一方面重视家中的生意,一方面也是想把这段婚姻经营好,将来是打算做个贤妻良母的,为此甚至觉得少一些生意场上的锱铢必较也是心甘情愿。却是想要假公济私一番,按照往年“惯例”一块出去游玩一番。

    另外则是一些比较深层复杂的原因,去年对付乌家的那一手,她与夫君宁毅玩得漂亮,大大的打出了名声,也稳定了她在苏家的地位。但父亲伤愈之后,实际上对大房还是有着足够的掌控权的。苏檀儿学着父亲的风格,兼且又是女子,于各方面的细微操作极其熟练,但真要说到老成持重,与父亲相比或许还有一定的距离。

    苏伯庸虽然瘫痪,但毕竟年纪还不算老,脑子也清醒,席君煜的事情暴露之后,也是他下令找了百刀盟,几乎将对方赶尽杀绝。老人家的狠辣、威信,在大房之中,终究还是不可替代的一些东西,苏檀儿的地位已经如今已经确定,无法动摇,但接下来的数年之内,可以想见,依然还得父亲为她护航一段时间。

    苏檀儿与苏伯庸之间虽然在亲情上有一定隔阂,但于权力的传承间却没有太多芥蒂,要苏伯庸将所有权力交出来,这个问题不大,但苏檀儿此时未必全部接得住。内部自然是有默契的,可到了外部,一方面苏伯庸于大房有掌控权,另一方面老太公又宣布了苏檀儿接大房的事宜,外人看来,便难免产生一些分歧。由于这些因素,苏檀儿便首先做出了选择。

    在对付乌家的大胜利之后,停下脚步,收敛锋芒做休整,先将这次的结果尽量消化,不出乱子再说。另一方面,作为苏檀儿个人的风头已经出够了,她才二十岁,这时候不必心急火燎地往前走,仍然要将父亲放在前头,而且当她的形象淡化,旁人就会看见整个苏家,不仅仅是大房,二房三房其实也有利益可占,这个时候,她已经不需要局限于区区大房来想事情,可以开始考虑给二房三房匀出利益来了,总有些人会记得自己的漂亮手段的。另外北方打仗,她也在想着要将各种生意的重心往东南方向转,苏州杭州正是最发达的一片区域,必然是未来的重中之重,她在江宁突出苏家的形象,自己则可以到苏杭观察一番,也是数全齐美了。

    当然,这些事情是无需提起太多的,她心中想好,也就只记着这是与相公出门远行便是,自己可是做了大牺牲的呢。先前还在床上躺着不想起来,此时便穿了衣裙起身,准备开始提前为夏天的出行规划一番了。婵儿与娟儿也是喜欢出去玩的,一面伺候着小姐穿衣洗脸,一面与她轻声商议着。

    宁毅则与她们招呼一声,推开门准备出去晨锻了,天刚蒙蒙亮,积雪堆在院子里,几个雪人在庭院间勾勒出隐约的轮廓,宁毅在屋檐下做了几个舒展的动作,那边临时搭建的小厨房中,杏儿正坐在那边烧着火,从那边探出头来:“姑爷起身啦。”

    晨风寒冷,鸡犬相闻之中,整个苏家大院,也已经渐渐的醒来了。

    “那竹记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将将到了清晨,秦淮河畔的街头上已经热闹了起来,航船在冷冽的空气中驶过江面,街道上行人车马、贩夫走卒,已然开始将一天的热闹与熙攘渲染了起来。名叫聚宾楼的酒楼门口,一辆马车停在了那儿,从车上下来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这人下巴稍微有些尖,一身贵气的员外服,背后插了一把折扇。老实说这年月里带扇子是一件很b的事情,但他从背后取出来,还打开在冻耳的晨风中扇了几下,此时正皱眉望着道路对面临河的那栋漂亮的酒楼。

    这尖下巴看穿着有些像是富家员外,看摇扇子有些像是文人士子,看他在这种天气摇扇子有些像是傻瓜,看样貌精神则与街头的泼皮无赖有几分相似了。他背后的聚宾楼此时原本关着门,里面亮着灯光大概是在做开门前的准备,四不像的尖下巴来了之后,门便打开了,一名掌柜赶快从里面迎了出来:“陈四爷,您来了,这么早?”

    “早什么早?刚从燕翠楼那边出来呢,正准备回家补个觉,路过这边……这什么竹记锦儿店,这不虎口夺食吗?谁开的?什么来头啊?”

    那掌柜的愣了愣,随后行了一礼:“回四爷的话,之前有竹记的掌柜的来送过拜帖,那边掌柜的姓林,是个老头,不过背后的东家似乎是两个女的,每天看见她们过来,没听说有什么来头……哦,倒是听说是两个自青楼从良的姑娘。”

    “从良?”那陈四笑了起来,“你唬我……哪有什么姑娘会从良的。”

    他望着那酒楼又看了几眼,阴沉下了脸色,摇摇头:“这酒楼开在这里不行,抢生意,摆明跟我们陈家过不去嘛……让她们搬走。”R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