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五九章 展望
    第一五九章展望

    宁毅是下午闲逛时与云竹、锦儿两人遇上的。最近一段时间过年,竹记分店的施工也稍稍停了一阵,但眼看元夕将至,工作又得开始,宁毅也算是忙碌了一阵子了,有了空也就被拉着过来看看,而云竹在半途中又有些进货的事情要顺便与人知会几句,于是分店这边,便由锦儿陪着先过来。

    其实装潢到眼下,店铺的风格基本已经成型,需要宁毅来决定的事情也已经不多了。至于店铺的名字是叫二店还是锦儿店,宁毅倒也并不介意。此时这酒楼临河而建,许多窗户也没有装好,当风口的一侧甚至还积了些飘进来的雪,好在两人穿得都多,宁毅的二流功夫已有小成——至少他自己感觉是这样,而元锦儿向来活泼,前不久自吹可以在大雪天下河洗澡,倒也不至于觉得冷,这时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等到这边店好之后呢,我决定亲自上台表演三天,聚聚人气。”

    “很久没表演,人都生锈了吧。”

    “滚,我只在云竹姐面前表演……呃,你觉得怎么样?”

    “我都没看见过,肯定很差。”

    “我说我上台表演。”

    “……你自己清楚的,少添了。”

    虽然看来彼此情不合,但在许多大事上锦儿倒还是蛮佩服宁毅的,她对于这挂了自己名字的店铺自然寄予厚望,说着想要上台表演聚人气,但宁毅这样说,她也就撇了撇嘴,不再提起。

    “那就只能找以前的姐妹了,很花钱的呢。”锦儿拖着凳子在大厅里找个避风口坐下,她人缘不错,在替竹记找关系的事情上起了大作用,但其实对钱的概念不是很立体,有时候云竹算账,她跟在一旁看,总是为着支出生气,小气得不得了。

    “可以打出名气,又不用陪我这样的臭男人,双赢嘛。”宁毅将几张凳子放到圆桌上,清理出空间,笑着说道,“而且呢,以后竹记真的做大了,可以自己培养一批表演者。”

    “培养……”锦儿眨了眨眼睛,小声道,“你想开青楼?”

    “你思想怎么这么宁毅瞪她一眼,“以后……等到竹记的规模变得很大的时候,可以自己培养一些nv孩子,甚至男的也行,各种各样可以教可以学的东西,组个班子,从戏曲歌艺到戏法杂耍,都可以做起来,反正外面吃不上饭的孩子也很多,算是做点好事,解决一下剩余劳动力问题。”

    听着宁毅的计划和展望,锦儿愣了半晌:“那……很花钱的啊,不开青楼只表演的话,草台班子根本赚不了多少钱,而且……要多大才行啊……”她根本没办法想象这些事,只是到处跑到处表演的话,那不是跟表演戏曲的草台班子没什么两样了么,谁肯为这种事花很多钱啊。

    “分店开到三家以上之后,jī生蛋蛋生jī的就快了,到时候做一个流程出来,让它自己慢慢分裂下去。”宁毅在纸上写着关于店内布置的一些东西,“重要的是……官结,云竹跟秦老一家还算比较熟了,跟康驸马也认识……那老头最近欠我蛮多东西的,这样至少可以保证整个流程的顺利,按部就班不至于被官府干扰太多,要走后也有路……”

    他顿了顿:“重点是要做高档,往南发展,苏州杭州什么的过去,配套的娱乐慢慢做起来,只要经营和宣传得当,生意总是会有的。这武朝……反正也是穷得只剩下钱了。当然,还得看你们喜不喜欢做太大,要不然随时停下来也行。”

    这些生意方面,宁毅有着足够的运筹能力,更何况如今这年头做生意最重要的反而不是运筹,而是靠山,让竹记的生意借着驸马府的势力走,这个不用太客气,问题不大。以往每怎么跟云竹她们说起这些,时候锦儿听了,一脸讶然,苦恼地想着自己今后也许会变成大富翁什么的,又想这家伙也太敢说了,她才不信呢。

    这样的说话间,云竹也已经从酒楼外进来,一边关还一边往侧前方的道路上看。她与锦儿不同,锦儿有时候会传得像个男人,不过云竹通常都只是nv子的裙装,顶多颜è单调,远看有些土气,近看时靓丽的容姿还是掩不住。见她过来,锦儿笑了一声扑了过去,跟着张望:“云竹姐看什么呢?”

    “呃,刚才好像看见……绮兰姑娘从这边过,也许看错了。”

    “绮兰?”锦儿推开看了好几眼,“巧合吧,不过反正以前跟她就不是很熟,当初花魁大赛还有梁子呢,肯定跟我们没关系。”

    “你什么时候又跟绮兰有梁子了……”

    “她拿了花魁啊,而且姓宁的还给她捧场了两千朵花,害我没面子,这梁子够大了吧。”

    元锦儿当初原本就没想过要争花魁,但惟独这事,兴之所至便拿出来说一次,以指责宁毅的无耻。云竹听着扑哧一笑,宁毅则是无奈地拍了拍额头,他距离大厅一侧窗口下的雪堆不远,此时无声地走过去,捏起一颗雪球,锦儿神è一滞,想要逃跑。云竹笑了起来:“好吧,打她。”

    宁毅可没有什么怜香惜yù的心情,特别是对元锦儿这种总是挑衅的敌人,手一挥,雪球呼啸而来。锦儿抱住了头,“啊”的低呼一声,她原本想着挨了这一下之后表示自己会报仇,下一刻,雪花飞溅开来。

    云竹缩了缩脖子,根本没反应过来,雪球在她的头上飞溅开来。宁毅保持着掷出雪球的姿势,一时间也愣住了。锦儿忍着笑,片刻后,整张脸都已经鼓了起来。

    “还武林高手呢……雪球都打不中……”云竹拍打着头上的雪,垮下肩膀,眼神微微有些幽怨,随后抿着嘴开始往外走,锦儿笑嘻嘻地跟出去,两名nv子开始在屋檐下捏起雪球。

    “喂,大水冲了龙王庙,这是个误会啊……云竹你比锦儿懂事,你们不能这个样子吧……”

    事实证明即便是懂事的人也不会愿意平白挨打,不久之后三人再从大厅中出来时,宁毅拍打着身上的雪沫,表情有些无奈。

    “暗器功夫也是要练的好不好……”

    “这说明你的暗器功夫没有我们的好。”元锦儿整理着头发,看来像是刚刚被人蹂躏了一番,随后回过头去看那还有待装修的店铺,“二月就可以开张了吧?”

    毅点头,“二店。”

    “锦儿店!”

    “好吧,你说了算……”

    时间已经不早,对于店铺装修的细节,该说的大概也已经说完——实际上这本身也并非重点。三人在街头分开,云竹与锦儿坐了马车回去,宁毅则是从另一边回家。

    天气依旧冷,城市中积雪颇厚,一路回家,看道路两旁开着的店铺茶楼,道路间的行人容仿佛也预示着今年依旧是个太平的年景。宁毅想了想关于竹记的发展,这些事情说起来是生意,但于他来说,则类似于家家酒一般的作。

    理智上来说他倾向于往南方发展,武朝毕竟积弱,辽人也好金人也好,无论局势如何发展,将来或许都会由北方杀下,南边肯定会更加太平一些,只是如此一想,又想起跟陆红提说起的将来把生意做到吕梁山的事情,这样一来,倒是很难做上去了,特别是那边是贫困地区,如今又有田虎作今后真想做生意,恐怕也得走其它的模式。

    宁毅是有着把生意做上去的打算的,当然不是为了什么全国连锁之类的无聊成绩,最主要的理由,其实是为了之后有关武器一类的发明。之后肯定会做这些,如果真能做出来,又不想直接jiā给康贤,理由很复杂。

    一来半吊子的火器意义不大,如果真的要起什么力挽狂澜的大作用,宁毅需要介入的地方很多,这样一来,他肯定是得出来做事了,官场内部勾心斗角,上面还有个皇帝,宁毅是当惯了上位者的,并非是应付不了勾心斗角,但肯定很烦,他不会喜欢这种老有人指手画脚的模式,二来他对于这个朝廷没有认同感,倒是对陆红提认同感比较多,他是欣赏这个坚强且强大的nv人的,如果有可能,就不妨帮她一帮。

    当然,当一个思考扩大到“国家”这个范围上的时候,在具体的考虑上总是会显得极为虚浮,现在只有两家店就想着全国连锁似乎也有些浮夸的意味。宁毅如今活动的范围不过是在江宁城内,最近一段时间陪着檀儿跑来跑去的拜年,平日里接触到的大抵也是家中或是商场的一些琐事。

    这也并非是信息爆炸的年代,随便一个路人都能够谈起政治谈起爱国。后人看历史,或许可以看见有多少多少的爱国者,有多么悲壮多么可歌可泣的故事,但其实于目前的社会来说,北方打仗或许都是一个极其空泛的概念,生意场上或许与辽人的商贩有接触,但金人到底如何,那些在青楼画舫上泛泛而谈的儒生其实也都是不清楚的。

    宁毅只是在偶尔秦老与康老的聊天里了解一些只言片语的情报。更多接触的,还只是江宁城中的悠闲度日,书院附近的竹林清幽,一帮孩子读书时的摇头晃脑,妻子在家中一边记账一边聊天时的笑容或俏皮,这些东西,终究是更有实感的事情。

    但有些感觉,其实在渐渐地扩大,年关这段拜访秦老的官员将这个老人的身份变得更复杂和立体了一些,有一点大概是可以肯定的,今后秦老应该是没办法再去秦淮河边摆棋摊了。对于秦老具体做了些什么事情,宁毅并不清楚,只能根据旁人的说法大概勾勒出一个轮廓。老人在这方面极其沉稳,平日里的聊天从不谈这些事,但自年关以来,宁毅却也很明显地能够感受到一些绷紧了的东西,秦老也好康贤也好,大家都在等待着北方一些事情的发生。

    但等待的事情暂时还没有来。

    这年ūn天,金辽两国订立了停战协议。看来将至的战争,一时间竟又变得遥遥无期起来……RA!~!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