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五七章 光明与黑暗
    天上的云层依旧很厚,但天地!间巳然明净了起来。时间已是十一月中旬,东京这些天里也下雪了,今日冬雪初晴,那片白色看起来俨然往大地上沉淀下来,城市就像是一片白雪之中勾勒出来的垫子,街道的白色稍浅,在城市当中划出一条条的线来。

    从御街边的茶楼上下来,李频回头看了一眼远远的那巍峨的宫墙,呼出了一口热气。

    两个月以来,一直在东京各处奔走,到得两天以前,终于从吏部审官院拿到了文书。也意味着当初得罪吏部侍郎傅英的阴影已去,他终于有了第一份实缺,正式进入仕途,可以开始大展拳脚子。

    上任的时间是明年二月,他将要北上邪州任南和县令,说起来,南和是个好地方,甚至有着“,畿南粮仓”,的美誉,在邢州的位置举足轻重,很容易就能做出成绩。新入官场就能够补上这个缺非常不容易,看起来,应该走过来时春嗣源秦老替他写的那封信起了作用。

    想起秦老”不免想起离开江宁之时宁毅遇上的麻烦他离开江宁时,皇商才刚刚决定归属一…苏家被乌家这样摆了一道危机的不知道该怎样解除,立恒本是赘婿身份,此事之后,想必在苏家就更难自处了。只是冬日行路难,明年二月就将上任,没办法在这样的天气再回江宁一次。

    想到这些,总觉得欠了对方人情如今对方有麻烦自己却无法帮忙,心中其实有些愧疚。如今他怎么说也是个县令了,大小是个官,如果能回去帮忙,总能起到点作用虽然潜意识里总觉得此事有蹊跷宁毅或许不用怎样帮衬,但这至少是个朋友之谊。

    能当上南和县令,宁毅为其引荐的秦嗣源起的作用不小,不过,其中的一些关节,倒是让他觉得很奇怪。

    秦嗣源是个大人物,虽然引荐的时候宁毅轻描淡写,但当时他就已经明白了,也记起了这位曾任吏部尚书的大儒的名字。毕竟对诸多学子来说,三省六部唯吏部最关切身利益,六部当中也唯有吏部的重要性,隐居六部之首,当初见到的那个老人,在数年前的朝堂之中,可以说居一人之下仅有寥察数人可与之比肩。

    但是他退下来的理由相当复杂若非宁毅引荐李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大人物隐居江宁。黑水之盟以后,秦嗣源自朝堂上无声无息地退下来,之后的这几年,那位老人身上背负的甚至是“汉*……”之类的骂名。拿到那封举荐信时李频其实很怀疑这位老人还有没有什么影响力,或者说即便朝堂之中有些人顾念旧情,但因为黑水之盟的缘故,说不定反倒是敌人比较多,自己拿着秦嗣源的荐书过来,也不知道会不会起到反效果。但随后的反应,非常耐人寻味。

    感觉上,许多的环节都在给他方便,开了后门,费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似乎也是为了给他安排一个南和这样的好位置。在京城活动的这两个月,总觉得一切的结果并非是自己的活动得来,那些大官们的笑容颇堪玩味,甚至隐约听说,圣上曾有意见他,后来又打消了主意,这个就有些吓人了。

    仅是数年前的进士功名在身,又非三甲,且无功绩,他宁愿相信这是假的。

    不过,某些时候,又忍不住将这些讯息与最近听到的一些东西联系起来。

    北地不平静了,大家都在酝酿着战争,这是在江宁就已经感受到了的东西,只是东京官员汇集,类似的感受似乎将神经绷得更紧了一些。在这之外,有的人又在将黑水之盟的事情挖出来说,说朝廷颇有深意,早在六七年前就已埋下伏笔,近年来金辽纷争,固然是完颜阿骨打雄才大略不愿屈居人下因此引起的双方矛盾所致,但同时,也有武朝从中运作之由,与金人暗中交易各种物资,引其贪欲,近乎阳谋,这些事情,说得俨然话本故事也似。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在东京感受到的这种气氛,却让他忍不住想要去猜,这等天方夜谭,说不定竟是真的。京官的嗅觉比外地的要灵敏得多,这段时间以来,外界到处都在传武朝与金人密谋之事,辽人也不断派使节向武朝求援。若说这伏笔真从七年前秦嗣源挂冠而去时便已埋下,如今自己那他的荐书上京受此待遇,还真有可能解释得过去。

    其实去年在江宁就有人在暗中传这事,黑水之盟看似屈辱,实则挑拨离间、驱虎吞狼,借两强交锋回收燕云十六州,当然那时候没什么人会信这种如梦话般的说法……这事情毕竟太大了,李频如今也没法去信。但金辽之间,想来必有一战”武朝若加入,邢州居北上途中,南和富庶,到时候必居中转要地,自己过去好好经营,建功立业指日可期这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这两天里如此想想,就禁不住热血沸腾起来,而若那传闻真的属实,说不起……隐居江宁七年之久的秦嗣源也将洗刷一切罪责而复起,这位精明强干的吏部尚书若复起,一个相位怕是跑不掉,只看左相还是右相罢了。

    到时候,恐怕立恒也将顺势进入朝堂,这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不由得笑了起来,景翰八年的这个冬季中难得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李频在御街之上抬头望着那日光,微微眯起了眼睛。

    驱强敌,收燕云,复汉室河山,洗百年耻辱。天下时局已乱,接下来也许将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了。

    总觉得……能在这时代之中,成就一番大事呢……

    这一天,还未上任的小县令在心中如此想着……

    ………………”……”……,

    宁毅最近其实也察觉到了一些东西,秦老家的客人,最近似乎多起来了。

    时间接近十一月底,宁毅最近也在忙。与去年一般主要是陪着苏檀儿到处拜访各种各样的商户之类,新的老的。去年还只算是走走流程,那时候他的身份仅仅是苏家赘婿,今年则已经有了“十步一*……”这样的美誉或说是恶名,无人敢轻视于他,如此一来反倒麻烦,不过,陪着“新婚……妻子做这些事情,本也是天经地义,反正人都睡了,没什么可埋怨的了。

    同房才一个月未到,如今大家正处于蜜月期,如同一切新婚男女一般,如今两人最爱呆的地方应该算是床上。苏檀儿有着自己的矜持和修养,但以她能够为了让两人关系进一步而烧掉一栋楼的性子,当某些关系正常化之后,其实也就不怎么扭扭捏摇

    下午和晚上在房间里处理商业上的事情,颇有女强人的感觉”处理完后便拉了宁毅说些比较小女人一点的事情,与之前跟宁毅隔几天的约会差不多,只是此时的谈话已经更加私人,包括了他们今后住的地方的格局,要生的宝宝的名字之类的,家长里短也说,生意上的事情也说”说着说着说到床上去,便被宁毅脱光了衣服,冬天嘛,滚床单是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接下来也就可想而知了。

    一方面,她已经能够适应这些事情,在宁毅面前,不至于害羞甚至是喜欢上了。

    另一方面,其实她的身体颇为敏感,刺激强烈时皱着眉头咬紧牙关跟受刑也似,但反正憋住了不肯发出声音来。折磨女强人的感觉很有趣,有时候宁毅故意停下来,她过得半晌望宁毅一眼,随后打宁毅一拳,扁着嘴有些嗔恼,随后眼一闭头一偏,双手抓被单继续受刑:“快点啦快点嗯……”,

    她会做一点小小的主动,随后就害羞得不得了仿佛做了很大的事情一般,宁毅倒也喜欢这种感觉。

    闺房之乐有不少有趣的事情,苏檀儿那绣床毕竟是用了好些年了,两人大概睡了半个月,有一天晚上忽然开始发出些小声音,第二天宁毅回家的时候发现床铺已经被拆得干干净净,几名家丁轻手轻脚地将一张看来就非常结实绝对不会动的新床抬进来,轻手轻脚地组装着。他们之所以轻手轻脚,因为苏檀儿就坐在旁边的书桌前闷头处理事情,大概吩咐了这帮人尽量不要打搅到她,因此这些人也就只好尽量放缓了动作。

    就这样,明明是苏檀儿吩咐换床,她却在旁边装作完全看不到的样子,这帮家丁也只好痛苦地组装着床铺。宁毅看了觉得好笑,他搬张凳子坐到旁边看,随后发现自己有点挡路,砰砰砰的挪到苏檀儿身边去,也不说话,苏檀儿的脸倒是全都红了,仍旧闷头处理公务。嗯起来,两人的第一次也就是在这种装模作样中过去的。

    除了与苏檀儿的相处,到处的拜访,其余的时间,其实还是有不少的。这段时间里,宁毅与康贤要了一批匠人,准备往水泥的方向进行研究,主要是为了给自己修房子做准备。他没有在这事之上huā太大功夫,只是说了个大概的方向,石灰跟粘土的混合烧制之类的,采用不同的原料多做实验,其余的便交由那批匠人慢慢去弄。

    这事情的难不小,说大也不大。如今建房、建城墙也有一批水泥的代替方案,只要确定方向,弄出一批水泥来并不困难。只是没有非常专门的生产线,研究和制取的huā费肯定很高昂,但无所谓,拿钱砸就行了,自己先修栋小别墅再说,这个无所谓造福万民,先造福一下自己,开了个头”其余的如果康老有兴趣,或者那批匠人有兴趣,便交给他们去发展吧。

    这段时间,宁毅去了秦老那边两次,两次秦老家中都有客人,似乎还是从外地过来江宁的官员之类的,要么是途经,要么是回江宁省亲,于走过来探望秦老。这事情与去年的情形大有不同,说明如今有些东西,已经在开始发生明显变化了。

    第二次去的时候是十一月二十一,仍是大雪天,这次见到了辜栓。

    此时江宁已开了酒禁,云竹那边的小作坊里开始酿第一批高度酒,并且有了成果,他这时从云竹的小楼那边过来,顺手拿了一坛准备送给秦老。去的时候,里面正在待客,他将酒交给春夫人,特意叮嘱了几句这酒度数高便准备走,但秦夫人早将他当成了值得信任的子侄辈,这时候将他留下:“你且等等,我去拿些东西给你带回去*……”

    这位老大人知道宁毅性格,也不说让宁毅见秦嗣源,随后偷偷地过去知会了秦老,方才拖了他进去见人。秦老原本便是大官,老夫人于官场上的事情其实还是知道一些的”她知道让宁毅见见这些当官的总有好处,有秦老在,宁毅也吃不了亏去,用这种方式让他过来,其实也是极亲昵的表现了,宁毅一时间也只好领情,在秦老的引荐下,与里面的两个中年人通了名字。

    其中一人便叫秦栓,字会之,时任御史中承一一秦老没说这个,但宁毅大概知道是这人了——其人身材高大”样貌端方,目光看来颇为睿智”气质谈吐都显得十分沉稳,很能给人好感与可靠的感觉。两人皆是大官,大概认为宁毅是秦老的子侄辈,交谈几句,倒也亲切,随后拿小盅倒了几杯酒各自品尝,针对这高度酒发表了几句看法,相谈甚欢。

    见面大抵便是这样,宁毅倒也没什么可评价的。

    另一方面。学堂准备放假的时候,周佩跟宁毅提起来拜师礼的事情。康王原本的打算是要大张旗鼓地弄,也就是拉着一大帮人,打着王爷的旗号到苏家拜访,把一个拜师礼弄得隆重无比的意思,也给足苏家和宁毅的面子,从此苏家在江宁就有了一个大大的靠山,对此宁毅倒是认真地拒绝了。

    人的关系网有时候很有趣,当你在某个低层次上的时候,高层次的人,不会将目光主动地望过来,可如果你忽然表现得层次很高,人们的目光就会变得主动。就如同去年人们对宁毅的态度与今年的对比一般,有了这种主动”恩怨也就会慢慢产生了,虽然说仇怨是一种概率,但既然有这种高层次的关系,宁毅并不想主动地拿出来炫耀,没有意义,毕竟这些东西,是可以当成筹码存起来的,如今苏家如果再遇上什么麻烦,可以用王府的关系扫掉,但如果如今揭开王府的关系,此后会遇上的问趣,也只会是这个层次上的了。

    不过,虽然拒绝了如此隆重的拜师礼,在今年的年关,宁毅倒是打算带着妻子去驸马府与春老府上拜访一番,苏檀儿为此非常忐忑,准备了好久,但其实随后的见面倒也是普普通通的聊聊家常。驸马府这种地方对于苏檀儿来说非常高级,后来问起宁毅为什么会跟驸马爷有了交情的时候,宁毅笑着说道:“因为我们都是入赘之人哪*……”苏檀儿便轻轻地锤了他一拳。

    虽然宁毅不介意,在苏檀儿并不喜欢他将赘婿的身份挂在嘴上。

    风雪飘飘洒洒地似乎没有停过,白皑皑的积雪中,小院之中房间里的火光总是温暖馨黄,五个人仿佛是依偎在这里,度过这个冬季。城市一侧,秦谁河弯旁的小楼中也总是温暖的,宁毅时常是早晨过去,等在台阶边的女子披着斗篷,脸冻得红扑扑的,槎着双手,呵出热气来。让她进去等她也不肯,有时候也会有另一名充满活力的女子在台阶边蹦来跳去,她们在小楼旁堆起一个个的雪人,充满活力的女子见到宁毅便会忙着与他挑衅、吵架。

    秦谁河结冰了”偶尔能看见帮充满活力的女子在上面滑来滑去。但这毕竟是很冷的冬季,大多数时候,云竹与锦儿还是会待在房间里,依偎着炉火,不知道在聊些什么,颇有相依为命的感觉。

    如果那个男人不来就更好了……想要独占云竹姐的锦儿于是会这样想……

    十二月就在这样的气息里转瞬即逝,年关到了。爆竹声声辞去旧岁的时候,武朝景翰八年的光景也终于逝去,取代它的”是武景翰朝的第九今年头。

    这一年,富庶的地方仍旧太平,民不聊生的地方,开始变得更加民不聊生。

    这一年,天下大势风起云动”天灾**也频繁而来。

    这一年,起义在各地掀起,旋即又遭到镇压。

    这一年,爆发了战争。

    北方、北方、北方。

    天空昏暗,风雪呜咽,鼓动的风与大雪将草原上的一切都淹没了下去,能见度几乎不到三米的恶劣天气里,隐约有些细碎的不协调声音,恍如幻觉。

    我们的视线向前方巡戈而去,贴近了地面,尸体与鲜血赫然映入眼窜”人死得不久,但血已经冷了”在风雪里开始凝结。

    不仅仅是一具尸体,映入眼帘的尸体以各种不同的惨状延伸出去,手脚被劈断的,身体被刺穿的,箭矢射入脑门的”鲜血与碎肉汇集在了一起”战场的中垩央有两辆大车,周围的人已经死光了,一具尸体甚至被长枪贯胸而过”钉死在了大车上,双足离开地面。

    视野继续延伸,风雪当中,三个人没命地朝前方奔逃,他们穿的是辽国的服装,脚步在地下掀起一阵阵的积雪,但前方什么也看不到,陡然间,一支箭矢飞出雪幕。噗的一下,跑在侧面的那人被箭矢贯胸而入,身体飞了起来,砰的摔在地上。

    隐约的视野中,侧面风雪里显出巨大的轮廓,两人已经跑了过去,但已经逃无可逃了,他们知道更多的人还在朝这边围过来。

    跑在后方那人挥舞起手上的刀,朝后方看去,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个辽国将领:“你们是什么人!哪个部落的!竟敢妄杀……天使*……”

    轰然间,风雪卷来,战马长嘶,他的身后仿佛落下一道响雷,同时传来的还有同伴的惨叫声以及身体被碾为肉泥的声音。偏过头去瞬间,视野侧前方,巨大的黑色战马扬起双踢,轰然踩下,将他的同伴整个身体都给踩碎,而他的话也没能说完,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身体上贯穿了过去!

    他感到风雪停下来了。然而并非如此,黑色战马上的身影犹如山岳,在一瞬间竟然挡住了这漫天嚎吼的暴雪,然而他感到他的身体在往上升,胸口很痛,一杆大枪从胸口刺入,自背后穿出,马上的人,将他单手挑了起来。

    “你们辽国,已经完了。”,

    他听见战马上的身影这样说蒂更多的身影,朝这边汇集过来,犹如这恶魔的随行者。

    “你、你是什么人…*……”他口中吐出鲜血”想要用双手抓住枪杆,口中只是下意识地重复着,“哪个……部落的,竟敢妄杀……天起…*……”而战马上的恶魔冷冷地望着他。

    “孛儿只斤…*……”血真冷,这是辽将听到的最后声音,风雪嚎吼起来,瞳孔在扩散,他没能听见风雪中最后的三个字。

    “……铁!木!真!”,

    黑暗,降临了。

    吕喜

    大雪封山,但雪已经停了。陆红提坐在寨子旁边那块拂去了积雪的大石头上,看着远远近近延绵起伏的白皑皑的一片,到处都是山,看起来真是太蛮荒了,不知道江宁的冬天会是什么样子。

    但有些东西,山里也是有的,她听着后来传来的孩子们打闹的声音,一颗雪球从她的头顶打了过去,嘿,没打中。昨天二红跟六子成亲了,今天还很热闹,寨内寨外,哪里都感受得出来。

    她最近拒绝了朝廷的招安,也拒绝了占据绵山一带的“河北虎*……”田虎的招揽,察子里的人都不太明白她想要什么,拒绝招安好理解,招安也没好果子吃,但拒绝造反干嘛,真是不清楚,大家本身干的就是造反啊。

    上位者就是要有神秘感。

    夕阳在这片山麓间洒下余晖,想起江宁城的那个书生,当初该把他绑上山来的。她微微眯起了眼睛。

    瑞雪兆丰年,今年是个好年景。

    只要不打仗,其实年年都是好年景。

    希望不打他……

    第二集暗战之地……,完

    第三集咙蛇。

    毗地发杀机,龙蛇起陆。《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