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五三章 烧楼(上)
    第一五三章烧楼(上)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周围的世界喧嚣了一点,其余的事情,都还是常态。

    回到苏府,打招呼的人多了一些,热情了一些,家里人的邀约多了一些,需要拒绝的事情多了一些,书院中原本离开他的班级的几名学生也开始想要返回,家中的亲戚跑来说项,如此这般。早在意料之中,人之常情,算不上多么奇怪的变化。

    倒是《定风bō》传出去之后,加上一些人绘声绘sè地说着苏、乌两家的大战,跑来豫山书院中拜访的人也多了起来,与那首《水调歌头》最初出来时差不多的情况,只是如今拜访的人又复杂了不少。

    例如濮阳家的濮阳逸这类商人也过来找了他一次,邀请他赴某某画舫的聚会,有绮兰姑娘作陪云云,虽然宁毅对濮阳家的观感还是不错,但这些聚会,自然还是按惯例婉拒了。

    无论如何,绮兰于他来说,yòuhuò力不大,他偶尔去xiǎo楼那边,听云竹弹琴唱歌。云竹在这方面的造诣,绮兰是比不上的,更何况这边也已经熟悉了宁毅爱听的口味,有时候还可以照着宁毅教的现代唱法唱几首颇不一样的歌曲。

    而就算绮兰的身份是huā魁之首,这一边却也有个元锦儿的身份是四大行首之一,只是连个舞都不愿意跳来看看,整日里聒聒噪噪的斗嘴,也淹没了huā魁那高高在上的感觉,不过,至少有一份真xìng情。

    过得几日,与秦老、康老有了一次碰面,两位老人拿着他“十步一算”的huā名开玩笑,但说起整个一系列的布局,都道是举重若轻,有大将风范。之后康贤倒是笑着说道:“只是相对‘十步一算’,那‘血手人屠’的匪号可就有些奇怪了,老夫着人打听数日,都未曾听闻以往有谁闯下过如此名堂的……”

    隐藏在康贤背后的力量颇大,他既然对宁毅最近的这番动静感兴趣,会知道十步坡的事情也并不出奇。他将那晚上宁毅参与的事情说给秦老听,秦老皱起眉头:“这等事情,斩草须除根,真惹上了这些江湖人,跑了几个,怕有后患,此时可有结果了么?”

    康贤笑道:“知晓此事之后,我已知会官府,对这等强人发出海捕公文,附近几个州县,也都快马加鞭发布下去,今天早上听说已经截住一人,此人已是身受重伤,拘捕时,便被杀了。”

    秦老点点头:“既是全力出手,这些人怕也躲不了几天。”

    两人算是儒学方面的大家,以往大家下棋聊天,侃侃而谈的也是一些与人为善的原则。但这时候康老开了这头,秦嗣源接下去,竟没有半句话是对这火拼杀人有什么不满或是规劝的,而是从一开始便将这作为一件摆在眼前的需要处理的事情来考虑了。

    康贤这几日竟然已经在动用他的影响力对事情做干预,宁毅对此还不知道。但这时候听了,倒也不由得摇头笑笑。

    以往大家下棋休闲,倒也大概明白了对方有着何等作风。这时候,也无非是看得更清楚一点,眼前的两个老人,平日里做得道德文章,真到做实事时,可是一个都不含糊。

    事实上,对于这件事,大家聊起来,也只是围绕着宁毅当时的出现,将快要冲出重围的二十多人全都拉回来的这个手腕里。至于商家动手、帮派火拼,死了多少人这类,秦老与康老看来都不甚在意,毕竟苏伯庸遇刺在先,这边报复回去,那也是应当的事情。真要说在意的,大抵是康贤觉得宁毅该是做大事的人,没必要为了这种事情以身犯险,真要出了什么意外,几个xiǎomáo贼的命,偿不了这家国天下的损失。

    “你发明那千里镜,已经着人送去东京,这边也在加紧研究制作,目前已有几只成品,投入军阵当中,大有用处。”康老与秦老在下棋,摇摇头将十步坡那群máo贼抛诸脑后,说起真正觉得重要的事情。

    “只是你如此低调,要给你请功都难,让人生气……我家中有一群技师匠人,你若有兴趣,倒想全都拨归于你,要做些什么事情,让他们动手便好。最近听xiǎo佩与君武说,你在碰那些与火yào有关的事情。老实说,军中对这类事物不是没有研究,我知你有想法,可毕竟危险大,那突火枪之类的东西,你即便真用铁制,也可能爆炸伤到自己,军中不是没试过。你何不说说想法,只jiāo由别人动手。”

    如今武朝军队也有在研究火yào为武器,各种luàn七八糟的设计都有,但总离不了华而不实的评价。康贤对宁毅自是另眼相看,不想他因为研究这个而受伤。想一想那赈灾的xiǎo册子加上千里镜,宁毅的价值就已经大得惊人了,更何况还要加上这些时日里从许多xiǎo地方表现出来的运筹能力。只是他想要为国举才,宁毅这人偏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这些想法他与秦嗣源眼下都还未nòng得清楚,暂时也只得由着他去了。

    宁毅对于火枪的热情暂时就仅止于此,主要是技术层面上限制,还不到真正可以发展这个的时候。往枪支上再怎么发展,暂时都不如强弩。下一步该nòng点什么他还未想好,也就只好摇头将康贤的好意婉拒掉。若真答应下来,那也是一层束缚。

    “不过,还有多久会打仗?”

    宁毅问起这事,康贤也是笑着摇了摇头:“倒不清楚,那边还在谈,经国公主持此事已有数年,我平日虽未多问,但看时局,也该差不多了,只是如今入了冬,辽东那边天气想必更是恶劣。若能谈妥,或许开chūn之后当有结果……秦公以为如何?”

    秦老想想,点了点头:“童贯此人虽是……咳,虽是阉人,但办事终还是不错的,不过我现在倒是有些怕了……”

    “怕什么?”

    秦老举起棋子好久方才落下,叹了口气:“怕仓促。”

    康贤未入官场,不过秦老以往算是位高权重之人,如今的经国公童贯,当初也是位居他之下,或许也得归他节制。只是秦老平时于这些事情并不多谈,这时候也只是说了几句,拨开话题,不过宁毅大概倒能看出来,老人应该是因为心中在意,反倒不愿多说。

    与康老秦老一起下棋,说有关政治上的事情毕竟不多,绝大多数时间,还是一些学术问题,江宁城中发生的一些琐事,并且为之说笑几句。

    时间就在这样的日子里过了十月底,宁毅与苏檀儿之间的关系更显和睦,天冷之后,晚上大家聚在客厅中聊天下棋讲故事,温暖也温馨,苏檀儿这几天仍旧显得忙碌,但最为挂心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做完了。

    若以整个苏家的范畴来说,最近其实也蛮忙碌的,以往苏家每年计算业绩、分红,大抵都是在十一月底十二月初的样子。但今年各地有分量的管事人都提前了一个月过来,年尾该做的工作,也已经在陆陆续续地做起来。由于一帮亲朋聚集,每日之中苏家也都是热热闹闹的状态,白日茶楼酒肆,晚上青楼楚馆,而由于十月底的这一出转折,苏家的招牌在江宁的商界当中,一时间也变得愈发响亮。

    由于这些关系,苏檀儿其实也不怎么闲的下来,宗族大会之后,表姐苏丹红常常过来陪着她,宁毅与她独处的时间倒是不多,不过夫妻之间的关系无论如何都有了沉淀了,苏檀儿有主见,倒也无需关心太多。只是到得十一月初五这天下午回到家时,宁毅看到苏檀儿在做一件怪事。

    虽然气温已经降下来,但这天下午的天气不错,宁毅算是提前回家,xiǎo院之中显得安谧。宁毅本以为没人在,但看了一眼之后,才发现苏檀儿坐在凉亭之中,面对着自己住的这栋xiǎo楼,沉思着什么。

    理论上来说宗族大会之后应该没什么大事了,不值得她皱眉苦恼成这个样子,宁毅看了几眼,有些疑huò,但苏檀儿似乎想得入神,面上表情变换,没有注意到他。片刻之后,看见她抿了抿嘴,似乎下了个决定,站了起来,又深深地望了这边的xiǎo楼一眼,转身朝旁边的xiǎo厨房走去。

    那做决定的表情看起来却有几分稚气,是属于十九岁少nv的表情,却不知道此时艰难做出的决定是什么。宁毅耸了耸肩,先回了房,才关上房mén不久,只见苏檀儿的身影有些匆忙地从xiǎo厨房出来,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快步走到了院mén边,朝两边望了几次。确定没人之后,便再回到xiǎo厨房,抱了一捆干柴出来。

    苏檀儿平日里比较在意规矩形象,如果说在库房搬动货物的时候可能会帮谁一把,在家中却绝对是个大家闺秀的形象,生火、搬nòng柴枝这些事情基本是不会做的。但这时候气氛的确颇为神秘,宁毅偷偷地从房间望出去,苏檀儿搬着那柴枝又在打量自己这边的xiǎo楼,随后朝着楼房后面走去了。

    宁毅关上mén,悄悄地跟过去,只见苏檀儿将那些挑拣出来的、易燃的细柴枝,堆在了自己住的房间后头的窗户边,摆放的时候,似乎还权衡了好一阵子。

    宁毅有些傻眼,这nv人想了半天做的决定,是准备谋杀亲夫?还是烧死这么残忍?

    不久之后,他才发现,事情的发展跟自己想的,有些出入……

    谁能猜到檀儿想干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