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五一章 喷你一脸、以及名人
    第一五一章喷你一脸、以及名人

    “听你们在这边说起我,说得这么开心……所以我就来了!”

    坡上的人影张了张手,说出这句话。

    百刀盟的弟子,此时也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了。

    刹那之间的变故,让许多人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远远的,苏檀儿看着那身影扔开了绳子的动作,愣了一愣,片刻,哈的一下,捂住了嘴,眼中湿润一片。在旁边,一名百刀盟的成员看了看同样有些奇怪的程烈与苏伯庸:“掌、掌心雷?”

    从这边看起来,那身影不过是站了起来往旁边抬了抬手,火光便喷shè了出去,此时整个十步坡附近都在回dàng着那惊人的响声,看这声势,真与传说中道家的神通掌心雷无异了。不过,隔得近一点的,多少还是能够看见宁毅手上拿着的一个筒状物件,发shè之后,火星舞动,隐隐幽光。

    马惊了,在那儿拼命扑腾,被一名苏家家丁用力拉住,马车一时间也是摇摇晃晃的,那名叫宁毅的身影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地张开了手,说着自己的话。马麟倒下时,欧鹏这边队伍中,有人“啊!”的叫了一声便要冲上去,那闪着幽光的圆筒便朝这边对了过来,旁边也有人陡然拉住了他。

    蒋敬呐呐半晌,咽了一口口水,朝四周望去。

    原本自己这边还有二十来人,基本是有当场突围机会的,虽然说眼下突围了或许还逃不掉百刀盟的yīn影和威胁,但至少眼下的希望很大。但这个时候,他们又已经往百刀盟的包围中,兜回来了。

    朝着上方望去,宁毅的身影站在那儿,望不清表情。他们这些人其实多少是听过或是见过宁毅这个人的,因为从几个月前开始,他们就已经配合着席君煜在盘算着苏家的这些事了,对这个入赘的姑爷,多少也有过几分探查。只是,当时是一种观感,到得今天晚上苏家宗族大会的消息传出来,又是一种观感,对于宗族大会的观感还未来得及消化,到得此时,这个让他们走了眼得文弱书生以一种令人咋舌的方式霍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种形象,即便是在宗族大会的消息出来之后,他们或许都没有想过。

    一切的事情也是发生得太过紧迫了,以至于他们也没有多想的余地,绑架或者暗中nòng个意外干掉宁立恒是蒋敬一早就与席君煜定下的计划,今天晚上也正好成了一个后着,他们派出去的,也正好是四名穿苏家家丁服装的同伴。方才的情况本来紧迫,待到这些线索符合上,哪能让他们不欣喜若狂。

    然而陡然间,他们才发现,前一刻还是希望大mén的方向,光芒陡然间就被关闭了。配合着先前针对乌家四个月的布局公布后的那种错愕感,以及此时这身影出现的强势,那神秘火器的威力,蒋敬等人陡然间几乎有些懵了。旁边持巨铲的大汉看看周围,准备前冲,欧鹏也握紧了手中的大枪,大家都已经受了伤,气虚力竭,但一时间谁也没有往前冲。

    因为在宁毅的后方,几名苏府护卫也在拔刀戒备,百刀盟的弟子往这边围过来。持巨铲的大汉往前走了一步,那红芒敛去的器械陡然朝这边一转,大汉便也连忙退了一步。

    宁毅陡然垂下了手中的器械,笑了出来。

    “我有科学,你有神功……呵,骗你们的。”声音在坡上回dàng开来,“随手做的东西,只是把竹筒改成了铁筒,放了火yào之后跟个二踢脚也没什么两样,填充很麻烦只能单发,没有膛线准信打着luàn飘,而且有效的杀伤距离还不到一丈……”

    他在那儿摇着头,意兴阑珊地说着些旁人听得懂或者听不懂的话,远处捂着嘴的苏檀儿眼中泪水未消,却是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东西,“噗”的一下笑意更甚了。

    “因为这样,如果不是近距离内对着人的头或者脸来一下,那除了很吓人意外,就几乎一点作用都没有,这位……”他扭头看了看地上的尸身,想了一会儿才选了个形容词,“这位壮士第一次就能被打中,不得不说运气很好,所以我决定把这东西命名为‘喷你一脸’。”

    他反手将那把“喷你一脸”扔回了马车车帘里。偏着头与旁边的护卫说着:“以后给他们立块碑,死于嘴贱……”

    此时百刀盟的合围已成,他在上方说了这么些话,这边欧鹏等人完全nòng不清他的虚实——也是因为之前老爷子的爆料与方才这事情与宁毅过分从容的神态造成了心理压力,没了多少办法,反倒稍稍安静下来,积蓄力量准备做最后的一搏。那边笑声也响了起来:“哈哈,这位便是宁贤侄吧。”却是程烈提着刀自那边走了过来。

    “在下宁立恒,江湖人送匪号,血手人屠。这位是……程盟主?”

    夜风中声音传得远,宁毅拱了拱手,把拉风的名号拿出来吓人。程烈微微一愣,周围的百刀盟弟子一时间也有些jiāo头接耳,或者都有几分疑huò,以前没听过这么有名的匪号啊?欧鹏、蒋敬等人却也愣了愣,想不到这宁立恒早已在江湖中有了这样的名声,也许是以往那书生身份根本就是个假象。

    一副景象在心中勾勒出来,早在与苏檀儿成亲之前,或许这宁毅便是江湖人士,还在某地闯出了偌大的名声,被人称为血手人屠,后来回家成亲,自己这帮人就一脚踢到了铁板上……也是因此,他现在才根本不怕自己这些人……

    微微的错愕之后,程烈便也转了回来:“呵呵,老夫便是程烈,宁贤侄果真如传说中的那般,此次苏家多亏贤侄的运筹帷幄,眼下也不过xiǎo施手段,便断了这些人的去路……欧鹏!你还有何话说!”

    程烈的声音回dàng在夜空中,欧鹏握紧了手上的枪,缓缓地转向宁毅,也看了看地下死了的尸体,几乎是一字一顿:“我那马麟兄弟被你古怪暗器所伤,你胜之不武……血手人屠?你可敢与我一战!”

    “马麟……欧鹏?”宁毅扭头望了望地下的尸体,一时间,表情也变得奇怪起来。过了半晌,伸出脚尖踢了踢地下的尸体,那果然是已经死了,鲜血淌在路上。宁毅叹了口气,看了看那手持大枪的欧鹏:“你现在……有什么资格与我一战?”

    他本身便有着一股足够令人信服的气质,这句话一出,那荒谬、沉稳、配上轻描淡写的情绪溢于言表,随后扭头走向旁边的马车,拉起缰绳,掉转车头。

    “对付这等jiān邪xiǎo人,不用与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并肩子上吧!”

    众人一时间觉得这家伙说话好生古怪,百刀盟的人也好,欧鹏的人也好,实际上每日里与人火拼、抢地盘,哪里有那么多làng漫的江湖道义可言。但意思终究还是听得懂的,该一起上、结束这战斗了——原本就该是这样。于是这句话才说完,杀伐的血腥气息陡然便凝聚了起来,人群之中,持铁铲的巨汉“啊——”的一声吼叫撕裂夜空,随后,是更多的、如怒涛般的喊声,再度沸腾了夜空。

    “杀啊——”

    程烈一马当先冲向包围圈的中央,长刀经天,如雷霆斩下。众多百刀盟的成员,挥舞长刀朝那边扑了过去。

    马车朝着反方向驶去,宁毅回过头,望了望那片合围的人cháo,刀光、血光、jiāo集在一起,那手持大枪的欧鹏与同伴开始做最后的一搏,席君煜也被围在了中央——当然,这人对他来说,倒是丝毫都不重要,无需放在心上。

    欧鹏、马麟……这不是梁山上的人么……他现在满心都在想着这事情,真是有趣。虽然说从一开始他会出现表演这一幕,就是因为这帮人嘴巴太坏,他举手之劳让这些家伙逃不出百刀盟的包围,拖延他们的时间,但老实说,经过了方才在苏府院子里一对三的那一战,他对自己的二流内功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自信了。在以往的世界他也有过持刀火拼砍人的经验,于是这次也算是带着自信来的。但听到了这两个名字以后,便忽然觉得暂且还是战略xìng的避战为好。

    肯定的,自己练的是二流内功,而且练的时间也不久,何必呢。何必要跑来跟名人打架呢。回头看看那欧鹏在人群中豁出命去杀出的一片血làng,宁毅也在心中大概想了一下林冲、李逵、鲁智深该是什么样子,其他利害的武林人士该是什么样子,或者此时已经起兵的圣公方腊该是什么样子,这一两年听传闻,那方腊也是非常厉害。

    又想起陆红提,这些人的火拼打斗与陆红提的似乎也有些不同,比千年后的街市砍人其实是厉害的,但似乎仍然比不了陆红提当初行刺时让人感觉到的那股铁血与惨烈。欧鹏看来很厉害,特别是此时受到生命威胁下,一杆大枪几乎舞得疯狂,挡者披靡,同样厉害的程烈一时间竟也被他迫退,但似乎仍旧有许多的章法,宁毅现在倒也感觉不出太深,只是觉得与陆红提的功夫中那种仿似野蛮méng昧的感觉有些不同。

    她当时说她的功夫一向都在与辽人的战阵磨砺,未曾与中原的武林人士有太多瓜葛,倒是不知道这些人能挡她几招,梁山之中武艺顶尖的林冲等人,或者方腊等人,能与她打成怎样。

    宁毅对于眼下的火拼结果倒是并不上心,欧鹏领着手下众人在十步坡上横冲直撞,但旁边的同伴也在不断减少了。宁毅则只是在远处一边观战一边想着各种luàn七八糟的事情,回头之时,却拿出了望远镜,往江宁那边望了望。

    似乎有一队火光从那边过来了,大概官府的人也终于对这边的火拼做出了反应,宁毅驾了马车,在一片惨烈的杀伐、呼喝、嘶吼中,转向那头苏檀儿与苏伯庸所在的位置。

    官府过来的时候,这边也该杀出个结果了。管他呢,自己是个科学家,不参与打架。他拿着那粗糙的xiǎo火铳——或者说是xiǎo火炮,无聊地想着。

    那边,jī烈的火拼还在继续,这里苏檀儿推着父亲的轮椅,在护院们的环绕下迎上来了。夜空下,十步坡前看来就像是毫不相干的两拨人、yīn与阳的两极,一边在上演着相聚,一边在编织着死别……

    以前想写一本武侠xiǎo说,主角几乎无敌,但每次都喜欢站在人cháo后面义正言辞地喊:“对付这等jiān邪xiǎo人,不用跟他们讲什么江湖道义……”然后让一帮武林高手全都憋屈致死。

    双倍月票期间,求月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