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五〇章 惊喜!
    第一五〇章 惊喜!

    火焰在夜风中呼啸着燃烧,将光芒摇动得疯狂而jī烈。 ~当程烈顺手将席君煜拍倒在地上,提刀而走时,院落中的百刀盟成员大都已经知道,被方才那欧鹏的态度所影响,今天这位盘踞江宁已久的黑道枭雄,也已经是动了真火了。

    虽然说起来,动不动真火结果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

    一批人已经冲出去追杀那不知死活的欧鹏,喊杀声、惨叫声自整个树林的范围蔓延开来,院落间,有人一声暴喝冲向已经半身染血的马麟,火光飞溅中被马麟劈得退了出去。苏檀儿则在两名家丁的护卫下靠向了父亲与耿护院的那边。

    “没事吧,xiao姐。”

    “没事。”苏檀儿摇了摇头,“说起来……耿叔叔,好像是谁的刀越大就越厉害呢。”

    院落间血光点点,被围住的马麟看来也已经没了出路,横刀避开周围的几名围困者时,身上鲜血飞溅狰狞可怕。苏檀儿也正用手捏住衣角,但这时候自己这边占了上风没什么问题,她也有心开个玩笑缓解一下自己心中的紧张,如此说着。此时的院落中,方才那使尖刀的不及使大刀的马麟,这名叫马麟的家伙手中钢刀虽然也剽悍,但比起程烈那柄古朴厚重的大刀来,却又有不及。

    那边的场地间,马麟“啊呀呀呀呀呀——”狂喝着与程烈拼了几刀,耿护院本身也是使刀的,看了看手上的九环大刀,笑了起来。

    “说起来,一般人的拿的兵器倒是分不出这个来,不过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还真是像xiao姐说的这样,那马麟的刀法很猛,而且怪,方才在里面,他一下子进来,我也差点着了他的道。不过程盟主手上的刀厚重至此,却是举重若轻,每一刀都是沉稳有度,不走那等偏锋,你看他方才单手持刀的气度便知道,这马麟顶多再有三招便要败了……”

    苏檀儿自然不懂这些,不过这时倒也在认真地听着,主要是偶尔宁毅在家中会说起这些事情,想到宁毅,又扭头看了看一旁被打翻在地的席君煜。

    该杀掉他才是……

    对于席君煜的处理,由于是今天下午才知道的,一时间还没有个具体的结果。到底今晚什么时候杀,怎么杀,她以往毕竟没有接触过这么jī烈的决定,想来该是父亲来拿这个主意。

    毕竟人非草木,对于席君煜,她毕竟还是有着一份如师长朋友般的感情在那。确定今晚他会死,但既然有人拿主意,苏檀儿也就不去考虑这些。她原本是不想让席君煜知道相公的,因为那样以来,他如果不死就会对宁毅造成威胁。眼下他知道了,该早些杀掉才是——这是她今晚上第一次开始考虑这件事。

    院落中央,烽火凛冽,马麟在歇斯底里的大喝中被一刀刀的劈退,程烈刀风沉稳,连环几刀劈下,他便是正面挡住,都在轰轰轰的后退,火光、血hua飞溅在空中,地面扬起灰尘,被硬生生bī退的脚步几乎是连续在地下犁出了好几道凹槽,空气干燥,一时间黄尘四溅。

    当程烈扬刀“喝!”的一劈,马麟终于连人带刀都给劈飞出去,轰然撞在了院落后方的墙壁上,口中喷出鲜血来。也在此时,墙壁另一侧的打斗声大盛,一道身影从那边的墙上借了力,冲天而起,手持大枪挥舞在空中。却是沿着这xiao院外侧墙壁奔跑打斗了一阵的欧鹏,直接跃了进来。

    “老匹夫!”

    “地狱无门……”

    轰然巨响,长枪呼啸下击,程烈须皆张,暴喝声中举刀上撩,两人几乎在空中僵持了一瞬,然后在火hua飞溅中互相推开。

    “你闯进来!”

    程烈后退了一步,欧鹏那一击本是凌空劈下,双tuǐ还未有落地便被劈回后方的墙上。他双tuǐ一蹬,便那样直接朝程烈扑了过去,程烈挥刀一dang,将他的身影劈向侧面,他才刚刚落地,火光摇曳中几乎凝成金色的刀芒如雷霆劈下。

    轰的一声,又是漫天的铁火hua,欧鹏的双脚几乎在地上滑了三四米才停下,灰尘滚滚,这时候院子周围也都是百刀盟的弟子,他还未站稳,挥舞着大枪便开始颇退周围的敌人,一扭头,程烈的刀又已经化作雷霆而来。

    由于程烈的出手,这些百刀盟的弟子没有出手一同攻击,只是往后方退着,随着那战圈而移动,程烈刀风沉猛,那欧鹏也是身材高壮之人,一人使刀一人使刀,在院落中央看来就像是一场巨大的风暴,打得惊心动魄。

    树林中的打斗声还处于jī烈的状态,短短的时刻,院落中的人也都被这打斗吸引住了心神,百刀盟的弟子注意围住欧鹏与那受了重伤的马麟,倒也没有注意到,警戒圈被引得往某个方向挪了几米。也就在这时,一阵jī烈的声音自xiao院外的一侧轰隆隆的袭来,转瞬间bī近。

    轰——

    无数的土胚、砖石飞舞在天空中,一辆大车硬生生的撞到了院子一侧的土砖墙,两名百刀盟的弟子几乎被当场撞飞,灰尘漫天而起。这破口正好靠近席君煜此时所在的地方,一道浑身是血的壮硕身影霍然字灰尘中冲出,撞飞了附近的一名百刀盟成员,顺手拉起了地上的席君煜,随后,便又有两道身影扑了进来,破口之外,百刀盟的弟子围困住了推车的人,也正在jī烈火拼,这时候还是百刀盟占的上风,破口那边几乎已经被堵住,但至少在这片刻间,大概不到十个人的阵容,他们临时救到了席君煜。

    程烈回头看了一眼,满院子的人都在往这边看来,那身材魁梧壮硕、浑身是血的巨汉擦了擦嘴边的鲜血,“嘿嘿”一笑,将一把沉重的镔铁巨铲轰的矗在了地上。

    “来啊。谁敢来!”

    两秒钟后,院子里所有人都往那边涌了过去。 ~

    战局延绵,在某一刻,火拼的中心开始往xiao院这边压过来,然后,又朝着十步坡那边的xiaoxiao街市、鱼档延伸过去。

    不远处的xiao山坡上,两辆马车正停在路边,一名男子举着长长的圆筒往十步坡这边望过来。

    “哇,怎么打成这样……”

    看起来,这场火拼竟然足足聚集了数百人的阵容,打到这个程度,就足以证明席君煜背后那股力量的惊人了,原本也是以为,以苏家这种势力可以动用的力量,去捏席君煜这种人背后的xiao团伙,也不过是如同捏蚂蚱一般。但现在看来,这只蚂蚱并不是那么容易捏,这事情肯定是闹大了。

    夜晚静谧,嘶吼声,喊杀声从那边传过来,这边也能听到,偶尔听到些1uan七八糟的东西,宁毅会皱起眉头……另一方面,百刀盟程烈等人一方,此时其实也在惊讶,讶异于这帮外乡人的顽强。

    方才在那院子里,原本都已经围住了那些人,但最后,还是被他们硬生生地给冲杀了出去。这帮人当中,那欧鹏本领甚高,一时间竟能与程烈平分秋色,或者他们还有会排兵布阵的人,因为当这帮人在中央被围起来,外面原本在xiao树林里火拼的人们就已经开始朝xiao院这边冲杀过来,到最后hún合一气,百刀盟人数占上风,但终于还是被一部分人冲杀了出去。

    不过,就算真算得上是过江猛龙,这帮人救了席君煜之后,毕竟还是损失惨重了,一路往十步坡xiao街市这边冲杀,便又折损了不少人。此时在仅仅二十来人组成的阵营中,那欧鹏居,手持一柄铁铲的巨汉殿后,已经受了不轻伤势的马麟则居中,与周围围过来的百刀盟成员火拼着。而在马麟旁边,席君煜身上也被劈了一刀,此时正与一名样貌清瘦的男子说话。

    “……蒋大哥,这次是我不好,连累大家了……”

    “我辈行事,有恩必报有仇必偿,你与我等有恩,当初帮你也是心甘情愿,只可惜,这算计原本完美无缺,此时才知竟从一开始便已被人翻盘,那宁毅厉害……”

    “他在暗,我在明,既然已经知道这人,此次输了,下次找回来便是……”

    提起宁毅这名字,席君煜也是咬牙切齿,但事实上,他到此时还有些没有真实感。不过,身边这人名叫蒋敬,也是善于算计之人,当初的整个布局、安排刺杀他也有参与,这时候,却也只是冷冷笑了出来。

    “输?那可未必……”

    “嗯?”

    “事情到最后,总能以力破巧!不过此事未定,待我等先冲杀出去再说,大家往南冲!”

    “杀啊!”

    队伍后方,持铲的巨汉将一人砰的打飞在天空中,前方欧鹏枪舞如风,一次xìng迫退四五名围过来的百刀盟成员,不远处,程烈带着苏氏父女又出现在视野中,持刀要冲过来,欧鹏单手一扬,一枚暗器往苏氏父女那边飞过去,程烈乒的一下挥刀挡住。欧鹏便是哈哈大笑。

    “苏家人听好了,我等今日若脱困,异日必领兄弟来,杀你苏氏满门!以告慰今日死伤兄弟在天之灵!”

    “哈哈。”队伍中间马麟挡开一人的攻击,“算我一个!苏家的xiao婊子,记住你马家哥哥,哈哈!”

    打斗之中,互相谩骂挑拨,也是一种战术,类似的话已经不是第一次骂出来了,这帮人也皆是亡命之徒,眼下死伤数十兄弟,早豁出去,只凭口快不怕挑的谁不理智,一时间便是诸多骂声。

    “你苏家给我记住……”

    “主要我今日未死……”

    “你们若敢……”

    那蒋敬也笑着喊道:“告诉那宁立恒,我异日重来,他可没这么好运气了……”

    “那苏家xiao婊子记着,他日nong你的时候,我要让你相公在旁边看着……”

    远一点的距离上,苏伯庸双手捏住了轮椅扶手,吱吱作响。耿护院早已阴沉着脸朝这帮人重来。苏檀儿知道他们是故意这般,但也是气得满脸通红。而无论如何,这毕竟是江湖式的火拼,很难有军队一般的包围效果,百刀盟的防线,一时间大概是来不及截住这些人逃跑的方向了。

    也在此时,十步坡侧面的道路上,一辆马车从远处奔驰而来,不要命地冲入了那边百刀盟弟子的松散防线。

    一道人影被推了出来,有个声音在喊:“住手,谁敢动手——”

    马车上灯光摇曳,车帘里推出来的却是一名被五hua大绑的男子,穿一身书生长袍,而在后方,几名苏府家丁打扮的人将钢刀架在了这人的脖子上。

    周围百刀盟的人见是苏府家丁的服装,一时间也闹不清他们是哪一边的,随后,车上的灯笼也被晃灭了。只不过这片刻时间也足以让一些有心人看见那边书生的模样。蒋敬看了一眼,陡然笑了出来:“哈,成功了!成功了!兄弟们杀过去啊!”

    席君煜以为自己是眼hua了,远处被绑住的那人分明就是宁毅:“蒋大哥,那是……”

    “宁毅,哈哈,那就是我安排好的后着,宗族大会的结果出来,我猜到你被阴了,于是双管齐下……反正也是之前安排好的,这时倒起大作用了,抓住人质,迫他们让路!”

    百刀盟势力雄厚,哪怕这时勉强突围,接下来也得面临一系列的追杀,哪有人质的作用来得大,众人方向一转,朝着包围圈的那端杀了过去,已经受伤的马麟此时哈哈哈哈的杀在前头:“那苏家xiao婊子,今日便让你知道什么叫痛……”

    这一边,程烈向苏伯庸、苏檀儿询问着生了什么事,只有苏伯庸回答了几句,远远的包围过来的百刀盟弟子也有些糊涂,不太明白那马车上的苏府家丁该怎么定义,眼看这帮人往里面杀过来,众人保持着合围的姿态,一时间,竟让十步坡附近的喊杀声稍稍平静下来。

    苏檀儿站在那儿,整颗心都沉了下去。

    按照她以前的锻炼,作为商人,是该保持冷静的,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是保持冷静,想办法应对的。因为即便你慌张也于事无补,有了问题,就得解决问题。但在这一刻,她几乎连呼吸都暂时停止了。

    脑袋一下子就懵了,身体犹如坠入冰窖之中一般,冻僵了思绪。

    那马车被阻拦,在坡上停了下来,兵器的jiao击声还在持续,马麟如尖刀般的直冲向那马车,准备与车上的四名兄弟汇合,终于,重刀劈飞了最后的一名拦路者,他走到那黑暗的马车边,偏过头,看了看被坐着绑在车辕上的宁毅,再偏过头,朝下方举起了刀:“住手,你们谁还敢围上来试试看!”

    程烈这时候也已经从苏伯庸口中知道了宁毅的重要,远非是一名入赘的女婿那么简单,他的示意下,继续围过去的弟子6续停了手,蒋敬张开手站在半坡之上:“哈哈,你们能怎么样!我说了,我们会找回来的!”

    “这样下去不行,损失只会更多。”远处,程烈扭头对苏伯庸说了一句,片刻,苏檀儿陡然摇了摇头:“不!不行!”

    喘息片刻,欧鹏拖着大枪往上方走去,众人也开始转身往那边走,距离不过四五丈,但由于没有多少光芒,上方的人看起来都是一个轮廓,马麟站在马车边,人质坐在车辕上。

    然后,他们看见人质站了起来。

    这动作轻描淡写,但也有着足够令人错愕的冲击感,人质怎么能这样站起来的,黑暗的轮廓里,那身影面朝众人,朝旁边的马麟举起了手,一点红芒在黑暗里闪。

    砰——

    不过半米的距离,一朵火光在黑暗里绽放开来,像是开了一朵hua,将马麟的整个脑袋都兜在了里面,血rou以接续着这火光扩散的形式冲向远处。

    那身影甚至来不及摇一摇,火光敛去后,直tǐngtǐng地往一边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黑暗的身影放下了手,低头把身上的绳子拉下来。

    巨大的爆炸声还在整片夜空中扩散、回dang、久久不息。

    “听你们在这边说起我,说得这么开心……”他将绳子扔向一边,张开手,热情洋溢地说道:“所以我就来了!”

    哈哈,感觉回来了,惊喜^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