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四七章 主谋
    第一四七章主谋宗族大会散了之后,混乱的声音朝着四面八方散开,看起来像是电影的散场,不过,没有多少人能够吃着瓜子,感叹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就这样云淡风轻地回家去。接下来,大家都有着足够多的事情要做了。

    平素所有人最怕的,也就是这些毫无准备的事情。先前也有过大量的预测和安排,可惜当揭开底牌,整个事态的发展与他们的准备却是完全的背道而驰,这在以往的商战中,也是并不多见的。白忙了几个月的失落感与放足了期待最终完全落空的错愕感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心中的疲累就会造成巨大的负荷,几乎会让人觉得做什么都是徒劳,可问题偏偏在于,许多事情还不得不做。

    二房与三房必须想办法压住这事情的离心与负面效果,原本那些嘲笑过大房的众人这时候估计也要考虑怎样跟大房修好,老太公则必须要忙着安抚一下苏仲堪与苏云方这两个儿子,调和其余老兄弟之间的想法,让这事情尽量平稳的过去。

    至于大房,也不可能觉得事情就这样定下,苏檀儿必须抓紧机会,雷厉风行地将过去两个月里大房开始动摇的地位完全稳固下来,稳定、安抚、拉拢,将己身的利益最大化。

    另外,如同在宗族大会上被苏仲堪苏云方说服了跳出来的那些人,在一定的敲打和惩罚之后也得让他们安下心来,如同宁毅说的那样,这些人未必是没有忠心,他们或许只是对苏檀儿没有信心而已。这些人也是有能力的,敲打也不宜太过,有了这次的事情,今后再遇上类似的事情,他们或许比旁人会更加坚定也有可能。

    除了家中这些人,有关这次宗族大会的结果,也已经在这片刻间一截一截地传出了苏家,朝着江宁城里诸多关心着苏府结果的大小商业势力扩散出去,随后掀起一层层的波澜,月香楼中薛延等人的目瞪口呆或许并非唯一。而在昌云阁,当濮阳逸在一番争吵间接到苏家当中传来的讯息,也是呆呆的愣了半晌,未曾想过这不过是随意了解一下的讯息能给他带来如此巨大的震撼,随后,也就将这几个月来布商中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说给了仍在争论的众人听。

    濮阳世家乃是江宁首富,家底比之苏家、乌家都要厚上许多。他长于商事,以往在许多场合亲近一下宁毅,也是因为感佩其才学。这几个月来江宁布业中的勾心斗角,他不过是个观众,看着诸多人物的表演,对于宁毅的参与,一开始就没抱多少期待,后来的发展倒也不出他所料,只是对于一个这样的才子跑来经商而铩羽,他心情自然有些复杂,有叹息其实也有些高兴,这心情多半类似于:写诗词你很厉害,我也佩服你,但在这方面,可是我厉害多了,你不该参与进来的。

    今夜对于苏家局势的预测,濮阳逸与其他人也没什么不同,当然,这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没怎么上心。可是当这消息传过来,他才是真真正正的被吓了一跳,江宁几乎所有关心着这件事的人,几个月的笃定,竟就这样完完全全的落在了空处,那种感觉,委实是难以言喻的。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事情中无足轻重的一个参与者,甚至可能连参与者都不算,但到得此时,才发现原来这个人才是事件的中心,几个月的时间里,他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拉住了整个局势往前走,竟然无人发觉……

    在座之人对于苏家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感觉,一半以上的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当那陈禄将《定风波》一词写出来,柳青狄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之后,便也笑着嘲弄起这不过是对方的自我安慰,词作再好又有何用,他将苏家的事情说了一番,于是双方又是一番争吵,直到濮阳逸出来说道:“苏家刚刚出了一个结果……”

    然后,所有人才真的被吓到了。

    当初看似无意的一系列举动,变成了一步一步缜密的算计,几个月以来看在众人眼中的隐忍和憋屈俨然也有了另一重涵义,云淡风轻,虚怀若谷,巨大的局,最漂亮的翻盘,简直是演义故事中才会有的桥段。一群文人士子在目瞪口呆之后也就开始感叹起来,而在柳青狄那边,却是根本没有了任何话语可以出口,方才的各种抨击,此时俨然成了一个大笑话,最重要的是,宁毅此时根本就不在这里,他不过写给九岁孩子的一首词,到得此时被各种抨击之后,终于化作一个巨大的耳光,结结实实地打了下来。

    苏家的事情传出来,这还只是这个夜晚在江宁掀起的第一重波澜,眼下还没有人知道到了明天,这波澜会一重一重的扩展成什么样子,在薛延口中那“十步一算”的评语又会传成怎样。作为当事人来说,宁毅也不可能知道这个晚上会有人拿了一首《定风波》跑来弄什么人文互见,会有一帮文人才子之类的存在也被卷进了这番波澜中。

    他目前还是比较乐观的。

    老太公会在宗族会议上将他说出来的事情,固然让他感到有些稍许无奈,但如果说这真有多么的惊愕、意外,那就未免矫情了。姜是老的辣,苏愈会走这一步棋,没什么出奇的,这是一步不错的闲棋,如果是他,他也会这样走。假如他宁毅有野心,这步棋可以让整个苏家人都提防他,假如他没有野心,那再多人提防都没什么意义,顺便还能成为苏檀儿背后的一枚筹码,吓吓别人。

    偏偏他还真是没什么野心可言。当然,他之所以对此毫不在意,是因为若有一天他真想要做些什么事情,老头子的这番布局,对他来说,还真没什么意义,对于随时有能力破局的人来说,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事。老太公为苏家着想在情在理,你不可能期待人家毫无理由的全部善意,只要能确定大部分的善意,那也就成了。

    此时此刻,波澜正在苏家以外不断扩散去处。苏府内部,作为宁毅来说,已经没什么事了。三个丫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苏檀儿也已经出门,对她今晚的安排,宁毅并不清楚。但想来,一切走上正轨,苏檀儿在处理细部事物上不比自己差多少,自己也已经无需介入。

    送走妻子之后,他在苏府之中闲逛了一阵,看看各处慌乱的气氛,孩子惹了大人不高兴后被打的哭声。脑中开始想起最近一段时间的化学研究以及竹记准备扩展二分店的想法。

    望远镜弄出来以后,他大概说了一下原理,然后跟康老去换了一些东西玩,如今的火药,军中研究的火箭与突火枪之类的,有了这些成品,改良一番多少也可以用来防身。另外主要也是考虑到将要打仗,望远镜这东西对于武朝军队也会有些帮助,算是为了安闲的生活随手尽一份力了,康老那边大概还在仔细研究。

    竹记这边,则是准备在开了酒禁之后就将二分店开业,目前的预计里,过年前酒禁多半就会开,到时候高度酒也可以一并投入,要弄些噱头出来。

    其实更多想到的是吕梁山那边,望远镜、酒精、火药、枪,后两者目前还没开始弄,但在如今武朝的基础上做提升,问题不大,但目前来说,他在考虑着不该将这些东西告诉康老。武朝的问题其实不在军械上,而在于军队的根本不行,金兵打辽兵,可以两万破七十万,而武朝军队遇上辽军就闻风丧胆,大家都是人,主要是人心的问题。就算将如今的突火枪改良到能有实用价值的程度,给军队配备上是福是祸也很难说。

    他只是想要体验一下东西改良之后的成就感,往后若能联系上陆红提,还不如弄批东西给那边,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过程还得等待多久,几个月的时间过去,陆红提该是回到了吕梁山,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不久,发现他在闲逛的苏云松过来与他交谈了一会儿,随后,这位苏家大房举足轻重的负责人也有些错愕地发现,这家伙对于接下来的事情还真的是什么都不想管。从女儿那边了解到宁毅在整个过程里的表现后又察觉到这一点,苏云松看着他的表情,也真是有些古古怪怪的:他本以为宁毅该是苏家大房的一只卧虎,虽然不参与太多的事情,可绝不至于完全不关心,他肯定暗中帮苏檀儿管着许多事情的,可现在……哪有这样的人哪。

    也就是在这样的气氛里,有些无论苏檀儿还是宁毅都没有预料到的存在,悄然无声地盯上了他,为这个晚上,横生出了枝节。

    与苏云松交谈完毕之后,宁毅也就准备回房看书,顺便整理一下自己对现代枪械的所有了解,还没到达小院,一名家丁朝这边跑了过来:“姑爷,婵儿姐她……在那边被东西砸伤了,二小姐不在,姑爷快过去看看……”

    这话一说,宁毅变了脸色,随着那家丁往他所指的院子过去,这边的道路通往苏府的一道侧门,相对安静,也就在快要到侧门的一处道口,那家丁稍稍落后半分,将一把刀抵在了宁毅身后:“姑爷,别走太快了,接下来听我的。”

    乌家疯了……宁毅皱了皱眉,虽然想来可能性不大,但眼下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这边距离侧门停放马车的小院子不远。宁毅举起了手:“婵儿没受伤?”

    “我们可不是很清楚到底谁是婵儿姐,不过……姑爷你若告诉我们,我们倒也不介意让她受点伤。”

    宁毅点点头,笑了出来:“太好了。”

    城外,十步坡。

    “为什么叫人刺杀我爹爹?”

    苏檀儿这句话问出来之后,席君煜眨着眼睛,愣了半晌,似乎觉得有些荒谬:“你从哪里……听到这种事情的?怎么可能。”

    “承认吧。”苏檀儿看着他,随后摇了摇头,“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在想,君煜哥你一直都很会看局势,所以我在想你到底会说出些什么话来,我还小的时候跟你学了很多东西,那时候我想,君煜哥,你会是我一生的良师益友。我现在很伤心,因为我是个女人,所以你要如此的折辱于我?席君煜!”

    说到最后两句时,苏檀儿身上的冰冷变得明显起来,看着对面的男子,几乎是一字一顿。

    “你……皇商搞砸了,宗族大会变成今天这样,我能理解你的想法,可是……”席君煜顿了顿,“你输疯了你?”

    “你还在想着这些。可惜你都算错了……”苏檀儿摇了摇头,“我现在已经掌大房了,二叔三叔都没有话说,今天宗族大会的结果,所有人都会被吓一跳,可惜刚才你不在那边……”

    “怎么可能,整个大房都已经没办法了,这么多人,你能翻盘?老爷子站在你那边强行让你上去也没办法的了……我没帮你想过办法么?事情砸了就得认,你……”席君煜望着苏檀儿有些迟疑,一时间他甚至真觉得眼前这女人有些不正常了,相对于她真的知道了某些事,反倒是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他看看耿护卫,又看看旁边持刀的高瘦男子。

    “乌家的布褪色了。”苏檀儿偏着头,等待席君煜消化这句话的涵义,“几个月下来,大家一直在局里。爹爹被刺杀的时候,你们让人相信有人要对付苏家,连消带打,爷爷去活动了好久才终于把事情平息掉,你们故意的,让苏家在那一时间掉以轻心,以你的能力,稍微放松一点你就能做很多事,你以为你在中间就掌握住了大局……”

    她在这里说着话,陡然间,外面传来乒乒的两声响,那是兵器交击的声音,随后,人声陡然响起来。

    “来了!”

    “杀了他!”

    “别放他们走!”

    混乱的声音,席君煜朝那边望去,苏檀儿也偏了偏头看一眼,外面似乎有人想要进来,被人发现,激烈的火拼,奔逃。

    “你的人?”苏檀儿问了席君煜一句,“他们居然真的会来救你,现在你信了?他们也觉得你不可能侥幸了。”

    席君煜扭过头来,没有说话,眼中神情错愕,不明白为什么真会发展到这一步。

    “爹爹遇刺那一天,施粥本来是我与相公过去,爹爹预定是不会去的,刺客一早就安排在那里,也安排了那么多的说辞要毁我苏家名声,这个不可能是因为要刺杀我,临时改变主意刺了爹爹。一定有内鬼,知道爹爹回来的时候会在那边停下来,这内鬼还必须是很清楚苏家状况的人才能清楚各人习性,所以决定在那时候刺杀爹爹。你们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这么大的纰漏,当我们骗了所有人苏家的黄布很好的时候,那个内鬼一定会相信的,因为他一定能亲眼看到……”

    “现在乌家的布褪色了,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欺君之罪,只能来求苏家。乌启隆他只能说出来……我本来想过苏家有内鬼,只是没有想到你才是主谋,好厉害的操作啊,你也很得意吧?可惜你也早在局里了,这个局比你的大……”外面的打斗声不断传来,陡然又是一声惨叫,往里面冲的似乎不止一个人,但埋伏在这院子附近的也有很多,苏檀儿从怀中拿出几张纸来,“这是乌承厚签下的东西,我抄了一份,你要看看吗?”

    席君煜靠在了后方的椅背上,听着外面的打斗,没有去看桌上的东西,只是脸色复杂,过了好半晌,方才望着苏檀儿:“欺君之罪……”他知道事情若走到这一步能够发挥的力量,桌上的东西不看都能大概猜到一些,只是摇了摇头,“这不是你做的……你没到这一步……”

    苏檀儿沉默片刻,随后淡淡地笑了出来,那笑容柔和,轻声地作出了回答。

    “是啊,不是我……”

    苏府,侧门附近。

    两道身影跟随着前方两人一路过来,在这里稍稍停了一停。

    因为前面的身影也停下来了,其中一人做家丁打扮,另一人走在前头,左手上缠着绷带,这时候举起了手。

    “老二得手了,过去让老四驾马车,咱们立刻出去。”

    “好咧……你得看住老二点,别让他下重手,文弱书生一个,打死了不好交代。”

    “知道。”

    前方两道人影开始往前走,他们也看看周围,快步跟了上去。不一会儿,老二与那书生转过前方院门,那边道路比较暗,他们也跟到院门时,前方砰的一下,前方道路上一个人影倒在了地下。

    “老二这性子……”

    其中一人暗骂一句,快走了两步,然后两个人都站在了门边。

    星光之下,勾勒出那书生的身形轮廓,他站在那儿,偏头看着倒在地下的人影,缠了绷带的左手在空中挥了几下,右手拿着家丁的那把尖刀,有些为难地抓了抓头发。转了个方位,似乎是弯腰想要将倒在地下的人体拉到一边去,然后他回过头来,看到了门边的两道人影,站了起来。

    六目对视,脉脉含情……!~!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