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四五章 定风波(三)
    一波一波的讨论与jiāo锋自议事厅中蔓延出来,汇成激烈而嘈杂的声cháo,逐渐波及到议事厅外的xiǎo〖广〗场与附近的范围里,各种议论声都在响着,循着各自的说法与逻辑,有时候,也会引起一番xiǎoxiǎo的争论,纵然不至于扩大出去,在以往的苏家,也是不多见的情况。

    “五万两、一万两……那边又是两万多”我早就说过大房这些年来在luàn搞……”

    “当初饶州那边那批红布的生意我就看出来了,一直说没有余钱没有余钱,要不是这样……”

    “这种事情,根本在luàn来”看吧,今天以后,不知道还会出多少问题……”

    “我猜至少是二十万两的亏空,也许还不止……真不知道怎么瞒下来的——”

    “二姐这下肯定做不下去了……”

    从苏亭光第一个站出来拿出他手上的一些账目,到第二名、第三名掌柜的出来,仿佛有着某些潜藏在黑幕之下的东西如同炸弹般的炸开,类似的这些说法,就已经在外面无可抑制地蔓延开来,嗡嗡嗡的一片片luàn响。议事厅中,大房二房三房的人们则在争论着这些账目的成因。

    事实上,在这种一家的生意cào作却分成了三支的情况下,有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如果真的仔细去追杀每一笔银钱的去向,这些资金或许未必真是多大的亏空,每年年尾算总账的时候,一年下来获得的利润和发展,大房未必比二房三房差”这便是明证。只是苏檀儿也的确是在牺牲了更大的发展可能为前提下,chōu取了姿金去运作有关皇商的事宜”到得此时,若然没有弥补的可能”一旦曝光,就俨然成为了苏家账目中非常不好看的一些地方。

    在议事厅外的苏文圭等人无需去考虑这些,即便将苏檀儿麾下的亏空说到百万两,也是没什么心理负担。而对于议事厅当中的人们来说,当好几名属于大房的掌柜都已经出来将手上的某些东西做出坦白,事情在一时之间似乎也已经没必要按照纯理xìng的方向去考虑,从苏亭光最初现身,各种各样的说法,便轰然间争吵成一片。

    到得这时,争吵还在继续,但各房之中作为主导的一些人,却已经渐渐的安静下来,苏仲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边休息,一边喝着茶”苏云方则在与于大宪皱眉议论着一些事情,大房这边,苏云松到这时也已经渐渐看清楚了一些事情的不可逆转,他原本也为着那些账目争论了一阵子”但后来才发现,或许再争下去”已经没有用了。

    有些东西”到此时已经在仍旧喧闹的争吵中显出了端倪”不论这争吵的结果如何,摆出在上方那些老人面前的,是大房已经不被看好,人心开始相背的事实。如果是旁人或许还有机会”但作为nv子”苏檀儿的身份”却已经经受不起这样的一次失败,这事情与对错无关。

    矛头所向,苏檀儿也只能在父亲身边安安静静地坐着,偶尔抬起头看看这一切。

    苏仲堪喝完茶,站起身来试图到场地中仍在吵的双方之间调解一番,随后又走了回来坐下。

    争吵看来依然激烈,一些知道此事若落下,自己必然失势的大房成员依旧在争,二房三房的许多人也就神情激昂地奉陪。苏仲堪自然也不是为劝架,不过安排好的事情已经出现得差不多,再过一会儿,下方的争论会平息下去,也该要上方的那些老人,乃至于作为族长的父亲”做出那顺理成章的结论了。

    从这场会议开始,父亲的情绪便并不高”各种说话由七叔代行”他只是一直看着”只是偶尔会严肃一些而已。这其中的理由,他是明白的,二侄nv有能力,父亲也费了大的心思,况且老人家这些年来都希望家中情况好好的,大房这边突然出事,乃至分裂,自然会让他心中失望、失落。

    可无论如何啊,父亲,当这些事情摆在面前的时候,终究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我与云方的出手并不激烈,只是顺水推舟而已。檀儿这次真是败得太大了,大哥又出了这种事……您终究是可以明白的吧两个月以来,事情终于发展到今天,发展到这一步,局面已经清清楚楚。父亲那边,应该也能够接受这一切了,苏仲堪在心中叹了。气,等待着最后的这一刻钟或者xiǎo半个时辰的过去,他边的苏云方,三弟则在那边笑笑,无声地摊了摊手。片刻之后,苏仲堪注意到了在这片嘈杂争吵中,上方的一个xiǎoxiǎo变化……

    苏崇华有些无聊,也是因此,上方那帮宗长中的一些变化,他或许是最先发现的。

    从苏亭光出来开始,下方吵成了一片,上方的宗长们未有干涉”却也已经皱着眉头”偶尔jiāo头接耳地xiǎo声议论起来。这事情非常正常,下方一直吵,上方则一直归纳和总结这些事情。苏愈身边的两位老人分别是家中的老二与老四”偶尔,那位平素不怎么说话的二伯会皱着眉头与苏愈jiāo谈几句,估计也是在为这个家族而担心着,苏愈或者会回答上一两句,但目光之中,则只是望着下方的混luàn,未有多少准备表态的意思。

    这位老人始终是整个家庭的中心,就算是bī宫,大家都得给他一个有足够心理准备的过程,今天这里表现出来的这一切,事实上也是为了bī迫这帮宗长,到最后bī迫他做出归纳和表存而准备的。

    由于他一直表现得太过平静,因此在这片激烈而混luàn的场面中”有个xiǎoxiǎo的动作,几乎就这样被人忽略了。在某一刻”二伯附过来xiǎo声说话的时候,苏愈也偏过头回应了几句,然后”他从衣袖里拿出了几张纸,递给了旁边的这位老人看。

    这或许是开会这么久之后”苏愈第一次做出某种明确的、有目的xìng的表态”当然这时候下方的大家还专注于争吵”没有发现这些,他们都知道,这边争吵得越明确,越有助于上方的人归纳出结果。苏崇华一时间也没有对那几分纸张产生多大的好奇”只是片刻之后,他才注意到了老人在上方看那纸张时的表情变化。

    这位苏愈的兄长在看第一页时就已经皱起了眉头,他看了看苏愈,在翻过一页之后,人与苏愈说了些什么,然后再继续看下去,越往后看,那神情越是严肃。

    或许……那是三伯做出决定的底稿……苏崇华这样想着。但随后的情况”却微微有些不一样。

    周围的几位老人开始注意到了这边的那几分纸张,又有人靠了过来,随后似在向苏愈关心地询问起什么来,苏愈也偏过头答了几句,随后,一个、两个、三个,这些宗长们似乎都已经不再关心下方的争论,在上面围绕着那几张纸议论了起来。

    当苏仲堪注意到的时候,整个情况”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那几张纸,吸引住了苏愈身边的几位老者,坐在旁边的几位也已经注意到了这种情况,过来看看,然后露出惊讶的神sè。

    苏愈望着下方”任凭旁边的族中兄弟们议论着,下方的争吵,随后也在微微的错愕间,开始减弱了。

    不久之后,下方的争论渐息。上方的讨论却还在继续,也有一两名老人看了那些纸张之后,将目光朝下方往来”很是复杂,苏仲堪望望苏云方,不太明白那忽然出现的几张纸的涵义”再望望苏檀儿那边,受伤后本就身体虚弱的苏伯庸依然低头静默着,苏檀儿则还是安安静静的看不出心中所想来。也在这个时候,上方终于有拐杖柱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作为族长,从头到尾看完了这一切的苏愈,这时候终于从座位上起来了,已经坐了这么,他看起来也有些疲倦”目光扫过全场。

    “都……吵完了吧,我也听得差不多了。”老人缓缓地朝这边走了过来。议事厅中安静平来之后”议事厅外也逐渐平息了争论,苏文圭等人从mén口那边瞧进来,等待着事情的结果。

    “最近的四个月里,我们苏家,出了很多的事情,有外患,外患之后,也有内忧。”他叹了口气,一句一句,开始缓缓地说起来,“我已经老了,有些时候,会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从伯庸遇刺开始,我就大概感觉到了这些。”

    “过去四个月的时间,苏家的问题,其实夹家都清清楚楚。

    今天大家从各地赶回来,也是为了解决这些事,也有些人告诉我,老兄弟啊,我知道你不情愿,但有些决定,终究是得要下了。我其实也知道……”

    注意到父亲的语气,苏仲堪与苏云方心中放松下来,啊,事情差不多了…

    “早几年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在想这些事情。我苏家的情况”有些奇怪”三房之中,一帮孩子呢,守成或可”开拓不足,也许是我苏家教导的方式不对吧。几年以前,让人觉得最有想法和潜力的是个nv娃。几年前我也很犹豫,不过,等到有一天我走了,伯庸仲堪他们掌家的时候,能够管事的,总也是有一个好一个吧,檀儿这孩子也是吃过苦的,所以当时也就无所谓让她试试了……”

    老人家顿了顿:“不过,做生意这些事情啊,nv娃终究是占不了便宜,人家huā上一份力气能做到的,你得huā三分。为着这事,当初也耽误了檀儿的亲事,外面也有各种都闲言闲语,反正,这些事情一直都让我很cào心,若有一天,伯庸退下来,真能让个姑娘家的掌管那么多生意吗”大家其实也没什么信心……”

    “檀儿这孩子立意很高,这些年来,手底下管着的那些生意究竟如何,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可她终究是有些年轻了,特别是,伯庸出了这些事情之后,大家跟我说的事情,我就一直在想了。现在这个时候,她还能不能继续管着这些事,伯庸退下来,她还能不能有这个能力、威望”能不能给大家这个信心。今天我要拿这个主意……”

    老人闭上了眼睛,议事厅内外的人,都在等待着。他睁开眼睛时,朝后面望了一眼:“檀儿啊”你也准备一下吧……”苏檀儿点了点头,俯身从父亲身后的轮椅中拿出了一只xiǎo箱子,起身开始走出来。老人转回身,朝座位上走回去”拐杖点在地上。

    “从今天开始,原本在伯庸手底下管理的一切事物,各州的生意、账目。”他如此说着,“全部,jiāo由其长nv”苏檀儿管理。”

    苏云方站了起来”苏伯庸迟疑了一下”随后也站起了身,周围轰然一片,座位上,苏云松瞪大了眼睛”二房坐席上,苏崇华愣在了那儿,然而有些东西开始从心底涌上来,一些画面在那儿反复推出来,xiǎonv孩、宣纸、词。

    “山长伯伯,那是我的。”

    “先生他跟xiǎo七换的。”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料峭chūn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定风波。

    前方,苏檀儿将那xiǎo箱子在宗长们面前的桌子上打开了,将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都是些纸张、银票、契约,她向前方诸位行了一礼,然后回过头来”安静的目光望着这里的所有人,议事厅内外,有的人甚至不由自主地被这道身影的目光震慑得不再惊愕和议论,只是想看她准备说些什么。

    “大家想要看的东西,都在这里。”她如此说道,“这只是第一批。”

    ………………

    “你们……不,檀儿“…………早就预料到今天的事情了?”

    仍然有些安静的院子,远远能听到那边议事厅内外的声音,凉亭中,宁毅吃完了huā生,有些无聊,苏丹红正处于某种疑惑且复杂的情绪里”整个过程里,宁毅跟她说的一些话有些奇怪,仿佛对眼下的情况早有预计”甚至早有安排,今天的事情,似乎隐隐中存在着什么转机。不过宁毅似乎并不愿意把话说清楚,她也只得跑来跑去,偶尔去看看议事厅那边的争吵,到得焦急时,又忍不住回来一趟。

    “总是这么焦躁,这是因为潜意识里你不相信檀儿能翻盘的证据,因为她是个nv人。那些掌柜的,譬如亭光叔他们,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未必有什么恶意,不过“……”,“檀儿她本身就是nv儿家”旁人都是这么看的,我关心她,自然也会这样想……”

    “但是没办法,你必须让他们不再这样想,这个没道理可言,就算她是nv人,掌了这个局,就必须让人放弃那种想法,让人觉得她就算是nv人,也有着绝不输给男人的能力。如果不能让人忘掉她是nv人,就得让人记住一些比较深刻的事情,“你听,那边没声音了。”

    然后,哗然的声响又传了过来。

    “这一下他们一定会记得很深刻。”宁毅笑了起来。

    “怎么、怎么回事……”

    “超过……四十七万两的银票、二十多处地契、房产、店铺转让的契约”生意的契约,大概有五种布料的配方”其余的我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些东西暂时也就可以堵住所有人的嘴巴了……”,宁毅扫掉了身上的huā生壳”站了起来:“走吧,过去看翻盘。”

    “你你你、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什么……,银票地契的……,嗯……,……

    ………………

    “这……不可能!”

    苏仲堪摇了摇头,检查着桌上的帮些银票与文契,至于织布的方子,则被苏檀儿收进了衣袖之中不给任何人看:“你还能从哪里拿来这些,不对,这块地是……怎么会是这块?”

    “爷爷。”檀儿朝前方说了一句”苏愈将最初拿出来的那几张纸从旁边收回来”递给了她,苏檀儿将稿纸放在桌子上:“二叔、三叔、还有大家自己看吧,这一份……,是由乌承厚签下的文契,所有的都在上面了”最后要给的,不止是桌上这么多。”

    苏仲堪等人在那儿翻着。上方,七叔公皱着眉头询问倒:“乌家明明“…………他怎么可能给这些给你?”

    “这样一来他乌家还能有多少!”有人在人群中说道。

    “不可能有这样的事……”

    “耳他乌家的布褪sè了啊。”

    “他乌家明明…啊……,…”

    所有人都愣住了,苏云方抬头看看面前的这位侄nv:“你说什么?”

    苏檀儿笑了起来:“他乌家的布褪sè了他不来求我,还有什么办法?”

    “乌家的布”苏云方想了想,目光转动着,“皇商的布?褪sè了?”

    “嗯飞”

    一片安静众人想着这突如其来的时候”望着面前这笑起来了看来甚至带着些天真的nv子她毕竟也只是十九岁的年纪,这时候笑容真诚而有趣。

    “这么说”四个多月前,你就已经……”,”,“乌家偷到了假的配方?”

    “真的配方在你这?”

    “这几个月,你都是装的?在等黄布褪sè?”

    一片哗然的声响,苏檀儿不置可否地笑”片刻之中,议事厅内外的众人也已经可以勾勒出整个轮廓。上方,苏愈叹了口气。

    “现在大家不用去质疑皇商的结果了……四个月前,伯庸遇刺,檀儿也病倒之时,大房便定下了这一想法,铤而走险我当时……,也是知道的。”

    “此事需得严格保密,要成功,也是不易,很多人都已经出了力,大家都蒙在鼓里我也知道”大家心系我苏家皆走出于真诚。其实若非我苏家局势至此此事原该待到一切落实之后才说出来”

    苏愈站了起来,跟众人说着这四个月以来的过程,然后,说着这事情要成功的难度布局的jīng细”对人心的掌握与cào作:“……,此事之后我也终于知道,我苏家出的两名内鬼,其一,齐光祖!其二,乃是如今管理着盛兴街那边仓库的韩七!如今已经被看管起来,明天便会送官查办!”

    所有的人其实都还在这番逆转的错愕当中失神,当老人陡然吼出了两名内鬼的名字,才有些人惊醒过来,看看那边的苏檀儿,今次之事,不光是乌家被这样摆了一道,家中二房三房全部失利,竟然还一次xìng揪出了家中的内鬼。

    一旁,先前受了苏仲堪苏云方的游说,站了出来的苏亭光等人”这时也还是慌了神的样子,眼神飘飘忽忽的没有归宿。

    “此事,运作之难,获利之多,大家都能看得清楚,在外,一直盯着我苏家的薛家、吕家、陈家等等等等,完全落空,此事成功离不开我苏家众人的齐心协力。”这是套话了。

    “檀儿对大局的掌控与cà自然是真的。

    “而最重要的是”老人家顿了顿,“立恒的,运筹帷幄。”

    这个名字终于出来,苏仲堪抬起头望着父亲,以为他是说错了huā,苏云方、苏云松等人都已经瞪大了眼睛”苏崇华靠在了椅背上。桌旁”原本微微笑着的苏檀儿也愣住了,那表情僵在她的脸上,nv子回过了头”有些错愕地望向侧后方的爷爷,苏愈笑望着她,目光未有丝毫变动。

    “檀儿,你有个好夫君。子安兄,“……有个好孙子。”

    爷爷茶……,…

    ……………………

    苏丹红与宁毅绕过了xiǎo道,从那边过来,快到那xiǎo〖广〗场时,某种气氛”终于感受到了。

    宁毅走得倒是不快,一边走,一边看着一拨一拨的人,大多数聚在议事厅mén口的人,脸上的那种表情,里面在说话,听不清楚,但大概也能猜到是什么样子。不得不多,这时候看起来,确实是蛮有趣的。

    就在他开始靠近的时候,哗然的声音开始扩张了,有人开始回过头,朝他这边望过来,有人议论纷纷,有人指指点点,其中包括苏文圭等人”用看见了鬼一般的惊愕表情朝他看过来,越来越多的人都望了过来,都是苏家的亲戚,但确定目光是在看他”而不是在看旁边的苏丹红。

    他停了下来,目光转动着”抿了抿嘴。

    这些围观的表情倒不是他非常喜欢看到的,因为感受起来,实在是有些多了。

    苏丹红看看众人,也扭头看他:“怎、怎么了。”

    “看起来不该跟你走在一起,影响不好”宁毅摇了摇头,转身尽量圆滑地朝一个僻静的角落走过去。

    唉”先躲一下吧。

    只剩下苏丹红站在那儿,疑惑地看看自己,看看别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