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四四章 定风波(二)
    轮轴声响,马车沉默地驶过一条条的街巷,有时外面会传来人声和灯光”有时巷道黑暗,四周便化为一片寂静。席君煜坐在马车上”偶尔皱起眉头,看看对面座位上沉默的耿护卫。

    “这个时候……到底是要去干什么?”,类似的问题他已经旁敲侧击地问过了好几遍,不过每一次的回答,其实也都差不多。

    “席掌柜到时候就知道了。”

    原本他还在思考着苏檀儿到底能有些什么方法在这个夜晚反败为胜,可渐渐的他觉得恐怕不会是这样的事情了。皇商之事四个月前就已经露出水患,环环相扣到如今”今夜的宗族大会,二房三房向苏檀儿发飙已成定局,此事解决不了,今后苏檀儿被撤了权力,所谓以后,皆成泡影”这个时候还能干什么。

    他讨厌这种看不清局面的情况,苏檀儿等若是从他手底出来的学生,可这样的情形下,竟然让他完全的捉摸不透。不过,对于自己被信任的程度,他终究还是有自信的,且看看她到底打算做些什么便是……

    他在马车中,计算着车辆此时所到达的位置,偶尔透过帘子看三眼外面的特征。车辆似乎是在往城外驶去,而且这辆车有些奇怪,并非是苏府的马车,沿途之中马车绕了几个圈子,或许是在担心被人跟踪。席君煜心中便愈发奇怪起来”这一次苏家所面临的敌手,他心中都是清清楚楚,到底是谁”是什么事情,需要这样的应对?

    马车离开江宁城,最终在城外的一个院子前停下了,席君煜看看周围的环境”这边相对僻静,但不远处是一个平日里还算繁忙,也相对龙蛇混杂的小地方,名叫十步岗。有几家店铺和鱼档”附近一些村庄的人会过来买东西,偶尔会出些火拼杀人抢地盘的事情。

    席君煜走进了院门。

    平一刻,他站在了那里,有些事情很难置信,但确确实实的在他心中涌上来,大概明白了一些东西。

    一把尖刀抵在了他的腰间”门边弄始浮现人影。

    “耿大哥,到底……怎么了?”

    “先进去吧,席掌柜,咱们先在这里等等,你想知道的事情,总会有人来跟你说。到时候”如果弄错了,我再向您赔不是。”

    ………………

    月香楼,琴音清丽,歌声柔美。

    骖渺渺拨弄着琴弦,在众人注视之下悠然地唱着歌。薛延、薛进等人也在跟着唱和”陶醉其间。曲毕之后”方才微笑着举酒赞美一番。

    他们今天在这里等待着苏家出结果”也已经等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期间喝酒玩闹,有骖渺渺作陪,倒也不致烦闷”过得片刻,薛进望望苏家的方向:“要说起来,苏家眼下也差不多该出结果了。”

    “可惜未能亲眼到苏家去看看,想来那苏家三房暗自里勾心斗角,必是十分精彩。”一旁有人笑着附和道。

    “今日此地有渺渺作陪,我们只等那结果便是。你竟还想去看那些勾心斗角之事,委实煮鹤焚琴,俗不可耐”致渺渺姑娘于何地?罚酒!”

    众人一番笑闹,又不免感叹一番苏家的情况实在是不团结,庆幸他们薛家没有这种几房夺产的事情。说笑之中”又有人掀了帘子进来”这人乃是吕家的一名成员,本是一开始便到了”方才出去处理些事情”此时方回。薛延笑道:“吕兄,大伙等你这么久,总算是回来了,你可不知道,方才离开时错过了渺渺姑娘的表演”该是何等憾事,”,那吕姓青年也便笑着告罪几声,坐下来之后才笑道:“方才在外面转了一圈,听说了一些颇为热闹的事情。哦,对了”苏家那边,结果可出来了么?”,“尚未传过来。吕兄着急了?哈哈,方才就说嘛,吕家这次可是下了大功夫的,方才可是对渺渺姑娘都有些冷落呢,此事该罚。”,“呵,薛兄说笑了,谁不知道此次事情薛兄家中准备最为充分”一旦苏家开始出事,最占便宜的可就是薛兄家中的生意了,我们吕家嘛,不过是跟在后方拣点残羹冷炙”浑水摸鱼而已。薛兄说这话,绝对是栽赃”渺渺姑娘,不可信他。他必然是心系那苏家结果,因此拿别人来调侃一番。”

    骖渺渺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这些人哪,说的话没一句可信的”渺渺可真不知道该信谁了,怕是要被你们卖掉都替你们数钱呢,而且啊,还卖不出个好价钱……”女子笑了起来:“那苏家啊,倒也真是可怜,与你们成了对手。”

    几人哈哈大笑,薛延摇头道:“不说此事不说此事,苏家之事原就已成定数,何必操心,今日享乐为上,其余皆是附带。倒是吕兄方才说有些热闹的事情,到底为何?”

    “哦,昌云阁那边,闹得激烈呢,听说那柳青狄诗战群雄,呵呵,快要弄到拳脚相交了。”

    今日昌云阁濮阳逸设宴,柳青狄曹冠等人都到了场,也算是这天在江宁城中比较重要的一个聚会。那些诗人词人在一起,薛延等人自然参与不进去的,这其中就算薛进等人有几分文辞功底,也仅仅是不写打油诗了而已。先前的宴会中”大家也有聊了那边的诗会,这时候听说状况激烈,骖渺渺关心地问道:“那绮兰姐姐没事吧?”,“呵呵,自然不会有事,只是如此说法而已,有濮阳逸在,倒也不可能真打起来,只是双方都上了火而已。不过啊”,他顿了顿,看了薛延薛进一眼,“此事有那苏家宁毅参与其中。”

    薛进一愣:“不可能,宁毅此时怎会在昌云阁?”

    “并非人在,呵呵,而是有人在昌云阁中拿出了宁毅的一首新词来。这事情呢,说来也是有趣,却说那柳青教……”

    这人一面说着昌云阁中的情况,从柳青狄与人起争端”再到他以诸多诗词技压群儒,到之后空山居士的发飙。也从怀中拿出了两张宣纸来,上面抄写着此次昌云阁聚会大家拼诗的一些佳作。

    “……最后那首,便是由宁毅所作之新词,据说他如今在家中豫山书院授课,前几日与一九岁幼童讲解诗文时顺手所作,倒也未曾声张,只是被苏崇华看见,后来便告诉了那陈禄陈空山。此词竟然名叫定风波,确是好词”恐怕这宁毅才名,过得今日又要再往上一筹了……,只是想着如今苏家之事,却实在有些讽刺……”

    说笑之中,众人将那些诗词接过去。今天在昌云阁那边算是高水准的比拼,哪一首都不错,不过看着最后那一首时,众人的脸色,才都有些复杂。骖渺渺接过之后一首一首地看,看得都有些慢,眼中颇有神彩,但看到最后一首”还是迟疑了半晌”方才将词句念了出来。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词……”

    在场之中,好些人都已看了这首”骖渺渺念完,一时间竟有些冷场。薛延在一旁看了看”随后笑起来。

    “定风波、定风波……哈哈,这宁毅诗词上的才华真是没得说”不过,有他最近这些事,还写什么定风波,莫不是心头郁郁,想要自我安慰一番么?”

    他这样说着,其余人便也附和着笑了起来:“难怪只给九岁小童看看,怕也是觉得太过自欺欺人”因此只能写与九岁小童看看以求慰藉吧。”

    “我倒是觉得,不如他那日晚上悲愤之下写与乌承厚的那首《酌酒与裴迪》,至少那首便算是抄袭,也不会惹人笑啊,哈哈哈哈”

    “我等皆是粗人,倒不太会分这诗词好坏,倒是渺渺姑娘才学远胜我等,不知渺渺姑娘觉得此词如何啊?”,骖渺渺看看众人的表情,又看看手中诗词,轻声笑道:“词作”倒是不错的。”她此时给词作一个“不错”的评价,众人便更加笑得开心了。骖渺渺往那词句上随意地再看了几遍,方才笑着传给了别人”只在心中悄然默念。

    随后便又是一番谈笑,重复地说起了苏家两个月前的努力与最后华丽的失败,宁毅在乌家人面前悲催地写出那首酌酒与裴迪,以及此后的种种。只是这等气氛却也为不可察的变化起来,有时候有人议论一下柳青狄写下的几首佳作,拿着那稿纸看看,却免不了的将视线往那《定风波》上停留片刻,旋即转开。

    这首忽如其来的《定风波》,犹如一道小梗,无形地横在了这片空间之中。

    不过,并没有什么人将它说出来,原本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只要等到苏家那边结果过来,这道若有似无的小梗便也会烟消云散了。薛延偶尔不经意地朝楼下看看,某一刻,终于笑了出来。

    “径果到了。”

    一名家丁自楼下跑上来,众人都已经笑了起来,薛延此时所在的窗户正靠门口,他拉开了房门,在众人的余光注视下走出去,家丁也从楼下上来了”众人能看见薛延等待着的背影。

    “来,喝酒、喝酒。”薛进做出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与众人招呼着,众人便也笑着与他回应,等待着薛延进来说出那消息。

    苏家的事情早已笃定,要通报一番,不过一两句话的事情而已”就算有些枝节,想来也没井么可说的。众人等待着薛延笑着转身进来与他们复述那结果,然而那家丁有些神秘地在薛延耳边一直说着话,他们就这样等了很久。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你说谁?”

    好半晌,隐隐约约,细细碎碎的声音传了进来,不怎么清晰,但坐在相对靠门边的一些人还是听到了,薛延在那里询问着、重复着。方才说笑着觥筹交错的众人也终于安静下来,互相交换着疑惑的眼神”不知道出什么事情或是枝节了。不过,也可能是薛家出了什么意外的状况,例如陈家、吕家之类的参与者倒还没有太大的担心,终于,薛进站了起来”他想了想,随后朝门口过去。

    他是想问:“哥,出什么事了?”不过”这话语倒也没有出。”薛延已经回过头了,他的表情复杂,心神似乎都已经不在这里,只是看了弟弟一眼,举步进来,看看整个房间里的所有人,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就那样在众人的注视下一路回到自己的座位,摇了摇头,简直觉得有些事情不可理解。

    “薛兄,怎么了?”,吕家那人开口询问道。

    延笑了笑,过得片刻,低声说了一句,“苏家的结果出来了。”

    “如何?”,“如何……”,”薛延重复了一遍,眨了眨眼睛,片刻后,很用力地按住了额头将眼睛紧闭。薛家在对于苏家的事情上安排是最多的”到得此时,众人才多少意识到恐怕结果不太如愿~或者应该说是很不如愿。薛延睁开眼睛,单手用力扫了扫身前的碗筷,然后便看见旁边的两张诗词稿,他伸出两根手指敲了敲,将下面那张哗的抽了出来,拿在眼前看,过得一阵,口中念了出来,像是念给大家听的语气。

    “呵,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他此时将那定风波整首念了一遍,听在众人耳中,几乎已经是完全不同的态度,随后再看看众人,“回首向来萧瑟处啊……,如果我说,我们全都猜错了,所有人都被算计了,被算计得干干净净,你们会怎么说?”,没有人回答。

    “四个月……”薛延望了望窗外,喃喃道,“呵,乌家大概是被算计得最惨的”苏家那无能的二房三房也是……”,”

    “薛兄……具体,到底如何了?”

    “就是这样。”薛延将那词稿拍在桌上,“人家在笑呢。结果……就是对苏檀儿的最好结果……,内忧外患一次全清,那布,那布居然……”他的情绪似乎有些失控,伸手揉着额头,“现在想想……简直是……十步一算哪……”,“……宁立恒。”

    这声感叹,最后带着的那个名字响起在厅堂内,众人都愣住了。但对于整件事情,仍旧并不清楚。薛延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抬起头来,笑了笑。

    “抱歉,诸位”四个月的布局……不,两个多月的布局,全砸锅了,有些失态,大家多包涵。苏家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我说给大家听,大家就明白了……”,时间回到不久之前,夜,苏府宗族议事厅。

    一场争论,终于已经到了尾声……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