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四三章 定风波(一)
    第一四三章定风波(一)

    灯火通明,有关于苏家最近的问题,第一轮已经说得明白,大房、二房、三房的生意都已经在掉,一个个供货商或是分销渠道开始要求拿好处,归根结底,终究是因为大房方面在重大的决策上出了问题,皇商之事,一开始声势打得太高,到后来陡然跌落,而如今管着这些事情的人又是女儿之身,终于引起了动荡。

    这当然是一些避重就轻的手法,其实引得外部动荡的,最主要还是三房夺产引起的波澜,但在这里,说了这些,也就已经够了。

    “各位,这里我觉得应该说几句。”厅堂之中,苏仲堪站起来,压倒了其余的窃窃私语与议论,“商场之上,定下一个计划,想要做成一笔生意,不可能有了想法就觉得它一定能成。很多时候,大家尽了心力,最终没成,这也是常有的事情。此次争夺皇商,为何未成,其中的理由,在座的大家都明白,实是乌家卑鄙,非战之罪。檀儿侄女的能力、商才,大家有目共睹,这次并非因为谁谁谁的过错。”

    “可是,就算并非谁的过错,事情发展至此,却总得有个归纳与交代。此次皇商之事,到底花了多少钱,空了多大的一笔账。有的人说我们为了皇商之事到处走动掏空了许多地方的存银,到底是不是这样,大家总得要清楚才行。之前有关这些事情,皆是檀儿侄女在后方操作,我与三弟这边并未插手,因此我觉得今日之事,首先得让大家清楚亏空有多大,方为要务……”

    他这话才说完,那边苏云松站了起来:“我觉得此事不妥。”后方有人也站了起来:“你竟是让我大房在此时公开账目?”

    “你这是落井下石!”

    “我苏家大房二房三房还没分得那么清楚吧!”苏仲堪皱起眉头,“更何况,如今由此事波及,乃是整个家里都受到了影响,各位宗长今日总得心中有个数字吧。假如皇商之事未完,这账目安排自是不能放开,如今此事已完,尘埃落定。栽了就是栽了,还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苏云松望了望苏檀儿与苏伯庸那边:“皇商之事牵扯甚广,背后的具体事项,之前未曾知会,只是今日如何能将这些账目归结起来,仲堪,此事总得等到……”

    “不如等到明年吧!”二房那边有人站了起来,苏仲堪回头示意安静,然后大房这边也站起来了:“说什么呢?难道云松说的没道理么?”

    场面一时间又混乱起来,苏檀儿在那边站起来,想要说话,上方苏愈陡然顿了顿拐杖:“别吵了!”周围这才安静下来,也就是这些人开始坐下的过程里,苏檀儿正开口,另一道人影,自大房这边的众人间走了出来。这是大房之中地位相对重要的一名管事,乃是苏家堂亲,名叫苏亭光,他手上拿了一些东西,表情似乎有些犹豫,那边苏檀儿看着他:“亭光叔……”

    苏亭光看了苏檀儿一眼,叹了口气:“今日之事,我……我其实是赞成二堂兄这边的,我这里有些帐,也是该拿出来了。”

    所有人都看着他,议事厅里第一次安静得如此彻底,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到了临界点上,终于要出来,大房、二房、三房乃至于上方的族长与众位老人,表情各异。

    只有苏亭光的声音,在下一刻响起。

    “皇商之事未定,这些帐,都还是活的,可到得如今,家中这状况,要说还能有所更改,那也是自欺欺人了。这几年以来,檀儿的努力,大家也是知道的,为了皇商之事,早早的就定下计划,早早的做了准备,也花了不少钱。非战之罪啊……”

    他叹了口气:“我这里,是几年来暗中抽调袁州一带的账目,如今这空缺大概五万余两,已经无法补足了,大堂兄,檀儿侄女,诸位……”

    上首的苏愈眯起了双眼,檀儿闭上眼睛,将头转向一边,苏伯庸低下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另一边,苏仲堪目光严肃,苏云方仔细地听着。

    苏亭光还在说话,但已经无法听得清楚了,整个议事厅中,一片哗然,随着灯光蔓延出去,开始在周围广场上关注的人群中,掀起波澜。

    那喧闹的声音越过了围墙,令得这边的院子中也能够听到,议事厅那边终于开始出事了,或者说,预定将要发飙的人,终于动手了。

    “猜错什么?”苏丹红朝那边望了一眼,再转过头看宁毅。

    花生壳被放在桌子上,宁毅低着头。

    “从……几年前开始。”他似乎是想了一会儿,方才开始说话的,话语有些慢,“檀儿想要争苏家的家主之位,大家就已经清楚了,不过能力归能力,她终究是女儿之身,这一点根本没办法改变。就算是大房之中,真正信任苏伯庸的还是多数,对于她的感觉,却一直有点摇摆不定。很多人都摇摆不定。”

    “所以呢,就算是老爷子帮忙她拿到这个家主的位置,问题还是会一直在,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些人就会对檀儿没有信心,虽然这也是人之常情,但与其就这样看着,不如在有办法的时候,顺手敲打一下。”

    苏丹红皱起了眉头,满脸迷惑,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

    宁毅抬起头来,望了望那边的灯火,许许多多细碎的议论之声:“今日这样的事情,主要是因为三房夺产,但这个不可能拿到明面上去说。要坐实大房已经没有能力管着这么多的生意,催促宗族长老们壮士断腕,与其一直拖着不如把苏檀儿这个不稳定因素排开,或者就只能从皇商损失的账目上做文章,总之这是摆在眼前的。”

    “苏仲堪跟苏云方一直在活动,所以,一定会有些人跳出来,这倒不全是因为忠心问题,而只是对大房,对檀儿的信心问题,一到紧张关头,他们总会想起檀儿是女儿之身。这些人现在不出事,以后也可能是个麻烦,所以……可以在檀儿正式确定位置之前,给他们一次警告,做一次预演,让他们觉得,以后再遇上这样的难题,檀儿也是能解决的。”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你猜错的事情啊。”宁毅笑了笑。也在此时,几道人影从那边过来了,其中以苏文圭为首,这家伙自苏伯庸遇刺那天耍小聪明挑衅,结果被苏愈一拐杖打得头破血流,此后看见宁毅脸色都是阴沉的,但这时候看见宁毅与苏丹红,只是微微一愣,随后笑了出来,朝这边走过来。

    “立恒。为什么不去那边看看,知道吗?里面吵起来了,哈哈。”苏文圭笑着,随后压低了声音,“内讧了,你知道吗?亭光叔跟缅云叔都出来了,把你们大房亏空的账目拿出来,大家正在吵呢,真是太乱了,檀儿妹子势单力孤,差点被骂了,你是他相公,你都不去看看,实在是……啧啧啧啧……没人情味……”

    苏丹红脸上迷惑的表情还没有散去,听得苏文圭说着这些,配合宁毅方才说的,简直有些惊悚,她望望苏文圭,又回头望望宁毅。苏文圭看见她的脸色:“咦?丹红表妹很担心?”

    苏丹红就那样看着宁毅,宁毅笑起来:“你看,你也感受到了……”然后他扭头看看苏文圭,掏出一把花生:“花生要吗?”

    苏文圭盯他半晌,耸了耸肩:“不要。”

    他还得回去看戏呢。

    同样的夜晚,昌云阁。

    砰的一声,酒杯摔在了地上。

    “柳青狄,你不要目中无人,我告诉你!”

    “我便是目中无人又怎么了?”人声之中,柳青狄面红耳赤,一字一顿。

    场面已经变得稍稍有些混乱,作为主人家,濮阳逸此时也有些头疼。当然,今晚的局面,说起来还是蛮有戏剧性的,柳青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喝了很多酒,现在都已经控制不住,对于今晚跟他吵架之人,一个一个的嘲讽过去,然后一首一首诗词的写,颇有以文采鏖战群雄的态度,至于今日能跟他比肩的几人,譬如曹冠,则一直坐在旁边看戏喝酒,不说话不参与,场面一时间也有些控制不住了。

    当然,虽然今晚气氛不好,事情传出去之后,或许倒能变成一番佳话什么的,柳青狄必然名声大震。一番疯狂争吵之中,便又有人忍不住了,开始放言。

    “真以为江宁城中你最厉害了么,我所知道的,便是有人私下里顺手写与九岁孩童的词作,都比你好了千百倍。”

    “那你说的是谁啊!?”柳青狄喊道。

    “宁毅,宁立恒!”

    这名字一出,在场众人一时间都愣了愣,濮阳逸皱起眉头,曹冠举着酒杯眯起双眼,柳青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随后,眼神转得凶狠。

    旁边有人开口问道:“宁毅又有新词出世?”

    “空山兄从何得知?”

    “快拿出来一观……”

    顿时间议论纷纷,在那边忙着劝架的绮兰也忍不住伸长了脖子。柳青狄挥了挥手,好半晌才回过气来,开始吼道:“拿出来啊!莫不是酌酒与裴迪吧!他家门口那道士吟第三首了!?”

    号称空山居士的陈禄哗的抽过来一张长几,他也已经生气了,面红耳赤,抓住快要掉到地上的毛笔,用力在那长几上拍了一下。

    “我陈禄不是什么诗才横溢之人!我写诗写词,不过为了陶冶性情!也许比不过你写得好,可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等做派!这词不是我的,可也要让你看看,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好!”

    有人鼓起掌来。

    “那就写啊!让我看看这厮到底又能写出什么来!”

    陈禄瞪了他一眼,将毛笔在墨汁中刷刷刷的乱搅,抽起纸张,写下潦草的三个大字:定风波!

    那笔画一刻不停地走下去。一群都已经着急上火面红耳赤的人聚集过来,柳青狄憋了一口气,胸口起伏着。宣纸上那词作刷的就出来了!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写到这里,陈禄抬头看了柳青狄一眼,下笔,再走。

    一蓑烟雨任平生!

    继续写,早上会有下一章。R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