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三九章 换词
    过了农历十月中旬,天气还不甚冷,不过要热也已经热不起来了。这几天以来,原本似乎变得杀气腾腾的江宁织造业的情况渐渐的沉寂下来,将一股萧杀的气氛压在了后方。姑且认为是大变之前的压抑与宁静吧,乌家的皇商将要交货,另一方面,苏家提前的的宗族大会召开在即,在这个时间点上,后者或许比之前者更能吸引众人的眼球。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原本苏家想要上位,夺皇商的声势将江宁的织造一行闹得沸沸扬扬,此时又是苏家出了问题,或许便要分裂、衰弱,竟同样也将众人的眼球吸引过来。反倒是一直以来成为了胜者的乌家,皇商之前有着一贯的低调,到得此时,他吸引的目光竟也不如苏家吸引的多。旁的商家每每说起,也只是教导旁边的人,善战者无赫赫之,便该有乌家这等的沉稳大气方能成就大事,至于跳来跳去的,到最后,怕也只能成为小丑。

    距离苏家的宗族大会仅有不到五天的时间,和煦的阳光里,风尘仆仆的马车穿过了江宁的街道,一路往苏家的方向而来。这天的时间才刚州过了晌午,马车在苏家的大门前停下,便有等候的家丁迎了过来。从马车上下来的一是四十多岁样貌沉稳的中年男子,一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少妇,家丁与那中年男子说话的时候,少妇举头望了望苏家的大门,面有忧色。

    “严掌柜的说表老爷和表小姐可能今天便到,因此吩咐小的在这里等着……

    被他称为表老爷的中年男子名叫苏云松,如今乃是苏家在邓州一带的大掌柜,他不仅是苏家的外戚,而且能力出众,在整个苏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也是苏家大房的有力支持者之一。苏家的这些务实性的掌柜当中,如果说江宁一地是廖开泰能成核心,那么在外地,便肯定是他的影响力最高。

    与苏云松同来的,自然便是他的女儿,也是苏檀儿的表姐苏丹红。这时候开口问那家丁道:“檀儿妹子今日在家中么?”

    “二小姐早上便出门了,这些日子以来皆是如此,大概要到晚上才会回府。”

    类似的答案在苏丹红的心中早有准备,但此时还是皱了皱眉:“想来也走了。不过……前面才生了一个多月的病,这时候又是整天操劳,真是难为她了……

    后面这话是跟旁边的父亲说的,苏云松叹了口气,拍拍女儿的肩膀:“她要做这事,便该有这准备,别多想了,先进去看看你大伯的伤势吧。”

    说着这话,几人朝苏府之中走去。

    最近的一段时间,苏家已经一天天的热闹了起来,一般来说要到年尾才会出现的盛况提拼了一个多月出现,一名名的掌柜、亲朋,已经从各地往江宁聚集而来,都已知道了苏家目前的情况,宗族大会之上,这些人总能发挥些自己的影响力。大房的、二房的、三房的皆是如此,苏丹红本已有夫婿,这次大概是为了让苏云松回来,因此仍在邓州坐镇,而苏丹红担忧亲密姐妹,因此孤身随了父亲过来。

    一路上倒也遇上了好几位认识的掌柜,远远的打了招呼,走得一阵子,却是遇上了席君煜。他是江宁一带掌柜中的佼佼者,能力出众,曾经也是苏云松在江宁任大掌柜期间崭露的头角,虽然当时交情不算多,但其后对彼此观感都好。双方打了招呼,席君煜陪着他们一边说话一边进去,事实上,此时的席君煜也是风尘仆仆,颇为忙碌。

    转过前方的小道,正说着此时江宁的一些布行局势,苏丹红朝前方指了指:“爹,习安之。”远处一名山羊胡子的男子朝这边笑着一拱手,苏云松便也拱手回礼,席君煜同样回礼,随后才小声说道:“习安之,于大宪他们早几天就已到了,在家中替二老爷三老爷游说,也起了不少的作用。”

    习安之、于大宪,这都是二房三房当中比较得力的管事之人,相对于二房三房第三代的平庸,他们是真正有本事的人。苏运送皱了皱眉:“听说家中五叔七叔他们都已经被说的动了心了。

    席君煜在旁边默默地点头。

    苏丹红道:“爹爹,这次你可得好好跟三爷爷说说,若不然那可就真糟了。”

    “能说的当然说,可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苏云松叹了口气,“你三爷爷也不好过的,看运气吧。不过……路上便跟你说了,事若不成须放手,其实你檀儿妹子这次,倒是趁机退下来也好,你以往也说了,她一个姑娘家,总是这样操劳也不是长久之计……席掌柜你说呢?”

    席君煜沉默半晌,抬头道:“形势比人强……

    他这样一说,苏丹红父女也有些沉默了,过得片刻苏丹红才道:“总是心里过不去。”

    “我在,廖掌柜他们在,保大房衣食无忧,悠悠闲闲总是没问题的,未尝不是好事。”

    苏云松如此说着,话语之中倒也有一份茗定与沉稳,大房拿不了家主了,不过他与廖掌柜这些人的影响仍在,保着大房不被欺负的基础终究还是有,其余的,保不住了也就豁然放开。苏丹红倒没有父亲这般看得开,过得片刻回头问那家丁:“檀儿妹子出去了,宁姑爷在吗?”

    去年年关时她也见了宁毅几面,当时映像还不错,但这时候却没有那般好印象了,那家丁想了想:“姑爷他……也是每天傍晚才回。”

    “哦?他还知道做事帮忙么?”苏丹红稍稍展颜,家丁有些犹豫,苏丹红便疑惑地望着他,片刻,席君煜叹了口气:“说吧。”

    “姑爷他……在书院教书,上午教完了,下午大概在外面游玩……“

    “什鬼…………

    “别生气了,这家里……席君煜望望四周,安抚一番,“这家里说的话也不太好听……

    “……哼”

    视野之中,苏丹红满面怒色,席君煜也不好多说,他把握着分寸,见苏伯庸居住的院蒂将至,躬身告辞。

    “早知道,让檀儿妹子嫁给他就好多了……

    望着席君煜远去的背影,苏丹红闷声说道。苏云松在旁边皱了皱眉:“别说这种话。”

    苏丹红低下了头,心中倒是想着,等到表妹回来,要跟她聊聊这些事。至于怎么聊还没有想好,只是觉得有些不悦要说出来,记得去年过来的时候,表妹跟她的相公可还没有圆房呢……“”

    ………………

    纷纷乱乱,扰扰攘攘。

    由苏伯庸忽然遇刺为导火索,最近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苏家总好像是受了某些诅咒,或是打了某些激素一般,充满了各种激烈的冲突与交集,那些因为导火索而被渲染开来的混杂在一起。有些人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偶尔会笑出声来,但也未必是因为开心,或许只是因为可笑和无聊,例如宁毅,有些人试图推动着这些的变化,例如苏檀儿、例如老太公,例如苏仲堪苏云方,等等等等。

    当然,在这样的乱局当中,就连宁毅,或许也不是独善其身的,不过,如他一般,受的影响小的,自然也不是没有,这倒并非因为那些人能看得清楚,而多半是因为不清楚。豫山书院,宁毅的班上,目前还有十一名学生,这个数量是加上新来的两位学生的,也就是说,原本的十多名学生,目前还剩下九名。

    家中的明争暗斗波及到书院来的时候,好几名学生都因此被家中父母强迫着离开了。剩下的九人当中,好几名也在每天谈论着老师,也有说他败坏了大房的,搞砸了大房的生意的——毗这些事情家中每天都在议论,他们也不得不受到些影响。

    小七觉得这位二堂哥挺委屈的,最近心中有些难过。

    作为苏云方二女儿的小七,眼下已经是这个班上除了周佩以外唯一的女学生,原本的有个伙伴的,可惜也被父母强迫着离开这个班上了。她反倒没有走,苏云方大概是考虑到这样反倒显得他三房豁达。

    小七知道大房和自家三房在争,可在她来说,现在不太明白一家人到底是在争些什么。她喜欢漂亮又厉害的二堂姐,也喜欢现下当着她老师的毅哥哥,毅哥哥已经会那么多东西了,总不可能什么都会吧,爹爹和二伯他们也太欺负人了……其实是苏云方在家中谈论过宁毅,笑着说书生本来就不可能懂那么多,很正常。所以小七才知道这些的。

    听见旁人的议论想要反驳,可不知道该怎么说,也想要安慰一下毅哥哥,可作为她来说,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这事。不过,这几天家中有关什么大房二房三房的议论已经越来越多了,心中担忧的小女孩今天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在放学之后,偷偷跑去了夫子们办公用的房间。

    宁毅今天整理一些东西,走得比较晚,往房间外看去时,发现了小女孩正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瞧。老师嘛,就喜欢乖巧的学生,这学生怕是所有人中最乖巧的一个了,他于是笑了笑:“小七,有事吗?”

    发现自己被看到,赶快在门外躲起来的小女孩低着头出来了:“先、先生。”

    “呃……“小女孩犹豫了一阵,随后还是决定了用原本想好的理由做开场,于是从怀中拿出一张纸,“先生今天说写诗词的那些,小七不太懂……

    “嗯?”

    宁毅的课程从论语到中庸这样的说过去,偶尔穿插一些诗词之类的基本概念,今年大概九岁的小女孩终究有些理解能力不够。宁毅对于诗词其实也没什么造诣,但过来了这里一年多,教书看书什么的,基本终究还是有了,当下笑着将人叫了进来。看看小女孩的那张纸,上面居然工工整整地写了一首词,语稚嫩,也并不非常通顺,但无论如何,字数终究是对上了,而且押韵,有它的基本意思。这可就厉害了。

    宁毅对着那词稍稍讲解了一会儿,心中想着今天可以拿这首词到秦老或者云竹那边炫耀一番嘛,但片刻之后,才察觉出有些不对来。

    小女孩吞吞吐吐地说着一些话,说家里人怎么怎么样,又说他很厉害很厉害什么的,这是想要开导他别伤心呢。

    他心中也是开心,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口中连忙证明自己不伤心:“当然不伤心啦,你毅哥哥是江宁第一才子。嗯,不过小七写词的天分这么高,以后大概比我厉害了,这首词送给我好不好。”

    “嗯嗯。“小女孩点点头,片刻后又狡猾地补充了一下,“毅哥哥写一首词换好不好…………

    “好啊。”

    宁毅笑着执起毛笔写了一首,将宣纸交给小女孩,然后将小女孩的宣纸折起来。

    “交换,以后你这首就归我了,我这首归你,好不好。”

    “嗯。“上七点点头,将那诗词看了好几遍,她也不清楚好不好,还问了几今生僻字,随后将宣纸稿珍而重之地放进怀里。

    下午时分,书院之中通常是些杂课,周佩与君武今天没有过来,宁毅班上的一帮孩子随着其它班级出去蹴鞠,书院中的几个小女孩在旁边草地上玩着。

    苏崇华在书院里巡视了一圈。

    最近一段时间他的心情都非常好。

    大房终究是撑不下去了,他是亲近二房苏仲堪的,一旦大房失势,接下来占优势的显然就是二房。他到目前来说其实已经没有太大的野心,当今山长也就足够了,但大房失势之后,那宁毅显然就更好管,更能压得住,书院更稳,他能得到的……呃,不管是什么好处吧,都肯定会更多。

    说服五叔的事情,他还帮了不少忙,眼下一切顺利,就等几天之后的宗族大会召开了。

    环顾四周,书院弟子们玩闹正欢,他以往最重视的……哦,宁毅肯定也已经走掉了,他怀疑最近这段时间宁毅每天在外面借酒浇愁,这也是人之常情,随他去吧。这人才华还是有的,他没了威胁之后,自己也好更加委用他嘛,低落一段时间也无所谓,总是好事,对谁都好……

    “啊——”的一声女孩子尖叫,一张稿纸被风吹了过来,在地上滚啊滚啊,那边小女孩正在往这里跑。哦,是小七。苏崇华笑了笑,平日里他也蛮喜欢这个小侄女的,于是跑前几步,俯身将稿纸捡了起来,笑眯眯的:“小七啊,跑慢点跑慢点,别摔着了……

    稿纸上有字,是一首词,他于是低头看了看……

    “……呃……定风波?,、

    …………

    通宵到现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