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三六章 阳谋(下)
    “别多想了,事情一旦闹大,你们乌家一定是抄家灭族,逃不了的了……”

    这语声平缓,响起在茶楼上方,乌启隆坐在那儿,一时间话也说不出来。他原本也在商场中锻炼了这么些年,不是那等平庸无能之辈”一般人再危言耸听,也不可能将他吓住。然而这次却不同,之前已然有了黄布褪色”意识到宁毅环环相扣的惊人布局,到此时陡然说出来的东西也是循循渐进,宁毅态度自然,就这样随手将一个抄家灭族的概念扔到了他的面前。

    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够在这样的话语中第一时间就缓过神来,事关己身,抄家灭门。之前乌启隆不是没有想过黄布褪色的严重性,但顶多也是想到挨些罚而已”许多事情就算够得上“欺君”这个词语,但这类事情也不会轻易乱判,总有许多可缓冲的地方”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觉得宁毅开口三分之一的乌家实在过分荒谬的原因。可也是宁毅的这几句话,直接将他们之前未曾想过的一个因素点了出来。

    要打仗了啊……

    廖掌柜上京,就是为了将你们乌家坐实欺君……

    这些东西结合起来……

    宇毅静静地喝茶,等待着他将这段信息给消化下去,然后寿继续如闲聊般的开口。

    “苏家能做到的,江宁还有很多人都能做到,之前你们拿到黄布的时候”这边就已将定好了。第一次交货,你们要求延后”褪色的消息就一定会放出去。”

    他此时一面说着几乎全都由自己定下的计划,另一方面,似乎又集是全不关己一般的对眼前的乌起隆、整个乌家,表示着遗憾:到时候”我们是一定要让你死全家的了。

    他继续说着:“这样的效果不好,大家都知道了以后,整个情况就不再是苏家可以控制得了的了,我们就算不去京城闹大,也还会有其他人原因发挥一些影响力,把乌家弄下来的当然,苏家也肯定会继续做。接下来,你们家被治罪,市场混乱,我们去把份额抢过来”能不能拿到最好的一部分,要费多大的力气,这个……苏家这边肯定也是有些麻烦的。”

    “所以我还是希望在皇商交货被拖延之前把这些事情全都解决了。”宁毅给自己倒满了茶水,摇了摇头,“时间会有些急”不过这也是为了保证你们把东西都拿出来,不用整理得太详细,能交的都交过来就成了,吃不下的,檀儿想必也会有分寸……”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诚意”这一点很重要。如果可能的话我会把那份计划书拿给你看”那时候跟檀儿强调过几点”第一、绝不拖延,我们没有谈判的时间了,不管你们怎么说,等到你们提出延期如果事情还没有办妥,哪怕有一点没有办妥的”苏家都会放出消息,放出之后”事情就不是苏家可以控制得住的了,我们就各安天命吧。第二点其实也就是第一点的补充,机会只有一次,苏家这边不会说什么,我们还想要什么东西,你们再去准备”,所以尽量还是一次到位吧。这些事情为什么要这样,你们应该也可以理解。”

    一次性说完这些,宁毅喝了一口茶。乌启隆双手放在桌子上,靠回椅背。

    “意思是……我乌家……要任你宰割?”

    “说法不同,不过是这个意思。”宁毅抿嘴、点头,对乌启隆的概括深以为然,“我觉得这样子应该是最平和的方式,当然,事情已经摆在眼拼了,你心里肯定不会好受,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你或许应该跳出局面去看一看,就好像下象棋一样,既然已经将死了,你总不能期待对手不杀你,已经将死了,下一步肯定是吃掉,这个……能理解?”

    乌启隆俨然用看疯子的目光看着宁毅,张了几次嘴,没能说出话来。宁毅也是坦然看过去,过得片刻,点了点头,喃喃低语:“你理解了,我真高兴……”

    乌启隆语声压抑而低沉,几乎一字一顿:“三分之一……若给你们了,那灿金锦的配方……”

    “没有配方。”宁毅摇头,“从头到尾就没有正确的配方,因为褪色了”檀儿当时才会病倒的”这种心理压力你们这几天肯定也有”她已经研究了三年,而且是孤军奋战,苏伯庸当时又被刺伤,所以她才会倒下的。”

    “那我乌家为何还要给你们这三分之一?”

    “哦,不是三分之一,这一点先要说清楚,你们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三分之一是苏家要的……有一个办法,到时候苏家这边会帮忙乌家在京城和江宁做打点,由于消息会暂时封锁,所以其他人还不知道乌家出了问题,到时候,乌家主动认罚,第一”拿钱各级打点,苏家会配合,第二,主动交纳罚款充作军费,第三,也是最重要的……”

    宁毅顿了顿:“你们要主动拿下好几倍的岁布份额,这个多少才能保证上面不至于抄掉乌家,因为就算打仗,岁布肯定还是要的,或许是给金国……,这个负担会有些重”收缩市场,把你们自己生产的那些普通布交给朝廷,另外也可以在市面上多买一些”另外你们也知道,檀儿最过改良了织机,效率有提高,所以岁布方面,苏家也能有帮忙的余裕,这边肯定会有闲布出来的,到时候你们这边也是个销路。”

    “所以,苏家三分之一,给朝廷的各方面开销,三分之一我不知道够不够”总之你们肯定是可以应付的,然后接下来的几年,虽然乌家在外面的市场会继续萎缩,但你们拿下了皇商”几年之后,你们至少还是以前专做皇商的吕家他们那样的规模。”

    乌启隆的拳头敲在了桌子上。

    “一开始很难接受”我明白。”宁毅丝毫不为所动”“不过朝廷上层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你我都不清楚”有一条路总比没有好”对不对?如果是另一条”确实,不是没机会”谁知道褪色的事情会不会解决呢”总之苏家huā了好几年的时手*机~看间,他们认命了,苏檀儿也因为这今生了病,也许你们运气特别好,一两个月后你们就能解决问题,十天以后,你们就可以赌这个机会了,这边会按照计划放消息,然后廖掌柜在京城活动”总之就是个这样的流程,或许还有其它解决的办法我还没想到的”对了”你们家有什么靠得住的皇亲国戚吗?我觉得可以找这样的人帮帮忙……”

    “称“”乌启隆深吸了一口气,指着宁毅,“你们“现在是你们要置我乌家于死地,你却在这里摆出与你无关的态度来帮我出主意,呵…………

    “你还是不明白?”这一次,宁毅望着他”皱起了眉头”“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家家酒。世界上很多的时候”你会觉得一件事情有很多很多的选择,可到头来你会发现选择其实就那么一个,你照着做就行了。置你乌家于死地?你为什么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就好像这事情跟以前有个人拿板砖砸了我一下没什么两样?你让我怎么说?”

    “这件事情,是你们开的头。你想听这个?你们不能这个样子,我提醒过你们了。你想听这个?还是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那首诗乌家世伯拿回去裱起来子”他当时还说经商就是这个样子……你想听这个吗?没有意义,从头到尾我没想过跟你说这些。我只是想要告诉你现在的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至于它是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的,那是你们之后做反省的时候要做的事情”现在你说这个,能解决问题?”

    “没人要针对你们乌家。只是有人把苏伯庸刺伤了哦,别说这个跟你们没关系”你们不知情,这是最重要的然后你们开始打皇商的主意了,布褪色了,苏檀儿病倒了。苏家出了问题,后续也就都是解决问题而已,没人想要死人,没人要杀谁全家,解决问题,把事情做到最好的程度,解决问题就是这个样子。”

    “布行年会那一晚之前,谁也不知道是你们,只不过是谁谁就会跳进来,你们也好,薛家也好,都是一样。现在我告诉你”有两条路,第一”你们全家活着,第二,你们全家死光”我难道还要详细告诉你怎么选吗?而苏家这边,就像我说的,既然已经将死了,下一步该怎么走,理所当然的事情,哪怕让你来选,岂不也是一目了然?”说到这里,宁毅的目光其实已经严肃起来,随后摇头叹了口气。

    “回到前面,我知道这很难办,一开始很难接受,谁都一样。事情出得太快,转折太快,给你们接受的时间也不多”另外,你们心里肯定有气。我就算全家死光也不让你占一点便宜……大多数人一开始甚至都会这样想,可以理解,不过,一个人是想不出什么异西的,这事情真是太大了,要做的决定也有很多。”

    宁毅顿了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随后才诚恳地回头望着他:“时间不早了,我倒是不介意在这里跟你多说说话”不过“……,还是早些回去吧”接下来恐怕会很忙的”通消息”想对策,一万年太久,现在是只争朝夕了,这种事情,总是大家聚在一起才能想得出办法来,不要浪费,争分夺秒。”

    他笑着说完,看看乌启隆的神色,随后将旁边那边有关化学的书籍拿了起来,对面,乌启隆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宁毅想起什么,抬了抬头:“哦,这壶茶我请。”

    乌启隆站了几秒钟,但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他此时的脸色也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快要走下茶楼的时候回头望了望。宁毅坐在那儿”已经低头拿起毛笔继续写写画画了”偶尔皱眉沉思和回忆”喝一小口茶。先前的这番话语与摊牌,其中的凌厉杀机,所能波及的范围与后果的严重性,在他的态度里,仿佛是与那本过时了的波斯化学小册子没什么两样的、“一般般”的东西。

    下午其实还早,阳光将那身影汇在茶楼的剪影里………………!~!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