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三四章 摊牌
    日光和煦,席君煜走过屋檐下的院廊,稍稍停了停之后,方才进入一旁的房间,与里面的两人点了点头。

    “陈掌柜,荣记那边的反应怎么样了?”

    被他称为陈掌柜的男子名叫陈友和,听席君煜问起,摇了摇头:“荣立那边还是坚持要提价,他们打算涨到四两二钱。”

    “那就是在抢了。”席君煜皱着眉头”不过,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类似的坏消息已经屡见不鲜,他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波动,只是阴沉着脸在桌边坐下”“吕记那边可以谈到四两。”

    “也已经说了,但是荣立说,眼下大老爷已经不管事,一旦二小姐下来”苏家大变动元气难复,他们就等着亏本,所以一定要这个价。”

    “二小姐不会下来!”席君煜顿了顿,“苏愈不会这么短视,就算死撑”他也会帮忙把大房撑在那里,以二小姐的能力,迟早还会再上来的!”

    他的语句斩钉截铁,但房间里却是沉默了下来。自家事自家知,眼下的情况确实很不好,二房三房拼命的想要把大房拆掉,就算苏愈,现在似乎也有点力不从心了,老人家也压不住那么多的人说这说哪。苏家大房的声音最近一个月以来在江宁附近受到了影响,最主要的还是有的供货或者分销的商户要求提价或者抬高利润,多数现在还在拖,苏家这边死咬着不松口,让这边等等那边等等,但在隐性的影响上,恐怕已经将大房的总利润拖下了两成,最可怕的还是往后的发展问题。

    “妈的……一步错步步错,…”

    席君煜憋着一口气骂了一句,随后阴沉着脸摇了摇头,开始处理桌子上的一些事情”出入货单之类的。旁边的两名掌柜也阴沉了脸,陈友和也摇了摇头:“要不是皇商那段时间的疏忽……”房间里的几人没有再说下去,但谁都知道这段话指的是什么。最近一段时间有一种说法开始在苏家的范围内流传起来,主要是在对皇商那段时间那明黄布作坊的情况做了自查之后才开始兴起来的。

    譬如有的事情诸多的掌柜自己就能够负责,却也有不少的事情需要一个总控全盘的人来掌局。那个负责研究新布的小作坊原本由苏檀儿亲自负责,并无问题,但在苏檀儿病倒之后”在某些层面上出现了疏忽。现在由苏家这些颇有运作经验的掌柜们看来,若非是那段时间宁毅在明黄布的运作上太过亢奋”太过大刀阔斧”有许多小细节上的问题,原本就不该出现。

    如果那段时间由苏檀儿来亲自掌局,当他们在宣传策略上选择了激进的方向,肯定也会对小作坊的保密手段做出一定的微调,以适应这种方向。但宁毅掌局之后”他毕竟不懂这些小细节上的东西,作坊里的方针未变”周掌柜白掌柜一边要努力保密”一边却又要配合上面的高调宣传”总会露出不少的痕迹”因此才让乌家在这些最根本的战略层面钻了空子。

    这事情让众人一想起来就觉得格外憋屈,他们什么都做好了,最后还是输在了那个愣头青上。经验、所有的问题都在于经验”当时无论让哪一个掌柜出手控大局,恐怕都不会出这样的问题。

    亏得那个书生还格外义愤填膺的写什么“白首相知犹按剑,”,丢人……

    以往大家对于宁毅还有几分无视,觉得若然胜了肯定没他什么事”败了也是没办法。但这样的说法在最近半个多月里才开始变得清晰,也是因此”最近一段时间,苏家当中针对宁毅的〖言〗论也变得激烈起来。席掌柜原本还算与人为善,说情有可原,但这时候终究还是感到郁闷了一在陈掌柜等人眼中,席君煜此时的些许失态便是为此而来。

    这房间安静了一阵子,哗哗哗、沙沙沙的处理生意的声音。沉默之中,席君煜朝旁边看了看,方才有些恼怒的目光也已经平静下来。

    大概也已经准备得差不多”宗族大会半个月内就会开始,到时候檀儿被解了职位,那时候最好也是可以让这样的〖言〗论走到最高。如果是二房三房那帮人这样指责,或许反而会引发她的敌忾心理,但如果说的一直是身边的人在这样说,她在顽废的情况平终究还是免不了迁怒的。人心人性,无非就是如此。

    皇商之后,苏家炸开了锅”各种混乱,各种言辞都有。没有人知道,有关于宁毅的这些〖言〗论,全是由他在背后做的推动和引导,没必要请人去宣扬,只要在某些场合里的谈话当中稍微提几句足以引发人思考的言辞”让他们去想,让他们去推导。另一方面,增加大家“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输了”的感觉,增加那种委屈、憋闷感……从头到尾,他都是以一个理智者的身份旁观于外,甚至帮助宁毅说些话,当然,这些话最终也只起到了逆反的效果。

    一切都铺陈得很好,他长于此道。原本更加理想的情况是宁毅终于忍不住在家里做出几次失态的事情来,可惜那书生的确很能忍,面对各种挑衅知道辩解无用就什么话都不说,还装出一副悠闲的态度来,但也没关系”眼下他已经开始暗示家中的这些人:这厮一点内疚都没有。

    脑中随意想着这些,忽然间”乌启隆的那张脸闪过了脑海,他皱了皱眉。

    “陈掌柜,最近乌家怎么样了,似乎听说出了些问题。”

    “不是很清楚,听说一个管事忙得病倒了,秦业吧,前两年打过一次交道。”陈友和抬起头来”“有些人就议论说乌家要出这样的事那样的事,估计是薛家在背后放的话。皇商快要交货了”接下来乌家会为了岁布的事情忙上一阵子”薛家估计想要占点便宜。”

    “喔。”

    苏家人眼下肯定不喜欢乌家人,但是作为手下败将,刚刚被那边坑了,这时候也绝对不喜欢整天听旁人说起乌家的八卦。陈友和说得随意”席君煜也就点了点头,随后想想,乌家能有什么事,不管它,乌家现在要出的事情,跟苏家也已经不在同一个层次上了,他们会越走越远。什么事情都随得他们去”眼下,自己把事情做完也就成了。

    总之一切都很顺利。

    他望了一眼窗外院落中下午的阳光,气氛安宁,却隐约有些死寂的感觉。距离苏家宗族大会还有不到半个月了,一切都将尘埃落定。属于大房的这些人眼下都有些顽废,尽着人事”天命未知。或许只有他,能够明明确确的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在哪里”在干些什么事情。只有他是有归宿的人。

    于是他笑了笑”就如同那片阳光一般轻松。

    ………………

    午后安静的房间,由于闭了门窗,显得有些昏暗。房间里满是药味,此时在那捂得严严实实的病床前,容色秀雅的女子手上端着粥碗,将调羹举起来吹了吹”随后往病人的嘴边送了过去。

    “……宗族大会听说七爷爷也决定让我下来”二叔终究说服他了……,三叔那边忙着挖人”最近几天在说可惜廖掌柜眼下被派出去了,荣记那边想要抬高价格”吕记也是,多麻烦啊,过段时间他们又得来回跑……”

    一勺一勺喂着病人喝粥,口中缓缓地说着家中的事情,床边的女子神色其实也有些疲惫”只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疲倦之中,也有些讽刺的感觉,她伸手抚了抚发鬓”偏着头看床上的父亲。其实心中也有几分苦涩”原本走过来探病,不想再说这些烦心事的,可是回想起来”父女之间一直以来的交流,除了那些纯属应酬的话,似乎也只有这些。

    距离苏伯庸遇刺已经过去两个半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苏伯庸已经确定了瘫痪,两条腿没了感觉,左手的行动其实也受到一定的影响。如今还是身体虚弱”每天换药,无法下床的状态,精神似乎也受了一定的影响,许多时候心情不好。苏檀儿每天都会过来,但父女俩聊的大抵也是这些,许多时候母亲与姨娘在,就只是说几句问候的套话。这时候苏檀儿沉默了片刻。

    “今日在街上,看见许多卖柑橘的,爹爹以前,喜欢吃的吧……呃,今天没什么风,爹爹看看要不要将窗户打开些…………相公说打开比较好一点,呃什么空气对流……然后阳光晒进来,心情也会好……

    她能够找出来的真心的话语也就这些了”说到宁毅时,笑得开心了些。苏伯庸在那边点了点头”随后又摇头:“还是不要打开吧”天冷……,觉得冷,另外,檀儿啊,立恒他最近,都在干些什么啊?”

    苏檀儿微微笑了笑:“相公不是每天也来看你么,他最近,也就是教教那帮孩子,每天出去走走玩玩”,苏檀儿的笑容其实已经褪下去了,淡淡地说着宁毅最近的事情。其实心中明白父亲问这些的原因是什么,之前在这病床上,父亲就感叹了几次:“看不透他啊。”其实也是在提醒她。

    这些事情是说不透的,相公到底有多厉害,能做到些什么事,苏檀儿心中也在好奇,但是父亲的想法与自己不同。再多聊了几句”她朝门外唤了一句,让父亲的丫鬟秀荷进来,将粥碗递给她,然后也开始起身告辞了。

    这一个半月,她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要稳住眼下的局势并不容易”她也费了大力,但这时已经不再像皇商之前那般毫无头绪了”做起事情来,心中其实是安定的,精神良好”只是身体上忙碌。出门之后”跟随着的娟儿也便迎了过来,看得出来小姐的情绪其实并不算好。

    下午还有地方要去,还有事情要忙,主仆俩出了院子,却听得旁边院子里有些急促的说话声传来。

    “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还在想些什么……”

    “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姐姐……”

    “我都已经听说了”可这大房不是她一个人的,她要干井么大家都陪着啊,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大房是伯庸的”你要帮伯庸守住这一份……”

    “我知道……”

    “要不是那宁毅什么都不懂”横插一脚……”

    隐隐约约是这样的交谈声”当两道人影出现在那边的门口时,陡然也愣了愣。苏檀儿端庄地行了一礼:“二娘,古叔…………”

    “呃,檀儿啊,你过来……过来看老爷……”

    “二小姐。”

    说话的是家中的二姨娘与她的弟弟,此时也是大房里的掌柜之一。尴尴尬尬地打完招呼,双方也是分道扬镳,待走到没什么人的地方”娟儿抿了抿嘴:“小姐”二夫人和古掌柜商量着投降呢……”

    “我知道。”苏檀儿微微笑了笑,“也不是只有她们……”

    最近一段时间大房出了这么些事,内部其实也有不少的分歧。就有的人觉得大房肯定拿不到家主了,别再多争,保全一些原本属于自己的利益为好”就算以后是苏仲堪或者苏云方掌这个家,总不至于将他们赶出去,能留下的越多,大家往后的日子也越好过一点。两个姨娘,甚至自己的母亲,似乎都是抱持这种态度的。当然”苏檀儿若真想要开诚布公的谈一下”她们就多半会表示“绝无此事”“我们妇道人家不管商事”。

    在另一个方向上,她们其实也是在为大房、为苏伯庸、为自己好,只是稍稍短视和另人心凉了一些,此时在用她们仅用于宅斗的女人的心思在考虑着这些事。

    “娟儿”还好你没有生在大户人家……”

    “嗯?”娟儿眨眨眼睛。

    “这个家里,没有人情味呢。”

    苏檀儿微微笑着”娟儿抿了抿嘴,她作为一个丫鬟,不好对此发表看法。两人在靠近huā园的池塘小桥上停了停,苏檀儿看着水里的倒影,整理了一下头发,低喃道:“其实我也没多少人情味……”

    “没有,小姐和姑爷都很好的。”

    “跟爹爹之间,我也亲近不起来,只是委屈相公了,嗯,最近一段时间白天里他都在外面吧。”

    “嗯,家里有些人说话很难听,姑爷懒得跟他们争,可是肯定也不喜欢听的“…………上次婵儿还被气哭了呢。”

    苏檀儿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好半晌,方才深吸了一。气,朝娟儿笑笑:“人都记下来了吧?”

    “呃,”娟儿微微愣了愣,随后低下头,“小姐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姐姐啊。”

    苏檀儿理所当然地说道,娟儿有些不好意思,低头为难地笑:“我、我和婵儿都记下来了的”上次……上次在家里跟婵儿偷偷的记名字,还被姑爷看到了。”

    “哦?相公怎么说?”

    “说我们小心眼。”

    檀儿扑哧笑出来”随后收敛了那笑,“记好了给我看看,不要告诉相公。”

    儿点点头,既然得了这免死金牌,随后又板了脸开始告状:“小姐,其实最近几天”他们说得越来越过分了呢,有的还让姑爷自己从苏家离开……我们还有多久把事情解决啊……其实姑爷才是最委屈的”有些时候,娟儿也听不下去了……”

    “相公他……”

    苏檀儿顿了顿,回想这两个多月以来的事情,尤其是皇商的年会之后,自己的忙碌其实倒在其次了,宁毅那身处众人谩骂指责中的云淡风轻。何止是娟儿婵儿杏儿看不下去,自己的心中每次也都想要站起来骂人,甚至有几次,是宁毅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回去,唯有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这每一次事情背后的力量”那随意的身影后方蕴藏的岿然及坚定。而每一次这样的事情,也让她觉得,自己其实有些对不起相公。成亲之初,本以为这些都是自己要扛下来的东西,自己也很努力地想要做到,可到头来,还是那道身影站出来轻描淡写地挡下了这些。

    “不会拖多久了,消息已经开始放了,如果乌家那边的反应正常”差不多……”她望了望周围的景色,“差不多这几天也可以开始摊牌了……”

    说完这句话,心中似乎微微有些释然:“好长的两个半月啊”,她喃喃地叹了口气,“事情完了以后、完了以后”,心中想到什么”脸上忽然有一抹红晕闪子过去”她低头望了望水光中的倒影,然后下意识地举手拢了拢头发,侧着脸看了看水里的自己。果然,要等到完了以后才行,现在的自己真是憔悴,这样是配不上他的……

    水中的她笑了笑,女子放开了头发,举步前行。

    “走吧,准备摊牌了。”

    午后的日光里”照出了女子那洒脱而自信的步伐,小丫鬟开心地跟在后面。这一天是景翰八年的农历十月十四。虽然已经决定了要摊牌,走些程序之后”自然还得有几天时间的等待。但实际上”也就是在这个下午”某些事情就已经发生了,这事情看起来其实相当自然,但事后若想起,或许又会让人觉得有些突兀。

    这个下午在一间茶楼里,宁毅或许是兴之所至,为一件小事随意地做了收线”当然”在他看来的这件小事”对于旁人来说,或许大得难以想象早一天的时候宁毅便与乌启隆在街上遇见了一次,那事情看起来像是偶遇”双方也看来顺口的打了个招呼。一个半月的时间以来”这个或井不是他们第一次遇上,但的确是第一次打招呼”乌启隆当时正在跟某个布行的商人聊着什么事情,看见宁毅,远远的拱了拱手:“宁兄”近来可好。”宁毅也就拱手回礼:“还好。”之后分道扬镳,当时宁毅倒也懒得将这事放在心上。

    然后到了今天,上完课他跑去东集买了一本旧书。这大概是由胡商从西方阿拉伯地区带进来的一本书,上面有不少的图形,大概涉及炼金一类的知识。宁毅也是随手的买下来,决定之后找人代为翻译”买完书之后便去到茶馆里喝喝茶什么的,也叫小二拿来了纸笔,他照着那些图形看看,猜想一下这本书大概是些什么内容这种猜想也算是回忆以往知识的一种方法,正埋头写写画画中”一道人影也走到了旁边。

    “宁兄,真巧,这是什么?”

    宁毅抬头看看,果然很巧”正是乌启隆”当下点头打了个招呼。随后,乌启隆却是在茶桌的另一边坐下了,于是宁毅也就随口介绍一番。

    “应该属于阿拉伯地区,这是北边一点的波斯文,看不懂,不过图形看起来,应该是涉及几种金属的化学反应化学懂吗?呃,类似炼丹……”

    “宁兄真是涉猎广泛。呃…………金属的化学反应?”

    “金属的提纯转化之类的。”

    “哦?”乌启隆肃容起来,“那岂不是非常有用?”

    “一般般”这上面说的东西,我们这边的铁匠之类的应该大都已经掌握了”只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而已,他们的思维方式不同,可供参考。”宁毅说到这里,抬起了头,望着乌启隆”“乌兄在等人?”

    “呵,无事,只是随意闲逛,正好看见宁兄在这,有些好奇。

    宁毅点了点头,目光没有挪开,乌启隆笑着,两人就这样对望一阵,过得片刻,宁毅眯了眯眼睛,又点了点头,挥手叫小二:“添个杯子。”

    他又低下了头,开始将那书上的图形往纸上画了一个,皱眉想想,杯子过来了以后,也没有看乌启隆,只是伸了伸手:“乌兄请自便吧。

    “谢了。”乌启隆笑着给自己倒茶,宁毅还在低头处理着那些图形,轻轻叹了口气,仿佛听到了乌启隆方才说的另外一些回答,于是有些恍然地喃喃自语:“哦,布开始掉色了……”

    乌启隆的笑容瞬间僵在了那里,手上也晃了一下,但终究还是拿稳了茶壶”轻轻地放回去。偏着头”目光认真而有些凶狠地盯住了宁毅,脸上微微抽动了几下。有些东西从心底涌上来,那是噩梦终于化为现实的触感”另外还有几分错愕,在他的预想中”这些谈话不该是这个样子,宁毅也不该是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出这些东西。

    可在他的眼前,一切的东西就这样呈现出来了,宁毅还在低头写写画画”似乎对他来说,这一切就像是眼前这个初冬夏日的点心和茶水一般平常,他只是以与人闲聊的态度说出了这句话:哦,布开始掉色了,难怪你要坐过来。

    再寻常不过的一件事。

    “果然……是你干的……”

    乌启隆要费上好大的力气”才能抑制住这语气不至于咬牙切齿或是颤抖。

    初冬的阳光里”宁毅搁下毛笔,抬起了头,与他对望了一眼,…………!~!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