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三三章 寒意
    自酒楼中离开,回到乌家!时,天色也只经晚了。乌家大宅内外灯火通明,最近一个半月以来,乌府喜气洋洋的氛围未散,这样的喜气,是在每一个家丁下人的精气神上可以看得到的。或者也只有跟在家中地位最高的一群人身边的家丁们才能隐约感到些许不对,此时进了府门,一名守在门口的家丁便小心地过来。

    “大少爷回来了。二少爷和老爷半个时辰前已经到家,另外,三爷、五爷、六爷、骖掌柜、聂掌柜他们也已经过来,此时正与老爷在偏厅议事。”

    这是一般人家晚饭过去后不久的时间,以往的月余时间,家中诸多管事人都得在外面应酬到深夜才能回来,也只有这两日会是这样的状况。乌启隆点了点头,一路沉默地朝偏厅那边过去,才到走廊上,只听得里面砰的一下,响起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这就说解决不了了?不过才三天的时间?就说解决不了了?”,此时摔了茶杯正在说话的正是父亲乌承厚,这许多年来,已经很少看见他有如此失控的状态。也是因为这次出问题的后果太过严重,转折也真是太过突如其来,令得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陡然间中了当头一棒,然后大家就都有些懵了。偏厅之中,此时正在与父亲说话的是族中的五叔。布料的染色在技术层面由聂掌柜负责,但最主要的管理者还是五叔。此时大抵也只有他能够跟父亲说些讨价还价的话。

    “可是……的确是解决不了。本身不是我们这边研究出来的方子,拿到之后两个月来”家中的师傅也都在尝试改动,可这个方子实在太敏感,大大小小的改动都会让颜色大变,苏家甚至在里面用了一些原本染青色布料才用的原料。如今…………不是说一定解决不了”或许运气好的话……”,五叔乌承克此时也有些为难,乌启隆走进房门,上方的父亲看了他一眼,随意的一挥手让他在旁边坐下,转过头再与五叔对峙。

    “……运气?”,“呵,苏家huā了两三年才研究出这个方子,我们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陈师傅他们说……,也许只能靠运气……”,商场之上,说要解决问题,这时候得到的〖答〗案居然是只能靠运气。上方的乌承厚瞪着眼睛”整个正厅都是沉默的一片。过了好半晌,乌承厚才张了几次嘴,退后坐回到座位上:“这么说,可以确定了?不是我们出了问题,我们确实去……被苏家摆了一道?”

    偏厅里的众人之间”没有人敢说话,没有人敢做出这样的结论。或许大家都有去想过,但如果真是这样,此后需要付出的代价,才真是大得可怕。一阵沉默之中,骖敏之摇了摇头:“此事尚有蹊跷”难以理解”若真是苏家布下这样的局”那他们直接拿下皇商岂不更好。苏檀儿huā了几年的功夫来做这个,谁都能感觉得到,你看看现在的苏家,焦头烂额”就算真有什么转机,这一个半月以来的动静都足以让他们损失许多。我与三爷、聂掌柜他们都有考虑过”如果说两个月前就有什么阴谋,对苏家来说风险实在太大……”,一旁在乌家排行第三的乌承远此时也点了点头:“骖贤弟说得没错,我们原本就并未打算用苏家的方子,两个多月以前才临时起意。苏家若真有另一套配方,我们不可能不知道,此后数次推论也证明毫无问题方才用的这灿金锦。要说苏家从一开始就布了这个局,他们如何能从一开始就笃定我们会入局。要说他们算得如此天衣无缝,我不信,苏檀儿并无如此能力,就连苏愈,他老谋深算也并未至此程度……”,“但不管怎么样,总之我们目前的情况是这样了……”乌启隆自进入房间之后坐在旁边没有说话,但看来情绪不高,目光只是淡淡地望着偏厅里的众人。乌启豪看了兄长几眼,此时也才叹了口气,开始说话。

    “事情既然已经是这样,总得开始考虑接下来的应对。我与父亲今日与董大人谈过,交货日期延后应当没有问题,但现在的麻烦是。一旦我们正式向织造局提出延后,那这事情就得放上正式的公文里,到时候就不是董大人可以压得下来的。

    乌家出问题的消息必然会传出去,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很难说。现在距离约好的交货日期还有十天,十天之后就得想好怎么应付了。”

    他顿了一顿:“而不管延后一个月还是两个月,最后要解决问题,我们还是得把这方子给调整好。五叔、聂叔叔,不管拼命也好,碰运气也好,我们也只能试试了,另外,如果苏家那边有真方,我们大概也得尝试一下。到时候……大哥,就得看你那边了……”,乌启豪朝兄长那边望望,另一边,族中的六叔摇头道:“若不是苏家在布局,倒的确是可以这样做,眼下还不能确定这个。”

    “可眼下只能按这样处理了。”乌承远插了一句”“现在的确是确定不了,可若并非是苏家的布局,而真是因为巧合,我们这边自己出了问题,能处理的没有去处理,到头来岂不也是沦为笑柄。”

    语声有些急促的争论当中,乌启隆此时也在弟弟的注视下站起了身来,他拍了拍乌启豪的肩膀:“爹,各位叔叔伯伯,我……我最近在处理西北一边发展的事情,对于江宁城中,也未有真正关注太多了“有此事情知道一些,可知道的不是太详细,请问最近……苏家到底在干些什么?”

    乌启隆有乌承厚的风范,这时候语声虽然不高,但心中显然有了些结论。众人看他一眼乌承远想了想,随后在座位上坐下:“内讧了吧。”

    “情况不好,苏仲堪跟苏云方发力了,这时候正闹得不可开交呢。”,乌承克也摇头道“苏檀儿焦头烂额,到处赔罪,拉关系,想要把原来的合作都维持住。”

    “听说……好像也没什么效果吧,苏檀儿是有本事,但之前她身后还有个苏伯庸,如今苏伯庸听说是瘫痪了,最近一段时间都还下不了床,原本的李家年家都已经准备跟苏家大房停止合作,也有些零零碎碎的小生意也受到影响。主要是大家都在说苏檀儿很快就掌不了大房的生意薛家最近也在拉这些人,苏家的生意一旦缩水,一些原本关系不怎么密切的倒不如首先跟薛家合作来得更好了……”

    大家最近在忙其余实质性的事情,对于真正具体的有关苏家的事物也走了解不多。

    骖敏之近期饭局颇多,倒也关注过一些此时大家杂七杂八地说着,乌启隆皱了皱眉:“那苏檀儿本人呢?”,“维持之前的合作关系啊。”,乌承远笑了笑”“苏伯庸倒了,眼下的情况,苏家二房三房的生意都在缩水,她还想要维持以前的那些生意把本来由苏伯庸掌的那些都维持住怎么可能……”,乌启隆望着三叔目光没有多少变化:“可整个苏家大房,在干些什么呢?”,“整个苏家大房,地……”,乌承远望着这侄子,挥了挥手随后在半空中停下来,过了片刻才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什么,或者是一早就有想过的,只是不愿意说这些,怎么想都觉得匪夷所思、难以理解。房间里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变,这时候想到的,不是什么好事情。

    “其实……”乌启隆那苦笑的表情难以言喻,缓缓开了。,“其实……三叔五叔,你们几天前,也许就有考虑过了,不是么?”

    “那是倒果为因,不可能的。”乌承克面色阴沉地说了一句。

    “这个时候也没办法了,就算是倒果为因……”,乌启隆摇了摇头,“三年的准备,皇商之前一次性二十万两银子的投入,之前投入得也许更多。苏檀儿改良她手下的那些织机,原本我们以为她是为了应付大量岁布的需求,对皇商志在必得。可皇商的事情之后她还没有停手,外面的人都以为她疯了,骑虎难下,想要针对我们乌家提高产量低价冲货……”,“女人脑子坏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乌启隆喃喃低语一句,,“可要是不是呢……爹、各位叔叔伯伯,低价冲货,坏了行情,所有人都会联合起来打她,所以我们从来不怕她这些动作。但如果从一开始,这女人就在盯着我们乌家的份额,她在等着我们自己把份额空出来,那会怎么样?”

    前方乌承厚望了这儿子许久,随后才开口,声音有些沙哑:“若真是这样,她现在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是啊。”,乌启隆疲累地笑了笑,下一刻,抬高了声音,“现在整个市场上没有人在盯我们乌家,我们要扩张了,甚至走过去,其他人都在考虑怎么让开。以薛家为首,大家都在盯着现在的苏家,等着它到了哪一天忽然崩盘,然后去分那些份额。可如果苏家根本就不会崩盘呢?只有这个女人从我们拿下皇商……”,他挥了挥手:“不,甚至拿下皇商之前就已经在等着了,一旦我们这边出问题,整个江宁的布商,在盯着苏家的那些人,都会闹个大笑话。乌家的市场份额一让出来,其余人都还反应不过来之前,苏檀儿就会把它们吃得七七八八,其余的人都只能干瞪眼。”

    “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们觉得什么问题都没有人,把人家当成了手下败将甩在后面。可其实呢,人家已经引开了整个江宁织造业注视的重心,偷偷地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苏檀儿把手下的那些织机更新换代,提高现在看起来没用的出货率。大家都在笑,只有我们,反应过来之后,人家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难以言喻的窒息感笼罩着整个偏厅,过得片刻,乌承远还是摇了摇头:“这是最坏的可能如果是这样,这个局也布得太夸张了,我们怎么可能一点都感觉不出来……”,……”,乌承克皱了皱眉头:“就算真是这样,苏家人现在也不好过苏檀儿还能撑多久?我们能撑多久?大不了就延期,拖两个月,拖死她……,“不管夸不夸张,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这个样子,而且……”,乌启隆望望乌承克,“五叔,人家不会等着我们自己倒的,前天作坊里才出问题,秦叔叔才病倒,昨天你有注意到吗?有人在外面放谣言了说我们乌家在皇商上出了事情……当然啦,商场之上捕风捉影胡乱臆测也是常有的事情,可这也未免太快了,谁都知道背后有人在放谣言,只是眼下还没多少人重视可是……”,……”,他从怀中拿出一张宣纸:“回来之前我其实已经查了苏檀儿这一个多月来的动作。现在也许看得更清楚一点,皇商之后,所有的调整和支出,都是针对了我们乌家来的,处心积虑啊。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们没头没脑地往前走人家已经把刀枪剑戟无声无息地全架好了每一把都是对着我们的要害过来的……爹、五叔你们感觉出来了吗?”

    乌启隆苦笑着,摇了摇头,望了望苏府那边的方向:“那个女人已经偷偷摸摸地做完了所有准茶……,开始动手了啊……”,那宣纸在厅堂中传阅着,一个多月以来这些看起来都是笑话,只要乌家不出事所有的布线都毫无意义。可乌家会出什么事。也就是在这样的认知之下,他们一路高歌朝着最好的方向过去,当他们发现前方是死地还在疑惑的片刻间,才会发现周围已经尽是锋芒。

    难以言喻的感觉,看着那张纸上野小的有关苏檀儿近一个半月以来针对乌家所做的布局,众人一时间几乎觉得脊背都开始发凉,森冷的气息从那儿涌上来。如果这是真的……

    “我还是不相信。”,乌承远陡然挥了挥手,“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是我们自己走进去的,而是他们诱使我们走进去的。从两个多月或者更早以前他们就一直在算计我们?苏檀儿努力了三年来布一个这样的局?我们在之前不是没考虑过拿到假货,整件事情刻意一点点,大家就都会看出来的!没人能布这样的局!这事情……不是想一想就能做到的,整个过程有多难,意外有多少,大家都明明白白。苏檀儿不可能,苏愈也不会拿着这样的事情来冒险!他们能拿皇商为什么不拿,如果他们不能拿,之前为什么要造势到那种程度,差一点点就坑不了人的。就说拿到方子一项,若是太难,我们拿不到,若是太简单,我们不会信,后来我们多少次复核,才确定这事情没问题的,谁能做到这种程度!”,“她已经开始动手了,还有几天就能看出来,其实我也希望只是我在瞎猜乒……”乌启隆坐在那儿,摇摇头有些安静,“可如果不是,那整件事件想起来教……呵,就很有趣了……”,“苏檀儿当时病倒是真的,苏愈那段时间也没有办法处理这样的事情,他毕竟老了。可有一个人,或许我们都疏忽了,或者说除了一开始,我们都没把他当成一回事。你看看“…………整个事情里他看起来什么都没做,然而苏檀儿病倒之后,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做。他带着我们兜圈子,每天简直像是在那里说笑话。可在这背后,是他很愣头青地跑出来说要大张旗鼓地宣传那黄布,宣传他们苏家最有实力…………”,“现在想想其实有一点很有趣,我也好,薛家的人也好,在当时都有一个习惯性的想法。我们每次在酒楼茶馆上说宁毅最近又干了些什么傻事的时候,都忘不了提醒旁人一句:苏檀儿很厉害,苏家还是在用最光明正大的办法抢皇商,所以别被宁毅的表演给骗了。

    结果大家都是聪明人,大家都在盯着苏家的那块布。”

    “三叔,你还记得我小时候你告诉我的吗?如果要让人看见一样东西,最好的办法不是把它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而是摆在那里拿东西盖起来,或者埋在地上铺上一层沙子。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宁毅从头到尾都在告诉我们,苏家有最好的布苏家有最好的布苏家有最好的布!而且……我们都觉得自己是聪明人,看到了后面的重点,慢慢的没了警惕心……”,“他是个傻子嘛,商界白痴嘛,苏檀儿生了病,有点疏漏难免。如果是苏檀儿本人来,我们也许会更加警惕的,因为一些小错误本来不该犯。可他一直在犯小错误,我们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不正常。呵……,到头来他也没做什么事情,反正最后我们拿到了黄布的方子,他就那样看着,然后……白首相知犹按剑……他做完事情,东西一扔,走了,这一个半月以来,他就跟以前一样,对商场上的这些事情甚至看都懒得看一眼,可到现在还没人知道,他或许是根本没把这些当回事……”,乌启隆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完了这些,坐在那儿讽刺地笑了笑。一旁的乌启豪皱着眉头:“宁毅?这怎么……不可能吧“……”

    乌启隆抬起头来:“呵,我也希望自己是搞错了,可你们知道吗,今天我去找我们安排在苏家的内应谈了谈,他告诉我一件事情,前两晚跟苏家负责那染方的周掌柜聊天的时候,那周掌柜喝醉了酒,说了一句话,他说,在整个苏家,他佩服的人除了苏愈,就是家中的宁姑茶……”,有人瞪大了眼睛。

    乌启隆顿了顿:“反正……”,还有几天的时间,不管怎么样,十天以内我们都得跟织造局请求延期,到时候,如果真是苏家布了局,所有的东西就都会跟着过来的,那时候我们就知道他那个时候到底是演戏还是心里清清楚楚。如果真的是这样…………”他望着一旁门外的黑暗,想起那书生的身影,“我会有些怕他……”,回忆起宁毅那段时间以及最近这段时间的表现,众人仍旧沉默、错愕难言,互相交换着难以相信的眼神,可如果那是真的,那种令人脊背发凉的感觉,恐怕就真是古怪到极点了。

    过得片刻,乌启隆才揉了揉额头,喃喃地叹了口气。

    “可怜的席君煜,他还不知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