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三二章 亮剑
    第一三二章亮剑

    天气渐渐的转冷了,目前的情况下,宁毅每天的生活,大抵也与先前的日子相差无几。

    每天早晨奔跑去秦淮河边,与聂云竹见上一面,偶尔也会讲讲这一天之内的安排,下午或者去竹记总店,或者来到这里喝杯茶听听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与聂云竹相处的时间里总会有个电灯泡隔在中间。当然准确来说是在旁边,看来无所事事的元锦儿老是会坐在他的旁边陪他听云竹弹琴唱歌,原本宁毅与云竹之间的关系已经挑明,或许可以往很不纯洁的方向发展一下了,这种情况下,却令得宁毅与云竹不得不纯洁起来,让宁毅觉得很遗憾。

    当然,退一步来说,有两个花魁级的美女坐在旁边也不是普通人可以享受得到的事情,云竹的弹唱称得上一绝,若元锦儿没事下去跳个舞什么的,看起来也是很享受的事情了。可元锦儿这点便宜也不给他占,她像是男孩子一般盘着腿托着下巴坐在宁毅的身边听得津津有味,看来自得其乐,像个小和尚。若是云竹离开去拿茶盘点心什么的,她也不跟着去,就坐在宁毅的身边,一本正经,很是可恶。

    为此,当大家互相冷嘲热讽的交锋几次之后,两人曾有过几番开诚布公地交谈,那多半是在聂云竹离开,两眼瞪小眼的时候。

    “待会下去跳个舞来看看啊,小妞。”宁毅跟这家伙之间反正有些不对,也不用挑多好的词汇了。

    “不跳,我就是坐在这儿听云竹姐唱歌的……你就知足吧,知不知道以前在金风楼想让本小姐作陪得花多少钱?”

    宁毅翻个白眼,不跟她在这方面一般见识。最近苏檀儿给了把钥匙给他,他已经成为一个可以随意拿钱的小白脸,反倒不太好拿了,因此近期比较贫困,不去扯钱这方面的事情:“啧,你这样子不行的,坏人姻缘这是……”

    “哪有坏人姻缘,你跟云竹姐不是很正人君子的朋友关系吗?那你们就这样啊,但是你想要得寸进尺做哪些坏坏的事情,我可不许。你才不是什么好人,你家里有妻子的,你能抛开家里的那个苏檀儿跟云竹姐在一起么?”

    “老实说这个很难。”宁毅想了想,随后望着一旁的江水喃喃自语,“问题有很多,而且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总是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原本元锦儿便想说这话,见宁毅如此恬不知耻,一时间瞪圆了眼睛,气鼓鼓的样子,但她也是久经考验之人,随即便又恢复了自然,嘴一撇:“望着啊,望着啊,就是让你望着没得吃。”

    宁毅也有些惫懒地看着她:“我本来也不是很想吃的,不过你整天这样子提醒我,我忽然就变得很想吃了,这怎么办……”

    “那就看我们谁厉害啦……”元锦儿冲着宁毅抛了个媚眼,可爱非常,宁毅笑了起来:“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锦儿不听这个,脸一板转到一边。之后又陪着宁毅在这儿听歌,她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云竹也觉得有趣不去赶她,反过头来,待到宁毅走了,她便缠着云竹拼命告状。只是眼下这样的情况里云竹哪里会为了这样的事情而生气,便算锦儿说起宁毅的那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嘴脸,云竹也是笑而不语,甚至感兴趣地问问他真的这样说了,俨然一副“他真的想要吃么?”的模样,锦儿便微微有些气馁。

    事实上宁毅对这类事情在意不多,作为一个男人,他想自然也是想的,不可能不想。聂云竹样貌美丽,性情柔顺,而在其坚韧的一面上,也有着非常吸引他的地方,大家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云竹对这些事情也已经是千肯万肯的,那天若没有锦儿忽然出现,原本也就顺水推舟的发展下去了。

    但另一方面,他的心思在这些东西上占的成分也不多。而在云竹一面,更多的则是在享受着与宁毅来往之间的这种感觉感觉。平心而论,在这个年代上,虽然也会出现一些什么浪漫的、被人称道的爱情故事或者坚贞的传说,但男女之间的相处模式,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或者尊重什么的,许多男人就算对女子爱惜,其实也是建立在如今这个年代的模式下。

    宁毅真正能够让某些人感觉到的,或许也就是那种极度“古怪”的、“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他在当初救下聂云竹却被扇了一个耳光后能那样毫不在意地走掉,后来也能随意与她闲聊瞎扯,他能够在聂云竹的琴音里睡上一个下午,懒得去表现自己的厉害或是才子的一面。就好像他能在无聊的时候陪着苏檀儿在阳台上坐一晚上,能够乱开求包养的这些玩笑。

    虽然随意,但宁毅所表现出来的却也并非无赖或是无节操,他从来都有着自己的气质与风度,只是随意而已。这些东西中真正夹杂的平静、对等的感情成分,或者在她们来说应该属于爱情的成分,恐怕都是这个年代的女子永远也不可能感受到的。当然,喜不喜欢那或许就见仁见智了,例如某个叫做周佩的小姑娘,就整天觉得宁毅这老师真是太没形象,不够威严。

    宁毅与元锦儿一番冷嘲热讽明争暗斗,常常倒是令得云竹有些手忙脚乱,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她俨然便又回到了曾经当歌姬的时候,没事便抱着古琴弹唱一曲助兴。只当观众不肯帮忙的锦儿很可耻,云竹此时虽然有些自得其乐的感觉,但与锦儿同样可耻的宁毅偶尔还是会把节操拿出来擦一擦,待到锦儿有时候消失的片刻间问候几句,云竹却也只是笑着说:“心中开心呢。”常常也将锦儿告密的内容拿出来与宁毅分享一番,当然,倒也不是太过敏感的类似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那类。

    下午去到小楼那边的时间当然还是不多,上午放了学,要么是带着周家的小姐弟在书院旁的实验室里多教些东西,研究一下物理化学之类的,要么是与小婵走走逛逛,吃些东西,有时候去秦老家中说说话下下棋,有时候去竹记的店里坐坐,城门已开,水患的影响已经进入善后阶段,一旦开了酒禁,竹记便要将高度酒拿出来出售了。

    偶尔会遇上之前在商场认识的那些人,乌家的、薛家的,或是其余苏家的朋友或敌人,也会遇上苏家的一些掌柜什么的,这样看起来江宁城倒也不大,不过大家也没什么话可说。对于宁毅,这些人或者耻笑或者不屑,宁毅也大抵明白,懒得理他们。

    倒是在苏家的时候,常常会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现,譬如说前不久就有个与苏家多少有些亲戚关系的年轻掌柜指责他说之前皇商的事情全是因为他没有将那布料的配方管好才导致的问题,假如不是因为他没有经验,在这一项上重视不够,皇商的事情到后来本该是十拿九稳了的。

    类似的事情不会少,早先就已将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不论是苏家大房内部的一些矛盾,还是二房与三房的力量,这个时候都已经冒了出来。只要能不遗余力地打击到与苏檀儿有关的人,或许都能算得上是一种胜利。宁毅如今在苏家虽说是入赘,目前也已经放开了商业方面的事情,但他毕竟是苏檀儿的丈夫,只要能以任何手段让他离开苏家,对于苏檀儿来说,显然都是一种最有力的打击。

    能不能真做到当然是另一回事,但各方面的压力总是免不了的。宁毅眼下的应对,自然也只能被人认为是采用了毫不抵抗的龟缩态度,理亏嘛,只能这样,但心里的憋屈不会少,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造成更大的破绽。人们现在等待的就是这一天,宁毅出点什么问题,眼下已经有些焦头烂额的苏檀儿也就要变得更加不好过。只不过最近几天的时间,情况似乎变得稍稍有些奇怪。

    “最近,族中五叔七叔都已答应下来,半月之后,再开宗族大会,会正式讨论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家现的问题,到时候,他们也会重新提起檀儿以女子之身涉足家中商务的问题。大房的事情,今年以内,也该决定下来了。”

    下午时分,苏仲堪所在的院子里,几名亲近二房的掌柜、堂兄弟包括苏崇华在内,正与苏仲堪坐在房间里喝茶,随口聊一些最近以来家中的事情。近两个半月的时间以来,苏家动荡不宁,二房三房的生意也受到了颇大的影响,不过作为二房成员,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却没有多少沮丧的情绪。苏仲堪说着这事,那边一名堂兄弟开了口。

    “只是怕到时候三伯还是不肯回心转意,咱们苏家的情况,就算其余的叔叔伯伯都站在我们这边,他老人家一句话下来,恐怕还是会继续这样拖下去。”

    苏愈在老一辈中排行第三,此时这人说的三伯,也就是指他。苏仲堪摇了摇头。

    “爹应该不会再说什么了,若他真的会说,最近一个月的时间家里的情况,他恐怕就已经出面了。大房二房三房,终究会有个结果,他老人家也明白的。他老人家求平稳,希望家和万事兴,对于大哥的事情他恐怕真的是生气的,但大哥眼下已经这个样子,檀儿又出了这样的错。想必他也会觉得大房再在这风口浪尖顶着也不好,真退下去,也是保全了檀儿侄女以后能好好过些日子。”

    “想来也该是如此了。”一名堂兄点点头,“如今家中,大家对此事大概都有了如此认知,这些天来,我与大房的几名掌柜联系,询问此后意向,他们也大都表示了若从大房划出,愿意来我们这边。只可惜最中心的几位还未表态,席掌柜年轻气盛,说是要与大房共存亡,呵,他对二丫头的心思家中许多人也是知道的。另外,廖开泰也不愿表态……”

    “廖掌柜若是说上一句话,相信许多人都要变风向。”其中一名掌柜说道,“不过他对大老爷确实忠心,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他仍未对大房有怨言……哦,只是在布行年会后的几晚与人说宁立恒那书生气实在是太过任性,否则原本还有一线机会的……最近一段时间找不见他,因此也没办法从这方面入手……”

    “呵,宁立恒……”有人笑了起来。

    苏崇华也笑着靠到了椅子上:“此人才学是有的,可惜于商事一窍不通啊……”

    “倒是廖掌柜,听说是被檀儿侄女派着上京了?”

    苏仲堪点点头:“具体干什么就难说了,不过对家中报备的确实是上京,我当日还笑,这檀儿侄女莫非昏了头,知道江宁关系走不通,想要上京告状不成?不过我猜恐怕她是另有想法。告状这种事,没有真凭实据,我们在东京也没有太好的路子可走,她也该知道是不可能的。”

    “她最近似乎是盯着乌家做布局,想要低价冲货搅乱市场,说不定也真是昏了头想要做孤注一掷呢?”

    “低价冲货,那就是把咱们整个苏家往火坑里推了,傻子都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整个布行都会联合起来打我们。”苏仲堪笑起来,“就算她想做,家中也不会允的,这道命令第一天发下,恐怕当天晚上就会开宗族大会,我们倒省了事了。”

    “不过……这两天外面倒是有些奇怪的传言。”说话间,一名姓任的掌柜想着,开口提了提。

    “嗯?什么传言?”

    “乌家的情况似乎有些奇怪,这两日的情况与之前一面调整供需抽调岁布一面大刀阔斧与其余商户谈论发展有些不同。有传言说他们在灿金锦上似乎出了些问题,总之这两日,乌承厚这些人在谈生意时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有织造局的人甚至传言出来,他们在与董德成商量将第一批灿金锦交货时间延后。只是眼下还确认不了。”

    “那是怎么回事?”苏仲堪皱了皱眉。

    “恐怕真是出了些小问题吧,这种事情常有。昨天似乎听说他们家负责皇商那批布的秦中南秦管事突然病倒了。因为这样那样的关系,总会有些人传得神乎其神的。”一名掌柜摇头说道。

    先前开口的那名掌柜也摇头笑了起来:“应该是,我觉得该是薛家在放消息。今天下午甚至还听见有人说,乌家在皇商之事上中了我苏家的计,二小姐在暗中算计他们,眼下出问题了还是怎么的。”

    “中计?”苏仲堪愣了愣,随后仰头笑了,“这想必是薛家乱放传言无疑了,若真要中什么计,要么是中大哥的,要么是中二丫头的,不过大哥那些日子意识都尚未清醒。二丫头嘛,她若是假卧病,或许真有可能在用什么计,不过前次她是真的积劳成疾,忽然病倒,孙大夫也说了她压力太大,又骤逢大哥倒下……此事当无疑问。若真是中计,听说当时事情皆由立恒处理,他们莫非是中了立恒的计策么?”

    他说到这个,众人都有些无奈地苦笑起来,老实说自家人笑自家人有些不好,但对于宁毅,他们也都已经熟悉了,旁人或者会说这人神秘,看不懂什么的。都是一所大宅子里的人,对于他每天做些什么,家中的人都清清楚楚。

    整日里就是给一帮小孩子上上课,讲讲不着调的故事,据说还做些什么旁门左道的小实验什么的,下围棋、到处走走逛逛吃东西。苏檀儿倒下之前他几乎从未接触商事,那日年会之后也不再踏足布行。如果说这样的一个整日无所事事的人在那一个月内真做了些什么事,一直悠闲到此时才被发现,还整日里忍受各种膈应与辱骂而纹风不动,那他简直就不像是人了。更何况,若他真有做些什么,此后一个半月的时间各种变故都可能出,根本不可能完全不去理会的。

    众人喝着茶,笑了一阵。片刻之后,一名堂兄弟皱了皱眉:“不过……若真的是呢?”

    “呃……”苏仲堪微微愣了愣,房间里的气氛随即也有些冷了下来,面面相觑。那堂兄弟想了一会儿。

    “此时想起来才觉得实在奇怪,这宁立恒之前全不管商事,二丫头病倒之后他确实是用了心打算去弄好的,可八月二十五之后,二丫头接了手,他忽然就又抽身,要说他在当日受到了打击确也有可能。只是……抽得未免也太过彻底了,此后对商事竟然完全不再过问,旁人说他骂他他也一派云淡风轻的样子,照旧如以往一般过日子,简直像是完全为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丝毫看不出影响来……若他真有那么生气,此后不也该有些内疚或是在意么?他的修养莫非真有如此厉害?”

    他这样一说,众人心中也有些奇怪的感觉涌了起来。确实,这一个半月以来,家中明争暗斗,潮起潮落,里里外外都在为着许多的东西而争来夺去,所有人都费了最大的力气。不少人也将目光盯在了这书生身上,将他作为争斗的一部分,试图不断给他脸色和不快将他挤出苏家,至少给苏檀儿造成干扰。但这对夫妻,一个在漩涡的最中央执拗地做着些别人看不太懂的傻事情,另一个……如今看来简直像是似乎不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一般的如常生活,一直以来大家都觉得他在忍,不过能忍到这种程度,也确实有些过分了。

    不过这终究也只是随口一说的猜测,片刻之后,众人就摇头笑起来。

    “那书生哪有这般厉害……”

    苏崇华大概是对宁毅了解最多的,此时也笑得最是有趣:“想得太多了,乌家不过出些小问题,亏得你们也将道听途说拿来当真。立恒若真有如此厉害,那可就不是你我认识之宁立恒,而是诸葛卧龙喽,临危受命,做些该做之事,做完后抽身而走,万物不絮于怀……你们可有认识这等人物么?不过他确实有些文才修养,性情也与旁人不同,往日他因诗才受所有人质疑,也懒得出口辩解半句,此时受些谩骂议论,要忍,还是没问题的……”

    “呵呵,崇华说得对,你们啊,确实想太多了……”

    说笑之中,众人随即将这些事情抛诸脑后,不过,或许是因为下午聊过这些事情,这天傍晚与回家的宁毅相遇时,苏仲堪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一身青色长袍的年轻人手上拿着一本不知道是从哪里买回来的旧书,一面走一面看着西方天际的落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注意到他的目光,才回过头来冲他笑了笑:“二叔。”

    双方打了个招呼,错身而过,苏仲堪微微摇了摇头。确实,他太年轻,看得出一份属于年轻人的从容,倒是看不出太多的老谋深算,而这样的从容,放在年轻人身上,多半也是装出来的。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受了那么多的白眼和谩骂,估计也正憋在心里,只是不得不做出这种样子来吧……

    他这样想着,随后将心思放在了今晚如何说服几个叔伯中最为年轻的九叔身上,不再考虑有关宁立恒的这些事。

    小打小闹,总是那些小辈的事情,他就不必参与进去了。

    同样的傍晚,秦淮河畔的一家酒楼房间里,乌启隆与席君煜见了一面,两人这天算得上是“偶遇”,各自还有事情,例如席君煜,最近与许多的苏家人以及大房掌柜们来来往往的,努力引导和铺陈着一些东西,眼下已经有了效果,今天晚上也正是与几名苏家子弟约好在附近吃饭,此时剩下的时间并不多。

    “席兄,最近如何?”

    “一切都好,倒是你乌家,这两天出事了?”

    乌启隆望了他一阵,随后喝了一口茶:“没事,只是想问问你,之前所说之事,到底考虑得如何了。这一个半月以来,你在努力让苏家人将皇商的事情怪到宁毅头上,我也让人帮你在外面宣扬,此时皇商的事情最大的问题就是宁毅未曾守好染方一项,不过看起来,效果似乎有限。到了现在,你怎么想?”

    “谁说效果有限?”席君煜笑了笑,“事情未到最后一步,谁知道会怎么样?如今苏家的状况,无论苏檀儿还是宁毅,心里肯定都在憋着不满,苏檀儿如今自顾不暇,想要抓最后的机会,还来不及处理这些心情。宁立恒……他就是一直在忍着,总有一天会忍不下去的……一旦在苏檀儿的手上丢了大房,之前发生的事情,她就都会想起来,到时候她就会记起来所有人都在说这是宁立恒的错……”

    “若不是这样怎么办?”

    席君煜摇摇头:“那不是我现在要考虑的事情。”

    “呵,真是你的性格……”乌启隆笑起来,随后靠到椅背上,“还是那句话,我乌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到了必要的时候,还是请多少考虑一下。”

    席君煜微微沉默地望着他,先是点了点头,随后想想,方才说道:“你不太对劲,莫非你们那边真出什么问题了?”

    “确实有问题,作坊出了几次意外,秦叔叔忽然病倒了,事情毕竟太快,压得太紧。我们现在在考虑跟织造局那边交涉延期,问题不大,但总不是什么好事,知道的人又不能太多,所以我在想,如果家里能多些可用的人就好了……”

    “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席君煜说完,转身离开。

    乌启隆目送他出门,随后喝了一杯茶,在房间里安安静静地坐着,时间过了傍晚,转向入夜,灯火变得明晰起来的时候,有一道人影敲了门,随后进来。如果有苏家的人在,必然也会认出眼前的这人来,这次进门的中年男人也是苏家的一名管事,姓齐,名光祖,关上门后,与乌启隆打了个招呼,在一旁的席位上坐下了,皱着眉头。

    “齐叔,怎么样?”

    那齐光祖望了望乌启隆:“大少,乌家是否真的出问题了?”

    乌启隆笑着低头喝了口茶:“齐叔,若我乌家真出了事,对你也没有好处吧?”

    “昨日与周掌柜谈过了。”齐光祖皱着眉头,“周掌柜与白掌柜在苏家大房这些掌柜中最为低调谨慎,因此二小姐才让他们俩负责那染方的开发。皇商的事情之后,苏家也在自查,他们俩这段时间也极受冷落,可接到大少你的传信之后,前晚我与那周掌柜喝酒,才真将我吓了一跳……大少,到底出了什么事?”

    乌启隆的神色严肃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岂不是该我问你么?齐叔,那周掌柜到底说了什么?”

    “他……他基本上没说太多。”乌启隆不肯说,齐管事深吸了一口气,“可整个喝醉的过程里,我却看不出他有任何担心,我到昨天才看出来,他似乎……不光不担心苏家的调查,甚至连眼下苏家的整个形势都不担心,这明明该是他与白掌柜负责任的事情,大少,只有一句话是我记得最清楚的。”

    齐光祖顿了顿:“他当时喝醉了,说……整个苏家,他最佩服的,除了老太公之外,就是……”

    “呵,是你家二小姐么……”乌启隆几乎已经能猜到接下来的事情,这时候举起茶杯冷冷笑了笑。那边齐光祖有些为难地望着他:“不是……是……宁姑爷。”

    乌启隆愣在了那儿,他将茶杯移开了嘴边,片刻之后,目光转动着,似乎有些不知道该将茶杯放在哪里才好,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张了张嘴,又长长地呼出来,目光转回齐光祖的身上。

    “你说……什么?”

    七千字,偶素实诚人^_^R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