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三一章 夜幕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只有第一批出了问题么……

    “回二少的话”原本大家也都以为只有第一批,先前出事之后”那些布料已经被秦管事锁在了作坊边的仓库里”这原也是怕在交货前再出问题,每日里只是由秦管事进去看上一阵,一开始谁都没注意到什么不对……呃,其实也不是,听说这几日里,就已经有人注意到秦管事的精神有些不对”今日发现之时”大家方才反应过来,很可能是第一批货出问题之后,秦管事就已经注意到了每日里的褪色情况,只是前几日那情况不明显,秦管事每日里进去看,也不敢乱说,恐怕……还有些侥,幸,但随之变色的布料每日增加,秦管事也知道出大问题了……”

    “这个”,”马车之中,乌启豪皱起了眉头,左手捏起一只拳头,似乎想要骂出来,但终究没有出口,“怎么不早说……”,只是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心中其实也是明白的。

    “封销消息了吗?”,“发现之后便立即封锁了”知道的人不多,只是秦管事的状况看来不太好”已经叫大夫过来看了……”

    “秦伯伯他……终究还是尽责的……”

    乌启豪皱着眉头,最终说出这句话来,坐在那儿没有再多开口。

    他是被家丁在一户布商的家中被叫出来的,现下还不能完全弄清楚整个情况,只是结合前几天发生的第一批布料的问题,感觉很不好”隐约间简直像是被什么东西忽如其来的抄了后背。他现在根本还不敢去假设什么最坏的螓况,只希望是自家的什么失误弄出来的个别情况,毕竟这是新布,出些问题”也是应该的。

    掀开车帘,距离那边的作坊已经不算远了,一家苏氏布行的招牌映入眼帘,这些日子每每在江宁城中看见这招牌他都有些想笑,若是与其他人一块看见”则多半都要议论一番。对方“客观”地说说苏氏未来可能出的各种问题,利益会如何流失,他则在旁边摇头笑笑,不做多的置评,享受着某些成就感,作为乌家人口甚至是继承人之一,真有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无论是苏家还是旁边说这些话的人,都已经无足挂齿。但在此时,他放下了帘子”挥去心底涌起的一股烦躁。

    不可能跟他们干关的,都过去一个多月了……

    没有细想,马车一路抵达那小作坊,到得门口时,遇上了骖神针的马车,他与骖敏之打了个招呼,只是从彼此的眼神里都能看出那担忧的感觉,于是也没有多谈”两人一同进去,一旁的作坊里制作这灿金锦的工作还在热火朝天的进行,明黄色的布料在空中招展,灿烂得惊人,看不出任何可能有问题的感觉,那边”伙计们喊着将一些布料从巨大的染料池里拖出来”一名管事在旁边呼喊几声:“悠着点悠着点,一点问题都不能出,咱们这可是为了当今圣上做的布料……”,作坊的情景映在这片夕阳当中。

    乌启豪与骖敏之从一边过去仓库,这里原本就守得严密,这时候更是增加了一些人手,一路进到那小仓库里,灯火已经点起来,包括乌启隆在内”其余也有几名乌家大管事到了,这些都是前前后后负责各道工序的”得乌家信任的元老级成员,摆在他们面前的,便是那一面灿金锦组成的布墙,其中一些布料的褪色一目了然。

    骖敏之只是看了一眼,便开始与其余两名掌柜去检查那布料上会有的一些标志。

    “秦、秦伯伯怎么样了?”

    乌启豪抬头看了一眼那布墙便皱着眉头闭了闭眼睛,不过,第一句话还是对兄长问了这事情,乌启隆此时正坐在一张凳子上,摇了摇头,沉默许久方吝说道:“大夫说没事,只是太累了……”

    “为什么会褪色的?”

    “不知道,但是”,”说着这个,乌启隆霍然站了起来,朝弟弟挥了挥手”几步走向那布墙,随后拿起靠在旁边的一匹布靠在那布墙上。

    “你来看,这匹布是今天制出来的,这些布是在一个多月前出来的,看看,一个月的时间,一模一样,没有一点褪色的迹象,我们拿出去试了”染色……都非常牢固。可是这些褪色的,呵……”

    乌启隆笑了笑,指指此时骖敏之等人正在检查的那几匹:“我们刚才也已经看了,时间,时间几乎是从一个多月以前依次排来的”一个半月”到一个月二十天之间”它们几乎是依次开始褪色了,我们刚才去看了看那些废布,几乎也是一样的情况。另外还有这里”,”

    他拿起旁边一块稍有些皱巴巴的布,那布仍旧是金闪闪的明黄色,只是扔到其余锦缎当中时,才稍稍显出了颜色不太协调的迹象:“这就是压在时间点上的几匹之一,先前看来也是一般,毫无褪色迹象。我们方才拿去浸了水”以火烘烤”我割下一片拿过来,它已经开始褪色了,其余的还在试。”

    “怎么会这样的……”

    “是啊。”乌启隆有些讽刺地笑了笑,坐下来望了望这仓库:,“染布方出了问题?”

    这问题简简单单地问出来”所有人在顷刻间都已经沉默下来,面面相觑”过了许久,乌启豪方才问了一句:“可能吗?”

    “怎么可能?”乌启隆蹙眉摇头,“我们安排在苏家的也不止那一个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还拿到错的方子”除非这个人……除非这个人从一开始就能把我们所有的事情都看在眼里,几年的时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就算是苏愈,也不可能这样吧。我们这次争皇商本身就是今年才做下的决定,现在难道有人要告诉我有些人几年前就在布局……几年前布局的也只有苏檀儿了,几年前她怎么可能针对我们……”,“她若真的一直都在背后看着,自己拿下皇商能得到的好处要比这样子多得多……”,“暂时可能是我们自己出了问题”,乌启隆揉了揉额头”随后望望前方的几名掌柜,“骖叔叔、聂叔叔”眼下的事情”还是麻烦大家要封锁这消息,让染坊的各位师傅检查一下方子,分析下可能出的问题。此事太过奇怪,暂时还未能妄下结论”大家做好自己的事情,我与父亲那边,也会与织造局的董大人多做沟通,将交货的日子顺延。织造局此次已将皇商交予我乌家”不会坐视我乌家出事……我乌家数十年来走到这一步,大小难关也已经遇上过不知多少,大家风雨同济过来,在江宁城布行之中认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这次只要大家尽力去做”便一样不会有事……这边的事情,便交由各位叔叔了。

    此时在这房间里的不仅是乌家心腹,也都是经历了各种风浪而来的商场老手了,与苏家的廖掌柜等人大抵都是同一级别,乌启隆即便不开口,他们也大抵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事,此时齐声应诺”开始聚集一起,商量起来。

    乌启隆乌启豪两兄弟一路出门,夕阳在天边褪下了最后的残红”作坊之中”火把、灯笼都已经燃了起来,伙计们换班、吃饭”由下一批伙计接手上来。诸事未停,但两兄弟此时心情难言”这些布不断地在做,制好之后送入那仓库之中”然后若是全部,褪色掉,那他们现在到底在干些什么?

    这一个月来对他们来说,每一件事都在往前走,走得异常有意义,他们都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有些什么用处。可做了这么久之后”回头看看,才发现基石上似乎出了问题。那么这一个多月来忙忙碌碌的,他们又在做些什么呢?霍然之间找不到归宿。

    “哥,真的有人在暗中对付我们?”

    乌启豪已经想了很久,此时望着这在瞬间都已经失去意义暂时却不得不仍然进行下去的忙碌景象”开口问了出来。乌启辖眉头紧蹙,摇了摇头”回首望望那边的仓库门口。

    “现在怎么知道,不该是这样的。现在……现在也只希望是我们自己出了问题吧,若然不是……”

    他皱着眉头,难以理解。的确,游目四顾,他们看不见任何的敌人,皇商之前,他们未曾感受到敌意,皇商之后,就算有些敌意,也已经无法付诸实践。他们的确出了一次手,但所有的策划都在暗中,理论上来说,不该有任何人察觉到了他们的准备,他们就像是一只老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吃掉了一只山羊”整个过程都没有任何问题,没有弓箭没有猎人没有刀枪,甚至连那只山羊都来不及反抗,一切完美而流畅”可到头来,他发现身上有了伤口,却完全不知道那伤口是何时何地出现的,而且这伤口之严重”甚至可能致命。

    到底是谁……

    老虎霍然惊醒,开始往四周的黑暗中看了,然而游目四顾还是看不见任何东西,森林开始充满了敌意……

    “若然不是,或许就是有人早在几个月前,便一直在我们的背后,看着我们了……”

    乌启隆喃喃说出这些,乌启豪下意识地朝后方看了一眼,转了个圈:“那到底会是谁?苏愈?苏檀儿?另外还有谁?苏家的几个老人?”,“不像……”乌启隆摇了摇头”“不像,不太可能啊,这根本不像是他们布的局,席君煜也不可能,我们拿到的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东西,这次……到底是谁阴的我们?”

    “别想了,哥,或许只是某个小事上出了问题呢,现在这时候”我们不能自乱阵脚。先查清楚。”

    乌启豪安慰兄长一句,乌启隆随后也点了点头:“嗯,回去开始查,暂时,”他望着前方工作中的作坊,更远处各种灯火亮起来的江宁城,“,暂时……先看看吧。”

    天空中,夜幕落下,黑暗才刚刚降临。

    他们穿过了小作坊外昏暗的通道,出道有灯光笼罩的作坊门外,上了马车,带着不明所以的焦虑心情一路往回家的方向驶去,道路时明时暗,还有更多更多的人,这时候还完全不知道下午在江宁一角发生的这些事情。

    苏府当中,宁毅此时才刚刚洗过了澡出来,坐在院子里的小亭中乘凉,小婵端了一碗煮熟的huā生”两人在桌子上无聊地玩着猜颗数的幼稚游戏。院门那边传来话语与脚步声的时候,苏檀儿也与娟儿、杏儿回来了,她今天大概又是东走西跑的忙碌了一天”不过见到宁毅之后,还是抿着嘴充实地笑了出来。

    以往这样的晚上,常常会有些孩子过来玩,或者亲近大房的一些堂兄弟过来要钱、聊天,但这些日子以来,这类人也少了许多。婵儿去准备了一些简单的饭菜,不一会儿苏檀儿也洗了个澡出来,轮到娟儿去。大家一块坐在凉亭里聊天、说话、吃些东西,即便是属于商场上的不少事情,如今苏檀儿也会毫不在意地与宁毅说起来了,当然,宁毅通常就只是随意开个玩笑,让大家取笑一番。

    星月之下,又是悠闲的一天……!~!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