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三〇章 事情还没完
    那些东西首先是从乌家的某个小作坊里蔓延出来的……

    江宁织造业,在众人的眼中,向来有着不少闪闪发亮的人物,一些精于商业、精于算计的商才在各个舞台上活跃,舒展着他们的才能”例如苏檀儿、例如席君煜、例如乌启隆乌启豪兄弟,又例如乌承厚、薛盛,乃至于老一辈的苏愈,都有着自己值得称道的成绩,方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这些人精于商才,其实在哪个行当或许都能做出成绩,另外也有部分精于技术的人,各家各户或多或少都有些自己的长处,某种程度上,也要托赖于这些人的支撑”这其中,名声最高,大概要属乌家的骖神针。

    乌家的骖敏之,这是作为江宁布行第一家的乌家之中最重要的元老之一”今年四丰岁出头的他曾经一手将乌家的织工技术推到了巅峰。如今的这些年来,苏家、薛家、乌家虽说三足鼎立各有各的长处,但相对而言”苏、薛两家就算有长处,也并非是那种非常明显的,足以在决定性层面拉开距离的东西,而只有乌家的织工,在高端层面上向来都可以说是比旁人高出一筹的东西”这些事情,也都是因为骖敏之这些年来的努力。

    如今这位乌家管事通常情况下已经不再管理太多琐碎东西。这人爱逛青楼、嗜酒、爱他人追捧、性格有些狂放,当然在织工一项上”也足以称得上才华横溢。乌家给了他他想要的一切,他则只需要考虑如何保持织工方面的领先。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也已经稍稍忙碌起来。

    井为乌家最受重用的管事”最近有关于皇商的事情,作坊与仓库的方面实际上也就是由他在操控与看顾着。这件事在眼下对他来说”与其说是一个责任,倒不如说是个荣誉,因为在技术层面上,无论织工印染,都已经得到了解决,他需要做的事情,也就是看着作坊里将需要送入皇宫的布匹制出来,严格检验过之后存入仓库,准备在不久之后做为第一批的布料发去汴梁。

    看起来责任重但实际上能做到的人乌家遍地都是,骖敏之表面上是此次的管理者,实际工作自然有原本就负责这些作坊、仓库的管事去做,骖敏之只是每天过来看上一次,其余的时间便由自己的长子骖夏坐镇一番,与一帮掌柜、管事拉好关系,也是为了将来骖夏进入乌家的管理层做些准备。

    骖夏并没有真正继承骖敏之在织工上的天分,但从小崇拜父亲的他至少在勤奋一项上还算得上可圈可点,就算弃拓不足,至少守成有余。按部就班地学习当个按部就班的掌柜在这一点的人生规划上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何况如今乌家正要进行大规模的发展,也正是他能够做些事情的时机。

    这次被父亲交付了这一职责,他便也努力地与众多掌柜、管事处好关系为将来做些准备。在此之外,每日的检查也是一丝不芶一当然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多少有技术含量和操作性的实事可言。他当然也明白,管着这些事情,没事才是常态。父亲让他过来其实也只是让他与其余前辈见见面、处好关系而已,并不指望他真做点什么。只是年轻人之前早在乌家布行里干了好几年,多是在父亲之下的织工作坊里学习些管理之类的小事物,这一次终于被委以大任,然而每天过得比之前还要枯燥,根本就没有他可以做的事情,心中其实多少也有些失望,但另一方面,也只能以成大事者必定要能够忍受枯燥这样的商业道理来教导自己。

    一个月以来的按部就班,每日里与几名前辈说说话,其实讲的也是有关于骋敏之的事情。这一次能拿到皇商,除了在乌启隆等人的操作下巧妙地拿到了原本属于苏家的染布配方,另一个杀手铜,便是因为有骖敏之的织工,否则,若只是同样那种颜色的布匹,乌家所拥有的优势其实也不多,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地让苏家了解情况而黯然铩羽,一个月前的那场宴会上,名叫宁立恒的苏家人因为了解这些而将自家的布匹愤然扔出窗外,实打实的就是骖神针的存在。

    当然”整天聊着自己的父亲,年轻人心中固然有着自豪,另一方面常常与别人说这些事情其实也有些枯燥,有的掌柜跟他说些风月场所的事情,此时已经成亲的骖夏在这方面固然不是愣头青,但老实端方的他对于与那些叔叔伯伯辈的老油条谈论这些或是一起去光顾那些地方还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他每天按部就班的去几个作坊、仓库转一圈,按部就班地记录,这些地方都有叔叔伯伯在,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但或许也是因为这样的性格,九月底的一天,是他第一次发现了某些不协调的地方。

    “爹,秦明楼那边的小仓库里的那些灿金锦,看起来好像有些褪色……””

    这天晚上在家中吃饭的时候,他有些不太自信地提了一句。褪色这是件大事,骖敏之微微愣了愣,随后道:“秦明楼那边?那是第一批出来的”染坊何掌柜也说恐怕不怎么好,不过……你是看见哪里的?”

    “角落里那些。””

    “角落里……,那是废布,嗯,最初的一批,而且也是我和陈管事他们觉得不理想的布,顺手就扔在那里了,角落里又潮湿,难免的嗯,明早我们去看看。””

    最近一段时间乌家已经在准备皇商稳定下来之后的发展,他作为乌家最出名的招牌之一,整日里也有些酒宴应酬。事情已经发展了一个月,要出什么问题早就该出了”江宁布行中的许多人甚至将苏家都几乎已经抛诸脑后,如此平稳的局面哪里还可能再出什么波折?

    不过骖敏之倒也是个明白事情轻重的人”既然儿子回来这样说了,第二天他也就随着骖夏去秦明楼附近的小仓库看了看,果然那匹锦是刚刚得到染方弄出来的第一批”他拿去实验织造方法也因为有些不满意而扔掉了。废布嘛”放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里”会有些脏乱难免,褪色倒是看不出太多,他将儿子安慰一番,此事作罢。

    骖敏之并未将这些废布放在心上,骖夏暂时也不再去想它,他每日里依旧行走于几个作坊、仓库间。皇商已经定下,大概还有一个月便会有第一批的二百二十匹灿金锦要首先发货。这种锦缎目前算是乌家的招牌了,也不可能放开了大规模生产,这几个小作坊也是在日赶夜赶”还在不断地试图进行改良和筛选,最初一批制作出来的锦缎”也有因为各种各样不足而被筛选出来的,每日里看着纺织,看着印染,看着成布,那些金灿灿的颜色”某一天”骆夏便又去了那秦明楼的废布仓库一次。

    角落里那匹布的褪色已经变得明显起来了”虽说放在角落里的这些布匹会褪色很正常”但某些不详的预感”还是闪过了骖夏的心底,一旁的架子上其实还有几匹被废掉的锦缎,这些保管较好”他打开盒子看了看”有几匹看起来已经不是那样的金黄色了。

    “拿了苏家的配方刚刚调出来的”肯定会有差的,这一批都不可能拿出来给人看……””

    这是父亲在之前说的话,骖夏想了想,回头去检查了一些其余的成布,一如那灿金锦的名字,所有的布匹触目所及都是明黄色的,华丽非常。只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那几匹褪了色的布料总是在他的脑海里晃来晃去,令得他精神有些恍惚。时间此时已经进入十月,这一天他去到仓库里,直接打开了那些已经封好在盒子里的锦缎,一匹一匹的拿出来摆好”当看管这边仓库的秦管事过来,那些绸缎在桌子上已经堆叠了两米多高,金灿灿的几乎都有些晃眼,没人能拦得住骖夏,他还在继续做,而出奇的事,几名看管仓库的伙计也在那儿拆盒子。

    “骋夏!你……””秦管事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此时也已经看见了,在那堆金灿灿的绸缎中间”赫然有两匹呈现着有些不一样的颜色,骖夏抱着一匹布转过身来。

    “秦叔叔,第一批的灿金锦出问题了……”

    秦管事只是迟疑了异刻,陡然挥手:“拆,全拆了!””

    第一批灿金锦出了问题,这事情传入骖敏之与乌启隆等人耳中时,都被吓了一大跳。不过还好”其余的都还是好好的,当大家都被放在一起时,那几匹布料褪色明显,但其余的都是浑然一体,这至少证明后来的这些锦缎没问题,是因为之前乌家还不熟悉那染料配方而出的一些小问题。

    “我们暂时也还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这些天来,我们这边对配方也有些调整,只能是回头查查,看这些问题到底是因为什么。嗯,及时发现,这还是最好的情况了。”,未有褪色的那些布匹被堆叠在了一起,金灿灿的看起来如同一面不倒之墙。乌启隆在庆幸之余下令开始查明原因,之后再将这些布匹重新装箱。小小波折在生意场上常常会有,此时波折已去”发现这事情的骖夏也因此受到了奖赏。距离皇商的第一次交货还有二十天,剩余的任务其实已经不多,几个作坊也仍旧在热火朝天地工作着,没有人再提起有关褪色的事情,摆放着那些布匹的仓库房门也被关闭起来,钥匙由秦管事亲自拿着,但也就是在几天之后,癌变了。

    十月初九的这个下午,一名伙计经过仓库房门时,发现这几天只有秦管事能够进去的那间仓库房门是打开的,他朝里面走了进去,光芒不算明亮的仓库中,秦管事坐在那仓库的一侧”他原本就有些老了,须发皆白”这几日显得有些憔悴,旁人也只以为他最近太忙所致,但知道此时,某些东西才终于显出了端倪。

    坐在那儿的秦管事目光有些呆滞,神情憔悴,一只手在抖动着”直勾勾地望着另一侧堆叠起来的那些布匹,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伙计叫了他一声,但老人没什么反应,于是他回头喊了一句:,“来人啊!””再回过头望那堆布料时,才赫然发现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原本浑然一体的那面布墙,此时赫然有了些参差的对比,混杂在其中的大概**匹布,已经或深或浅地变了些颜色”不复原本的明黄。那褪色的布匹混杂在布墙当中,此时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古怪的脸,两只眼睛一上一下”扯着一张扭曲的嘴唇,在这房间之中,露出了笑容,日光也仿佛褪了色一般被阻挡在门外,迟迟的不肯进来。数个月前或许是发生在苏家布行作坊中的情景,到的此时终于如同被复制一般的,一项一项的,开始在这里被重现出来。

    不远处的作坊里,工人们还在热火朝天的工作着,一匹一匹的新布被染了出来,一名名的管事在人群间谈论、说笑,所有人都在预定的规划中,准备着走向美好的未来……

    ……………………

    接到消息时,乌启隆正与骖敏之在一家装修华美的茶楼上喝茶”商量着皇商第二批要布时要做的创新以及今天晚上需要与一名大布商碰面解决岁布缺货与填补的问题”一名伙计过来,小声地告诉了他发生的事情。

    “你说什么?””那声音太小,乌启隆觉得自己并没有听清楚,于是他妻复了一遍。

    “秦、秦管事病倒了,还有……布在褪色……””

    “什……什么布在褪色?””

    “那些灿金锦……””

    “我知道是那些灿金锦!那些灿金锦褪色不是已经选出来了吗!还没找到原因,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可是……””伙计又将作坊与仓库那边的情况重复了一遍,即便是这一遍之后,乌启隆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每一个字他都听懂了,可就是没办法在脑海中形成具体的形象。距离交货给皇家还有十多天”布……或许全都出了阵题?要褪色?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他偏了偏头,目光晃动着,随后再转回来,“1到底什么褪色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到得此时,某些东西终于蓄积起了力量,打破了蓄意营造出来的,在这一个半月里犹如天堂般美好的幻觉,然后,开始将所有人,都狠狠的拉回去……

    这个时候,宁毅正从学堂边那小实验室中出来,在这秋末冬初的下午关上了房门,准备回家。最近他没什么应酬,甚至见了家里的许多人连招呼都不用打,异常悠闲。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