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二九章 噩梦征兆
    流淌的河chuáng之上,这个落在秋意之中的wěn柔软而安静,简简单单的四chún相触,宁毅微微愣了愣,面前的nv子睫máo颤动着,片刻之后,她抱着那毯子退后了一步,红了脸,低着头,但随即她又将目光抬了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云竹……云竹没有其它事情可以做的,只是会弹几首曲子,会唱些歌,除此之外……除此之外便只能这样了……”

    她认真地笑了笑,随后又低下头去。

    “这几日听到立恒你的事情,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是你也一直没过来,今日见到你没事,真是高兴……可是我也知道,遇上这样的事情,就算立恒你心中再豁达,肯定也是有些不开心的,若是……呃……”

    “你这样做很冒险……”

    宁毅微微叹了口气,随后伸手触上了她的左边脸颊,聂云竹颈项下意识地缩了缩,目光微有些无措地转动,过得片刻,却是微带怯意地偏了偏头,将脸颊靠了上去,感受着那手掌的轻轻摩挲。宁毅也稍稍偏了头,片刻之后才有些复杂地笑出来。

    “呵,最近几天,在家里的时候的确tǐng烦的……”

    “一帮人叽叽喳喳的吵,苏家一帮人擦枪走火,怨气都快冲天了……”

    “嗯,呵,看来我也蛮可怜……”

    “搞砸了生意……”

    “出了大丑……”

    “被人摆了一道还被所有人当成傻瓜看了……”

    “呵呵,这个算是……”许久之后,宁毅似乎还是觉得有趣地摇了摇头,“呵……”

    苏檀儿抱了毯子站在那儿,脸颊贴着对方的手掌,感受着那掌心的热量,原本一直也不敢抬头,到得此时,才微微觉得有些奇怪,目光朝上方抬了抬,视野之中,那身影也靠近了过来,眨眼之中,双chún便又被堵住了。

    “唔……”她的身体微微退了一步,后背直接贴在了木墙上,阳光之中,宁毅的身影欺了过来,几乎是隔了那薄máo毯与她贴在了一起,但并不讨厌,一只手也沿着后背搂在了她的腰肢上。眼中有沙沙作响的树叶,阳光在树叶中闪着金光,这一时间,她也觉得晕陶陶的了。iǎo说必去##

    当稍稍清醒过来,她的身体几乎已经躺倒在了lù台之上,背靠着墙壁,因此还没有完全倒下去,宁毅蹲在她身边搂着她,将触在一起的双chún稍稍离开了些,目光望着她,脸上还是在笑,那笑容有些古怪,也有几分释然。只是聂云竹此时自然无法去思考这些,两人的身体此时几乎已经贴在了一起,xiōng口起伏不定,挤压在一起,似乎随着每一次心脏的跳动那感觉还会愈发清晰,宁毅的左手搂在她的xiōng口侧面,几乎也已经触到了xiōng口与肋间的肌肤。她嘴chún动了动,试图让自己稍稍冷静下来,但自然失败了。

    先前的那一下冲动的wěn上去之时,她试图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只是未曾想过某些事情会那么快而已。她以前未曾经历过这些事情,但既然对方喜欢这样,那也就……“云竹的身子,以前未被其他男子碰过,不过……立恒若想要,我是喜欢的……”

    她的脸sè绯红也有些认真,话语轻得像是蚊子在飞,但近在咫尺之下,宁毅自然听得清楚。他只是目光望着聂云竹的神sè,脸上的那些笑容未变,也在此时,一个轻微的声音响起在lù台一旁。宁毅与聂云竹偏过头去。

    出现在lù台那边mén口的,赫然是一身绿裙的元锦儿,她或许是刚刚回到家,听见lù台这边有声音,因此兴冲冲地跑过来找聂云竹,此时才跨过mén槛两步,愣在了那儿。右手食指此时轻轻咬在了嘴里,这大概是她方才进来时的表情,还带着笑容,这时候愣在了那儿。三个人面面相觑,元锦儿保持着咬手指的动作,眼睛骨碌碌地转,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随后陡然一转身想要跑。

    她跑错了方向,又是一个回头,然后被mén槛绊了一下,砰的摔倒在那边mén的地上。作为一个nv孩子,从声音上听起来,这一下摔得可真惨,连宁毅的眼角都chōu动了一下——何况她还是一直咬着手指摔下去的,两只脚此时还伸在mén槛这边,其中一只绣鞋摔掉了,她也未加理会,连滚带爬的继续跑。

    这一边,宁毅与聂云竹也已经没有了方才那样的气氛,聂云竹目光转口阿转的望着他,看见宁毅望过来,立刻低头转向了下方,随后又转往左边的空处。宁毅放开她时,她还抱着那毯子,背靠着墙壁,双tuǐ蜷缩了起来。

    “我、我……我去看看锦儿……”

    她这样轻声说了一句,往宁毅一眼,随后爬起来朝那边追出去了。

    “呵……”

    宁毅还在笑着,在方才的位置背着墙壁坐了下来,仰起头,望着那沙沙叶隙间的日光,在不远处的古琴,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深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那是感觉得到了什么的,开心的笑容……他当然能够知道聂云竹今天情绪变化的原因,方才也在为此高兴着,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是真心的为你在考虑着,无论你是否需要,这样总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他倒是没必要什么事情都瞒着聂云竹,只是方才一直未曾聊起这个,因此也没必要将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情先jiāo代一番而已,倒是没想到,她会做到这种程度。

    这下子,简单了……也麻烦啦。

    厅堂那边,聂云竹似乎是追回了元锦儿,隐约的争吵声,元锦儿似乎很伤心,哭哭啼啼的,当然,有没有真到这种程度还得看到才能知道,只是那声音听来有些像。

    “云竹姐你怎么可以这样……”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两个就在lù台上,想要、想要……”

    “退一步说,你们在lù台上,在外面我不说什么了,江上没人看见……可你们就算想要这样,也不该……也不该拿我睡的毯子吧……”

    “宁立恒是个大变态!”

    元锦儿大喊着,在墙壁的那边狠狠踢了一脚。木墙壁,她在这里住得久了,准确把握住宁毅的位置,这一脚的震动传过来,宁毅像是被后背狠狠敲了一下,微微离开了那木墙,不可抑制地笑了出来,笑声越来越大,随后握起拳头在lù台上忍不住的狠狠敲了好几下。

    元锦儿满腔愤怒,宁毅没脸没皮。这之间,或许只有聂云竹才是夹在中间最难做人也最为害羞的,片刻之后她走到lù台上来,一袭白裙的身影怯怯缩缩的,双手手指在身前几乎绞得发白,忽然从弹琴歌唱的仙子般的形象变成了下凡后不会做饭而被婆婆骂的xiǎo媳fù。宁毅望着她笑了笑,然后拍拍身边的地方。聂云竹走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弯曲了双tuǐ坐下,拉了拉裙角,盖住脚踝与袜子。

    “呃,刚才说的事情,现在还算数吗?”

    宁毅握了握她的手掌,笑着问了一句。有元锦儿这一搅局,大概什么事情都没有气氛了,不过,一些该坦白的事情,此时终究还是得要坦白出来,一些该说清楚的关系,这时候也没办法再避过去。当然,以这样的言辞做开端,一时间聂云竹又微微羞赧起来:“锦儿、锦儿在家呢……”

    宁毅又笑了出来,金粉之中,lù台上的两道身影说着话。聂云竹时而羞涩、时而认真、时而惊讶,但最终,握在一起的两只手没有放开……从xiǎo楼那边出来,踏上回程的路途时,已经是下午了。宁毅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告白或者这样那样,微微叹了口气:“万恶的旧社会……”如果是在一年多以前,他就与聂云竹有这样的情况,或许他会选择与之另找一个地方生活,但如今在苏府,不仅有苏檀儿,也有xiǎo婵。而在聂云竹这边,未曾想过要让他为难,或许才是会让他觉得有些为难的地方。

    当然,这样想起来,倒像是个男人占了便宜又卖乖的风凉话了……路过秦老府邸的时候,准备进去坐坐,看见陆阿贵正站在mén外,才知道康贤今天也在这里。

    进了屋,周家的一对姐弟也跟在了这边,见到宁毅,xiǎo君武跑过来兴师问罪:“老师,我和姐姐上午去找你,你去哪里了口阿?”

    “呃,上午有点事……”宁毅拍拍他的头,那边康贤正与秦老下完一局棋,这时与宁毅寒暄几句,邀他过去对弈。周君武搬了张xiǎo凳子坐过来,周佩则有些沉默地跟在旁边,偶尔看看宁毅表情。宁毅此时与秦老、康贤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心里有事,蹙眉落子,下得片刻,康贤说道:“最近几日城mén便要开,这两个孩子的拜师礼也在近日cào办一下,如何?”

    宁毅看看周君武,又看看周佩,笑道:“这样还让我教?不会对我很失望么?”

    “胜败乃兵家常事,驸马爷爷说的,这本身就不是老师最擅长的,所以就算输了,也是因为他们太卑鄙,我还是很喜欢望远镜那些的……”

    周佩沉默片刻:“我跟你学习筹算之道,又不学经商……”

    “如何?”康贤笑了起来,秦老在旁边拉了拉xiǎo君武的手:“两个好孩子。”

    “既然这样,当然教了,不过拜师礼暂时还是别办吧,有点张扬。”

    康贤想了想,落下棋子,大家又闲聊几句,方才问道:“近日有心事?”

    毅执起一枚棋子,点了点头。

    “其实这几日老夫倒是一直在等你过来求助,可惜你却一直未来……”

    宁毅看他一眼:“呵,康老高义……”他未曾想着这事,笑了出来,康贤却有些认真。

    “成大事者也未必能事事jīng通,我知你xìng情,不愿轻易欠人情分,因此之前不做chā手。可到的这等程度,不过举手之劳便能解决之事,开个口有何为难的,你我之间的jiāo情,莫非让你觉得连这点人情都不好欠我的?”

    他这句话说出来,宁毅环顾四周,也微微变得严肃起来,片刻,方才点了点头:“好吧……”

    偌大的江宁城,这里或许只是一个供闲人汇聚的xiǎoxiǎo角落,石子扔进池塘,惊起xiǎoxiǎobō澜,随后弭平在那片风雨当中。不久之后,城mén开了,李频离开江宁去往东京求官,临走之时,还为着乌家之事宽慰了宁毅一番。豫山书院复课,一些孩子放弃了上宁毅教授的课程,苏仲堪似乎也想要在学堂之中nòng些xiǎo动作,让一些夫子对其议论、排斥一番之类的,不过在宁毅一向自得其乐的风格之下,这事情暂时倒还没起到什么作用。

    一切的事情都在按照大家预期的方向发展着,乌家拿到了皇商,正在为皇商的事情做着准备。苏檀儿试图稳定住苏家局势,但看来也在无奈的滑坡,她将大量资金投入到了原本是针对乌家的市场上,在众人看来,大抵就是一个nv人歇斯底里的为想要低价冲货破坏市场而做的准备,当然,如今还未实施,到还不会有多少人要打倒她。

    外部方面,在苏檀儿的努力下,只是少许滑坡,其余的人,大概是等着苏檀儿真正下台或者一切底定再考虑是否放弃苏家——就算之后苏家仍有中型的规模,也总会有一部分人要放弃苏家的。至于在苏家内部,苏檀儿所面对的压力就越来越大了,苏伯庸还未去世,因此暂时还能撑住,但具体能撑多久,看起来就很难说,一部分原本亲近大房的堂兄表弟眼下也开始往二房三房靠拢。

    外面的世界上,人们津津乐道地说着乌家这次的手段毒辣,津津乐道地说着那首《酌酒与裴迪》,宁立恒的难堪与此时的安静、灰头土脸,当然说得更多的,还是布行将来的格局,乌家的扩张。由于又一个月的时间,没有任何的动静,江宁布行的局势看起来快速变化着、酝酿着,人们都快忘记宁立恒这个人,在无任何人了解或者觉得有必要了解他最近动向的时候,一些东西,终于开始如噩梦般的出现了端倪。

    那是九月底的时候,距离中秋之后的那场布行年度聚会,刚刚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原本的一切都是那样明晰,可到了某一天,对外界来说没有任何征兆,它就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如果放之千年以后,那就仿佛一支股票稳稳当当、理所当然地到达了高点,当所有人都认为它一定会持续下去的时候,它却毫无征兆地掉落、崩盘,甚至谁都不明白原因到底在哪里。而当人们在最后渐渐明白过来的时候,才终于能够看清楚曾经那些东西里蕴藏的黑暗,以及在最初就笼罩在所有人上方的那道身影……这个月最后一天,求月票!!!还有月票的赶快投吧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