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二八章 露台
    接下来的几天,江宁下雨了。城mén还未开,绵绵的秋雨仿佛将整座城池都溶了进去,道路上行人身影匆忙,却也有着深深的疲惫与倦怠感。城mén未开,就做不了多少事,而有些平日里简单的事情,此时也得huā费比平时更多的功夫。米价粮价日高,各种纷争也渐渐的增加,这样消极的日子里,谁都有些累了。

    不过,如果将江宁的布行一系独立出来,此时的情况却稍有些不同,一场风暴开始酝酿起来,各家各户都在进行着富有活力的运作,新的绸缪、新的联系,准备看风向、找趋势、占位置。原本身为江宁第一布商的乌家拿下了今年皇商的位置,预示着接下来可能就将为扩张做准备,当然,几个月内恐怕还难有很大的动作,皇商拿下之后就会形成巨大的责任,现下乌家还要为皇商的岁布问题做些调整,但只要稳定下来,就必然会开始大步的前进。

    与之对比的是开始动摇的苏家,皇商的那一晚之后,苏檀儿终于开始现身,准备积极的稳定下苏家将会面临的动dàng,找以往的各位合作人试图稳定下关系。苏家也有些底蕴,现下得到的答复还是好的,但在这水面之下,难以清楚有多少人已经开始打了退堂鼓,有多少人暗中与其它商家偷偷进行了联系。

    薛家对于这些事情无能为力,他们只能安安静静地等待着,悄然布局,蓄积力量,在接下来的某些局势中,更多的瓜分掉可能由苏家那边放出来的市场份额。以往针对苏家做的准备最多的便是他们,此时未必不能抓住机会,获得更加巨大的利益。

    这些东西还未真正的成型,却已经如同白蚁的出现一般开始迅速地腐蚀之前的整个结构,一两个月之后,整个局面可能就会真正的崩盘,乌家走向一个新的高峰,苏家则退出江宁三大布商的位置,退回中型布商的规模,然后……在明眼人看来,或许还会进一步的开始衰弱。

    苏家内部的变luàn,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开始了。

    如今的苏家院子里,蔓延的皆是有关皇商那晚的话语。大房、二房、三房已经开始真正清晰地划出界线,明里暗里的声音开始说宁毅的无能,说苏檀儿的无能。当然,这几天过来,苏檀儿还在各处奔走,忙碌得无法理会家中的这帮人,那些人暂时也还没胆量直接对着苏檀儿说些什么。但在苏家内部,要求停止让苏檀儿掌管商事的各种呼声都已经响起来,每日争吵。

    不光是二房三房一些不争气的子弟,这样的言论,也开始出现在一些苏家老人的口中。苏仲堪与苏云方这些年来蓄积的力量终于开始释放出来,预备在苏伯庸倒下之后,给予大房足够致命的一击。**苏家内忧外饶的情况下,这些事情,就连苏老太公,此时也已经无法用高压手法压下。

    这些事情真要成为定论恐怕还有一段时间的过程,但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苏檀儿在不久之后退出苏家的商业舞台恐怕已经是一种必然的趋势,无论她此时如何努力去维持,去阻止,有些东西真是兵败如山倒,而她本身是一名nv子,这样的危机状态下,就更难给人以稳定感——许多人或许承认苏檀儿的商业本领,即便这次失败往后可能也可以扳回来,只是他们很难相信苏家还会继续让她掌舵下去了。

    而在这期间,有关于抨击宁毅的各种言论恐怕是最多的,虽然并未被搬上台面要让他如何如何,但sī底下,就连原本亲近大房的许多人的说法都不怎么好,甚至也有人开始说这书生配不上二xiǎo姐。那一晚之后,苏檀儿完全接回了原本属于她的位置,宁毅便没有了任何事情,这些日子便又回到了以往无所事事的时候,外面下着雨,sī塾也未开,他便在家写写字什么的,偶尔拿个xiǎo圆筒摆nòng一番,看不出与以往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不过,虽然城mén未开因此sī塾仍旧关着,但在苏家院中,已经有几个人开始找到豫山书院的山长苏崇华,要求将自家孩子nòng到其它的班上去。这几人的孩子原本是宁毅所教授的学生,这时候父母大概是已经决定了要亲近二房三房,因此不再希望孩子由宁毅继续教导。苏家之中,有关sī塾的事情一向是老太公最重视也控制最严的地方,站队的活动发展到这里,显然也已经意味着这次并非儿戏,这些事情,也已经在几天的时间内于苏府大范围传开。

    临近九月了,这天天气又晴了起来,据说城mén也可能在这几天打开。城内紧张的气氛似乎稍有减弱,但在苏家的宅院当中,这气氛却是每日都在加深。院廊之下,两名丫鬟端着一些东西走过去,一面走一面窃窃sī语。

    “搞砸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个姑爷还能像没事人一样呢……”

    “还是什么第一才子,一点用都没有……”

    “二xiǎo姐也被他连累了吧……”

    “苏家不知道会怎么样……”

    这样的气氛中,偶尔走过的丫鬟们如此议论一番,也已经变成常态了,只是今日的这两名丫鬟似乎有些不走运,快要廊院转角之时,陡然看见一张冰冷的俏脸等在了那儿:“你们两个,去那边帮忙,他们搬隔壁的院子,人手还不够。”

    “娟、娟儿姐……”

    “没听见我说话吗?大家都在做事,还不快去?”

    “可是……四xiǎo姐叫我们……”

    “四xiǎo姐那边不着急,我另外叫人……快去!”

    “是……”

    两个丫鬟面有不豫,但终于还是匆匆忙忙地去了。**

    娟儿皱着眉头快步朝前方走去,不一会儿,又在一处院mén口听得里面的人谈起宁毅,自然也不是什么好话。这次她抿了抿嘴chún,终于没有再进去,人人都在说,这些事情终究也不是她全管得了的,只是低下头,快步往院子那边过去。此时xiǎo院之中,婵儿正在执着扫帚扫地。娟儿走过去看了看宁毅那边的房间,又看看楼上:“xiǎo婵,姑爷呢?”

    “呃,出去了吧。”xiǎo婵抱着扫帚,“早上说好不容易天晴了,出去逛逛,娟儿找姑爷有事?”

    “方才经过mén口,周家的那对xiǎo姐弟来找姑爷。”

    “唔,可娟儿你的脸sè不太好。”

    “方才遇上几个什么都不懂的……”

    娟儿冷冷地说出方才听见的那些话,婵儿抿了抿嘴,脸sè变得也有些不好起来,几日以来这类话语大家听得都不少,就算站出来骂一顿也是无用。其他的一些事情,她们知道的事情,则根本不能说。

    “姑爷真委屈……”娟儿微微蹙眉说着,平素的她有些安静,这时候却也是真心为宁毅而感到难过。

    “杏儿姐昨天也骂人了……”婵儿说道,“不过姑爷倒像是蛮悠闲的样子,昨日我也问姑爷他生不生气,姑爷在摆nòng那只望远镜什么的,就是随便地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呢。”

    婵儿模仿着宁毅随意摇头时的样子,不过也难说到底像不像,其实她也是在意的,娟儿又与她说了两句,赶着出去回复周家的两姐弟去了。

    娟儿离开之后,xiǎo婵抱着扫帚望了宁毅的房间好一会儿,咬了咬嘴chún:“姑爷口阿……”的低喃一声,随后拿着扫帚,用力地扫起地来。

    上午的这个时候,宁毅与聂云竹在xiǎo楼之中见了个面。

    他是去书院旁边的xiǎo实验室拿些东西,随后闲逛来这边,倒想不到聂云竹正好在家。八月二十五之后,两人这还是第一见。

    在mén口陡然看见他,聂云竹的表情明显有些如释重负。两人也没有太多的打招呼,宁毅只是提着个xiǎo袋子,随意地挥了挥手,聂云竹则是站在台阶上,lù出一个笑容,事后看起来,那简直像是一个迎接着疲累丈夫回家的妻子。

    “最近怎么样?”

    “店里好好的,锦儿在那边,所以休息。”聂云竹偏了偏头,让宁毅进去里面,“你呢?”

    “也好,就是这几天下雨,所以没办法出来,天晴了,就出mén走走。”

    “那就好了。”客厅那边的们开着,直接通往伸出河面上的lù台,秋日的阳光洒在那边,一棵歪脖子树倚着xiǎo楼生长,此时在lù台上投下了树荫。聂云竹想了想:“其实……我听说这几日的事情了。”

    毅看她一眼,随后笑着摇了摇头,“呃……事情肯定没有外面传言的那么恐怖,不过最近几天确实有点吵……”

    “不如……我弹些曲子给立恒听听,宽宽心?”

    “会不会有些麻烦,你好不容易休息一天……”

    “没事的。”聂云竹笑着,随后垂下了眼帘,“我……我也就会这些了……”

    lù台临河,一眼望去,四周风景宜人,歪脖子树洒下的树荫不多,大部分的lù台终究还是在懒洋洋的日光之中。宁毅拿了个垫子在lù台边随意坐下,聂云竹端了茶盘过来时,见他正坐在那lù台地板上,背靠着墙壁,曲起一条tuǐ望着远处的景物轮廓,不由得笑了笑,将盘子放下。

    “我去拿琴。”

    她轻声说了一句,宁毅望望她,点了点头。

    片刻,琴音响起来……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暖洋洋的感觉,犹如浮动在水里,母亲的手从身上温柔地拂过去……聂云竹不知道弹的是怎样的琴曲,他在这方面纯属乐盲,以往也不是很喜欢这些古琴曲,但这时候却还是沉浸了进去,聂云竹偶尔轻哼几句乐曲,各种各样的,像是xiǎonv人低喃间的琐碎句子。偶尔往那边看看,秋日的光芒洒下来,犹如在她的身上落下金粉,那衣袂如雪,青丝微动,nv子的神情专注,然而当他望过去时,也在弹琴的空隙间冲他温柔一笑。

    她进来的时候原来换了衣服……朦胧间意识到这点时,宁毅已经渐渐的睡了下去。对岸柳荫如屏,秋风吹来,河水自lù台之下的河湾流淌而过,lù台上树叶簌簌而动,偶尔落下一片叶子,琴曲汇在这水声、树叶声中,nv子喉间的轻yín低唱,婉转空灵。

    那曲乐不知道何时方才停下,nv子坐在那儿许久未动,望着不远处男子的沉睡姿态。几年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如此长时间的持续演奏,以往即便兴之所至,自娱自乐,也不会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但那些时日里,即便更早一点在青楼之中的时候,她的演奏,更多的其实还是为了自己。不久之前在燕翠楼中她的演出是存了胜负之心的,真正弹奏的成分反而浅,唯有这时,她在这里专心专意地为他人而演奏着,长时间的,让他沉睡下去,希望他能感到舒适与安静,得到抚慰。

    风在河面上吹,她推开古琴站了起来,随后是轻微的脚步声,她悄然收拾开了茶壶、茶杯与点心,害怕宁毅睡着睡着回倒下来,然后便在这秋日光芒中坐在旁边,静静地望着那睡脸。

    也不知什么时候,风变得似乎有些大了,她去到房里,不久之后抱了一chuáng薄毯子出来,在男子身边蹲下时,nv子才微微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将毯子放上去会不会吵醒他,而且这毯子是她跟锦儿的,有着专属于nv子的气息。就在这片刻迟疑间,宁毅眼皮动了几下,随后,朦朦胧胧地醒了过来,róu了róu眼睛,手撑住地板,站了起来。

    白衣白裙的nv子抱着那毯子,也不由自主地站起来,微微迟疑间,有些不知所措。

    “唔,抱歉,不知道怎么回事,睡着了……一定是你弹得太好了。”

    宁毅还有些mí糊地笑了笑,聂云竹却没有回答。偏过头,这白sè的丽影上前一步,踮起穿着白袜的脚尖,仰着头,将chún瓣贴上了他的双chún。

    柔软的、温暖的、微微有些颤抖与生涩的触感,将秋日的光景mí失在这河湾的木楼之间,风声拂过,阳光穿过了檐角,有一片树叶飘落在风中,静静地望着这一幕……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