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二六章 终现的……黑潮
    第一二六章终现的……黑cháo!

    每一次类似宴会的开端总是很枯燥……

    董大人对于这一年江宁发生的各种事情的总结啊,未来这一年的一些期望啊,换汤不换yào的每年都会说,今年由于情况开始变得特殊,此时还含糊其辞地说了好些东西,事实上,对于江宁织造业的真实情况,如今落座的许多人,大概都要比这董大人明白得多。

    “今晚吃蟹……”作为这一晚事情的见证者与参与者,王家的王文卓在灯影摇动间喃喃低语了一句,楼下已经隐约传来了香气,随后偏过头与身旁的一名管事jiāo谈:“今晚的事情,你看怎么样?”

    那王家管事低声道:“自然还是希望苏家能胜出,而且看起来,问题似也不大。”

    “乌家和薛家也不是省油的灯,你看看那边,那两家人似也不是非常紧张的样子,而苏家……老实说这宁立恒让我觉得有些气馁……”

    王家算是在江宁中型偏xiǎo的商户,一直以来与苏家都有不错的合作关系,此时自然也希望苏家能拿到皇商,他们必然也会有好处。只是王文卓此时望望那边的宁毅,觉得这是唯一似乎不太可靠的地方。那王家管事笑了笑:“他一介书生,无须去管他,我们知道背后还是由苏家二xiǎo姐在管事也便行了,今夜终是苏家准备充分,如今只待收线,当无问题。”

    “只要薛家不动什么手脚,我倒也是放心的……”

    薛苏两家关系不穆,因此王家对于薛家好感也不多,月前苏伯庸遇刺之事,不少圈内人大抵都认为是薛家动了手。当然这种事情一旦认定下来是非常严重的,明面上自然不可能有人说出来。

    sī语之中,前方董大人的说话也已经接近正题,众人安静下来,在音乐的菜肴香气中,等待着今晚最重要的事情开始。

    “……今日请大家共同鉴赏我齐家新近织造出来的雪纹纱,此纱所用丝线织造不易,制成之后,轻、薄、柔韧,请大家看看,此纱几近透明,其上天然纹路如雪线洁白,我们用特殊织机控制丝线根数……”

    时间入夜其实不久,绿漪楼上,诸人皆已落座,诸多席位之间,一家织户主事如今正将一匹纱布在场所中央展开,周围诸多的圆桌之上,水果、点心等物皆已上齐,诸多织户、官员在他说完之后,议论一番,随后那贺方贺大人起身笑着宣布若有感兴趣的可以上前品评,于是各个桌子都有人去到中央,近距离看看那纱布质量,与那齐家的主事谈笑jiāo流。

    今晚的聚会有关岁布,有关皇商,也有关各个织户此后在江宁的地位。当然,各种各样的jiāo流也不会仅止于争夺皇商一项,对自家东西有信心的,拿出来lùlù脸,此后或许某些织户就会有意向过来谈合作或是其它的一些事情。此时这展示才刚开始,那齐家主事说完,基本都会有人笑着围过去看看,有的人在周围坐着聊天。

    “这纱倒还不错……”

    “分丝的法子,早几年乌家便已有了……”

    “不过乌家那布产量不高。”

    “这齐家可jiāo……”

    这时候当然不可能详谈,但有兴趣的都已经上去看过了质量,之后还会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慢慢考虑慢慢商量,就算没什么兴趣,例如苏家、乌家、薛家也都会有人过去品评一番,说几句好话,这事情一开场,气氛也就变得热烈起来。

    齐家之后,贺大人也开始叫另一户人家出来说说这一年的事情,众人认真听着,有些商户或者也会在这样的聚会上透lù一些想要透lù的讯息,未必不是来年的一个风向标。说完之后,这一家倒是没有拿出什么新布料来,接着是下一家……

    这个程序进入之后,众人都有些认真,对于皇商的关注暂时倒是淡了一些,专心地看着眼前的事物,讨论对自己有益的事情。王家也看中了一样布料,王文卓与旁边的掌柜商量一番,决定待会宴会中去那边探探话风或者意向什么的。

    这次参与聚会的商户一共大概有二十余家,每家每户肯定都会有些话说,但不一定都有东西拿出来,这也全看自愿。聚会到一xiǎo半的时候,那贺大人道:“……请吕家出来说说这一年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宴席当中,由于方才一家布料展示所引起的窃窃sī语才渐渐停下来,众人有些安静地等待着那吕家的布料展示。

    随后,那吕家主事出来结束简短的总结,旁边的人拿过来一个锦盒,他笑着拍了拍:“……以往我吕家熏茶丝受大家关照,近日以来,我们沿用了熏茶丝的想法,眼下制出了一款新布,暂时尚未命名,先拿出来与大家品评一番,请诸位前辈指正……”

    他打开盒子,让下人将一款黑sè的布匹展示在众人面前,人群中发出惊叹之声,王文卓也张开嘴看了几眼,随后几乎是与家中管事同时将目光望向了一旁,随意地打量着周围一些商户的反应,最主要的,还是苏家、薛家、乌家这几户的人。那吕家的熏茶丝原本便是江宁有名的布匹,这次聚会上也有可能威胁到位置最高的这三家。片刻之后,他才将目光收了回来,与管事笑笑。

    “看起来,三家皆有杀手锏,对这吕家倒是无所谓。”

    “本当如此。”

    “不过这黑布当真不错,我上去看看。”

    王文卓说着起身,在座商户之中,其实不少人方才也都在观察着乌家、薛家、苏家众人的脸sè。乌家人一直都在有风度地微笑着,每一家东西出来之后,都很有风度地jiāo谈一番,然后上去问些问题,这时候也未变过。薛家则也显得自信满满,苏家也是类似,如今暂代大房的第一才子宁毅的右手一直按在桌上的锦盒盖上,手指悠闲敲打着,一股安静、自信的感觉油然而生,这时候廖掌柜也未跟他jiāo谈,而是与身边掌柜笑着说几句,然后起身上前,旁边苏仲堪也走了过去。

    吕家的布动摇不了这三家的位置,但在江宁来说,也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布品,一时间掀起了聚会当中的一场xiǎo高cháo,乌家的乌承厚这时也已经出来,与苏仲堪针对这布jiāo谈一阵,给了颇高的评价。自由上前的时间结束之后,那黑布也被陈列在楼层的前方,以便此后整个的宴会过程当中大家都能看见。

    下一家出来之时,这纷纷议论还未停止,随后这些讨论稍稍平息下来,众人进入到其余商户的时间,吕家那黑布的余韵一直未消,到的几家现身完后,贺方出来说出薛家“大川布行”的名号时,宴会场中的气息,才陡然被一刀切断。这个晚上,几乎所有人都在预估的一个时刻,终于到来。

    圆桌边,宁毅敲打的手指停了下来,廖掌柜等人正了正位子,薛延朝这边笑笑,捧着一只木盒上前,开始说起薛家之前这一年中的好事。二楼大厅之中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在注意着薛家将要拿出来的东西,以及苏家这边的态度,当薛家终于将一款紫sè贵气的新布展示出来时,几乎整个空间里的气息都凝滞十数息。人们安安静静地等待着旁人的反应,多数朝苏家这边望来,就连薛家人都在朝苏家这边投过来注意的目光。苏家的掌柜在看了一会儿之后,也在互相jiāo换着一些目光。

    一秒、两秒……终于,廖掌柜朝周围环顾了一周,整理下袍服,笑着站了起来,准备上前去看,在他跨出一步之时,宁毅皱了皱眉,手指再度落下,后背靠回了椅子。随后,才听见周围在轰然声中sī语声hún成了一片,众人都陆续起来走上前去。

    “苏家没反应?”

    “怎么搞的?”

    “薛家没有后招?”

    “苏家早已准备几年时间,光靠刺杀了苏伯庸看来意义也不大,苏檀儿未倒……”

    “这次苏家的孤注一掷见成效了……”

    “压轴,皇商恐怕要归苏家……”

    “乌家还难说,但若乌家有心,按照以往的情况,本应乌家压轴的才对……”

    “厚积薄发、真正的厚积薄发就是这样了……”

    “苏愈这下该放心将一家子jiāo给他孙nv了……”

    窃窃sī语的各种议论当中,众人也笑着走上前去,作为江宁织造的三大家之一,众人此时虽然错愕,但仍然不会不给它面子,场面顿时间热闹起来。当然这样的热闹中,也各有各的心情。热闹归热闹,当薛家将那紫sè布匹放上前方之后,薛延也看不出表情地走回了坐席,随后偏头与弟弟xiǎo声说话。

    “我在想,苏檀儿今晚,可能真的会拿下皇商……”

    “方才苏仲堪苏云方的脸sè变得有些怪,呵呵……”

    宴会此时还处在巨大的疑huò与议论当中,贺方起来挥了挥手也没能抑制太多,他照例说了让下一家出来的话,乌承厚笑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之后带了一只锦盒上前,人群中微微有些错愕,而乌承厚已经笑着说起话来。

    后方稍稍安静,王文卓朝乌承厚望了一眼,皱起眉头:“怎么薛家之后便是乌家?”

    “是啊……”王家管事点了点头,也是疑huò,然后又偏偏头,继续方才的一番jiāo谈:“无论如何,苏家这次只要拿下皇商,心也就定下来了,若苏檀儿接不了家业,后果堪舆……”

    “我已经准备好在今天之后……”

    他们着紧地说着方才还在说的话,乌承厚在上方的说话有些干,大部分人还是听一下,心中疑huò未减。一旁薛家兄弟皱着眉头、窃窃sī语:“呵,一直在想苏家是不是将苏伯庸的刺杀案想得太过复杂了……”

    “反应很jī烈,不过也难怪,只希望他们到头来出些岔子……”

    “我到现在也不是很信他们真能做出什么能压倒所有人的布来,宣扬得倒是厉害……”

    “苏檀儿病倒,那些掌柜也只能这样了,无论如何,到最后一刻,就会……哇。”

    薛进这句话尚未说完,望着前方的目光陡然愣了愣,众人就算一边聊天,也一边在听着乌承厚的说话,这时候一张金sè的织锦,陡然展开在了众人的面前。乌承厚这人说的话没什么意思,但这时候也是随意,只是那金sè的织锦展开片刻之后,陡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薛进、薛延都愣了半晌,与身边管事说话的王文卓也不由自主地调整正了身体,伸长了脖子。薛延看了半晌,也大概忘了方才一心二用与弟弟的话题,随后感叹了一句:“乌家人这还真是……咬人的狗不叫……”

    “乌家也拿出杀手锏了……”

    “这布……不对……”薛延陡然反应过来什么,朝一旁望去

    前方那乌承厚的身边,金黄sè的布匹展开,盒子里还有同样被染成金sè的丝线作为原料,那颜sè鲜yàn亮眼,华丽异常。乌承厚还在说话:“这灿金锦乃是由我乌家找到特殊的染布配方染制而成,织造过程由骆神针负责,因此……”

    他微微顿了顿,笑着停下了介绍,不知什么时候静下来的厅堂中,一道青袍的身影已经越过了几张桌子,那是望着乌承厚身边的黄金织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身的宁毅。此时众人都还坐着,他却缓缓走到了近处,随后微微停了停,整个会场中的众人都将目光望了过来。贺方想了想,随后微微站起来:“宁贤侄,此时乌家尚未说完,还未到上前之时,请你先回席上?”以往大家都是贤侄大人之类的称呼,关系看来不错,这时贺方的语气倒也亲切。

    然而没有反应。

    安安静静的,人们的目光开始在宁毅与乌家众人之间来回,有人渐渐想到了一些东西,随后又有人想到更多……

    “不太对……”

    “怎么了……”

    “不对、不对、不对了……”

    “乌家……”

    “苏家出问题了……”

    一些东西陡然如雪球一般的席卷起来,然而一时间仿佛只是某种气氛的改变,没有人议论,只是彼此眼神间变得复杂起来,渐渐的更加复杂。气氛变得躁动起来,似乎话语声立刻便要响起,廖掌柜此时已经走了过来,试图让宁毅回去,前方乌承厚也望了宁毅半晌,他一直有些míhuò地微笑着,随后“呵”的开了口。

    “呃,无妨,宁贤侄若要来看看,自可来看看。无妨无妨,说起来我前几日还与宁贤侄聊了一事,家中也有新布拿出,宁贤侄若有诗兴,想请贤侄为之赋诗一首,倒也不用太好,只是借借贤侄名气。总之此布已经拿出来,倒也不用再多做介绍,骆神针的织工想必还是值得夸耀一番的,来来来,大家不用客气,请指点,呵呵,我也不多说了……”

    几名亲近乌家的管事站了起来,但一时之间,还没有多少人说话,难以听清的些微耳语穿梭其中。

    “出事了……”

    王文卓皱起眉头,随后伸手róu了róu,目光复杂难言。

    “是……乌家?”薛延有些难以置信地靠上椅子后背,随后同样复杂的失笑出声,“呵。”

    宁毅与廖掌柜处于所有人的视线当中,廖掌柜说了一些话,宁毅却是皱着眉头未曾说出来什么,他只是望望乌承厚,望望那边笑着过来的乌启隆乌启豪两兄弟,有时候目光不知道望向哪里,只有一刻他似乎一咬牙想要继续往前去,廖掌柜拉住了他的肩膀。

    接下来的时刻,整个厅堂里似乎被某些东西割成两块,一块苍白,一块喧嚣。宁毅终于退回座位上坐着,他只是望向场地中央,目光复杂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当然,其实那样的目光所有的生意人或许都有见过,那是某些人一腔热血投入商场随后被商场黑暗陡然吞噬时的眼神,复杂难言,难以置信确说不出话来。许多人都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就算不能确定自己猜想的,多少也已经感受到了气氛。

    嗡嗡嗡、嗡嗡嗡……

    乌家人回到了席位上,金灿灿的织锦被放上前方,但那样分裂的感觉没有离开,无论苍白与喧嚣的画面,快进的感觉都未曾消失。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某些事情最后的结论,他们看看仍旧微笑的乌家,看看这边苏家席位上沉默的宁毅,jiāo头接耳却还保持着镇定的几名掌柜。薛家一方也已经猜到了许多事情,薛盛皱着眉头对两名儿子叹了口气。

    “真咬人的狗不叫,乌家的厉害就在于此,不动声sè,看着所有人都吵吵嚷嚷,它在背后安安静静的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呵,苏家这段时间nòng得声势何其之大,没有用了,这一招真是太狠。江宁织造鼎足而三的局势将不复存在,苏家完了之后,要引以为戒……唉……”

    以往薛家与苏家关系不睦,但此时他的叹息中,却已然没有任何幸灾乐祸的心情。仿佛看见了一个时代的迟暮,天边通红的火烧云,残红将碎,微微的惋惜与惆怅之意。

    并非因为苏家不行,而是因为乌家在这背后,真是太过厉害。薛延看了看那边坐着的宁毅,过去的一个月里这个书生发挥的作用大概是最xiǎo的,感觉像是站在狼群中的一只羊,他原本其实也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往日他也觉得事情可笑,不过此时那背影显然分外孤寂,他还是做不了任何事情,也没有做任何事情,只是这时显得有些让人同情了。

    终于,某一刻,贺方的声音响起来,将一切推向末尾……

    所有布线都已完成,终于可以开始理直气壮地求月票、求推荐,求所有可以求的东西。月末了,有月票的请投过来吧,推荐票也想要

    接下来,也许会是一个不同类型的高cháo。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