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二五章 无题
    第一二五章无题

    “哈哈,谢老板。好久不见……”

    “陈老板,最近可好?”

    “今日宴会过后,一起去聚宝赌坊转转?”

    “近日手风不顺哪,何况今日之事……”

    “上次青州那笔货物之事,李兄仗义援手,感承高义……”

    “份属同行,本应守望相助……”

    灯火之中,喧嚣热闹的声音,绿漪楼上人声汇集,距离今晚这场宴会还有一段时间,人群来往聚集,马车过来时,某位与织造行有关系的人就从上面下来。二楼之上,宁毅于苏家众人已经过来了一段时间,被安排入席的同时,也在一个个的应付着过来打招呼的商户,看好苏家的、不看好苏家的、有合作关系的、没合作关系的,总之都不会无视苏家。

    不过,相对于宁毅、苏仲堪、苏云方这几个苏家的主人,今晚或许是廖掌柜等几人受到的重视最多。也无怪他们如此,今晚的情况,旁人原本猜测要么是苏檀儿会出面,要不然恐怕苏家的老太公苏愈都会过来,若是这两人来,今晚苏家关于皇商的拍板人自然是他们,谁知道这爷孙俩谁都没有出现,于是真正关心皇商的一些干实事的人物,也就将注意力大抵放在了如今在实际层面上为苏家大房操盘掌舵的廖掌柜等人身上。

    至于苏仲堪于苏云方,这两人肯定插手不了有关皇商的事物。可如果今晚苏家皇商失败,那这两人的地位就完全不同了,因此终究还有许多人在猜测着这些,再加上他们以往便算得上是江宁织造业的大亨级人物,此时的受到的重视当然不会少。而在一旁的宁毅,他如今虽然掌了苏家大房的拍板权,但不过是个象征,象征着苏家主家的位置并未被廖掌柜等人架空,不过真要决定些什么事情,那自然也不可能。

    因此,这时候会与廖掌柜等人打招呼聊天的,大抵都是些各家各户的实权级人物,关心着皇商的,或者是为其他的布商操盘的掌柜,便会过来寒暄一阵,有时候也有些之前便被走通了关系的制造局官员,说着笑着过来暗示今晚没有问题。

    至于苏仲堪苏云方身边,则大抵是一些商家的大佬,与他们地位相仿的人物,譬如一些中型布商的家主啊,甚至是如今布商的行首,乌家的家主乌承厚到来之时,首先也是与他们打些招呼,聊些布行上的事情。

    至于宁毅,则一直与各种各样的人寒暄,大家确认苏檀儿不会到场之后,对宁毅的态度也是非常热情,当然,谈的话题天南海北,与布行的事牵涉不多。无论如何,他今晚毕竟站在这个舞台的中央,家中力量比苏家差的往往不会愣头青的完全不给宁毅面子。若家庭状况差不多,有的人就都学会了不在意这些,薛家人与苏家人算是早到的,两边的泾渭相对分明,薛盛只与苏仲堪简单打了个招呼,未曾理会宁毅,薛延倒是过来笑着说了不少话,提起前几日遇上李频之类的,城门再开之后李频上京的送行宴一定要请他云云。

    薛延与李频算不上熟悉,也就是类似上次烟翠楼之类的事情才有些接触。但是宁毅开始管理大房之后,薛延请宁毅吃过两次饭,每次气氛都蛮不错的,薛延这人只要想做姿态,姿态还是能够到位,这时候也就将李频也当成了熟人,不一会儿乌家来了,乌承厚与两个儿子都分别过来与宁毅说了些话,乌启隆为着宁毅今早上迟到的事情还打趣了几句:“今日听罗掌柜提起此事,看起来立恒虽然一向淡然,但遇上今日这事,毕竟还是有些紧张哪,哈哈……”

    乌家作为布行行首,与各家各户的关系一向都比较不错,薛家与苏家关系紧张,他们也往往居中调停缓和一番,这段时间乌启隆、乌启豪两兄弟都与宁毅碰面不少,至少态度上说是熟友也无妨了,宁毅摇头笑笑,有些无奈:“原本想要一直到最后一天也坚持做好这些事情的,谁知今早居然晚起……呃,这事你们都知道了……不会又传开了吧……”

    “呵呵。”乌启隆放低声音,压抑住笑,“怕是已经人尽皆知了……”

    “啧……”宁毅愣了愣,随后又翻了个白眼,随后乌启豪也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

    “宁兄的事情不怕人知了,如今江宁谁都知道宁兄小事糊涂,大事可不含糊,今晚这皇商……咳,老实说,大家是对手,我可就不祝你什么了,哈哈……”乌启隆豁达地笑着,“不过,宁兄这边虽然厉害,我们乌家可也有杀手锏的哦,到时候无论成败,你我可都得心服口服才是。”

    两兄弟为人豁达,旁边的众人听了,也是大有好感,三人寒暄几句,两兄弟转身厉害,宁毅笑着望望他们的背影,随后开始转而应付其他的一些“熟人”。

    时间快要到的时候,诸人陆陆续续地落了座。绿漪楼二楼的空间宽敞,这次有资格过来的商户基本都有专属安排的坐席。苏家的众人便是一个大圆桌,而其余的商家,也都各自分配了一张圆桌坐下,有几个商户来人不多,但也不会安排拼桌,因为这次的宴会,其实还得决定有关皇商的归属问题,各家各户就都得有自己的位置才行。

    苏家、薛家、乌家,分别位于会场的三端,此时会场稍稍平静,有的人还在陆续到来,织造局的官员则过来分别打招呼,叮嘱一些话语。

    皇商的标单,其实并非是按照一般公平投标的方式来让人竞争的。这主要是因为往年皇商的特殊xìng。岁布的问题让大家避之则吉,如果开个公开投标,结果没人来,那就显然很没面子,数十年来的变化下,皇商的任务,后来其实是以“敬献”的形式来决定的,就好像你有什么好东西要献给皇室,皇室就会顺势给你些特权,当然,表面上不会这样做。

    真正送入皇宫的布匹会比较赚钱,这个皇家如果要,其实根本不分时辰,献上去也是不分时辰的。但每年这个时候,织造局都得安排和分配好岁布的份额,若几个固定承接皇商的商户抱怨太多,他们往往也会匀出一些出来,指派例如苏家、乌家、薛家:这里有批任务,你们得帮忙分一分。没人敢不给面子,不给面子以后就一定穿小鞋,当然织造局这边也不至于太过分,总是会有些分寸。

    于是以往几十年织造局回忆的模式多半都是这样:各家各户有些什么好布,轮流出来炫耀一下,供大家品评,顺便也算自己的成绩,献于皇室。暗地里虽然早已决定了每家每户岁布的负担份额,但表面上还是很漂亮,如同一个成绩交流与好布的鉴赏会。今年在表面上还是这样,但内里其实已经大不相同了。

    大家对此,其实也都心知肚明。

    旁人窃窃sī语,注意着苏、薛、乌三家的情况,廖掌柜等人,其实也在从其他人的口径中的打听着风向。落座之时,他对宁毅低声笑道:“看今日气氛,皇商当无问题,这月余以来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多数人皆看好我苏家……”

    他顿了顿,随后叹道:“终是二小姐的先见,几年前就已在着手。我在往日虽隐隐有所察觉,但并不清楚这事情发展,大老爷出事之时,还真以为苏家要载个大跟头了……不过小小手段终究比不过真正的厚积薄发,有那布料在手,也算是真正的有底气,这一个月的事情,才算得上事所谓阳谋了。”

    宁毅微微努了努嘴,环顾四周:“真的没问题么?”

    “问题不大。”廖掌柜也朝周围望了望:“吕家最近有一款新布,好是好,可惜不太适合皇家的要求,名叫熏茶丝的,我已经见过。薛家以往有一款招牌紫浣布,一直受大户喜爱,要价比较高,但最近应该没什么新的东西出来。乌家随是织造第一,实力雄厚,不过他们最突出的是织工,有骆神针在他们家中,布匹织工方面,总是要胜旁人一筹,但在我苏家这金曦锦前,织工便算好一些,意义恐怕也是不大了……”

    为着苏家的皇商之时,廖掌柜等人功课做得很多,这时候侃侃而谈,随后微微皱眉:“不过,刺杀大爷的真正幕后主谋还未找出来,这人若真是由薛家主使,就怕他们还会有后着……”

    廖掌柜朝薛家那边望了一眼,随后摇头笑笑,安慰宁毅:“可能xìng不高,而且……人事已尽,如今这事既已发展至此,便安心看着吧……”

    宁毅点点头,不再说话,随后回头示意婵儿将带着的一只锦盒放到面前的桌子上。又过得片刻,有一名官员过来与廖掌柜说了话,廖掌柜笑了起来,朝宁毅这边偏了偏头:“董大人他们已经来了,这次我苏府声势最隆,董大人要这次宴会好看,安排我苏家压轴。”

    “压轴很好?”

    “往年皆是最好的布匹压轴,有几款如今也在持续供应皇家……”

    话语之中,廖掌柜其实也微微有些紧张,笑着将这事告诉了宁毅,随后又朝周围的几名掌柜传开去。

    “压轴……”宁毅喃喃念叨了一句,坐在那儿想了好一会儿,微微摇头笑了笑:“今晚的事情定下了……”由于他的语气有些像是在提问,旁边的廖掌柜笑了笑:“还未可知,姑爷,这可也很难说的。”

    同一时刻,会场之中,有人也朝这边望过来一眼,手上玩弄着一只青玉扳指,低语从chún畔溢出:“今晚的事情……定下了?”那声音太低,像是低喃,又像是在轻声询问着手上的扳指,嘴角有一抹淡然闲适的笑意。

    正式的宴会还要一段时间,因为总是要等到足够夸耀的东西夸耀了之后,才适合吃喝与狂欢。几乎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真正属于今晚的事情,几乎在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后,就已经彻彻底底的发生,其转折是如此的突兀和夸张,彼此的反应是如此的张扬jī烈,背后潜藏的黑暗是如此的深沉以及其中夹杂的各种曲折内幕,当它们在其后被层层揭开,以至于这件事在此后的数月乃至数年的时间里,都成为了江宁织造业甚或是商界不断重复说起的一道深痕……

    宁毅将写第三首诗,我觉得应该没人能猜到到底是哪首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