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二二章 湍流
    第一二二章湍流

    中秋过后,气温渐降,前几日下了几场雨,这时才晴起来,清爽的风仿佛也给这座闭门近一月的城池带来了些许活力,白日里天朗气清,到入夜后星光也是清澄明净,棉云浮于天穹,一朵一朵的。

    这月余以来,城内城外饥民的状况,也已经被逼到极限上了。当然,据说往年还有比今年更让人为难的情况,弦已经被绷得紧紧的,但极限到底在哪里还是难说的紧。官府偶尔放粮,一些大户也帮忙施粥施饭,城内城外都有照应。每到这种义赈时,官兵也帮忙维持秩序,未出什么大乱子。

    不过灾民中也结成了一些团伙帮派,打架抢粮的事情常有,官府与大户放完粮施完粥饭后便常有这类乱子出现,管也不好管。闭城之后死了一些人,饿死的其实在少数,因斗殴、抢夺而去世或是之后无钱就医渐渐被拖死的则占了大部分。但总的来说,据说比往年还是有减少。

    生活在这个时代,往年如何,早已听过不知多少遍,多数人有着恻隐之心,但眼下情况已经不错了,日子还是要过的。生意继续谈应酬继续赴,只是整座城池的气氛变得稍稍安静,前几日秋雨绵绵,寂静凝滞的感觉就更加严重。

    中秋诗会照常开了,仍与往日一般的热闹,只是诗词的内容与往年有些不同,从huā团锦簇描写各种盛景或者感怀风月的类型变为了由团圆夜感叹那些不团圆的事物,描写如今城内城外的灾民景象为主,李频、曹冠、柳青狄等人都有新作出现,也有些以前就有名气的诗人词人这次更有突破的。当然,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那首《水调歌头》的作者并未参与进来,他因为参与家族商事而深陷其中,无暇他顾,有的人议论起他在商事上的笨拙,或嘲笑或感叹,倒也将“宁立恒”这个名字后的神秘感减少了许多。

    中秋过后,日子再度走回原本的轨迹,人们一日一日等待着水患的影响过去,城中诸多商户商铺也在这样的气氛下如常运作着。这天上午清爽的晨风吹过,大概是上午**点的时候,江宁城中一处苏氏布行仓库旁边的小房中,几个人正在忙碌着一些什么。这仓库房间也是与旁边的店铺连起来的,只是眼下的局势中,生意倒也不怎么好,名叫娟儿的丫鬟偶尔跑进来看看。

    在房间里忙碌的是宁毅与周佩、周君武姐弟,这对姐弟一身青衣小帽的伙计打扮,但皮肤白嫩,一看就知道是有点来头的小孩,他们两人也已经莫名其妙地跟了宁毅一个月,部分苏家人都适应了他们的存在,只以为是主家的孩子或是宁毅的弟子,因此带着四处转转。有时候宁毅让他们端茶倒水,有时候甚至让他们帮着搬些货物——当然不重。

    作为这对姐弟来说,这样的生活也蛮新奇的,前天的时候宁毅甚至给他们发了第一个月的薪俸,每人一两二钱银子,童工这个月的标准,随后对比了一下外面的物价,姐弟两拿着一两二钱银子大概没什么大用,不过接下来的时候,还是蛮新奇的。

    当然,将他们当童工使唤只是偶尔无聊,多数时候,宁毅还是尽着一个老师的责任,空闲下来时,与两人讲讲课,也给周佩讲了现代的算术课程,以相对随意的方式将加减乘除的课程与此事的筹算方法一一印证。最初的时候周佩对于那阿拉伯数字的代号不以为然,此时却已经常常问些这方面的问题了。

    三人之所以折腾今天的事情,是因为前几天去实验室的时候被两人一路跟着,于是也让他们参观了一番,大概说了一下物理的概念。宁毅主要是找到了几片可以用作凸透镜的琉璃片,准备弄个望远镜出来玩玩,当时兴之所至给两人显摆了一下聚焦、放大的原理,周佩比较不以为然,说这事很简单,谁都知道。由于望远镜还在做,于是宁毅准备做个很简单却未必谁都知道的事情来看看。

    方才敲敲打打地让人帮忙弄了个木盒子,此时拿些黑布做了个遮光的帐篷围起来,三人躲在里面点亮一根蜡烛,随后宁毅将蜡烛的这一边盖起来,由于盒子只盖了一半,光芒还在lù出来,宁毅拿了一张挖了孔,用竹框糊起来的厚宣纸放了下去,做了个简单的小孔成像的实验。

    娟儿站在门口望着这边的黑布帐篷,有些疑huò。不一会儿听得里面在说:“看,这边的光是倒过来的。”

    “呃……”

    “啊,老师,怎么会这样的”

    “肯定是变戏法。”

    “戏法也是有道理的。”

    里面叽叽喳喳一阵,娟儿靠过去时,宁毅已经从黑布中走了出来,对她笑了笑:“进去看看,不是很有趣,不过一般应该没看到过……”

    娟儿疑huò地进去,随后,看见那木盒子一侧显现出来的倒过来的蜡烛火焰。

    最近一个月来,宁毅都是如工人一般的每天上午开个早会,绕固定线路走一圈,随后自由发挥,看来勤勉,做的事情却不多。多数时候跟着他的是婵儿,有时候也有娟儿,几个丫鬟跟周佩周君武这对姐弟也已经认识了,懂礼貌的君武就常常叫她们婵儿姐娟儿姐。周佩比较矜持,但对于她们,对于宁毅,也已经有了熟人的态度。

    “有的人会说是奇巧yin技,所以暂时来说,也不必看得太重,不过有些事情会很有趣。譬如这两个镜片,它们在相隔这么远的距离里放着,于是就能让东西放大了……嗯,我已经让陈木匠帮忙凿个好的圆筒,然后想办法把它们固定一下……”

    宁毅一贯喜欢用闲聊的方式讲课,这个上午,长长的竹筒被放在了窗台边的桌子上,小佩、君武以及进来的娟儿轮流朝里面看看,然后目瞪口呆。镜片暂时不能固定,宁毅只是找到了大概的焦距,将镜片用一圈圈的宣纸围起来放进竹筒里暂时看看而已,镜片没固定,很容易倒下去,因此这只小望远镜还没办法移动,当至少从效果看来,其实已经相当惊人了。

    “光通过小孔成倒影,其实可以说明光线是通过直线传播的。但在有些情况下,譬如将一根筷子放进水里,它就弯了,在这里,光会转弯。你要说看到了一个倒影就能做些什么,那很难,因为这个望远镜是很多不同的东西和原理结合起来的产物,一旦人们可以研究到这个程度,所有东西都弄清楚,那就不用像我这样慢慢去碰运气,你直接就知道你要做望远镜,得用什么样的镜片,这个凹凸面应该是什么样子……当你知道更多的原理,你们也会知道怎样去精确造出那些凹凸面来,怎么精确控制。”

    “不过,你们不用考虑怎么造这些,我想让你们知道的是……一种想事情的方法,因为、所以的结合,不要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很多的工匠他们沿用了很多年的老办法,却不知道老办法是为什么有这样那样的效果,如果你们知道了原理,你们就可以造出更加透明的镜片,看得更远更清楚的望远镜。效率会以十倍、百倍增加。不论做任何事情都是一样……”

    “周佩你喜欢的筹算也是这样,它更加清楚,从因为一家一等于二,二加二等于四它可以不断延伸出去,我们是人的世界,那是一个数字的世界。其实要计算光怎么折射,怎么放大,放大多少,都需要数字来辅助。数字的世界就是单纯的因为所以,清楚的逻辑关系……我不想你们将来变成匠人什么的,但我希望你们可以弄清楚这种逻辑关系。这个应该会很有用。”

    “当然,筹算之中,也有一些比较极端的例子,想起来很有意思,譬如说……”

    做完实验之后,大概延伸出来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君武念念不忘地看着那边的小孔成像装置,偶尔摆弄着望远镜,周佩对于方才的实验也感到惊奇,不过这时却更加认真地听着话,娟儿听一会儿出去看看店铺里的情况,在没人的地方感叹一番:“姑爷好厉害啊……”

    再过得一阵,席君煜经过了这边,进来与宁毅聊了一会儿,君武和小佩就过去倒茶和搬座位,这也是两个孩子与宁毅的默契了。事实上除了听课,他们这一个月来,也在疑huò着宁毅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没做。

    席君煜今天是路过这边,因为布行的聚会还有三日便要开,到时候各家各户的筹码也都要正式摆出来,因此来看看宁毅此时的状况。事实上如今各个掌柜都在忙碌奔走,席君煜今天上午也刚刚跟一个商铺的当家见了面,这时准备去赴另一场应酬。

    “虽然经过了这个月,如今看来我苏家的呼声最高,但商场尔虞我诈,各种事情不得不防。如今虽有韩大人支持我们,董大人也属意我苏家,但难说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出现。薛家、苏家于官场也都有颇厚的关系网,难说会不会临场翻盘。如果有什么后着,还得尽早安排才是。”

    席君煜在苏家属于少壮派,锐意进取,但为人也是清醒,听他说完,宁毅点了点头:“官场上的事情,老太公那边也已经尽了力了。席掌柜,我不是很清楚其中门道,以往可有类似的事情吗?”

    “布行这些年来,以往倒未有争得太过厉害的。当然,掩在明面下的算计,谁也说不准……呵,或许也是我多虑了,苏、薛、乌三家都是有底蕴的,这次既然到了这个程度,大概也不会再有太多的变化出现,这个时候他们若还能一下子翻盘,只手遮天,那以往,恐怕早就吞了我苏家了。”

    “大概不可能了。”宁毅笑了起来,“打开门做生意,这么多年了,到时候我们将东西摆出来,就算他们sī下有什么动作,也不可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说我们的东西不好,我们若是小商户倒也罢了……呵,其实这次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一个行刺、一个栽赃,然后就夺皇商,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是谁,若非如此,这个月大概也没必要这样高调,总之,破釜沉舟,如果过得了,就有以后,过不了就什么都没得谈了,之前一点点抠出来的十五万两如今也一次xìng铺下去改进织机,就等着皇商,退路什么的,那就真是没有了……”

    席君煜点点头,叹了口气,随后也抬头笑起来:“只有三天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别担心,另外,劳烦姑爷也转告二小姐,无论如何,此次之事,已经做到最好了。”

    “尽人事,听天命。”宁毅点点头,“席掌柜最近也是辛苦了,有劳。”

    “分内之事。”此后又略略寒暄几句,席君煜邀请他一同去那边的应酬见见织造局的一位官员,宁毅随后还是摇头推掉了,他去了意义也不大。席君煜离开之后,周佩与周君武才皱着眉头说话。

    “为什么不去啊。”

    “说不定能说服那人呢……”

    宁毅收拾着东西,笑道:“我事情这么多,干嘛非得往那上面费心。”

    “可你根本没事。”周佩撇了撇嘴。

    “谁说我没事,待会要去吃饭,下午要到街上逛逛,顺便去陈木匠那里拿望远镜的外壳,顺便研究一下怎么固定比较好。呃,我还打算在外面漆一层漆,顺便去东市那边看看有什么新出的话本小说卖。哪件事不比应酬重要……”

    “应酬不好老师家里会出问题的啊。”

    “可他们不是应酬好了么,我去也没什么用,要拿皇商做的准备已经做好了啊,你们两个也知道了,我们不用搞什么小动作,我们就跑跑关系,让所有人都mō着良心说话就行,不用那些织造局的大人多徇sī向着我们,我们也送了钱送了这样那样的东西,也不让他们难做,只要他们不昧着良心说话,我们就有把握拿到。”

    “如果他们为苏家昧着良心说话不是更好吗?这样就更加十拿九稳了。”

    “当然,那也不错啦……”

    “反正,我觉得老师你没尽力……”

    君武有些不爽,宁毅倒是笑了笑:“放心,放心,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本来也是件小事,不知道你们干嘛这么着急。时间也已经不早了,走吧,带你们吃午饭去……”

    他准备离开,周佩陡然过来拦在了他面前,笑着道:“呃,等等,只有三天了,可不可以让我们也看看那个布?”

    宁毅想了想,随后一偏头:“呵,好吧。”他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旁边的柜子,随后拿出一个锦盒来打开,给两个孩子看着,小佩与君武围着mō了几下。

    “哇,真的比家里看到的要漂亮……”

    “这种颜sè的布以前没怎么看过啊。”

    “秘方嘛。”宁毅笑了笑,随后约法三章,“不过有一点先说好,你们两个家伙不许回家乱说,不许帮忙找人,不许想办法暗示织造局的几位大人什么的……当然你们现在也没那个影响力,不过我要公平。”

    “臭美,我们才不帮忙呢。”周佩笑着翻了个白眼。

    小君武在旁边点头:“如果拿不到皇商,肯定是那个什么董德成收钱了,收了很多钱。”

    “呵呵,走啦,吃饭去……娟儿,一块走了”

    中午时分,一行四人走出布行,随后同样扮成布行伙计或是路人的王府护卫也从四周跟了上来,阳光洒下,话语声叽叽喳喳地蔓延。

    “这就叫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吗……可是老师你确实什么都没做……娟儿姐,对吧?”

    “呃……姑爷有做很多事啊……”

    “你当然帮自家姑爷说话,可我和姐姐什么都没看到……不过也是啦,本来就不用做太多了,本来以为是大危机,可是一步步一步步的就到这个程度了。这叫阳谋吧,姐姐。”

    “不知道……”

    “为什么啊?”

    “那些人就做了一件事,然后什么yīn谋都没有了,不是很奇怪吗。”

    “是啊是啊,老师,姐姐说得有道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阳谋嘛,不怕yīn谋。”

    “对哦对哦,姐姐……啊……”

    “……吵死了。”

    距离织造局的集会还有三天,平静的中午过后,是bō澜不惊的下午,宁毅去到街上拿望远镜的外壳,然后买了些小工具准备更好地将镜片镶起来。时间过了傍晚、入夜,到夜深之时,一家家青楼酒肆门口也有了散去的人群,席君煜在街口与几名掌柜告了辞,也拒绝了乘一位掌柜的马车回家的邀请,今天天气好,他决定一人走走。

    沿着秦淮河一路前行,到了一处相对僻静的河湾,他朝周围看了看,随后走向旁边的小码头,不一会儿,撑船的水声响起来,船夫撑着小舟朝水bō的深处划去,席君煜站在小船上,望着远处一团朦胧的光圈,目光安静。

    那是一艘看来并不热闹的小画舫,两艘船儿靠近时,席君煜举步走了上去,画舫中央的厅堂中看来一场宴席散去不久,灯光晦暗,一张张桌子上也颇有些残羹冷炙的感觉。正前方,一名男子坐在主人席上,端着一碗白饭,低头填着肚子,听见脚步声,他吃了一颗肉丸,仍旧低着头,一边用筷子往菜碗里夹菜一边说着话。

    “我方才还在想,是不是将人打发得太早,或许留下一位美人陪着,这饭吃起来会更香一点。还好席兄来得早,这倒也是一样了。”

    席君煜走向一边,顺手拿起一只碗,“我可不是什么美人。”

    “呵呵,不过……席兄总是会给我带来好消息。”

    那人笑着,抬起头来,灯光之中,眼前的这人,赫然便是乌家的大少爷,乌启隆。

    推荐一本书:书号:080918

    《剑祖》简介:剑者,锋芒也剑仙者,上达青冥,下至九幽,御剑千里,剑破苍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