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二〇章 两只小跟班(下)
    添乱,你们不许跟着一一一一一一……

    路边的小巷之中,宁毅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微微有些无奈,此时摇了摇头,不过眼前这两个小鬼”显然也不是摇头便可以打发的。

    “为什么啊?”,这次开口的却是周佩。

    “商业机密,可以乱说的吗?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没有你们想的那些东西。”

    “那……那老师想要怎么做?怎么才能说服那个贺方呢?”

    “没看见人家都不肯见我么?有什么说服不说服的。”

    “那……我们可以想办法让老师见到贺方的……”

    宁毅微微眯了眼睛望着眼前这孩子,周君武也笑着望过来,片刻之后,微微有些迷惑:“呃,不行吗?”,宇毅笑起来:“你们一叮,小王爷一个小郡主,蛮无聊的嘛,干嘛关心这些事情。”

    “没有啦没有啦,我们说起来是小王爷小郡主什么的,实际上就是败家子和纨绔子弟,很没用的。”周君武解释一番,扭头看看姐姐,随后又回过头来眨眨眼睛,觉得太过贬低自己”做出些许纠正,“呃”也不是没用,不是没用”就是、就是……父王也不管事的,等到将来我们也没事做。我和姐姐不想这样,我们想要做一番大事,所以想要跟老师学着怎么威胁人,呃,不是,是交涉、交涉”

    “可我没打算威胁人。”

    “啊?那老师怎么拿到皇商呢?”

    “这个就复杂了……”

    想到之中,一大两小彼此交涉着,过得一阵”似乎终于达成了什么协定”宁毅离开巷子,朝一名以前应该见过的王府卫士点了点头,随后两姐弟也走了出来”上到一辆马车上,远远地跟着。拐过这边道路的街角”附近的茶楼中,坐在二楼上窗户边的薛进等人将宁毅的身影收入眼帘,谈笑起来。

    宁毅这人所做之事本身不是重点,只是他这几天以苏家大房管事人的身份拜访贺方,俨然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终于还是引起了一些关注。傻子做傻事”凭着一股冲劲未必没有成功的例子。今天薛延有事便没有过来,薛进等人在茶楼上说说笑笑”猜测着宁毅今天能不能进去见到贺方,或看见到了之后能不能真做成一点什么。

    谁知这第三天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或者在某种意义上”也算得上是意料之内了……

    ………………

    “哈”你说他……,放弃了?半个时辰就走了?”,夜晚”燕翠楼中”薛延薛进等人谈论着下午发生的趣事,薛进笑着摇了摇头:“原本呢,我还跟阿祥他们打赌”说今天是第三天,说不定贺方已经决定了会见他”所以我赌他能见到贺大人”但肯定做不了什么事”结果输了五两银子,谁也没料到,今天就呆了半个时辰,然后就走了,也没说明天会继续来”就这样放弃了……”

    一旁一名堂兄弟也笑着开了。:“最有趣的是,我们后来去打听了。贺大人已经知道这宁毅登门拜访的事情”虽然觉得他一个赘婿没什么话事权,但对方连续这么几天都过来”诚意可嘉,所以今早就知会了门房,如果他今天也像昨天一样,等一个时辰,走的时候仍不放弃,就让那门房带他进去,听听他会说些什么,谁知道……哈哈……”

    “书生便是书生。”薛延摇着头”“想要做些事情,一开始总是心比天高,其实什么都不懂,想法又多,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等人了,估计那苏檀儿此时也在家里为难呢。扶不起的阿斗,有才学,窝在家中写写诗,赏赏风月也就罢了。就好像那些诗人词人,忧国忧民,感叹怀才不遇比谁都厉害,可若真让他们去为国为民,不是没那个心”根本是没那个能力。呵,庸才就是庸才,纸上谈兵……”

    微微顿了顿,薛延又笑了出来:“不过苏家有此庸才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以后大家与这宁立恒,可得好好亲近亲近才是。对了,阿进,有机会的话,替我邀他一次,大家同为织造同行,生意归生意”交情还是要讲的。上次在这里”大家意气之争”我与阿霞也有些不是”到时候一块吃个饭,我亲自给他赔罪,哈哈哈哈……”,就在薛进薛延或者其他人议论着今天下午事情的时候,苏檀儿倒并未为此头疼,对这件事情的传出反应比较大的却是苏家的另外两房”据说苏仲堪在这个晚上拍了桌子,还差点摔了东西。

    “胡闹!他一介书生,什么都不懂,真一直坳下去,见到了那贺大人给人家留个耿直的印象也就罢了!这样算什么!以后贺大人怎么看我们苏家!他这……他这简直是在扯所有人的后腿!”,这段话从苏家二房传出来”整个晚上大宅中的人们都在说着,但当然,无论二房三房,都没有明确表现出这样的态度,往老太公那边抗议或者找苏檀儿聊天的事情一件也没有发生,因为眼下最大的一件事”便是苏檀儿真的想要拿下皇商,这对于二房三房来说,或者都算得上一件威胁。

    同样的夜里,就连听说了这件事的聂云竹与元锦儿都有些迷惑,今天下午宁毅带了一对姐弟过来吃东西,看起来倒是全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的样子恐怕那时候宁毅也不知道那个贺大人已经准备要见他。

    “唉,云竹姐,我猜他今天晚上一定很不高兴。

    “应该……不会吧,立恒性情豁达“再豁达也会不高兴的啦”而且……”就差半个时辰,真的蛮可惜的,他怎么不坚持下去呢……”,“可能是,他觉得贺大人真的不想见他”又或者那对姐弟在外面等着”他赶着出去……”

    “那对姐弟是什么人啊?会不会是他在外面生的儿女?”,“胡说八道,立恒才二十岁出头,哪有这么大的儿女……”

    “也许他在入赘之前有个童养媳……”

    尽管处于善意,不过这边的想法其实也差不太多。在眼下的江宁城,唯一抱持着不同猜测的,或许只在城市一侧的驸马府中。

    “他是故意的?”凉亭之中,康贤听着一对姐弟的叙述,微微愣了愣,这对姐弟回家吃完饭洗了澡,此时才过来,而在今天傍晚,康贤就已经听说了宁毅失去与贺方见面机会的消息”因为他没能坚持完第三天的最后半个时辰。

    佩点着头”小姑娘一身清爽的秋裙,小脸红扑扑的有些〖兴〗奋”俨然参与了某些厉害的事情当中,晚上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车上与弟弟猜了很多次了,“驸马爷爷”这宁立恒干嘛要这样啊?”

    “呵,我也想不通。”康贤想了一会儿,终于也是疑惑地摇子摇头,“他没跟你们说?”,“嗯,他不肯说。君武说可以帮他见到贺方”他也立刻就拒绝了”这人……根本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见那贺方。我倒是想不通”他是怎么知道贺方今天会见他的,所以干脆提拼了半个时辰走。”,“他不知道,不过今天是第三天了……”,康贤叹了口气,“立恒……,他大概是算准了三这个数字的。如果是一般人通常会坚持三天”贺方毕竟不是真的什么人都不见”他只是不与人谈皇商之事”若真的要见,还是可以的,毕竟苏家是织造大户。

    第一日未见,此后真要见”作出被他诚意打动的样子,大概都会等到三日或三日以后,他是故意做出半途而废的样子,因此选在了第三日,然后少半个时辰,呵,这家伙……”

    康贤摇头笑起来,但眼中仍旧疑惑:“可他这样做有何理由?给贺方留下这等印象,如何还能解决皇商之事?小佩君武,你们还跟他说了些什么?”,“我们做了个交换。”君武在旁边笑出来。

    “交换?”,“嗯,他不许我们进去也不许我们帮忙”我们觉得奇怪。问他到底能不能解决掉苏家的危机,因为姑爷爷你说他很厉害的。他大概怕我们添乱,最后还是说了他就是在解决,不过还有很长时间,商场上的事情说不准,所以没办法告诉我们到底在干嘛。我们就做了个交换”我们不添乱,但以后这一个月会常常过去跟着他,看看他到底在苏家干嘛。他后来答应了哦,只要我跟姐姐不添乱就行,我们打算扮成布行的小伙计”要不然书童也行,我叫书童甲,姐姐叫书童乙,哎呀……,好吧,姐姐你当书童甲……”

    小君武一脸天真纯洁地滔滔不绝,随后脑袋上被姐姐锤了一下”连忙改口。对面康贤的目光已经眯了起来:“你们两个小鬼头,因为最近不让你们出去,整天让你们在府中读书,故意的吧?”,“哪有,我们想见识一下姑爷爷你赞不绝口的老师到底有多厉害嘛……”

    小男孩满脸的真诚,手底下拉了拉姐姐的衣服,一旁的周佩也连忙点头:“,是啊,驸马爷爷,如果知道他很厉害,我也能心甘情愿拜他为师啊。你也说了苏家这次遇上的事情很难应付,要是他这样不找人帮忙都能解决了,我和君武才承认他很厉害……,嗯,我们保证不添乱,不乱跑。”,“嗯嗯嗯嗯……”小男孩在旁边扮演啄米的小鸡。

    康贤眯着眼睛望了他们好久,方才没好气地笑出来:“好吧,术业有专攻,他若不能解决,那是应有之事,但若真解决了,这中间的的事情,你们倒也不妨见识一番。他既然应允此事,想来也不至于把你们教坏了。不过有一点还是记好了,出去之后,绝不许离开穆护卫等人的视线,我也会常常派人去看,只要出现一次,开城门之前,你们俩就都不许出门了。记住了?”

    颗脑袋,用力点头,随后姐弟俩对望一笑。终于自力了。

    ………………,苏家在江宁毕竟是织造的三大巨头之一。随后宁毅最初这几日里所做的这些事情,于一天一夜的时间里,开始在江宁的织造业中的传开。此时的影响姑且不论,第二日的下午,宁毅去到了竹记,与聂云竹汇合,随后朝秦府的方向一路过去。这是为了兑现之前说好了的去找秦老道歉的约定。

    早些时日,云竹其实很期待这件事,宁毅带着她去到老人家的家中道歉,这其中似乎有着某种象征性的意味,不过今天,她却并没有多少〖兴〗奋与激动的心情。因为昨晚与锦儿的谈话”此时的她心中有着其它的许多情绪。此时偶尔望望前行的宁毅,在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考虑着一些宽心或者安慰的话语。

    不过,最后这些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