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一九章 两只小跟班(上)
    第一一九章两只小跟班(上)

    就在这个许多人都在关注着宁毅或者苏檀儿的夜晚,苏家的那个院子里,一切倒是显得平静温和。

    苏檀儿的房间里,棋子落下的声音响起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婵儿与杏儿正在chuáng边下五子棋,苏檀儿躺在chuáng上看着,偶尔开口指点一番。杏儿难得赢婵儿一局,到了这个时候往往开口抗议,这边若是说话声变得太大的时候,那边正在与娟儿商量些事情的宁毅往往会开口训斥一番:“没看见房间里有病人吗这么大吵大闹怎么休息啊”

    “说话最大声的是小姐呢。”杏儿说道,婵儿也点头:“对啊对啊。”苏檀儿便笑了起来:“我就喜欢热闹,你不许人下chuáng还不许人说话啊。”

    “一点病人的态度都没有,死不悔改……”

    “我病好了。”

    “好你妹啊好……”

    “你说哪个?”

    “嗯?什么?”

    “你说哪个妹妹啊,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小七,然后那么多堂亲表亲,我数数,小梅、小琪、小洛……”苏檀儿掰着指头在chuáng上数,她最近蛮悠闲的,做些无聊的事情,宁毅没好气地笑出来,拿起一些本子扔在棋盘上。

    “婵儿、杏儿,你们和娟儿一起,把各地织机改造升级的流程给写出来,慢慢商量没关系,资金怎么调动,哪一块管哪一块,掌柜管事的是谁,都知道吧……干嘛看着我,就是让你们来做,随便想想,有个大概就成……”

    宁毅说着这些的时候,苏檀儿也在chuáng上张了张嘴:“相公,这件事……”

    “你有其它的事情。”宁毅拿起一些信件过去,扔到chuáng边,“既然真这么闲,帮我看看这些天送上来的东西吧。”

    苏檀儿一把将信件拿在了手中,仿佛是害怕被宁毅抢回去一般,随后笑起来,望望房间里的三个丫鬟:“但是……相公,织机的改造升级,这件事太大了……”

    “反正最后你得点头才行,管她们呢,她们一直跟着你,也许有更好的参考意见。”

    苏檀儿想想,终于还是点点头,随后望向手上的那些信件:“这些是……”

    “最近几天,江宁城内所有掌柜意见的统计,包括他们递上来的信件,我已经看过好几遍了,也问了婵儿娟儿她们,不过最了解的还是你,我想让你说说感觉,这些人的想法,谁对我不爽的,谁想要试探我的,谁无所谓的,谁不知所云的,他们的xìng格和为什么会这样。嗯,反正你也闲不下来,是吧。”

    苏檀儿笑了笑,随后正容打开了那些东西,片刻之后,开始思考、分析起来。

    最近几天的晚上房间里大抵都是这样,苏檀儿已经退了烧,除了确定苏伯庸会残废的那天情绪低落,但随后也还是振作起来。宁毅对她有限制,她也在尽量配合着,如今身体虚弱的她还得修养好一段时日,平日里婵儿或者娟儿留下来陪她,宁毅离开之后她便下chuáng到院子里走走、坐坐,或许很多生意上的事情还免不了去想,但真正高负荷的思考还是被减少了。

    当然宁毅许多时候也很不靠谱,譬如说晚上将要处理的事情随手扔给三个丫鬟去做,做完之后扔给苏檀儿看看,不过事实证明她们都做得不错,当然,将织机改造升级的计划弄给三人去处理这种事情仍旧会让她担心,但宁毅既然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也就算了吧,反正最后自己还是会把关的。

    时间就在这样的气氛里过去,婵儿娟儿杏儿商量着各自的主意,偶尔宁毅跟苏檀儿也插句嘴,苏檀儿则更多的在思考着那些掌柜们的意图,与宁毅说着、分析着。这样的事情或许持续不了很久,做完之后还有时间闲聊什么的,到得宁毅回房,大家也开始准备休息,灯火泛黄的房檐下,小婵端着水盆往宁毅那边过去,笑语与交谈声。随后,院落逐渐转向宁静。

    清晨,江宁城在鸡鸣声中醒过来。

    洗漱完毕,吃过早餐,随后宁毅与婵儿上了马车,一块去往江宁城中的苏氏总店。接下来的事情倒也简单,早晨开个会,随后宁毅与婵儿一家家的店铺逛过去,小婵平日可爱,这时候担任起宁毅的助手来还是蛮认真的。没事就介绍旁边看到的东西,把布行里的事情一点点的说给宁毅听,大概是因为宁毅摆的那个把熏香草药当染sè原料的乌龙让她觉得很丢面子,那天下午她怨念地看了宁毅好久。

    怨念归怨念,大部分的事情,终究还是她帮忙宁毅挡过去的。跟一帮掌柜们开早会的时候,她便拿个小本子坐在旁边,一丝不苟的专业模样,偶尔针对某个想法发言,说这个跟小姐说的不太一样呢,宁毅则只是在旁边嗯嗯嗯地点头。

    这个早会开过之后,宁毅与小婵便随着马车在江宁城中兜一圈,上午其实没什么事情,随意地走走。江宁依旧显得繁荣,但士兵衙役来来去去,气氛相对严肃,偶尔也能看见一些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小婵坐在宁毅身边掀开帘子看,随后低头有些沉默,宁毅伸手揽着她肩膀的时候,她偏过头去,如小猫一般的用脸颊蹭蹭宁毅的手。

    “姑爷,你今天还是一个人去找那个贺大人吗?”

    “嗯。”

    “可是不安全啊。”

    “没事的。”

    “可是我担心……”她小声咕哝一句,这样的时候会让宁毅愈发觉得她像是一只小猫,忍不住mōmō她的头:“外面的情况没差到那种程度,不用这么担心的。不许不高兴,乖啦。”小婵便用力摇了摇头,片刻后看看宁毅的表情,却是笑了起来,低下头轻声说话。

    “其实呢,小婵是个丫鬟,在有些人家,这样子会被打的呢……呃,姑爷有自己要做的事情,其实小婵知道的,外面的情况也没那么坏,小婵也知道,可……可是对姑爷和小姐,小婵还是忍不住会担心,嗯,忍不住的,所以,想让姑爷知道了就好了……”

    她握起小拳头,眼神认真地捶了捶心口的地方,随后脸红地低下头去,宁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待到马车到达最后一家店铺,小婵便恢复了正常,蹦蹦跳跳地下了车,在店中伙计的面前,总是很认真很专业的样子。

    中午时分,安排小婵与几人回去苏府,宁毅往贺方的府邸那边过去,这是预定好的第三天拜访,中途无意间与乌家的乌启豪在街上碰了一面,大家聊了一会儿,乌启豪大概问候一番苏檀儿的病情,之后才笑着离开。相对于薛家,乌家的两兄弟算是比较会做人的,大概也是因为平日里摩擦不多,快要抵达贺府的时候,宁毅陡然被人拦住了。

    那是两名青衣小帽,看起来如同许多大户人家家丁一般的矮个子,两人把宁毅给拦住,随后拉到了旁边的巷子里,其中一个行了个礼:“老师。”这是小王爷周君武,另一个倒是显得比较矜持,只是这身青衣小帽的打扮显得颇为有趣,自然是他的姐姐周佩了。

    互相打了个招呼之后,宁毅才有些疑huò:“你们两个这是干嘛?偷跑出来的?”

    “没有啊没有啊,穆叔叔他们都在旁边呢。”周君武连忙解释,宁毅往外面望去,只见几名同样改了装扮的人正朝这边望过来,暗暗戒备着,想来便是王府中的卫士。

    “其实呢,我和姐姐听说老师想要见那个贺方,一定是有办法一次就说服他,我们想要见识见识,所以就出来了。哦,对啦对啦,老师看我们这身打扮可以吗?我们就扮成随老师一块进去送礼的跟班,一定不说话不乱来绝不添乱嗯,我们还准备好了礼品,老师多了两个跟班,却没有拿多少东西就不好了,所以未免老师麻烦,我们先准备好了,很值钱的哦,有灵芝、进贡的果脯、白珍丝绒……我们都已经打听过了,那个贺方贺大人一定会喜欢的,我们就想看看老师如何说服那贺方的……”

    小君武一脸兴奋,挥手强调着他们绝不添乱,周佩则立在旁边不说话,她跟宁毅之间有芥蒂,但看还是想看的。对于这件事,主要是因为康贤昨晚分析了一番宁毅要做的事情,最后得出结论,宁毅几乎不可能直接用口才将那贺方说服,既然不是口才,那就肯定是其它的东西。姐弟俩后来合计一下,觉得肯定是yīn谋、把柄、威胁之类的事情。

    想一想,见到一个朝廷命官,抓人把柄、小辫子,威胁一番,甚至把事情办完了对方还不可能说话——肯定是这样的,宁毅又不是傻蛋。这么黑暗邪恶的事情,真是想一想都觉得刺jī,于是今天两姐弟便乔装打扮,守在了这里,准备跟宁毅交涉一番,进去长长见识。

    宁毅眼角跳了跳,听周君武把所有的话说完,一脸期待地望着他时,他才摇了摇头。

    “添乱,你们不许跟着……”

    作废了一千多字,于是晚了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