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一八章 云竹与锦儿的赌约
    “立恒你一一一一一一没事吧?”

    “嗯?”

    如今城门已闭,下午时分”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竹记总店里食客寥寥,二楼之上,聂云竹问出这句话时,宁毅愣了愣,女子在前方坐下,伸手抚了抚发鬓,微微笑了笑:“前些天,听说了苏家的事情,说是……苏家的老爷遇刺了,当时听说苏家的小姐姑爷也在,所以这几日便在想,你该没有事吧……”

    江宁富商众多”各行各业都相当发达,苏家虽在布行有着显赫位置,但这些天气氛紧张,出了遇刺的事情,旁人可是没机会听说太多,毕竟事不关己。就算是资讯发达的千年以后,某个商人被打劫了也不是普通人随时能听到的。聂云竹此时对苏家本就上了一份心,因此才能在与人交谈中听说这事情。这几日见不到宁毅,她也是心中忐忑,害怕他被波及到,出了什么事。

    宁毅听她说完,这才点了点头:“嗯,我倒是没事,不过,家里也弄得蛮紧张的,所以在这几天也被套进去了,一直在忙。”

    听他确认没事,妾云竹那有些担忧的神色才放下来,又笑了笑:“苏家老爷……没事吧?”

    “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瘫痪了,以后不能走路,真要好,怕是得好几个月的时间。”宁毅吃一口菜,摇了摇头”不过话语倒还是随意”“现在还是保密的,没敢往外说。”

    “嗯?为井么啊?”

    “行刺的人被抓住了,现在在衙门里,咬定是苏家先害得他家破人亡的……,背后有人操纵”毕竟受害人是死是活,最后也是影响判案的,所以这边先拖几天,能拖多久那就难说了……”

    “有人要陷害苏家么?”聂云竹瞪大了眼睛。

    宁毅笑了笑”随口将这次的事情解释了n番,他的语气之中除了对岳父的伤势有些叹息之外,其余的描述尽皆淡然。以往与聂云竹聊天的时候大抵也是这等气氛,不过这次聂云竹倒又担忧起来,随后又在心中想想这等事情不会影响到他一个入赘之人。片刻之后,随意问道:“那……你那家中那位檀儿妹子,能处理得了这次的事情吧?”

    “她正巧染了风寒病倒了。”宁毅叹了口气,“所以最近我在帮忙坐镇。”

    “呃”,聂云竹本是随口问,但这时却愣了愣,不知道该露出怎样的表情才好”最后还是重复了一句:“没事吧?”也不知是问的苏檀儿的情况还是宁毅的情况。

    “没事,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也有压力太大这类的原因,总之修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如此稍稍问候几句,聂云竹笑了起来:“这么说”最近苏家的生意,是立恒出面来照看了?”以往她就觉得宁毅有才华只是不得伸展,竹记也是在他的指点下才运作得好的,这次终于有这种机会,作为朋友的立场”自然是要为之高兴才对。

    宁毅失笑地摇头:“呃,不算是”只是现在苏家的生意必须有一个这样的人而已。具体项目上我懂的也不多”最近几天先瞎折腾给人看。对了”前两天出个事情,我把储存布料时放的熏香啊、樟脑啊什么的当成染色原料,让他们别浪费”全都收起来,呵呵”差点被人笑死…………

    宁毅一边吃东西一边说着自己的笑料,聂云竹听了一半,也不知该露出怎样的表情,没好气的笑出来:“立恒故意的吧?”

    “嘁,当然啦,我这么厉害”怎么可能出那种小状况,对不对!”宁毅眨了眨眼睛,“我故意逗他们的他们都不知道,嗯,这事可别说出去啊“…………”

    “你这样一说,我又不信了。”聂云竹笑着皱了皱眉,“不过,立恒既然出面了,事情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对吧?”

    “哈哈,也许吧。不管怎么样,最近几天大概都会在外面闲逛”上午去看看铺子,嗯,我现在可是要看好几个铺子了,比你这铺子规模要大哦。中午或者下午也许过来吃个饭”正事不多,那些掌柜都成了精的”不用我教他们做什么”所以过两天的话,找个时间陪你去见见秦老吧,本来己经答应了,可前几天没时间,今天本来想过来道歉的。”

    聂云竹望着他,随后抿了抿嘴:“立恒现在很忙的话,这事不用急着抽时间出来的……”

    “不忙,没什么事情。”宁毅恢复正色,摇头吃了。米饭,“苏家问题不大,解决起来也不麻烦。有人半只脚伸在坑里,我只负责把这个坑挖大一点”等着别人掉下去了再看看坑里的是谁就行。”

    他情绪轻松,与以往跑步、闲聊的状态无异,然后笑着说起布行里这几天所见到的一些小事。云竹拖着下巴在饭桌对面听着,待宁毅问起时,便也讲讲闭城之后这些天里的情况,虽然气氛紧张,城内也出了几起大大小小的事件,不过整体来说,她们倒还不至于遇上安全问题。

    宁毅对于苏家的事情轻描淡写,并没有提及太多,云竹自然也不好多问。但是等到宁毅离开,她心中不免也会想想宁毅在正式操纵苏家商事时的作风和表现,对于她来说,宁毅一旦出手,肯定是会让人刮目相看的。无论如何”作为朋友,她喜欢听这些事情”就如同秦老赞叹宁毅的时候她往往也会觉得与有荣焉。傍晚时分去燕翠楼教了舞蹈的元锦儿过来,听说宁毅来过,笑嘻嘻地打趣。

    “喔,可算来了,云竹姐这下不用整天担心了吧。”

    待听到聂云竹提起苏家的危机来,锦儿瞪大了眼睛:“他家中那个娘子可厉害呢,她都病倒了……宁毅怎么可能做得来……”

    “我也不知道,他没说太多,不过立恒既然出面了,肯定没问题的。而且他方才也说了”问题不大,他会解决。”

    “宽心的话。”锦儿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眼神”“术业有专攻啊,云竹姐,我都知道的。那个宁毅……他厉害是很厉害啦,但也不可能什么都懂,做生意的事情上,我敢打赌”他肯定比不过他那娘子的!”

    锦儿说得在理,云竹随后也想了想,微微露出犹豫的神色。元锦儿看看她”在旁边坐下:“反正不是我们的事情”这次可帮不了忙了,苏家那么多人,又不是让他一个人出头”只是需要一个可以出头坐镇的而已,别担心啦……嗯,这样吧,明天我去问问跟苏家相熟的几个姐妹,看看苏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元锦儿虽然给自己赎了身”但这些关系暂时可都还没有断掉,一直想要籍着揽生意。第二天下午宁毅又去竹记吃了顿饭,与云竹聊了一会儿离开。待到这天晚上”锦儿才与云竹在床上说着打*到的情报。

    “啧”原来苏家想要当皇商呢”最近闹得沸沸扬扬。如今薛家、乌家”还有什么陈家、吕家都把他们当成了对手,哦,苏家自己都在内斗”可如果真的做成了,这些事情就都会迎刃而解……你那个宁立恒啊”在这方面可全是按照书呆子的办法去做的……”

    “什么我的宁立恒……”

    “那就别人的宁立恒,好了吧。他最近两天想要去见贺方贺大人,也不太找关系虽然关系也没什么用。但反正他就直接过去求见了,昨天、今天,把人家门房都烦了一个多时辰才走,真是锲而不舍,听说明天还要去,就两天的时间,布行里的人都在传了……估计他打算每天去烦一个时辰,一直等到那贺大人见他。真笨,他不是有那个驸马爷的关系么,只要稍微说说……”

    “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也随便用别人的关系”以后会被看不起的。”

    “嘁,反正,好笨的人,吵架的时候可看不出来他有这么茶……,……

    两人穿着小衣躺在床上,聂云竹笑了起来:“这叫有原则,可不叫笨,那个贺大人迟早得见他的,你老想着找关系”,“哼,如果他不是宁立恒”云竹姐你也会说他笨的!而且就算见到了,人家不高兴,你也不可能说服人家,到头来还是要有关系才有用。要不然来打赌!”

    “不赌这个,我赌立恒一定会解决这件事。”

    “好,那我,那我赌他解决不了!”锦儿想了想,随后忽然狭促地笑起来,“赌注是什么?我的想到了,如果他解决不了,我赢了”云竹姐你就要跟那宁毅坦白说喜欢他!”

    “我、我又没有,那个”微光之中,云竹的脸上陡然烫起来,她扭过头去往那边的元锦儿,锦儿微微仰着下巴,挑衅般的眨着眼睛,两人对望片刻,云竹有些羞恼地皱了皱眉她其实不喜欢锦儿老拿这个来打趣”这时候深吸了一口气,“那你呢?要是立恒解决了事情呢?”

    “帮他这么厉害,我跟云竹姐一起喜欢他,以后不说他坏话。”这显然是锦儿的恶作剧心理发作,她微微有些得意,依然仰着下巴望着旁边的云竹。云竹眼睛瞪了瞪,随后偏过头去望着蚊帐的顶,好半晌,一字一顿地说道:“赌、了!”

    “嘁……”锦儿的气焰消褪了下去,床上安静片刻,她往云竹那边靠靠”云竹往外面挪挪,她又靠过去,云竹才笑了出来,却也叹了。气:“没可能的事情呢,走开!你讨厌”,她伸手推了推死皮赖脸的锦儿”“就爱乱来!”

    “我跟你开玩笑的嘛,云竹姐你这么可以真赌”锦儿缩成一团,“哼哼几下,“不管输了赢了,不都让那个宁毅占便宜了么,我可不要把自己搭进去……”

    “不管输了赢了,怎么可能去说,说了以后大家还怎么相处,把立恒当成什么人了呢。”

    “男人都是喜欢的而且我是觉得云竹姐你真的喜欢他,这样下去看着我有时候都着急呢……,…”

    “我……”云竹想了一会儿,随后望着蚊帐叹了口气。

    “怎么了?”

    “我……”

    “……”

    …我是喜欢他。”

    过了许久”云竹说出这句话来,心情复杂。锦儿在那边沉默着看了看”随后伸出双手来比划,一个叉:“好吧”开玩笑的,作废”,云竹也伸出双手在空中交叉一下,随后一只手在锦儿鼻头上刮了一下,锦儿笑着往里面靠去,房间里安静下来”过得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又响起来,锦儿死皮赖脸地再度靠过来,伸手抱住了云竹的一只手:“云竹姐,我刚才让你的呢……”

    “嗯?”

    “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但我也希望宁毅真能做到啦,因为是认识的人嘛。不过我知道云竹姐你想站在他那一边,所以我就只好站在暴一边了。嗯”锦儿让你的唷“…………”

    “知道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他做不到……”

    “……”

    气氛低落下来”卧室之中”微微的沉默着……

    就在聂云竹、元锦儿这边注视着宁毅动作的同时,其余也有许多人,都在观望着这边的动静。宁毅不是真正的关键点,没人会相信他真有什么用,然而当苏檀儿沉寂到事件背后,有关于苏家决策的蛛丝马迹”就必须从宁毅身上来寻找了。

    他在布行商铺里摆些乌龙”这不重要,顶多添些笑料,可是在这笑料之后”那帮掌柜一丝不芶地在为了皇商烘托造势,这里自然便是苏檀儿的〖真〗实意图。而当宁毅陡然跑去拜访织造局的贺方贺大人,虽然看来无厘头,吃了闭门羹,但类似薛延薛进之类的众人也都提高了警觉,在旁边看着他到底能不能取得什么进展,或者注意着这之后苏家的动静,寻找苏檀儿的真意。

    不光是薛家这类对手,即便在苏府的系统当中”类似席君煜等诸多掌柜”也都不怎么看得懂眼前的局势,不明白宁毅突然看中贺方这条线到底是因为他书生气发作,真认为自己只要见到对方就能说服对方,还是背后也有苏檀儿的意志操作,有着更深的意图。

    “这到底是要干些什么事啊……”宁毅第二次在贺府吃闭门羹的这个晚上”席君煜便与一名相熟的掌柜在自家院子里一边喝酒一边聊着这些,对于宁毅的行动,固然是摇头笑笑,可对于苏檀儿的意图,这次有了宁毅这样的搅局,他还真的是猜不清楚了。

    “姑爷所做之事,或许只是烟幕,例如把熏香当染料倒是无伤大雅,只是这次去到贺大人府邸”倒真是鲁莽了,没有进展倒还无所谓,就怕得罪贺大人,那就麻烦了……”

    “唉,就当背后有二小姐的授意和想法吧,至于你我……暂时只关心这皇商之事,也就罢了,反正……他书生意气,下了决定,你我也不好指手画脚……”

    与此同时,江宁的另一侧”倒也有一些人,单纯地在观望着宁毅本人的行动,至于什么苏檀儿、苏愈之类,却大抵是放不进他们眼里的。

    “吃了两天的闭门羹了,说明天还去吗?”驸马府的凉亭之中”康贤听着陆阿贵报告上来的情况”笑了起来,“这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难不成他真以为见到了就能说服那贺方?”

    一旁,最近在无意中听见这些事情,随后关心起来的一对小姐弟也交换了一个眼神”跑到一旁窃窃私语起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