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一六章 变色
    “这次的事情过后,擅儿的身体好些了,我们……我们圆房吧……”

    潇潇雨夜,苏檀儿哽咽着说出这句话来”不久之后,宁毅点了点,头。

    “呃……咳,我也不是指的这个,不过……”他笑了笑,“嗯。”

    话语淹没在这片深夜的雨幕里,微风吹进来时,烛影摇动,这样的表达对于苏檀儿来说也不知要用上多大的勇气,她躺在那儿,一时间赧然地沉默着。原本在她身上的病情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心理因素,这样的说话之后,大概能让她心头的压力减低不少。不过片刻之后,或许是因为想到了什么,她还是轻轻咬了咬下唇。

    “若是……若是此次事情过不去,相公相公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

    “会不会……”苏檀儿有些为难地欲言又止,随后终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不说了。”

    “扫兴”,宁毅望着她想了一会儿,随后大概也猜到了一些想法,摇了摇头,“不是为了苏家好不好而说这话的,事情过不过得去,我们之间的事情,反正就这样吧……而且这次的事情,要过去其实也简单的。”

    苏檀儿点了点头,神色之上这才稍稍放松下来,过得片刻,倒是为着宁毅的后半句有些为难地笑笑:“这次的事,相公不清楚的……”

    “清楚啊。”宁毅回头看了看,“我大概查了一下这三年的账目,苏家的基础还是稳的”不管对手是谁”他们捅了人还反咬一口的确很毒,但是能起到作用的不在顾客那边,苏家的生意铺开全国”没有真的会在进铺子之前议论远在江宁的这个老板人品好不好。要起作用无非是近一点的合作人、供货商”苏家在这方面会受动摇,但相对于这种手段”起到的意义不大,以苏家的基础,很难因为某些环节的牵连然后直接倒下去,顶多损失一小部分。要起实际作用,主要还是在江宁附近,近阶段之内,会受到最大影响的”也就是皇商了。事情坐实以后,官府会考虑到名声的关系不跟苏家合作……”

    “便是皇商了……”苏檀儿喃喃重复了一句。

    “所以……最主要的还是解决皇商的事情。”

    “相公不明白的……”她将目光侧向床铺里侧,低声重复,不让宁毅弄见她的表情。宁毅叹了口气”从身上掏出那块布片放到她手里:“不明白皇商”还是不明白这块布?”

    苏檀儿回过头来,看了看手上的布,随后又看看宁毅:“相公,已经知道了?”

    “老实说确实不太清楚。”宁毅摇了摇头,“杏儿有些为难”不好开。”我也就没逼她了。”

    苏檀儿将那布片拿在手上看了一段时间”偶尔将目光望向一旁,想着事情”待到再度望定宁毅,脸上有着些许微笑,但眼神却显得凄凉起来”显然她最近想起这事常常都是这种快要哭的表情”或者偷偷也已经哭了不止一次。

    “相公,皇商当不了了,三年前就已经在想着这些了”我偷偷准备了三年,好漂亮的颜色啊,本来以为一定能把事情做好的,可到头来就变成这样了……就像是被谁骗了一样,我们没有加柘黄,用了新的办法配出来的,朱砂、茜草、明矾、栀子……,这一定是之前从没有人用过的配方”两个多月以前还以为这次拿出来一定会把所有人都吓到的”到头来——到头来它说……,…”

    她吸了吸鼻子,轻咬嘴唇,宁毅想了想:“什么时候开始褪色的?”

    “快两个月,根本不知道是为什么。”苏檀儿摇着头,“做出来以后我们也试过很多事情的,太阳晒,火烤”用水一遍一遍的洗,什么事情都没有,还是那么漂亮,本来什么问题都没有的了,可走到头来……它就褪色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爹爹倒下之后,那边终于忍不住过来说,可能解决不了了,我让他们继续试”可我也知道,没办法了……”,只“这种颜色很难配,原料上用黄色的就少,配方稍微错一点点颜色就差好多”根本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调整,它就在我们无意找到的那个配方上有明黄色,”她稍稍顿了顿,眼中有泪,“没办法了,相公,拿不到了……”

    织造业发展了这么多年,其实对于现代称为色牢度的判定上也有了自己的方法,可是在苏檀儿找到的这个配比上,这些方法显然出了问题。或许是某种微妙比例下的化学反应正好产生了那种明黄色一当然以他目前的化学知识肯定无法从技术层面上解决这件事。

    苏檀儿不是肯轻易认输的人”然而当三年的心血到头来被判断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对皇商的期待陡然没了希望”再加上劳累、压力、风寒等各种事情叠加到一起,会忽然倒下,也就不再是那么让人奇怪的事情。人的精神状态就是这样,前一刻你在巅峰,即便父亲倒下,只要能拿到皇商危机自然也能过去,下一刻才发现手头没有了任何筹码,在巅峰上陡然被打下的时候,一切的东西都会更猛烈的爆发出来。

    不过,宁毅此时,倒还是在饶有兴致地望着那布片,他从苏檀儿手上拿起来:“不是还有织机上的改良吗?我在账目上看到你抽钱出来………

    “改不了多少”原本也是应付皇商准备的,可这些方面,要押进去很多钱,赚到的也不多,若只是拿到岁币那一部分,反倒是个负担了。织造局那边,只会把人当成苦力的……”

    “这也就够了”最终还是解决皇商的事情……”

    “可解决不了了啊……相公”苏檀儿说了这句话,随后愣了愣,望着宁毅没受她影响的表情”“嗯?”

    “也许很难拿到,不过不代表解决不了。”宁毅笑了笑,“不褪色有不褪色的解决办法,褪色也有褪色的办法”至于怎么用,倒还得斟酌一下……”

    苏檀儿想了想:“相公……莫非是想把褪色的说成好的?不行的……”

    她毕竟也是聪明人,知道有些时候,事情可以靠说,可以靠宣传,宁毅也有才子之名,还以为他想要把褪色宣传成布的特色,这事情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奏效,但放在这里,无非是拿皇家开涮而已。宁毅倒也摇了摇头:“不是这么做的。我还有些事情不清楚”主要是这次皇商涉及到的那些织造局官员,各家各户想要争皇商的筹码,我们到底做了哪些事,织机的改良上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你如果还有精神,现在可以跟我说说,待会我再把办法告诉你,不过……”

    他低头看了看那布片:“皇商是事情的关键,不管我们的对手是谁,露面也好不露面也罢,我们都可以利用这个让他们出来,一网打尽。所以无论如何”皇商这事一一一,我们还是要争到底的一一一一一一”

    ………………,“……为什么?因为我们有实力!”

    上午时分”雨还在下”隔壁用于商议事情的院落房间里,宁毅正在对着一帮掌柜、管事正容说话。老实说这是他来到苏家后第一次在“正式”的场合如此高调地开口,但看起来”青袍纶巾”还是像模像样的,看来的确有着临危受命者应有的风范,至少“看起来很尽力。

    他此时拿着一把扇子敲了敲,左右环顾。

    ,“解决掉皇商的事情”外面那些跳粱小丑的谋划,我们家里的各种议论,都会一次性平息下去,一劳永逸。至于内内外外盯着我们的到底是些什么人”不用去管,别人会把这些事情做完的,老太公会把这些事情解决掉,而我们就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稳定局面,不择手段地把皇商的份额拿到手。”

    “所以接下来一个多月,我会接手这件判青。当然我知道我在这方面没有经验,大事我都会跟檀儿商量,各位掌柜在这方面也比我有经验,到时候会向各位请教,还望廖掌柜以及各位多多教导在下”,宁毅谦恭地抱了抱拳,随后笑起来。

    “不过,皇商的事情,接下来我们要开始打开局面了。我是个读书人”没接触过商场,不过总有些东西在这世间是共通的,简单的规则我还是懂的,譬如说去年过年,我也因为猜到一些事情”随口说了一句就帮忙搞定了贺家的生意,呵呵,所以呢,我大概知道,有一点肯定是没错的。”

    “好东西!”他将折扇往桌上敲了敲”一字一顿,“就一定是好东西!放在哪里都是!”

    “就好像我们读书人一样”有才学的人”在哪里都会发光,旁人总会知道”所以呢,在要把自己卖出去的情况下,不必低调。廖掌柜、聂掌柜最近是接手了与织造局的几位大人来往的事情的,我们已经摆明车马了”大家也都知道了,可我觉得有一点还不够……”

    “我们只是摆明了要拿皇商的态度,薛家和乌家都看在了眼里”可我们没有清楚地摆明我们的筹码。我希望接下来,各位掌柜不管是在请人吃饭的时候,还是在谈论下一步生意的时候,都可以清清楚楚地告诉别人”我们为了这一次已经准备了好几年的时间!我们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我们已经有了最好的布!这是实力,谁也赶不上!”

    “如今大武与大辽情况紧张,岁币肯定会出问题、起摩擦,每次这样变动的时候,就是商机到的时候,以前,就好像薛家跟乌家,他们把皇商的事情视若畏途,可是看见情况要变了,看见我们要争了,他们就想要来争了,不过是一时兴起,投机钻营”他们有什么准备?可我们不同”我们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准备这件事,现在已经可以告诉大家了!”

    “就跟他们说这些嘛,薛家怎么样、乌家怎么样、我们怎么样”虽然我们暂时还不能把筹码完全放出来,但可以这样宣传了,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有备而来的,让织造局的丹位大人都知道,我们才是最好的,准备得最妥当的,我们已经有了织机改良的办法,效率可以增加很多,保证不影响我们的生意,也不影响皇商。我们有最好的布……,哦,接下来是还需要大家一起保密的事情,但我觉得已经可以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了,娟儿,把盒子拿过来。”

    侍立一旁的小丫鬟娟儿点头,转身搬了个盒子放到那桌子上,宁毅伸手按住盒子:“重复一遍,接下来看到的”请大家保密,当然”大家都是我苏家的自己人,比我明白这些事,呵,我说得多余了……”,话说完,他笑着缓缓地打开那长方形的盒子,一匹明黄色的丝绸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其中几人皱眉惊叹之时,宁毅将它往前大气地一堆,随后拿起一把刀,有些笨拙地裁下一截。

    雨仍然在下,房门已经关上了,宁毅的声音从里面一阵一阵的传出来。

    “耐火烧……耐水洗……耐日晒……不褪色……成品我们两个月前才做好……本来想要低调一点”可是遇上现在这种情况,我觉得没有办法了……做成这件事,解决所有问题……谁家有这么好的布?这种颜色……大家何必慌张,有了这种颜色,皇商不是我们的又是谁的……我虽然是个书生,也知道这次一定行,不是我们要求那些大人,是那些大人要来求我们,哦,这句话别说出去,但总之,我们有好处,他们也会有好处,他们的好处比我们的还大,明摆着的事情……行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会与诸位做好这件事……”

    雨还在下着,卧室之中”苏檀儿望着那雨幕,望着隔壁院子房间的方向”似乎能听见些什么动静,但传来的自然也只有雨声。小婵进了房间”在床边陪着她说些闲话,过得一阵”她才说道:“相公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刚才杏儿姐过来,说姑爷在说话呢,很厉害,那些掌柜啊,可都被姑爷说的话给折服了。嗯,姑爷说得有道理嘛,”

    “嗯,是吗”,苏檀儿笑了起来,幻想着那些“很有道理”的话该是什么样子的。不久之后,那边的商议结束了”掌柜们离开的声音细细碎碎地传到这边来,当然,只是脚步声与离开时的走动声,若她此时能出去,大概能在雨中听见一些掌柜们的窃窃私语。

    “倒还真是书生之见了……”

    “有些还是有道理的……”

    “哪有那么简单。”

    “不过……,…那布还真是……”

    “没办法,大老爷和二小姐都倒下了,有些事情也只能姑爷出出面,只要他在旁边看着,不要乱指手画脚,也就没什么大的事情了……

    “姑爷是个聪明人,有些事情还是懂的……”

    “不过毕竟只是个书生,商场上的事情”太复杂……”

    这样的议论逐渐远去,消失在雨中,宁毅回到小楼上,拍了拍手,在窗户边看着这些人从雨幕中离开的身影,随后,转身下楼去看望病中的苏檀儿。

    又过一天”苏檀儿的高烧渐渐消褪的时候,宁毅也开始代替了她的位置”每天驾了马车出府,学着苏檀儿之前每天的样子,以一个勤奋好学的愣头青的姿态”开始对苏家的生意“指手画脚”起来了……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