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一五章 心情(下)
    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yīn天看起来要下雨,天气稍稍有些闷。相公的身影已经不在窗前了,小婵也已经去休息,换了娟儿与杏儿在这里守着。据娟儿说,早先一点老太公过来了一趟,见她在睡觉便示意不用叫了醒来,只是随口问了问桌上的那些图表是用来干嘛的,知道是宁毅所做,便也没有多问,只让她好生休息。

    区区一个晚上的时间,无法让高烧褪去,她又喝了一碗药,脑袋昏昏沉沉的,口中满是苦味。心中的焦灼还在,纵然立恒昨天说了那样的话,但最终会怎样呢……她其实多少已经知道了,只是心中不甘,费了好大的力气呵。

    那道身影不在这房间里,心中想起这事,觉得空落落的好大一片,但终于还是mímí糊糊地陷入了睡意当中。这次的睡眠不像凌晨的那次,各种梦魇纷至沓来,搅得她无法安宁。再醒来的时候,时间大概过了中午,宁毅又坐在了窗前的椅子上,正与shì立一旁的娟儿小声说着些话,大概是为着去年的一次账目情况,娟儿小声地解释缘由。

    小婵过来道:“小姐,醒来了?”随后宁毅与娟儿也回过头来。

    身体很疲倦,不太想说话,不太想动,只是婵儿过来为她加高了枕头,立恒的手伸过来覆在她额头上——除了昨晚,在以前他们没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但感觉却是自然。在用手掌测过额头的温度之后,男子点点头:“好像好些了,待会去叫孙大夫过来一趟吧。”然后口中说些“昨天大概有四十度”之类意义难明的话语。

    小婵出门端来粥碗,“逼”着她喝了几小口的白粥,不久之后孙大夫也过来了,问些情况,小婵偶尔说些话,立恒在桌边继续看账本,记录东西,只偶尔开口。她躺在那儿看着一群人来来往往的样子,也有些时候是她与宁毅单独在这房间里呆着的,桌边那背影动作看来迅速而明确,有条不紊,让人产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很能让人心神安定。

    傍晚时分,天sè暗了,窗外下起雨来,清新的空气飘进房间里,有一股泥土的气息。

    她只是偶尔睡去,随后又醒来,这天晚上廖掌柜等人没有进府,雨幕之中也没有连续几日以来那般躁动的灯火,他们在干嘛呢,生意上的情况有没有发生变动呢……偶尔在心中想着,只有宁毅与婵儿娟儿杏儿在房间里陪着她,几张宣纸在房间里被挂起在墙壁上,立恒偶尔看上一眼,算是为这安静的局面添上了一抹意义难明的奇怪sè彩。

    她的卧房虽说常常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相比一般大家闺秀的卧房要显得大气,但许多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与装饰还是有的,这时候添上这些宣纸,顿时便将那气氛给打破了。房间里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安静的,婵儿娟儿杏儿小声地与她与立恒说话,进进出出也是轻轻的,混在这雨幕当中,立恒的忙碌与专注有其章法,也只带来了安静的力量。

    到这个夜里,她才又更加明确地想起凌晨的那个念头来:相公是书生,甚至是江宁最厉害的才子。

    早些年,还未出嫁,还是女孩儿的时候,憧憬着这些事,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将来会嫁与某个才华横溢的大才子,自己纵然是商贾之女,家中好歹也是个大商贾,并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

    自从多少懂得人情世故之后,这样的想法便少了些,但憧憬肯定还是有的。曾经发生在江宁的那些口耳相传的才子佳人故事,后来名声鹊起的曹冠、李频等人,发生在一个个诗会宴席上的比斗传闻,她都很有兴趣地去打听,即便后来去到濮园诗会上大多是为了谈生意,但听到其他诗会的事情,看见许多好的诗作,也能让她觉得物有所值,这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上的东西,可并不妨碍她去喜欢去憧憬。

    然后,生活还是生活,她按照预定的计划成了亲,招了赘,对上说是书生,但与才子是搭不上的,只能说是个书呆子。生活是生活,她依然可以憧憬着那些大诗才子的事情,然而当自己的这个相公似乎并不如预想的那般呆,当某些东西开始重合起来的时候,她才觉得有些无所适从了。

    自己的相公,被一些人称为江宁第一才子了,自己应该怎么样呢?她在这里其实感受不到大才子大文人应有符号——以往听说书,看戏曲,里面都明明白白,大才子应该之乎者也引经据典,就算稍微离经叛道一点的传奇小说里也该随口展现才华,他到哪里都该是中心和标志,让人无法亲近的那种。她曾经憧憬着嫁给了大才子,应该是“官人辛苦了”“多谢娘子关心”——总之是如同戏台上那般正式而有距离的,可若没了那些距离,事情应该怎样呢?

    平日里简单随意的说话,不张扬不夸耀,幽默风趣,可这样的人,就是被人称为第一才子了。那两首词她时时都会看看,他们之间,不像普通的夫妻,有时候简直像是朋友——她从未听过有这样的好朋友,他们每隔几天去到二楼上说说话,说什么都行。男子与女子之间可能成为这样的朋友么?一些话本传奇里常有女扮男装然后与人为友的,可她未有假扮,可是有这样的夫妻么?似乎也从未听说过。

    她其实是喜欢这样的感觉的,喜欢到……不知如何去变,也不知如何去更进一步。可对于相公是大才子的这个认知,一直以来在她这儿也有些模糊。直到此时它清晰起来。

    从下午到晚上,她听见相公轻声问过几个问题,皆是这几年账目中最为关键之处。相公是个聪明人,他在认认真真的做这些事。这事情苏檀儿很快就清楚了,可是再有天分的人对此也是无能为力的,相公是个大才子,自己才是商贾之女,这些事情,原本该是自己做起来的,一直以来也在努力地做好,努力不让相公感到这些事情的烦心和干扰,可到得此时,终究还是将他牵累进来了。

    结果会如何,在这里反倒是不重要的,相公不可能做得好这个,他为了宽自己的心,说着:“我一定会做好。”可这些事情不是决心就能解决的,无论如何,让他入赘进来之后,终究还是让这些事情牵累到了他……

    她心中想着这些事,睡一阵醒一阵的,到得午夜时分,雨还在下,但夜晚显得安静,油灯的光芒在摇曳着,房间里只有立恒的背影坐在椅子上,他此时正在看着一些与各地掌柜来往的信件,察觉到后方动静时,回过了头,随后放下信笺,起身过来。

    “醒来了?想喝点水吗?”

    “嗯……”苏檀儿微微点了点头。

    宁毅将枕头加高,从旁边倒了一杯温水过来,喂着她喝了几小口:“杏儿跟娟儿睡了,小婵今天也很累,所以刚才骗了她去休息一下,不过待会吃药的时候,你最好是醒来的,呃,你如果要……”宁毅看着她迟疑了一阵,随后起身,“我去叫小婵吧。”

    宁毅的迟疑有其原因,白天的时候他就故意消失过几次,主要是留时间给她下chuáng方便什么的,她风寒虽重,但其实下chuáng的力气还是有些的,并不至于真的瘫在了chuáng上。这些隐sī的事情不好开口,若在平时,苏檀儿的脸上不知道要红成什么样子,但此时只是微微窘迫,见宁毅要离开,方才开口道:“相公……不用的……”待宁毅停下来,方才小声说道:“相公真是不避讳……”当然,他若完全避讳或者根本不想这些事,难受的多半也是自己。

    宁毅笑了笑:“好些了?”

    “好些了……”

    “退烧大概还得两三天。”宁毅看了她几眼,可以说的话是很多的,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你心里难受,不吵你,想吃东西或者有其它事情再跟我说。”

    他拿了封信件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房间里陷入安静,外面的秋雨早已成为背景,苏檀儿望了那身影许久,终于开口道:“相公……为什么会答应这门亲事呢?”

    以往两人之间也有过类似的说话,但这时候说出来,问题显然不太一样。宁毅放下信笺,望着chuáng上的苏檀儿,好半晌之后,方才笑着摇了摇头:“想过跟你聊这些,不过……也许过几天,等你清醒一点的时候?你现在看起来不好受。”

    “妾身没事呢,想要……想要知道。”苏檀儿说得缓慢,“原来相公也想谈么?”

    “不是为什么答应这门亲事。”宁毅将信纸放到了一边,将椅子搬到了chuáng前,坐下,“先前……其实也已经说过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这门亲事的,失忆了。我想说的倒不是失忆以前有些什么事情,而是……之后的事情。”

    “之后的事情?”

    宁毅看着她好一会儿,叹了口气,随后笑出来:“你确定你现在想听这些?”

    苏檀儿也努力笑了笑:“不听的话,妾身睡不着呢……”

    “好吧。”宁毅点了点头,由于苏檀儿这时意识的灵活xìng恐怕也有限,因此他的语速也不快,时而重复,“其实是简简单单的事情,现在不说,有一天肯定也会说到的……有一个叫宁毅的男人跟一个叫苏檀儿的女人成亲了,入赘的,所以我们俩就是这么认识的……这些已经是事实,不去想他,缘分也好,yīn差阳错也罢,反正就是我们两个了……这样的事情,你是其中一部分,你这么看呢?”

    苏檀儿皱眉想了想,不太理解宁毅说这些的涵义:“妾身……妾身,很高兴啊……”

    宁毅拍拍她的手,微微顿了顿:“旁人怎么说都是空的,什么才子啊,入赘啊……总之事情已经是这样了,生活简简单单,作为我来说,对于入赘没什么多的看法,对于你,我不讨厌你……不,不如直接说,我是喜欢你的,经商也好,xìng格也好,你很好强,但是不错,这样的xìng格,我是喜欢的,更何况,你也蛮漂亮的……”

    宁毅在chuáng边单手托了下巴,语句淡然平和,仿佛是想到哪里就随意说到了那里。苏檀儿却在陡然间有些措手不及了,即便是在眼前这般虚弱的情况下,脸上都漾起了一阵红晕,结结巴巴的害羞:“相公、相公,是真的……喜欢吗?”

    “嗯,是喜欢的。”

    “可是……可是,这不是大家闺秀的xìng格……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家……不该这个样子,他们都说……这个……男人不会喜欢这样子……”语无伦次地说了好一会儿,病中的苏檀儿还不忘用眼神强调着一些事情,片刻之后,方才沮丧起来,“我……配不上相公……”

    “这个时候还这么爱抬杠,放别人眼里,我也只是个吃软饭的,你比很多男人都厉害……”

    “相公不是没本事……”

    宁毅笑了笑:“这个时候,没必要一直自我贬低了,这些不重要,争论到明天也没结果……反正呢,我们之间的事情而已。我对生活没什么不满意的,也喜欢你,喜欢这个院子,婵儿娟儿杏儿什么的,周围有些无聊的人,整天做些无聊的事情,但总的来说,就这样过下去也没关系,tǐng好的。所以呢,想跟你说说这个。”

    他握了握苏檀儿有些无力的手掌,五指圆润修长,很漂亮,拿在手中把玩着,随后定下来:“如果你也没有太多不满的话,那以后我们也许就要这样过下去了……不管以前是怎么安排的,反正事情已经是这样,不用再去考虑它为什么是这样的,反正不讨厌,这就是了……”

    他拉了拉苏檀儿的手,等待着回答,对于宁毅来说这或许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决定。刚刚醒来的时候他还是做了随时可以走的准备的,后来也只是静观其变,不过到得此时,有些事情大概也就可以确定。不用去想那些太过浪漫的因素,总之既然有了夫妻的称呼,既然苏檀儿的xìng子他也不讨厌,两人相处还算融洽,改不改的,那就无所谓了,接下来,无非是生活。

    苏檀儿望着他,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红了眼眶,流下眼泪来,紧抿双chún,说不出话来。宁毅等了好久,才低头笑了笑:“不管怎么样,总得给句话吧……”

    “相公……”苏檀儿双chún动了动,“这次的事情过后,檀儿身体好些了,我们……”那声音哽咽而微带沙哑,不过目光中却是坚定的,雨夜之中,她微微顿了顿,吸了吸鼻子。

    “我们圆房吧……”

    要让她说出这句话真不容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