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一三章 开端……
    还未至夜深,隐约能感受到整个苏家大宅内外的喧嚣,不安的躁动感。厅堂之中灯影摇曳,窗户中溢出微光。苏檀儿的卧室中,婵儿与娟儿守在了床边,拿着温热的毛巾给床上情绪似乎有些不安的苏檀儿敷着额头,须发皆白的老医师正坐在床边为苏檀儿诊脉。宁毅站在门口,双手抱在胸前思考着事情,外面的院子里除了跟着孙大夫的那名药童,并没有旁人进来。

    诊断的过程并不长,老大夫放开苏檀儿的手腕,起身往外走,娟儿连忙跟了上来,外面的大门口,眼眶微红的杏儿也过来了。

    “二小姐是染了风寒,看症状恐怕已有多日,这中间还碰上了其它的一些缘由,嗯,染上风寒这几日,怕是也来了,咳……来了葵水。这些加起来令得风寒加剧,若只是这样,倒也无甚大碍,几幅药下去,烧退了,便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除此之外……二小姐恐怕也是太过操劳,大概是遇上大爷的事情刺激,受打击之下,心力交瘁……这些加起来,就不是几日之内可以好得了的了。”

    “心力交瘁?”宁毅皱眉问了一句。

    老大夫点了点头:“嗯,这次与其说是风寒,不如说是长期以来的疲劳与压力,身心俱疲,最重要的,还是在心上,只是加上风寒,一次爆发出来而已。此事不能轻视,我这便开服药,先为二小姐退烧,但治病之法,终究还是要……二小姐心中放得下来才行,唉……”

    这孙姓的老大夫叹了口气,他是苏家供奉,为苏伯庸治疗也是由他主导,自然明白此时苏家局势,要让苏檀儿心中放下来,谈何容易。他摇着头在客厅里写好了诊方,随后又叮嘱了一番方才告辞离去,小婵跟着去抓药。娟儿与杏儿跑到床边看昏迷的苏檀儿,随后微带哭腔朝宁毅这边望过来:“怎么办啊。”这话像是在向宁毅求助,又像是自言自语,平日里三个丫鬟管着大房的许多事情也很有主见,但到得这时,苏伯庸倒下,苏檀儿也倒下之后,终于也是不知所措了。

    宁毅拿着诊方想了一会儿,方才开口问道:“这几天,到底出什么事了?”

    苏檀儿染上风寒的原因或许是因为那天下午掉进浴桶里导致的,最初的几天似乎就有些症状了,但并不严重。苏伯庸遇刺之后,苏檀儿面临的挑战肯定很艰难,但看不出她有退缩或是会被打倒的迹象,几天前的那个凌晨她还很有自信地说着要搞定皇商,她的精神和自信都在巅峰,应变也是毫无错处。

    就如同一个大公司,它会面临很多的打击,很多的阴谋,或轻或重。打击到了之后,这边开始应变,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苏伯庸遇刺可以看成一次突如其来的打击,如果说苏檀儿会因为一次打击就直接不反抗地倒下去,她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眼下这一步,只能适应顺境的人以后就算能掌苏家也是寸步难行。

    苏檀儿不是这样的性格,宁毅早就清清楚楚,要她在精神层面上受到打击,不可能是之前的那些事。而对方再有阴谋和打击过来也应该已经有心理准备。这短短的四天里,肯定有些什么更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她这样一问,娟儿微微有些疑惑,扭头去看这几天多数时间跟随着小姐的杏儿。杏儿还在流着泪,望了娟儿与宁毅一会儿,擦着眼泪哽咽道:“我……小姐说了不让说的……”

    宁毅想了想,随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叹了口气,他伸手揉着额头,喃喃说着:“心力交瘁……皇商,皇商的事情出问题了,解决不了的问题……外部或者内部,外部的话,得罪死了什么织造局的大官,可这几天拜访那些当官的的事情都是掌柜们在做,到不了撕破脸这一步……只能是内部出了问题,出了问题解决不了,技术上的事情我也没太多兴趣知道,暂时就不说吧……”

    两个丫鬟在旁边听他喃喃地说完这些,杏儿随后哭得更厉害了:“其实、其实……前几天……”

    话没说完,外面已经传来了脚步声,娟儿与杏儿连忙出门,那是大房掌柜中资历最高的廖掌柜,也已经从孙大夫那边知道了情况,过来询问一番。苏老太公眼下还未回府,娟儿与杏儿肯定也做不了主,与廖掌柜小声商议几句。宁毅坐在房间里推测着事情的可能,站起来走了几步,看看床上沉睡的苏檀儿。

    这间卧室平日里倒还整洁,这几天大概因为太忙,其实显得稍稍有些乱,宁毅朝桌上的几个本子走过去的时候,无意间望见床脚掉下的一样东西,他拿起来,那是一小块布片,三角形,浅黄色,上面有一道简单的纹路。

    布片大概就是这两日才掉在了地下的,没有什么灰尘,宁毅将它拿近油灯,有些事情记了起来。那是有一天在对面小楼的二楼之上,苏檀儿拿了一块布片给他看看,那时笑靥如花,很是开心:“相公,你看这颜色漂亮吗?”

    “喔……漂亮是漂亮,这颜色普通人家可用不得……”

    明黄色的布片……苏檀儿当时并未为此话题讨论太多,不过那布片鲜艳,宁毅大概还记得,而在眼下这片,似乎褪了颜色,变成浅黄了……

    外面的廖掌柜提起了宁毅的名字来,宁毅叹了口气,将布片收回衣袖里。如今苏伯庸苏檀儿都已经倒下,不可能叫上二房三房的人来想办法。宁毅平日里不管这些事,但在苏家还是有主人的地位的,随后那廖掌柜跟他聊了几句大概也是让他能表个态,宁毅点点头。

    “没什么大事,一切照旧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是檀儿的事情别乱传,暂时别让太多人知道她病了,就这样。”

    “我知道二小姐的病情需要休养,不能烦心,不过……若真有变故出现,需要拿主意的时候,不知道……”

    “那就拿过来,这边会想办法。其余的……就有劳廖掌柜与诸位掌柜的费心了。”

    “是。其实就算有什么变化,大家也都有应对的经验,这么多年,都是些布行的老油条了,还请姑爷让小姐多宽宽心……”

    廖掌柜说的这些的确只是宽心之辞了,如果只是江宁一地,任一个掌柜的坐镇都不会有问题,但若涉及全国生意的变动和冲击,就必须有一个主心骨在,不过暂时来说,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可想。

    廖掌柜离开之后,婵儿抓了药回来了。之后不久,回府的老太公匆匆赶了过来,看了仍旧昏睡的苏檀儿,这件事情令得这位老人也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不过眼下说什么也没有用,他对宁毅、三个丫鬟都叮嘱了几句宽心的话,步伐沉重地回去了。

    老太公也离开之后,院子里终于安静下来,摇曳的灯火,煎出的中药味。类似安静的晚上对于院子里的几人来说先前也有过许多天,那时候大家坐在一起说话聊天,下五子棋,偶尔笑出来,这是一家人。宁毅未来之前院子里的四名少女大概也能算一家人,但此时气氛真是太安静了,小婵端了药碗进来,大家沉默的守候当中,娟儿忍不住哽咽出声:“我们该怎么办啊?姑爷……”

    苏伯庸已经倒下来,苏檀儿也昏迷了,就算能醒来,身体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好的,老太公或许只能让旁人暂时来接手大房的事情。未来忽然变得空空落落的,无法预测的可怕,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变成这样。能够依靠的,大抵也只是身边的几个人而已,如果宁毅真是曾经那个书呆子,或许他也会被排除在外,但是这一年多的相处,至少在这样的事情上,宁毅也已经被接纳成这个家庭的一份子……当然,娟儿此时问起来,也仅仅是因为无措而已,宁毅是男子,与她们不同,但真要有解决事情的办法,肯定是不可能的。

    宁毅此时正站在窗前收拾着书桌上的一些东西,房间有些乱,因此他将一些东西归了位,有的顺手扔到柜子上看不到的地方,他动作不快,但这时候也已经收拾得七七八八了。他没有回头,只是将一张还未裁开的宣纸在桌上折叠了几下,随后展开,往砚台里倒了些水,缓缓地磨起墨来。

    “以前没教过你们怎么应付这些事吗?”宁毅低声说道。

    三名少女摇了摇头。

    宁毅那边拿起了毛笔,沉默片刻:“接下来……我要苏家这些年来的账册,七年到十年左右,要苏家各方面发展的记录,跟各个地区掌柜来往的信件,我要知道苏家生意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应变的方法,最后的结果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的原因……另外我要更多的宣纸、墨,我要一些细线,准备一些糕点,饱肚子的不要太甜,准备一大壶茶……暂时大概就是这些了……”

    后方一阵沉默,三个丫鬟都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他要干嘛。宁毅回过头来。

    “岳父那边没可能了,老太公那边……可能会叫个人过来帮忙,不过没用。”宁毅淡淡地伸手指了指床上的苏檀儿,“你们家小姐不会放的,她醒过来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不会是吃药,而是下床,谁也代替不了她……所以,结果就很简单了。”

    他朝那边笑了笑,有些无奈,有些无聊,与平日里下棋说故事时倒没有太大的差别:“我来试试吧……”

    娟儿与杏儿还有些迟疑,婵儿在那边吸了一口气,本来也是泪眼朦胧了,这时才露出一丝笑容,抹了抹眼角,转身出门:“我去拿账册和记录……”苏家有总账房,不过大房有大房分开的这些记录,其实一份就在隔壁,三个丫鬟平日里管理着这些事,是有资格去拿的。

    小婵离开后,娟儿想了想,也跟出去了,随后是杏儿,她抹抹脸上的泪水,出门的时候方才小声道:“姑爷……就在这里吗?”

    “要不然你家小姐醒过来了怎么办?”

    姑爷想要帮小姐解决些问题,对于这样的想法,杏儿与娟儿都难以分清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会有怎样的结果,但如果在其它的地方,一旦小姐醒来,肯定会立刻想要下床处理事情,这一点,三个丫鬟却是心知肚明的。无论如何得让小姐呆在床上,这件事,或许也只有姑爷能做到了。

    她有些难堪地笑了笑,随后出门,房间里只有他与昏迷的苏檀儿的时候,宁毅才坐了下来,对着那宣纸与毛笔叹了口气。

    “你们这些人,过分了……搞得入赘的也不得安宁哪……”

    隐约间,那像是对幕后的某些人发的牢骚……

    凌晨,丑时过后,苏檀儿醒了过来……

    PS:更新的时间要固定有些难,不过如果晚上十点还没有更,我会去书评区发个帖子,预告一下可能的时间,嗯,暂时恐怕只能这样……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