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七章 添乱
    这到底是谁啊……

    “以往未曾见过啊…………”,“新来的?”

    一曲水调歌头完毕之后,细细碎碎的声音。【虾米iamiiwee若是旁人来唱这歌”能得到的评价恐怕不是平淡便是离经叛道,但在这一时间,竟全然无人对拿唱法表示疑问。所能感受到的,也只是方才那恬淡歌声包含的巨大感染力。

    聂云竹在三年前便是金风楼的的台柱之一。她幼时生于官宦人家是享誉一时的才女”后来在金风楼中,琴曲歌艺卓然成家,当时虽然还有些特色或是棱角,但技艺上在江宁也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大家,若非是她刻意收敛,不去与人争,便是四大行首”江宁huā魁,也未必没有一争之力。

    相对而言,如今的吕霞虽是燕翠楼的台柱,但在huā魁赛中,不过是前十六的位置,比之三年前得聂云竹都大有不如。此时聂云竹经过三年的沉淀与修养,洗净了销华,脱去了心中的枷锁与负担,在琴曲歌艺上已然有了更高一层的蜕变。这种蜕变在青楼之中难以寻找到,也是因为她后来找到了依靠与寄托,方能真正的心安于静,这时候仅仅是在燕翠楼中表演,孰高孰低,其实根本没什么可议论的。

    也只有在二楼的平台走廊间,薛延与柳青狄等人听完了这歌声”忍不住问出来:“这……是谁啊?”

    吕霞摇了摇头,声音细若蚊蝇:“我也没见过”,随后也忍不住望了望在一边微要眉头的宁毅”那女子唱得是水调歌头,该与他有些关系可为什么这宁毅会是这等表情。

    说话之中,那在台上从容唱完了歌,如百合与墨莲般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女子也已经倒上了茶水”双手捧着那杯子安安静静地上楼一路朝这边走过来了。片刻之后”众人下意识地让开了路,包括吕霞在内的众人看着那女子走过去,在宁毅身前停了下来,盈盈屈膝行了一礼,微笑着将那茶杯递了过去。

    方才在楼下,吕霞也是类似的神态,将酒杯递给了薛延。但此时两人都在楼上,相距不远,一身红装的吕霞与那白衣的女子相比起来存在感委实大有不同,这白色衣裙的女子此时已然成为焦点,而在这焦点中,宁毅笑了笑,伸手接过那茶杯一口饮尽,随后将茶杯交还了回去。

    后方,李频鼓起掌来,随后苏家的众人也开始鼓掌,掌声在大厅里响起来。

    到得此时”众人哪里还不明白分明是这女子看不惯那吕霞选了薛家人因此出来对那宁毅表示一番只从她演奏的曲目上便能看出来。【虾米iamiiwee若是一般的女子出来献丑,做这等事情,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但这女子的一曲歌声直接压倒了所有人的光芒就算她是苏家人请过来的,众人也是首先好奇起这女子的身份来。

    二楼之上宁毅与那女子”此时其实正在这掌声间,悄悄地说着话。

    ………………

    “不用做到这个程度的……”,交接茶杯的片刻间,宁毅微笑着摇了摇头,“,元锦儿方才已经告诉我内情了,其实没多大的事情。”

    “我知你Xing情淡泊,未必会当成什么大事。”云竹在那面纱后笑了笑”“,可我却看不过去。”

    这话语简简单单,期间却有着一股无需多说的力量,宁毅原本有些话要说”这时候略略归纳一下:“不管怎么样,谢谢。”,“会的不多,能拿出手的大抵也就是这些了。”

    “吓到我己”

    “嗯?”

    “不止几层楼那么高,怕有十几层了。”

    “呵……”,”

    话语在这片刻间悄然传递来去,掌声也已经渐渐停下来,众人看着宁毅与聂云竹就这样在廊道上站着,等着下一步的事情。宁毅瞥了瞥周围,想着该不该让聂云竹到一边坐下,聂云竹这时其实也已经在瞥向四周”变得有些脸红。低了头,轻声提醒:“你该打赏我”,”

    “嗯?”

    “啊……赏。”

    她的话语更轻,一时间几乎是在对口型”因为旁边都在看。宁毅这才反应过来”“哦”的一声从身上掏钱:“嗯,没错没错……我有五百两……谢谢姑娘的辛苦表演了。”

    方才吕霞那边苏、薛两家加起来才是五百两,这一笔的打赏实在是有够惊人了,宁毅的神态其实也似模似样”对表演的感谢大声说完,尽量让周围的人听到,又小声附了一句:“诗词便不替你写了。”,眼下尽量将影响缩小才是正理”没必要继续扩大。不过这话说完,聂云竹那边微微有些窘迫,宁毅递出银票她不接”也有点尴尬,李频在那边翻了个白眼,随后有轻笑声响了起来,宁毅才反应过来不妥。

    聂云竹红着脸,微微跺了跺脚,随后朝宁毅身侧挤了挤眼睛,宁毅将银票放到身后一名燕翠楼中女子捧着的小木盘上,一脸黑线。

    “那我便走啦。”云竹笑着说了一句”听着周围的笑语声,低头走出了人群的圈子,往那边楼梯口过去。宁毅吐了一口气,苏家人眼下大抵不会有被薛家人压倒的感觉了,当然,接下来需要考虑的事情恐怕还有不少。聂云竹X出三年,若再因此成为话题人物,其实肯定是不好的,但她是为自己而上台”无论出于何等考虑,有麻烦,自己都必须帮忙摆平了。

    宁毅考虑着这些事情,聂云竹也已经走到了楼梯口,这时候还有许多人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窃窃私语窃窃私语,不过在这当中”似乎有另一份格格不入的议论也已经响起来,初时还无法察觉,随后听得有人“咦”,的说了出来”原本还在望着聂云竹的柳青狄此时回过头,也蓦地瞪大了眼睛,低语出声。宁毅此时才扭头往下方舞台上望过去,本来受着众人注视”一直低头的云竹也在那头转过了身,往舞台上瞧了一眼”这一眼之后,陡然愣住了。

    乐声已经响起来,一名绿裙女子此时正站在那舞台上,打扮清丽,但身姿高挑婀娜,而且柔软,明显是适于舞蹈的体型。这时那姑娘腰肢轻晃”右手拿着一朵huā”轻轻地按在淡雅的双唇上,目光望向大厅穹顶的某处,迷离中似乎有着淡淡的妩媚与醉意,身形缓缓转动间,目光朝着二楼这一片扫来了一眼。

    这是舞蹈起始的片刻”女子身形优美,几个简单的动作明显也是大家,但最令人吃惊的并非是她几个简单的动作,而是大厅之中,已经有人喊了出来。

    “元锦儿……”

    “是元锦儿啊……”

    “她竟然在这……”

    二楼上,宁毅错愕地张大了嘴:“这也太乱来了”,”廊道那边”聂云竹也是目瞪口呆”几乎下意识地望了宁毅一眼”宁毅也正好望过去。

    假如不是在这青楼之中,而是每天早晨相处的光景,两个人估计要扶着额头在那台阶上排排坐了。

    元锦儿身形优美,气质上则多以活泼朝气示人”但舞蹈的功底委实身后”身形柔韧到了极致”眼下就像条一般的缓缓拧动着”就在主乐调响起来的一瞬间,整个〖肢〗体刷的一下舞动开来,衣裙绽放如同水面上的莲荷,连续不断的翻飞在空中,发丝狂舞间,偶尔闪过了惊鸿一瞥的美丽面容”这样的舞动中,目光认真而专注。

    舞蹈……开始了……

    宁毅退后几步坐在了座位上,轻轻扶住了额头,片刻后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在那儿伸长了脖子往下看着。

    总之就舞蹈来说,还是蛮好看的。

    眼下也只能享受一下子了”之后的事,之后再考虑吧,………………

    没有人知道元锦儿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但是当她的名字被叫出来之后,大厅中的人或震撼或为这舞蹈而惊艳,一时之间,几乎已经没人记得方才吕霞做过些什么。她原本该是今晚的重头戏”但眼下已经变得完全不重要了。

    这舞蹈初时明快,元锦儿如同走钢丝一般舒展着各种惊人的舞蹈动作,片刻之后,节奏才开始舒缓下来,营造着柔美与活力的气氛。四大行首绝非吹嘘得来,元锦儿本身在这方面便有着足够的天赋与造诣,当最后舞蹈在盈盈的躬身中结束”元锦儿在微微偏头中露出一个笑容,大厅之中响起的掌声如雷而动。

    “元锦儿,好!”

    “锦儿姑娘……”

    各种声音响起来,元锦儿站在舞台上笑着承受了一阵众人的鼓掌与注视”随后偏着头伸手拢了拢头发,抿嘴一笑,目光扫过大厅几遍之后,倒也没有说话。目光转动几遍,朝舞台一旁走去随后身形轻盈地跳下了舞台。

    众人愕然地看着她倒了一杯酒,随后双手捧着酒杯,低头朝楼上走过去。

    几乎是与方才白衣女子同样的路线,同样的神情,不少人已经扭头望起坐在那儿的宁毅来,李频看看对方再看看宁毅,也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此时除了一些了然或者愕然的笑声,大厅中还显得安静,大家只是看着元锦儿这行动。宁毅坐在那儿,表情抽搐而复杂,方才聂云竹一身白色衣裙,此时元锦儿一身湖绿,说不定白素贞跟小青的传说就是这两人来的……

    心中想了一阵,元锦儿人未到,目光已经先望过来,宁毅与她对望着。但只凭目光”自然谁也杀不死谁,随后”整个大厅里的人便看见元锦儿走到了宁毅身前,盈盈屈膝行了一礼,在微笑之中,将酒杯递给了宁毅。

    “你还嫌不够乱是吧……”

    “哼,我这是帮忙打掩护。”

    “没事找事……”

    “管你……快点打赏瓿”

    “你这是打劫吧。”

    “比打劫好。”

    “好,我今天认栽……不过,”,宁毅吐一口气,往身上掏钱”不久之后”掏出些碎银子,一男一女在那暧昧的空间里交换着目光,涵义复杂,“,我一共还有四两银子……”

    元锦儿下意识地朝周围看看,旁边的人”已经神色复杂地围过来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