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五章 绕梁(上)
    偷俞偷mōmō偷偷mōmō。

    元锦儿鬼鬼祟祟地走过了楼内长长的回廊,目光在对面的楼道口搜索着目标,看见那道下楼的身影时,又快步往前方跑了一小段。廊道上经过的几名姑娘疑huò地望着她时,她才抬了抬头,伸手拉着一小缕发丝,做出端庄的样子往前走,不过脚下迈着小碎步,速度还是很快。

    云竹姐对他很有信心,自己可不会这样觉得。但不管怎么样,这宁毅毕竟算是跟竹记有关系的自己人。这次的事情,那吕霞原本就确定了会站在薛延一边,怎么也赢不了的,稍微让一步当教训就好了,若真是眼睁睁看着那边丢面子,估计云竹姐心里也不好受,那宁毅成名不易,自己也不好见他就这样丢了脸。

    当然,在这之前先吓他一跳再说。

    透过几处能看见中间huā园的回廊空隙悄悄观察,两人自不同的方舟走向那交汇的路口。元锦儿先在回廊转角的屋外躲了起来,静静地听着那边传过来的步子,大厅那边的歌声此时也在传过来。与此同时,往这边交汇过来的另一条走廊上,快步过来的柳青狄也接近了这边路口,当宁毅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之中,他笑着拱起了手:“宁兄,幸会……”

    “呜……”

    “呃……”

    宁毅的对面,柳青狄的身后,元锦儿陡然走了出来。原本就是三条道路的岔口,一时间,三人表情各异。柳青狄的神情还幸会得比较正常,宁毅忽然看见眼并出现人,而且同时出现两个,陡然愣了愣,愕然地张开了嘴。

    那边元锦儿原本想要吓人,这时受到的惊吓恐怕更大,她本是一个优美如舞蹈般的跨步出去打算拦在宁毅身前,得意的笑脸画了个弧线,随着身体的站直再往上升,谁知才跨出去,一个男人的后背陡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在眼睛也随着抬头tǐngxiōng的过程瞪圆了,意识到这家伙是柳青狄之后,她伸手一捂,轻“呜”出声,身形顺势一个转身,就那样低下头,捂着鼓起的腮帮,咻的一下,又如同幽灵般的滑了回去。

    宁毅就那样看着全过程的发生”此时脸颊抽*动了几下,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干嘛,元锦儿跳出来瞪大眼睛的一幕着实有些惊悚,但回想一下,其实也蛮喜感的。他一时间脸上的表情复杂丰富,柳青狄做出非常热情的态度拱手过来”可招呼还没打完,便有些不自信地低了头,往自己的周身看了起来,暗道自己的打扮上莫非出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宁兄今天……”

    “呵……这位兄台去方便?”宁毅望着元锦儿消失的那边想了想,对于眼前的男子,却是笑着退后了一步”朝道路那端摊了摊手:“抱歉。”

    这一下柳青狄才是真的愣住了,他原本出来打招呼的理由简单,这宁立恒从来不参与这等应酬活动,今晚好不容易让他遇上了一次,他本身也有自信,无非是想要斗诗斗文,成就一番佳话。人家平日里既然xìng格平淡或者说是古怪,自己就过来扇扇风点点火说几句风凉话也没什么。谁知道招呼一打,遇上个这么奇怪的反应。

    这宁毅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事情,表情那般古怪,但显然没怎么注意自己。俨然是给他泼了盆冷水,他还想从头把招呼打起来,开始话题,然而看看对方一脸和善的表情,分明是在心不在焉而又善意地说着:“,没事你过去吧。”仅仅是一句话,一个动作加一个表情,他竟觉得自己也找不到说下去的气氛了。终于还是咬咬牙,拱手一笑,不爽地往厕所那边去了……

    其实他根本就不想上事房……

    走出十几米远,他再回头看看,宁毅还站在那儿想事情,似乎注意到他的回头,微笑着拱了拱手,他也微笑着拱拱手,随后悻悻地走掉了。

    宁毅看着这人的背影觉得有些无聊。他出现的那一瞬间表现出来的态度宁毅就知道这家伙目的到底是为何,老实说今天写首诗词出来也无所谓,毕竟李频的面子、苏家人的面子稍微顾一下,对这人也无所谓敷衍几句。不过看见元锦儿从那边冒出来,他倒是懒得在这边聊个半天了,听说这柳青狄与那元锦儿以往也tǐng熟的,在这边磨蹭让他看见了元锦儿怕也对人不太好。

    他不想聊的时候,对方哪里能说得出什么有营养的话来,几个友善的动作暗示,对方也就自觉无趣只好走掉了。这时候看那身影消失,宁毅才朝前方走几步,过了交叉口,去看拐角那边的元锦儿。

    糗大了……

    旁边,元锦儿背靠着墙壁,此时正无比丢脸地反省着……

    ……………………

    “怎么了啊?”

    长廊拐角的地方,一男一女的身影鬼鬼祟祟地在那边说话,大丹中乐声靡靡,附近也不时传来够筹交错的声普,有人从其他的路口走过,往这边投过来一道目光,随后又离开。宁毅对元锦儿提出了问题,而元锦儿原本有些懊恼的脸sè,在他出现的瞬间,也转化成了些微的怨气。

    没事,反正每次见她都她好像都有点怨气。

    “没怎么,想吓你一跳怎么了?”

    “哦……刚才确实被吓了一跳。”宁毅笑着点头,眼看元锦儿一副打落牙齿只好和血吞的表情,“刚才在上面就看见你们了,你们过来干嘛?”

    “当然是推销松huā蛋,这里的陈妈妈我认识。”

    “很粱亮的那个?”

    锦儿点点头,随后又皱眉,“没想过要跟你说谁漂亮!哼,要不是因为云竹姐,我才不会过来提醒你呢……警告你,别拿什么诗词出来显摆臭美,要写下次写去,不要在这里写!”

    “哇喔。”宁毅想了想,点点头,“那个吕霞姑娘,跟薛家的某个人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吗?”

    元锦儿挑眉看看他,随后表情稍微缓和一点:“你想得到就好,吕霞今晚那杯酒给定薛延了,你们怎么也争不到的,到时候你写的诗词越好,以后越被人说热脸贴了冷屁股,哼……”随后又望望宁毅,“你们也猜到一点了?”

    “呵,方才在楼上与德新说,那薛进上次才吃了大亏。薛延虽是他的兄长,但没有必胜的把握,当不会这样乱来。但如果没有你这些话,怕就真的要出丑了……”

    “知道就好。”锦儿的脸sèyīn转睛了,随后又道,“云竹姐在这,我才来通知你呢,明天好好谢谢云竹姐吧。”

    宁毅笑着点头:“嗯,对了,你与那柳青教……”

    这句话问出来,对面杏目一剜:“不认识!”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两人在这边聊了好一阵子,元锦儿甚至出了些主意“要不你在外面躲着算了,就当自己不在场。”随后方才分开。那边大厅之中第二轮的表演其实也已经进行了一段了。

    元锦儿一路折回先前的房间,云竹姐不在这。

    她是不会先走的,想来是去找陈妈妈去了。元锦儿再度离开房间,这一次她注意了一下那柳青狄的位置,免得遇上尴尬。这燕翠楼中也有一些认识的女子,见到她,若是无事的又免不了惊喜地说说话,问清陈妈妈位置的过程中,大厅之中名叫吕霞的美人也在舞台上思考了许久,随后只见她走下舞台,在旁边倒了一杯酒,又为难地咬了咬嘴chún,方才低头走向薛家所在的酒桌,神情之中微带羞涩。

    她随后将那杯酒敬与了薛延。

    大厅之中有人笑有人骂,这样的时刻,终有些不高兴的,苏家所在的二楼包间微微有些沉默,可想而知夹概会是怎样的气氛。

    这之前柳青狄与李频都作了诗词,双方都出了一笔不薄的银子,不过宁毅终究没有出手。元锦儿微微耸了耸肩,往陈妈妈那边过去。好在她此时并非在应酬客人,推开那间应该是服装间的房门后,她看见了陈妈妈,随后往周围忙碌的几位女子瞧了瞧。

    “咦?云竹姐呢?”

    “你家云竹?”陈妈妈想了想,“没见着啊。”

    “呀……”

    片刻之后,她听见一段有些熟悉的琴音响起来。

    此时燕翠楼的招牌吕霞正做完了表演也选择了今晚陪酒的对象,虽然其余的几名女子也会做这些选择,但毕竟吕霞才是真正的重点。其后虽然也还有几场表演,但这个结果出来,令得大厅之中一时间也是闹哄哄的,这几场表演,几乎可以说是在今晚最差的氛围中展开。大家或者是在说薛家的财大气粗,议论柳青狄与李频的才气,当然也会对苏家的这个小小失利或摇头或奚落或嘲笑一番,那琴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舞台上响起来的。

    闹哄哄的喧嚣还在继续,那琴音渺渺,最初并不引人注意,仿佛细微的风夹杂在了众人的话语之中,也并不显得孤高或是格格不入,只是伴随着响了起来。大概没有多少人能注意到它,元锦儿对这琴音大概是最敏感的,也huā了几秒钟去分辨,随后,微微的、不可置信地皱起了眉头。

    “云竹姐……”

    这低低嗓音发出来,也如同那琴音一般,渺不可闻。随即也开始变化的是那陈妈妈的表情。再接着,再接着,那琴音似是开始变得清晰了一些,两人在这样的琴音中,去往旁边的房间,元锦儿伸出手,深吸一口气,随后推向了能看往大厅的窗户。

    其实,那道弹琴的身影,她已经在脑海中看见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