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四章 微笑
    聂云竹与元锦儿两人的确走过来卖皮蛋的。

    距离元锦儿跳水离开金风楼过去了仅有几天时间,如今外面还在疯传她自金风楼消失的内幕,金风楼的杨妈妈眼下也在生气。不过元锦儿本身是个闲不住的xìng子,她将手头的钱全拿来入了股,便打算跟着聂云竹出来拉些生意,享受一下作为女强人的感觉。

    不过其实这生意也就是以前便有的关系”元锦儿与燕翠楼的陈妈妈认识,拉着聂云竹过来开拓市场。代售松huā蛋的生意相对于燕翠楼的规模和收入来说本身是小事,既然是熟人,说一说也就成了,倒是另外附带的一些事情比较麻烦。

    “……,刚才说到哪了,杨秀红这人的xìng子行里的谁不知道。你这疯妮子”身在福中不知福,松huā蛋只是小事啊,回头锦儿你还是去给她道个歉服个软”隔得久了伤人心,那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嘁……,话说回来啊,我是不管下面的姑娘赎身之后干嘛,可你们这样的真让人头疼……”

    走进房间,那陈妈妈坐到铜镜前开始补妆,口中还没完没了地絮絮叨叨”当然,也是以往与元锦儿很熟识了因此随意说话。锦儿眯了眯眼睛。

    “知道了知道子,唠唠叨叨的鸡婆得不得了,人丑话多讨人嫌知不知道!”

    “嗬,这就是你来做生意的态度啊!”

    “就这态度了。”

    陈妈妈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却是漂亮,她接了这燕翠楼的生意才只有几年背后有个当官的“干爹”当靠山,脾气倒也蛮直爽的。此时与元锦儿互相瞪着眼睛针锋相对,聂云竹苦笑着居中调停:“好了好了好了,你们两个。”

    “”……哼”要不是云竹站中间,今天非撕了称这妮子的嘴。”

    “来撕啊。”元锦儿吐了吐舌头,然后扭头问道:“对了,刚才外面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开布行的薛家跟开布行的苏家人对上了呗,冤家对头。不过今天来的人倒真是厉害,柳责狄、李频”还有那个最低调的从来不上青楼的宁立恒,哈哈,他要是今天能在燕翠楼写一首诗”那燕翠楼可就要出名了……对了”听说你跟那个柳青狄很熟,他怎么样?”

    锦儿眨了眨眼睛:“诗他是随手写,写得也不错,李频也常常留诗作下来”至于那个宁立恒……”,”她望了望聂云竹”“那可就没什么希望了。”,陈妈妈一面往自己脸上补些脂粉一面耸耸肩:“随便,有柳青狄和李德新这两位的诗作就好,至于宁立恒,明天就着人宣传他今晚来我燕翠楼捧场的事情,待会倒是要叮嘱一番阿霞她们好生表演,把气氛炒热一些,最好真能弄出些火气来”让那宁毅忍不住就最好了……”

    “诡诈。”

    “有什么诡诈的”你家杨妈妈还不是这么弄的”你当好多次那些大才子为你争风吃醋的时候没有你杨妈妈在中间做手脚啊?”

    “我风华绝代嘛。”

    “黄毛丫头一个。”

    两人继续在房间里针锋相对,这样的房间又是用的铜镜,里面的影像看的不是很清楚,陈妈妈眯着眼睛描眉线的时候”元锦儿不耐烦地过去拿过了笔,帮忙描画着”口头上两人却还是互相膈应不休。聂云竹在后方笑着听着,此时开江道:“若那宁毅真的写诗捧场了,阿霞会上去么?”

    陈妈妈在那儿微微沉默片刻,随后轻笑着望过来一眼:“那可没这么简单,捧场嘛,总还得看有多少银子的。”

    “苏家怕是也不会吝啬银子吧。”

    “若真是这样,为难的可就是我了”,”陈妈妈轻笑出声来。

    “怎么了?”

    “云竹你不知道,阿霞跟那薛家的薛延早就有些sī情,这次又有柳青狄的在,若苏家那边只是一首好诗词,再加上银子。我们自然是说阿霞比较喜欢薛家的捧场,若加上那宁立恒”这分量可就不同了。可阿霞是我们燕翠楼的台柱,总不好逼着她在这种时候倒了薛公子的面子吧”这不是坏人姻缘么……”,陈妈妈叹了口气:“可话说回来,若是苏家那边连第一才子都为她赋诗了”她最后还是将那杯酒敬与薛延,日后传出去,人家要怎么说我燕翠楼,怎么说阿霞。说她不识好歹不识抬举,有心拿架子,这可就麻烦了……当然”若那柳青狄能写出一首绝佳的诗词来,一次压倒那李频与宁毅的诗作,就如宁毅作出那两首词作时一般,这就没问题云竹你诗文最好,觉得有这可能不?”

    云竹想想”随后微微皱了皱鼻子,幅度虽小却异常坚定地摇了摇头:“当然没有。”看得出来,她连那想的过程都觉得有些多余。

    “不就走了么。”陈妈妈补好妆起身准备出门,“还好那宁立恒一般不作诗,好了”我先出去了。你们俩,自便就好”有什么相熟的姐妹就找着叙叙旧,不过不许把我这的也拉走了,云竹你想的事情我懂,可女人……就是这命,总之不如去当今少奶奶……”,“多话……”元锦儿嘟囔着。

    “好吧!我人丑话多讨人嫌,不说了!死黄毛丫头……倒是你”你跟那柳青狄那么熟,他就在外面,不打算出去见见?”

    “不见!不熟!”

    “那就自己躲好了……”,陈妈妈说完,摇着头出去了,元锦儿悄悄推开窗看了看,大厅之中,一片喧闹的景家……

    ……………………

    燕翠楼中,其实进出的多半都有些商户背景,家境不错的商贾之流爱来这里走走玩玩”不光大厅这边节目不错到得内堂之中,各个姑娘的服shì也有够贴心。

    这里其实各方面前已经到位了,只是品牌、名气还不够而已。

    江宁看来很大,但上层的圈子实际上倒并不宽常来这燕翠楼的商人间或多或少都有些认识,这时候大厅之中便有不少人在互相打招呼,二楼观看表演的包再走廊间也不时有人串门闲聊的。各种各样的点心、菜肴已经摆了上来,也有姑娘们过来陪酒、陪坐。不久之后灯火渐暗”下方舞台上的各种表演开始展开,大厅中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一些。

    燕翠楼的这场表演,走的其实是与huā魁大赛类似的模式。楼中最好的几位姑娘们准备一次小型的晚会式表演”每人演两场,然后自然有各种各样的捧场。姑娘们也会根据大家的捧场选择中意的人作陪”这不光光是今晚陪陪酒宴异日过来也会有一次优先的招待。

    这种如同竞标一般的模式其实算是一种很好的经营模式,当然”也得那些表演的姑娘本身有不错的艺业才行。对于男人们来说,求的大抵是热闹与面子。楼上的苏家人与楼下的薛家人今天来得都比较多,又有三位大才子到场算是他们的主场,另外倒也有两三名家业不输薛、苏两家的老板到场,但今天这样的场面,未必会为之争到底。

    乐声在楼内悠然响着,与之配合的舞蹈气氛也确实不错。楼上楼下偶尔就有人打奂招呼,也有人互相走动谈谈生意或聊聊这些表演什么的似乎也有人在议论薛家与苏家今晚打算争夺那吕霞陪席之类的八卦。

    吕霞的第一轮表演是一场舞蹈排在第五名出场,她走的是相对妩媚mí人的风格,一副唐时宫装打扮,霞帔舞动间目光流转眼神与〖肢〗体的暗示令人心旌动摇。在聂云竹与元锦儿这里这样的舞蹈或许过于直白,但在这表演中却委实是独秀一枝了表演完后,柳青狄当即奉上一首诗作”着人在舞台上念出来:“huā影双来乱玉屏……”,“李频也在上面作诗了”,”整个晚会的层次对于聂云竹与元锦儿来说是有些低的,不过她们也一直在附近看着,更多的是看看下方薛家的动静”上方苏家群体中李频与宁毅的动静”整个过程里,李频与宁毅其实一直在交谈着一些什么东西,除了对吕霞的表演认真看了一会儿,对其余的表演大概也不是非常上心,这时候那楼上不算明亮的灯光中,只见李频也让旁边的女子拿来了纸笔,大概是要写上一首诗作献给吕霞。而楼下的柳青狄则偶尔回头看看那上方的情景”对于李频这反应,笑了起来。

    李频写完诗词,又与宁毅讨论起事情来。

    “云竹姐,要是待会那宁毅也写诗怎么办?”

    “嗯?”

    “李频既然写了,柳青狄又有心挑衅,他说不定也会写一首啊。写得差了,砸招牌”写得好,那个阿霞又不给他面子,跑去敬那薛延的酒,那不是很难堪么?以后传出去了,名声可不好,旁人会说在吕霞心里,宁毅比不过柳青狄呢。”,聂云竹笑着望她一眼:“锦儿你不是很讨厌他的么,怎么忽然这么担心他了?”

    她这样说话自是打趣,元锦儿的原则一向是疏不间亲,这时候自然是觉得宁毅比那薛家更值得支持。没好气地瞪了聂云竹一眼,撅了撅嘴,懒得为此做解释,过得片刻,只见楼上的宁毅起了身,离开那包间大概是要去如厕,锦儿一挑眉”转身往外走:“我去警告他别写诗去,写了丢面子的!”

    “喂……”,聂云竹笑着唤她一声,然而元锦儿已经飞快地跑出了门,争分夺秒了。元锦儿出门之后,那柳青狄似乎是看见宁毅离席,想了想,也起身离开,朝大厅一端走去。聂云竹斜斜地望了望舞台上仍在进行的表演,目光晃动间”想了好一会儿。

    她关上了窗户”走到那陈妈妈先前用过的梳妆台前,眉头微蹙地站了片刻,随后坐下来,望着铜镜中的自己。今天仍旧是村姑般的打扮,她看着镜中映像,伸手碰了碰脸颊,抚弄了鬓角,过了几秒钟,深吸一口气,拔下了将头发挽起来的木簪子。

    一头青丝呼的舒展开、滑下来,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铜镜之中”一张瓜子般柔美的脸颊,有清澈、有成熟、有妩媚,然后镜中女子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有些生涩,又有些自然地笑出来了。

    如同一个孩子,在生命中第一次笑出来的感觉,…………

    最后聂云竹的两段权衡了近两个小时,终于搞定。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