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一章 浴室
    院子里,苏檀儿的表情看来稍稍有些迷茫,她以往称呼宁毅皆是“相公”此时一声“夫君”嗓音柔软,仿佛带着软入心田的温暖。不过那稍有些迷茫的状态过得不久便即褪去了,她举起手揉着脸摇了摇头,随后拿起了桌边的火折子。光芒在窗间亮了几次,再度点燃了房间里的油灯,宁毅撇撇嘴,那边也不好意思地笑笑。

    “呃,就快处理完了……有点累。”

    她摇了摇脑袋与已经有些散乱的发萋,随后双手交叠在桌子上,仰起头笑望着宁毅,过得片刻,宁毅转身离开,窗口中的女子身影又忙碌起来,待到灯光终于熄灭,也已经到了半个多时辰以后了。

    这一天是景翰八年的七月十一。第二天去到书院里,苏仲堪、苏崇华以及其它几名书院老师开子个会,当然也叫上了宁毅与李频。主要是因为外面的形势开始变得有些紧张,书院也已经准备暂时关闭了。

    在书院里学习的这帮孩子一般都与苏家有着亲戚关系,这个时候若是家在城外的,大抵都已经与他们的父母入了城,安排在苏府住下。闭城门之后的一两个月时间,城外相对乱一些,城内其实也不怎么好要,不可能各种生活还一切如常。例如秦老,早两天就已经收了棋摊,不再出去摆了。

    书院里此时也已经知道了李频将要赴京的事情,本拟水灾之后方走,会多呆在这里教一个多月。但眼下既然书院要暂时关闭”这一个多月大抵不会在书院见到了,中午时分由苏仲堪做东,在书院附近最好的酒楼上摆下了宴席,以做送别。

    从李频进入豫山书院开始,苏崇华等人便知道他不可能在这家小书院长久教下去。不过籍着李频的名气,豫山书院自然也可以提提身价,此次离开一些知道内情之人大抵也明白他要去当官了,苏仲堪毫不吝啬地送上大笔薪金与盘缠,又说上不少好话,祝其一路顺风,飞黄腾达。

    “德新与立,恒,乃是我豫山书院最出色的两人,我等皆已老朽,无甚大用了。倒是立恒这性子太过清淡”令人扼腕,当多向德新学习,德新人情练达,方是将来做大事之人应有之修养………”

    酒宴之上,其余的都是中年老年人了,免不了将宁毅与李频一块拿出来说说。事实上如今两人都被人认为是江宁顶尖的才子,但宁毅的情况比较极端,听说他名气的一部分人将他认为是江宁第一才子,他一出现旁人连诗词下笔都有些犹豫。可他不参与诗会应酬,不与众多文人往来,又顶个赘婿的头衔,他有这等才气却实在看不出他想要些什么”如今也只得认为他性情古怪。私下里认为他沽名钓誉者有之”认为他乃鬼才者也有之,但跟李频曹冠这些人的名气总是不太一样。

    苏崇华说这番话是以长辈身份,宁毅也只得笑笑:“山长莫要挖苦我了。”李频笑道:“立恒为人处事胜我颇多,是我该向立恒学习才对毗”

    “哎”我知你二人关系亲近,不过德新不用替立恒讲这好话。”苏仲堪也在旁边笑着挥了挥手,“这城门一闭,也不知何时才得开,德新至少还有月余时间才走,总不好老是闷在家里,若去参加什么诗词聚会之时,德新尽管过来将立恒带上。立恒虽是书生,但性子太闷了,总是不好的。要不这样,今晚我着文兴等人在燕翠楼做东,立恒、德新同去,都是年轻人聚一聚,勿要推辞了,家中晚辈都不成器,立恒德新便当是教教这帮兄弟辈,如何,“”

    李频对这类事情本身就不介意,苏仲堪作为二叔开口了,宁毅一时间自也不好推辞,一时间只好答应下来。待到餐宴过后,一行人下楼,苏仲堪走到了宁毅身边来:“旁人在家中划小什么大房二房三房,实际上皆是无聊外人看着热闹而已,其实都是一家人,哪有这许多好分的。你那几个堂兄弟不争气,若真让他们接了家业,迟早也得败个精光,檀儿商才不让须眉,将来她若接苏家,反倒是最好的一件事。可惜她终究是女儿之身,有时候难免势单力孤,最近城内城外形式紧张,她那性子也有些事必躬亲,最近见面,看得出来檀儿总有些劳累,你是她夫君,当多看顾怜惜她一些,劝她适当放松心情。

    天下生意,不是一时可以做得完的。”

    苏仲堪言辞恳切,宁毅也恭敬地点头应是。苏家第三代除苏檀儿之外无甚可取之辈,但第二代可不是这样,苏伯庸、苏仲堪、苏云方各有本领,如今苏家大局还是由他们在掌握。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只凭这段话,便能知道苏仲堪这人确实不简单。

    一路回家,这个下午已经过去了一半。穿过外庭内院,由于最近安排了许多亲戚住到苏家这边来,外面稍稍有些喧闹。回到居住的院落时,那些喧闹声便小了起来。阳光透过高高的树杈洒进有些寂静的庭院里,似乎没有人,婵儿娟儿杏儿都不在,也不知是随着檀儿出门了还是去处理那些跟大房亲戚有关的事情。苏檀儿那边房间的窗户开着,宁毅走过去时,看见她趴在桌子上睡觉,与昨晚的情况差不多,今天恐怕是午间处理些事情,然后睡着了,吹过庭院的风将女子的发丝拂动起来。

    她既然在睡,宁毅也就不打算打扰她,径直回去房间看了会儿书。蝉鸣声中,又起身去旁边烧水的小厨房看了看,生火烧水,准备洗个澡。

    这年月里,洗澡其实是件麻烦事,每次洗澡要将那只浴桶倒满总是得来来去去许多次,满费事的,洗完之后要将浴桶里的水倒掉就更费事。浴室里有一个储水的大缸,不过今天水用完了,只得去隔了一间房的小厨房提过来,热水也从那边提。若是冬天浴桶下也可以生火保持水温,不过夏季和初秋基本不这样弄。

    他近来力气见长,特别是练了陆红提教授的吐纳法子之后,这等简单劳动根本连汗都不出,提进提出的也颇有成就感,大概掺了些热水,倒满了大半桶之后,院子里还是静悄悄的,喧闹人声远得不似〖真〗实。初秋的下午,在距离曾经的那个现代一干年的古代世界里,一个人做着这样的事情,感觉倒也真是蛮奇妙的。

    葬多东西都没有,不过至少有武功了,有这样的一个……小小的家族。往水缸里打水的时候,他感受着身体里蓄积的力量,想了想在这样的下午,华三个丫鬟又在各自忙碌着怎样的事情,随后提了两只水桶转过走廊,一路去到浴室外间,随后掀开帘子进入里面,走了两步,才看清楚站在浴桶前的那道身影。

    青色的外衣与长裙已经搭在了旁边挂衣服的架子上,女子穿着红色的肚兜与白色的薄绸裤,身材婀娜,白皙光洁的裸背正对着宁毅这边,鞋秣也已经脱在了一边的地上,她伸手拔掉了头上的几根簪子,一头长发如云瀑般的披散而下,随着她摇头的动作而晃动着。宁毅注意到这光景时,女子也已经回过头来,双手捧在脸颊上,几根手指渗入了一头乌黑的发丝里,目光有些刚刚醒来的迷惑。

    苏檀儿的迷惑其来有自。中午的时候在家中处理些事情,由于昨晚睡得晚,这几天睡眠质量也不好,正午的气温偏高,院子里又安静,她便有些犯困。趴在桌上想着打个盹,外面零零碎碎的有些声音,是娟儿在搞卫生什么的,擦着一些瓷器、茶具、桌椅板凳,于是她下意识地吩咐娟儿烧点热水洗澡,这时候本身意识就模糊,然后没撑住,就睡着了。

    娟儿听了吩咐兴冲冲地跑去烧水,待到一切准备好,跑去喊人的时候,小姐已经睡着了。娟儿是知道她这几天的辛苦的,心想睡觉最重要,于是继续搞卫生,搞完卫生自己也一身汗,小姐睡得沉,水快冷了,她就干脆自己去了洗了澡。随后有人过来找苏檀儿,她便跟着出去处理事情,宁毅回来见到浴室里水缸没水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苏檀儿方才醒过来,一时间分不清时间,迷迷糊糊往这边来。她都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说过要洗澡,看见水已经好了这才拉回了认知,正脱了衣裙,回头看见自家相公在后面提着两桶水微微皱起了眉头。

    宁毅也是有些疑惑的,但他反应过来快得多,此时略想了想,水桶放下,默默地转身出去。

    还没出那帘子,后方“啊”的一声低呼,砰的一下,苏檀儿掉进了已经有大半桶水的浴桶里,显然方才也的确是被吓了一跳。

    被吓到的时候不会喊出来,这个也不知该说是有自制力呢还是该说性情被压抑得有些古怪……宁毅回头看一眼,心头叹了口气,随后拉起旁边的一块浴巾走过去,伸手将苏檀儿从浴桶里抱了出来,用浴巾裹住了上半身,随后扶着她到旁边坐下。

    靠在宁毅的怀里,苏檀儿一时间不断咳嗽着。宁毅隔着浴巾拍拍她的后背,叹了口气。

    “如果在自家浴桶里被淹死了,传出去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啊?”

    “咳、呵…………咳咳……相公……”

    苏檀儿身体颤抖着,赧然而艰难地笑出来,一时间,咳嗽就变得更加严重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