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九十九章 苏檀儿的一天(上)
    中午时分,秦淮河畔的街道上分外喧嚣,这是位于码头附近的一个街区”商铺林立,货物上下繁忙。挂着苏氏布行的小商铺后方有一个大库房”门从侧面开,便于出入,此时一整船的货物就在从码头那边运过来”货物、搬运工人、伙计进出不停,将整个场面弄得有些拥挤。

    如今长江上游的水患各地受灾严重,灾民还在往这边聚集过来”江宁城门一旦关闭,接下来的情况怕是持续一月两月都有可能。城门一关,城内布行的生意肯定要受损,但货物仍旧要准备充足,以往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如今也只是按部就班了。

    库房外层看起来像是一个大药铺,巨大的架子有陈列一些布匹盒子,也有储存各种染料,此时一些要精心储存的样品还在不断搬进来,搁在柜台上给掌柜和负责这方面的伙计过目,不过这时候除了负责这边店面和库房的廖掌柜,作为东家的苏檀儿也在柜台里一样样的看着这里的东西。

    初秋的气息只是刚刚脱了暑热,天气仍旧不见得凉爽,苏檀儿今天是一身简单的妇人打扮,白色的衣裙与天蓝色的衣襟、袖口,不见得繁琐,但简洁清爽”不失大气。旁人在店铺内外忙碌的时候”她也在如药铺般的柜台内走动着,不时打开一个新送来的盒子看看嗅嗅,或是抽开里面柜子的小抽屉,看看里面原本放着的东西,不时做出一两个指示。

    “朱砂、茜草、明矾、马兰huā、这是冬青这些鼠尾叶有问题看,廖掌柜你来看看,另外那边五倍子也发霉了,暴然只是用来对数的原料,发霉的还是要换出来,是不是因为渗水弄的,今天下午就找人把那边弄一下……啊”杏儿,你来……”,“矢概还得一个时辰才能卸完,船不等人,叫那边还是继续卸。隆庆楼那边饭菜准备得好点,要有肉,下午还有一船到,今天会很累,看子时以前能不能全卸完。茶水一定要够,另外街口那边买一担凉粉来,喜欢的”喝喝解渴也行。”,这次入库的东西门类繁多”有许多制成染料的原料,也有已经制成的染料”蚕丝,已经成成品的布匹”乃至于织机都有。东西多,都往这边库房里塞了过来,有的还得分流到其它库〖房〗中去。搬运工、伙计们的忙碌之中,苏檀儿与杏儿这样的女子混在其中,却也没有丝毫的不协调产生”这主要也是因为苏檀儿对这些事情也已经驾轻就熟了。

    她若是不过来”廖掌柜大抵也能自己把这边的事情弄清楚”不过过来一趟,这些干活的人们的福利多半就能好些,若是时间紧任务重,有时候提前完成还能从她的手上拿到些赏钱。真到需要旁人出力的时候,她在这方面从不吝啬。

    吩咐着杏儿去处理吃喝的事情”柜台里的事情吩咐完之后”她一路出门往码头那边过去”廖掌柜与一名伙计连忙跟在后面。这条街道上也是鱼龙混杂,虽然没有旧码头海庆坊那般乱,但也是三教九流云集,繁忙的生意背后也有各种的利益牵扯,帮派势力争来抢去。每过几日也会大大小小地打上一架。不过苏檀儿倒也已经熟悉了这里的气氛,一路前行,还帮着两名抬箱子的伙计扶了扶箱子,两名伙计连忙道谢时,她也只是笑笑:“没事”快过去吧。”

    街道上人群熙攘,各种店铺商户,与一名行色匆匆的年轻男子擦肩而过时,苏檀儿才陡然停下了。那男子也回头望了一眼,他的一只手上拉着的是原本挂在苏檀儿腰间的粉白色香囊,此时看来柔弱的女子单手抓住香囊的另一端不肯放,下一刻,那男子猛地用力抢了香囊便要跑”被跟着廖掌柜过来的伙计扑倒在地。

    人群一时间混乱起来,苏檀儿的右手大概被香囊的绳子勒了一下,此时握着拳头,眉心微蹙地看着这一幕。那年轻男子爬起来就要继续跑,跑出两步,陡然被迎面面来的一名大汉一拳打倒在地。

    鲜血溅出来,苏檀儿偏过头微微眯了眯眼睛,随后去捡起香囊并且将伙计扶起来。低着头将香囊挂回腰上,叹了口气快步朝前方走去。后方的殴打还在继续:“妈的!瞎了你的狗眼!”

    距离这里不远的河边有个扎了凉棚的小茶摊,此时凉棚中便有一拨人坐着休息,为首的是一名身材干瘦但目光有神的中年人,看见她过来,笑着起身抱了抱拳:“苏小姐。”

    “荆五叔。”苏檀儿笑着打了招呼,然后回头看了看,“谢谢荆五叔,已经好久没遇上这样的事情了。”

    “哈哈,不知道哪里新来的小子,招子不亮怎么出来混,既然苏小姐心有恻隐,这边算了,否则得废他一只手。”

    “不是什么大事,若少一只手,往后做其他事也难……”

    这名叫荆五的中年男子乃是这码头区域的黑帮老大之一,与耿护院有过命的交情,也是因此苏檀儿的事情耿护院早已知会过这边。这边荆五挥了挥手“那边才停止了殴打。苏檀儿道谢之后,一路去往码头边的一艘货船,娟儿此时便在船上拿个小本子清点着一些东西。三个丫鬟中,娟儿的心思最为冷静缜密,因此这些细部上的事情,通常也是让她来。

    午后白云悠悠,一船的货物下完之后,杏儿也已经叫了饭菜过来。搬运工、布行伙计们也就聚在河边的那些凉棚里吃起饭来。杏儿拿了一壶茶水走来走去,作为大丫鬟,她在苏府的位置与廖掌柜比也没什么差的,这也是象征性的一圈。娟儿与苏檀儿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前,拿着一本小册子在做着整理,她们准备吃的也是与其余人差不多的食物”并不多。这年头午餐不是定式,不过对于其余做体力活的人来说,能多吃一顿自然更好。

    方才有人偷苏檀儿香囊然后被那样殴打的事情此时也已经在众人之间传开了,娟儿也在问:“小姐”先前有人偷你东西?”

    “嗯,被荆五爷的人打了。”苏檀儿简单回应,娟儿也就“哦”地点了点头。

    在其他人那边,话题明显就复杂许多。

    一些搬运工们不会很清楚苏檀儿的身份”布行中也有新伙计。

    此时在人群间窃窃私语,显然无法理解这样一名娇弱的女子为何会来到这边管这些事情,这种女人对于生意来说,明显该是外行才对”不过话说回来,吃喝的东西准备得倒真是丰盛。

    这些疑惑细细碎碎地出现,随后当然也会有人解释一番。

    “我们家小姐可不简单,你懂什么……”

    “将来是要管整个苏家的。”

    “弄不出来吧?你这样的当然看不出来……”

    “别看小姐这副娇滴滴的样子,也不泼辣,可管起事情来就是有声有色的……”,“人家的厉害是藏在心里的,她要真生起气来”苏家的那些少爷什么的在她面前可连大气都不敢喘……”

    “怎么样,想不到吧?做久了你就知遵小姐就是个大家闺秀”可人家想的事情比你多多了……”

    不久之后第二艘大船靠岸,众人便又行动起来,杏儿是帮忙负责掌控全局不出问题的”她擅长这个。娟儿则又跑去船上首先清点一些贵重的东西不出问题”苏檀儿坐在凉棚中的桌边扭头望望那大船,看着码头那边的情况。另一侧那荆五一众手下聚集的地方,闲聊之中倒也有些人往这边看过来,熟悉的陌生的。

    “这女人跑过来能干什么啊……”

    “这女人可不是凡人……”,……”

    “妈的长得真漂亮,你说这么漂亮的小娘皮抛头露面做生意,太可得……”

    “少他妈废话,人家做生意可做得比你好。”

    “看不出来。”

    “这要是能嫁给我当老婆,他妈的……啧……,哎你说她就真不嫁人了啦”女人就是要嫁人的嘛,相夫教子……”,“你也傻啊,没看见人家都是嫁了人的打扮了吗?以前过来这边,可都是打扮成男人的,不过就算打扮了”样子也俊……”

    “嫁了?”,“没错,听说招了个赘婿”是个书生。”,“没骨气的男人。”

    “人家苏家有钱,你刚才不是说嫁给你当老婆吗?你不入赘能娶到这样的女人?”

    “可那是书生,入赘了被压一头”我就不同了……”

    “嘁,这女人那是真厉害”她厉害在心里,就不跟你发脾气不跟你说半句重话你也得听她话,你就是长得壮点”还想压人一头…………”

    码头内内外外异常繁忙,一家家店铺的掌柜、管事都会在附近看着或者干脆过去帮手,所有这类人中,年仅十九岁的苏檀儿大抵是最为另类惹眼的一个。年轻貌美,对人和气,使人喜欢又使人疑惑”看来平易的身影背后,也有着难言的分寸与距离感”样貌、家世、才能往往都能令许多人忍不住自惭形秽。

    她终究也不好抛头露面太久,在河边凉棚里看了一阵后,起身朝苏氏的店铺那边走去,随后倒像是发现了什么,皱眉笑了笑,一路小跑过街。之前她虽然平易”但总显得沉稳,这时候才有了如少女般的模样了。到了街道那边,才与一名过来的行人打了个照面,那男子微微露出惊奇的脸色,随后也就笑起来。众人看见苏檀儿笑着行了个礼,随后在路边交谈着。

    从那行礼的态度和表情看起来,该是女子对丈夫或情郎的,因为那感觉,亲密而随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