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九十八章 儒
    出房间的时候,宁毅叹了口气。

    李频还在房间里呆着,可能是在消化那些想,甚至可能记下一些。那也无所谓了,说出来的一些东西,便不存乎他去想,将来去推敲,那也是李频的思想和路了。

    有些想他说了,有些想他没说,如同他所说的那样,“都是玩笑。”这并非只是一句故作姿态的避嫌的话,而是这一切,在他看来真的只是玩笑,不负责任的玩笑。

    要在眼前的这个政体里弥补缺陷和漏洞,近乎痴人说梦。当然,若纯粹去说面临的问题,他自然也有想过,例如商业,商业在武朝不是迫切需要发展的短板,它已经是一块长板了,而且比谁都长,以平衡发展的观念来说,其余的许多制度眼下已经跟不上商业的发展,再发展商业,就算能尝到甜头那也是畸形,对一个国家来说,这个畸形直是太危险。

    而儒学已经到了眼下这个饱和溢出的地步,若直有可能积极地往前走一步,细化分工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一方面合理分流溢出的教育能力,另一方面迎接接下来可能的工业**m当然看上去很美问题在于,这就是个玩笑。

    一切的原因也就在于儒学。

    宁毅说他崇拜儒学,这不是什么奉承话或是反话,这是发自内心的高山仰止。他以前是做惯管理的,能够看清楚各种管理学科的优劣。一个公司几干人几万人,他可以将制度完善,将人管好,大家照着制度去做,循环建立起来,一切无事,可人生不是这么简单,一个国宗也绝非如此肤浅。

    儒学不是什么孔老二的迂腐无用的学问,孔子的论语,只是教人修心养性的道理,一些人生的规律。而后来的统治者们在这样的规律里找出了关窍,找到了如何去制定规则,利用和引弄这此规律的方。然后一代一代的完善、增补,若遇上了问题,就修改、微调,找出折中的方,数千年来,每一个,朝代的顶尖人物都投入到这套统治暂学的完善中来,如同大浪淘沙……

    撕去表层看来温和迂腐的外皮之后,这是一套真正实干到极点的统,治系统。现代的管理哲学中,譬如一个公司,能够培养出公司文化。让人产生归属感就已经要花极大的力气,几平已经悬终极目标。如果说现代管理学是一套八位的计算机程序,儒学就县一整套的基因树图。它管的是几干万的人心,而且根本让人感觉不到,人们只会带得理所当然。

    几千年的发展,进化,物尽天择适者生存,如果将汉民族作为一个整体,这几乎就是他发展出来的其中一道基因束。即便是此后十年,任何人统治这片大地,最终都只能变化式的使用儒学,并不县说谁谁谁真的心慕汉族文化,而是不用这个模式,就只能被淘汰,在其精巧与复杂的程度上,无论欧洲君主立宪、议会制、教会统治,日本的武士道,或是印度的种姓制度等等,与儒学相比都远有不如。

    像是一个大的蜘蛛网,你动一下,旁边的人就会拉着你,一环扣一环层层叠叠。想要内部改良,谁也不知道要往哪里,谁也不知道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达到成果,好像你一拳打在水面上,溅起再高的水花它们最后也会推回来。一个人想要改革,面临的甚几千万人组成的巨网,是数千年来每个朝代每今年月最顶尖的人物智慧的**体,一个硕大无朋的太极图,这等若是一个人的力量想要在这样的体系中翻个花绳。

    作为宁毅来说,他会坐在那儿思考和欣赏这样的体制,甚至为其中的精巧绝伦感到战栗,他将之当成一种艺术品来看,可是要让他在其中做改革,他也不存在这样内部革新的自信。有些朝代会有些天才绝伦的人找到其中的关键点,可到底那关键点对不对,没多少人能有信心。北宋的王安石变,一个天才得到了皇帝的支持,坚持了许多年,最后还是被反馈过来的巨大压力压死,秦朝的商鞍变找对了一个关键点,他成了,但作为个人的一部分,他还县得罪了太多人,最终被五马分尸。

    中国的哲学中有太极阴阳,越大,反馈回来的力量越大,想要在儒学体系中做大力改草的人多半没有好下场。当然,有一定想的人,可以以自己的努力在这个体系中推一下,李频有这样的资格,想做就去做,因此宁毅才会跟他随口说出那此东西。

    不过在宁毅本心之中,内部改革吃力不讨好,他就算再擅长勾心斗角权力斗争,有现代理论支持,或者可以耍着太极拳带动一个朝廷乱跑,但当这力量反馈回来,他也没有自信能挡住。

    当然,何必去挡呢。如果真要做些什么,宁毅只会考虑成为另一个辽、金,从外部将整个武朝打垮,统治体系一定要依附于人的存在,国家被打垮之后,儒学体系陷入僵化状态,人便能趁机将想要塞讲去的一些东西塞进这个体系里,顺便这个统治系统运行这么多年产生的诸多沉冗也能一扫而空。就像是电脑系统重装,然后……看它耳度运行起采的时候慢慢消化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是宁毅真心觉得最简单的改革方,当然闲的无聊,也不可能跟李频说这个。李频想要的是有关内真的一些手段,他便说说内部革新的看,李频不是那种盲从而不懂思考的人,即便自己危言耸听,他被吓到一次,此后自然也今渐渐消化,转化成他自己的观念。若将来这人真能有所建树,宁毅士概也会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变化,感到有趣罢了。

    无非闲聊而已,时间只是下午,他也只朵个闲散无聊的商家赘婿。空谈的话说完之后,也就抛诸脑后,一路朝书院外走去到得豫山书院门口时,看见两匹马车便停在外面路边的墙角下一此踉班护卫大概在等人。雍王府的车,宁毅微微疑惑,回头朝书院那油看了看A

    那对姐弟莫非又跑来踢馆,跟自己错过了9

    错过就好。宁毅坏心眼地摇头笑笑,径自离开,他这时环没吃午饭,准备去书院附近街道的酒楼上吃些东西,走过道路转角时,正看见小婵自道路那边过来,经过路边一棵大槐树的树荫训看贝他,便笑着挥了挥手:“姑爷。”阳光从槐树上方照射下来A

    跟着小婵过来的还有一名家丁,手上棒了些盒子。最近忽然进城的灾民不少,虽然治安基本还好,不过苏府还是叮嘱了女眷丫鬟出门必须有人陪同,免得出事。这家丁大概是被小婵支使着一路过来当跟班和保镖的,此时已经看见了宁毅、小婵便回头说了几句,随后微微点头躬身道谢,将对方打发回去。那家丁也有些受宠若惊心情好的时候,小婵一向是最为有礼貌的,对谁都是很和气亲切的样子。

    与此同时,宁毅方才离开的豫山书院门口,一对姐弟才鬼鬼祟祟地从那边出来,见不到宁毅的身影,才又光l明正大起来。周君武看着两边的街道,垮下了肩膀:“姐姐,那个宁毅很厉害啊一

    周佩微微有些沉默,皱着眉兴,过了许处才憋弟弟一眼,“我也知道很厉害。”

    “那我们还考他吗?”

    “当然要问他。”周佩想了想,朝马车那边讨去“不讨等到准备好了再来。”

    “嗯嗯。”周君武在后面跟着,赞同地点头“他居然能让那个李频都甘拜下风,太厉害了,到底有多厉害呢……不过他说的我也有些不太懂……姐姐姐姐,你懂了吗……”

    “闭嘴。”

    “哦……可是我觉得呢………

    姐弟俩的声音随着马车的起步消失存这动的街头,初秋的午后。白云悠悠,另一边的街道上,宁毅与小婵正去往附沂的酒楼。

    这天晚上,周佩坐在康王府的花园里发呆,周围没有堂灯,没有什么过来打扰的丫鬟。拥有郡主身份的小小少女从来喜欢在这样幽静的环境想想事情,她穿了长长的裙子,沐浴过后的尖发还带善湿与,脱了鞋袜绮靠在花园中的凉亭里。时间接近七月半,月头皎洁,萤火虫在附近的花草丛中飞舞着。

    周君武今晚不在家,吃过晚饭之后跑去驸马爷爷那儿玩”这时候同样也在驸马府的花园中坐着乘凉,乘着其他孩子乱跑玩,闹的空闲,他偷偷地跟康贤复述了今天听到的事情。

    “驸马爷爷,那个宁毅,他说的有道理吗9”

    康贤皱着眉头,目光严肃得如同万仗深潭,他的治学向来是以严肃著称的,只是在周佩周君武这些孩子面前是另一种严肃,不常有这样的目光,而除非是与秦老等人真正谈起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只是朋友之间,也不会将这种目光拿出来。

    “他…就说了这些吗?”

    “嗯。姐姐好像听懂了一些,不过应该也有很事不懂的……我觉得他很厉害啊,那个李频也甘拜下风了呢。驸马爷爷,请他来当我的老师可不可以……”

    同一时刻,苏府。,小楼的二楼廊道上,宁毅早凡忘了白天说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此时正跟苏檀儿又婵儿、娟儿、杏儿悠闲地坐在凉亭里剥桔子吃。当然真要说有多悠闲那也不见得一吃完了一颗桔子苏檀儿擦擦嘴起身:“我吃饱了,相公慢慢吃。”

    “喂,不用这么快吧。”

    宁毅语气随意,不过也正是苏檀儿颇为适应的风格,桌上的小竹筐里桔子还有很多,苏檀儿回过头来歉然而无奈地一笑,“还有事情要做呢……”

    “要帮忙吗?”

    “不用,相公吃桔子吧。”

    苏檀儿嫣然一笑,转身回房,她最近确实挺忙,水患将至,城门快封了,各种事情都要先做预案之类,然后抽调手头的资金偷偷摸摸地积累准备有大动作,虽然累,但看来精神倒好,估计是皇商的事情真正有了突破了。

    一切看起来都挺顺利的,就如同这生活一般……

    …………”

    (理论和思想这东西,我总是认真在做了,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或许这类东西总有吃力不讨好的嫌疑,不讨一个自泠的世界里该做的还是必须做。

    接下来,正式进入暗战之池的下半部分,皇商环节……

    还是那句话,应该不会让大家失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