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天上掉下个空间塔 > 389章不需要保护的“隐私”
    众女又是一阵沉默,艾玛文森特眼中也闪过一点好奇之色。

    安德莉亚突然开口:“不会。”

    众女齐齐看向她,她默然片刻才道:“他能从那些人手中救出我们,就证明他的能力远超我们想象,那不是普通人能接触的世界,忘了他吧。”

    众女又沉默了,很多人才想起,刚才张昊口中说的“死亡如风常伴吾身”,以及“这个世界的黑暗面”,那又是什么样的生活?

    艾玛文森特眼中闪动着憧憬的神采。

    嗯,大明星小姐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是普通人,她可是特等品,啊呸,是大明星来着,她一定能再次接触到那个神奇的世界。

    同样的念头,也在安德莉亚的心中盘旋着。

    看过那样的世界,经历那样的事情,她突然发现,以往自己追求的一切似乎都微不足道起来。再多的钱,能让她从宠物的命运中逃离么?

    片刻后,电梯终于缓缓升上了地面。

    这部电梯之所以那么慢,是出于保密需要,电梯需要上下两方都确认才能启动,而上面的帕斯警察们直到张昊在下面打开了电梯,才发现了这个电梯的确认按钮。

    研究了几分钟后,才由一位大肚子长官下令启动,这也是二十位女孩最后的宁静时光。

    一出电梯,就是一大堆的帕斯警察在四面持枪对准电梯。

    张昊都看得一阵吐槽:你们到底是多蠢?上面的监视器上不是有电梯里的画面么?明明是二十个女孩,你们这种阵仗是面对空布份子咩?还得是手持RPG和重机枪的那种,否则至于用上百把枪指着她们?

    张昊这种贱人,当然不会傻傻地在下面等着帕斯城警察。

    在送女孩上电梯的同时,他就收起了全部机器人,利用变形能力缩小到极点,溜进了电梯井,给自己罩上微型单兵迷彩后,他就悠哉游哉地坐在百丽儿的肩头一路陪着女孩们上来。

    他利用了这些女孩,让她们成为了全世界瞩目的焦点证人,怎么可能真一走了之。

    起码要确定了她们的安全后,他才会真正离开,这是一个拥有正确三观的男人必须要做的事。

    什么?你不想做?面对二十个如花似玉的软妹纸转身就走,那和用定身法的孙大圣有啥区别!

    大肚子长官在远处一下令,立刻上来了一堆特警把女孩们各自隔离开,然后几个女警上前搜身,众女都默然不语。

    等到确定众女都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后,大肚子长官大手一挥:“给她们全带上头套。”

    到场的特警面面相觑,特么的,人家是受害者又不是空布份子,况且二十个娇滴滴的年轻女孩子,你给人家带头套?

    大肚子长官不满地环视一圈:“这是保护她们的隐私。”他是接到电话直接带着特警队坐直升机飞过来的,所以他压根儿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但他上司暗示他,要尽量把事情压下来。

    怎么压?最少不能让人看见一大堆女孩子出去。

    只要不看见脸,到时候说是服务员不也可以么?所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是这样从细微处操作出来的。

    安德莉亚皱起眉头,突然开口道:“我想,我不需要头套来保护我的“隐私”。”最后隐私这个词的发音,让在场的一众警察都听出了嘲讽的意味。

    大肚子长官脸一板:“这位小姐,这里很危险,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安德莉亚冷笑:“我是应弗朗斯商务部邀请,前来帕斯城参加今年奥弗商贸协定谈判会议的与会成员,你无权对我做任何事,包括带上头套。”

    大肚子长官:WTF?!这里怎么会冒出个这种身份的人出来?而且那么年轻的女孩纸,难道是在撒谎?

    安德莉亚看着他的表情就大概明白他在想什么,冷冷道:“我叫安德莉亚西里斯,如果你没听说过我的名字,那西里斯酒店集团你应该听说过,我的正式职务是西里斯酒店集团法务部特别助理。”

    大肚子长官:……这特么,为什么自己上面那位没提过这茬儿?这女孩根本不是他能碰的,碰了引发点外交事件,他绝对是第一替罪羊。

    他想了想道:“那就带上帽子吧,你们把帽子给她们带上。”他是对那些带着大檐帽的普通员警说的,不得不说,他还真是机智。

    安德莉亚这次没有开口。

    头套太有误导性,她可不想以后自己背上个什么聚众xx被捕的传闻。

    帽子就无所谓了,适当遮掩也是好的。

    一众倒霉催的员警只能把自己的帽子脱下来,给一众美女递过去,然后分出一批人护送她们出去。

    外面还有更多的警察在继续赶来,据说是这里发生了大事件,半个城区的员警加上重案组,和反恐小队都过来了,剩下的员警还要进入地下建筑去查看情况。

    大肚子长官也带队退出,他可是头儿,不需要冲锋在第一线,还是陪着一群青春靓丽的女孩纸出去好了,顺便待在外面的指挥车上不再进来。

    这是一个传统的弗朗斯小庄园。

    在寸土寸金的帕斯城,哪怕是城郊的土地价格也是高昂无比,早就被拆成了各种小块,所以这个庄园主建筑的大门距离周边的铁艺栅栏围墙最远不超过五十米,最近的二十米都不到。

    一众人才走出大门,一大片亮瞎人眼的闪光灯就亮起,无数镜头对准了他们。

    众女还好,刚好戴了顶大檐帽,微微低头就能躲开这种闪光弹一般的拍摄。

    那二十个被剥夺了帽子的员警却泪流满面:特么的,妈妈,我不想这样上镜啊,我的眼睛是不是要瞎了?

    大胖子长官想把二十个妹纸直接塞进主建筑外停着的警车上,这样能减少她们的曝光度,事情才有压下来的可能。

    他完全不知道,这事儿根本就压不住。

    突然就有一个在铁艺栅栏后的女记者高喊起来:“特吕弗局长,我们需要知道这群女孩纸的情况,确定她们平安无事。”

    这个叫特吕弗的大肚子长官皱了皱眉头:“重大案件,无可奉告。”说着就想让警员们把女孩们塞上车。

    那个黑发大波浪,高挑丰腴的女记者立刻中气十足地发问了:“特吕弗局长,请问你是否为遮掩帕斯城警方的犯罪丑闻而来?你是不是接受了某些不能拒绝的高层的指示?你也是这场骇人听闻的贩卖妇女大案的参与者么?”
29salon